◆在历史上,金钱乃是权力的肥羊。

 

我们常说:有钱,就有权;有权,就有钱。

但实际上,并非总是这样。

权力、金钱之间的恶斗,是残酷无比的。像传说里,大明朝首富沈万三,自掏腰包为朝廷修了南京聚宝门至水西门的城墙,但最终还是落得籍没家产、发配充军的下场。

而当下,世界首富贝索斯“出轨门”背后,就隐藏着现实世界里,权力、金钱较量的影子……

一边是,身价高达1371亿美元的世界首富;

另一边是,中东强国沙特和世界上最有权力的男人——特朗普。

1. 首富25年婚姻突然破裂

根据2019年福布斯富豪榜,世界上最富有的男人叫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美国亚马逊CEO。

他身价高达1371亿美元(约9200亿人民币),他的财富比全球2/3经济体一年的GDP还要庞大。

贝索斯的商业帝国

更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贝索斯还收获了一份完美的爱情。贝索斯和妻子麦肯齐(MacKenzie),都毕业于常青藤名校普林斯顿大学,并且在同一家公司上班。

认识3个月后,两人就订了婚,6个月,走进婚姻的殿堂。

麦肯齐陪伴着贝索斯创立了亚马逊商业帝国。

两人的恩爱,也随着媒体报道,传遍了全世界。

就在秀了25年恩爱之后,贝索斯在今年1月突然宣布和麦肯齐离婚。

两人在共同声明里说,今生相遇,倍感幸运,彼此一直心存感激,“即便我们当初预知到25年后的结局,也仍会结为夫妻”,对于今后两人会以朋友身份继续分享生活。

全世界都在感叹:这份离婚声明比结婚声明还让人感动。

但残酷的是,根据美国当地法律,麦肯齐可分到其中1/2财产,也就是685.5亿美元。

相对应的,贝索斯财富将缩水一半,这是世界最昂贵的离婚。

 

2. 小报能扳倒首富?

这则离婚声明,是在贝索斯55岁生日的前3天发布的。似乎日子选得有些匆忙。

就在第2天,美国著名小报《国家问询报》(National Enquirer),用封面报道的形式,披露了贝索斯的婚外情。

《国家问询报》声称,他们对贝索斯进行了4个月的跟踪调查,跨越5个不同的州,行程4万公里,拍到了贝索斯和前新闻女主播劳伦·桑切斯约会的画面,很多是让人难以想象、不可描述的。

据说,是贝索斯提前知道出轨败露,抢先一步宣布离婚,以保持“最后的体面”。

4个月,是一个关键词,大家留心下。

但一个小报,率先报道世界首富出轨秘闻,是值得推敲的。

不论是政界,还是商界,对保密工作都是非常重视的,对于私生活尤其是不检点的私生活更是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而且,《国家问询报》还披露了好几条贝索斯和桑切斯之间露骨的短信,比如贝索斯在其中一条写道:“我爱你,活力四射的女孩。我很快就会用我的身体、嘴唇和眼睛证明给你看。”

据说,贝索斯甚至还发送了自己的裸照。

如果说,首富的安全保密工作百密一疏,被狗仔跟拍,也情有可原。

但是,截获通讯记录,这可非同小可。

要知道,当年美国是动用国家力量监听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等重要领导人电话。

默克尔用的通讯安全措施,相信贝索斯也用得起。

3. 贝索斯得罪了沙特王室?

《国家问询报》一时用力过猛,非法获取通讯这可是犯罪。所以,它就辩解,是桑切斯的亲哥哥Michael Sanchez 把短信泄露出来的(捞了20万美元)。

但是,Michael Sanchez 很快否认了这个说法。

另一边,贝索斯要求自己的长期安全顾问加文·德贝克(Gavin de Becker)牵头展开调查。

不久,贝索斯自己在网上公开猛料:收到来自《国家问询报》母公司美国媒体公司(AMI American Media Inc.)的一封“敲诈邮件”。

邮件里,AMI 要求贝索斯发表公开声明,否认《国家问询报》此前的报道带有政治动机或受政治势力影响,否则,就公开令贝索斯更加难堪的私人照片,比如像“贝索斯穿着一条黑色短裤并戴着结婚戒指的全身自拍照”、“桑切斯穿着红色低胸礼服的照片”等。

正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通过邮件,让人更加相信:要搞贝索斯的,是某种特殊势力,而不是小报炒作八卦这么简单。

AMI律师表示,给贝索斯的不是“勒索邮件”

经过2个来月调查后,德贝克在媒体上发布文章表示:

我们的调查人员和几位专家非常有信心地得出了一个结论:沙特人可以黑入贝索斯的手机,获得私人信息。

当然,这个说法可能是有道理的。

前面说到《国家问询报》对贝索斯的出轨调查发生在离婚4个月之前,也就是2018年9月份左右。

2018年那段时间,还发生一件大事:沙特阿拉伯知名记者哈苏吉(Jamal Khashoggi)10月2日在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被残忍肢解、杀害。

哈苏吉之所以遭此横祸,主要是因为他猛烈抨击沙特王室,据说直接得罪了沙特王储萨勒曼。

 

4. 背后的大boss是特朗普?

冤有头,债有主。

杀了哈苏吉还不够?那是因为,哈苏吉就职的是《华盛顿邮报》。

而《华盛顿邮报》背后的老板正是贝索斯。2013年8月,贝佐斯以个人名义拿出2.5亿美元买下《华盛顿邮报》。

而贝索斯在今年的公开信里,意味深长地写道:

我对《华盛顿邮报》的持有把这件事情复杂化了。某些位高权重的人看过《邮报》的报道后,会不可避免地错把我当作敌人。

所以,事情也许更复杂。

有个人闯进了视线,他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在知道贝索斯离婚消息后,第一时间向贝索斯表示了“祝贺”:我祝他好运,这将会是一桩美事。

实际上,特朗普、当事三方(贝索斯、《国家问询报》、沙特),四方彼此都有着极其复杂的关系。

1.特朗普—贝索斯:积怨已久

简单地说,特朗普和贝索斯,一个地球上最有权力的男人、一个地球上最富有的男人,相互敌视。

两人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特朗普盖房子、开酒店,贝索斯搞电商。

但是,特朗普2015年参加大选,频频爆出骇人言论,和美国精英的理念格格不入。

所以,特朗普一直不受精英待见。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数据显示,在大选中,美国硅谷科技精英给特朗普的捐款,不到他对手希拉里的1/50。

尤其是,对于亚马逊,特朗普更是频频炮轰。比如,特朗普指责亚马逊进行游说,大规模逃避税收;亚马逊海量包裹,让美国邮政每年损失数十亿美元。

他还直接点名贝索斯是“科技寡头”。因为特朗普炮轰,亚马逊一度蒸发400亿美元市值。

贝索斯也针尖对麦芒。

在大选中,贝索斯公开谴责特朗普“在侵蚀我们岌岌可危的民主。他还称要把对手投入监狱。这显然不是合适之举。”

他甚至说,要用自己的火箭公司,把特朗普送到天空里去,让他消失。

特朗普当上总统后,贝索斯虽然有所克制,但对特朗普依然不买账。

贝索斯的《华盛顿邮报》曾刊登整版广告信息,悬赏1000万美元征集可以让特朗普受到弹劾和罢免的材料。

2.特朗普—《国家问询报》:攻守同盟

《国家问询报》的老板戴维·佩克(David Pecker)是特朗普的长期盟友和重要捐款人。

他还出面为特朗普干了不少“脏活”“累活”:在2016年大选前,向和特朗普有染的前《花花公子》女郎迈克杜戈尔付了15万美元,买断了她与特朗普桃色绯闻的出版权。

特朗普的一位亲密盟友私下说:总统是否犯下了可弹劾的罪行,整个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佩克的证词。

特朗普和戴维·佩克

3.特朗普—沙特:非同一般的商业关系

哈苏吉被杀之后,全世界都在谴责沙特。但只有特朗普硬撑沙特,为沙特辩解。

《华盛顿邮报》(注意:又是贝索斯的《华盛顿邮报》)痛骂,“特朗普给地球上每一个暴君都发了杀戮许可证”。

但随后,美国媒体挖出,特朗普在沙特有着非同一般的商业利益。

在某种程度上,特朗普能有今天,沙特的支持是不可或缺的。

1991年,特朗普因为离婚而破产。当时,沙特王子塔拉勒,以2000万的价格,买了特朗普的私人游艇“公主号”,让特朗普喘过来气。几年后,又以3.25亿美元的价格买了特朗普正处于亏损状态的广场酒店。

特朗普后来在沙特开了8家公司,直到当选后,为了避嫌,才退出沙特。

现在,沙特政务团队还喜欢入驻特朗普家族的酒店,捧特朗普家族的生意。仅2018年3月,沙特王储随行人员住在纽约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就让酒店的季度利润上升13%。

而且,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和沙特王储萨勒曼交情颇深。

2017年10月,库什纳秘密造访沙特皇宫,两人一直聊到深夜。不久之后,萨勒曼就以铁腕软禁了一批王室成员和反对者,很难说,这后面没有库什纳或者美国的打气、撑腰。

哈苏吉被杀后,萨勒曼也曾亲自打电话给库什纳。

4.沙特—《国家问询报》:金钱的力量

据说,因为佩克“辅选”得力,所以,特朗普专门邀请佩克参加了白宫晚宴。

在晚宴上,通过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的穿针引线,佩克拿到了来自沙特的融资。

在2018年3月,萨勒曼访美,佩克的公司还制作一本厚达300页的精美杂志,把沙特称作“新的王国”。

当然,目前一切还迷雾重重。

能确定的是:

贝索斯和特朗普关系不睦已久。

因为《国家问询报》爆料,贝索斯被迫宣布离婚。

沙特能入侵贝索斯手机,但沙特不承认和《国家问询报》的报道有关联。

《国家问询报》曾要挟贝索斯发表声明,证明《国家问询报》的报道没有政治动机或受政治势力影响。

贝索斯几乎一夜之间损失近690亿美元的财富。

在历史上,金钱乃是权力的肥羊。

但愿这样的悲剧,在贝索斯身上不要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