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考验特朗普的时候到了!

上台两年多来,退群、脱钩,一直是他的最爱。但现在,一个重量级的朋友,也开始谋划与美国脱钩了。

这个国家,不是别国,就是沙特。

沙特已经放出风声:要将石油与美元脱钩。

要知道,石油美元,是美元霸权乃至美国霸权的重要支撑。沙特如果真付诸实施,毫无疑问,这将是世界经济金融的一个转折点。

其实,对于沙特,特朗普一直是有特殊好感的。他上台后,到访的第一个国家,不是以前最亲密的邻居加拿大,也不是还有特殊关系的英国,而是沙特。

当时全世界都很诧异,感觉似乎冥冥中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指引着特朗普。

其实也简单,那股力量就是,钱!

没有钱,一切免谈;有了钱,啥事都好办。

所以,当沙特开出1100亿美元的前所未有的军火大单后,特朗普果断地将第一次出访献给了沙特。尽管后来发生了卡舒吉事件,但特朗普断然拒绝对沙特全面制裁。

但现在,沙特很生气,还是因为钱。但现在,沙特很生气,还是因为钱。
综合媒体的报道:

1,此前,主权国家对美国反垄断法有豁免权。但美国国内正在推进的一项《反石油生产和出口卡特尔法案》(NOPEC),将剥夺主权国家的这种豁免权,允许美国对欧佩克国家发起诉讼,指控这些国家抬高油价的行为。

首当其冲的,无疑就是欧佩克领头羊的沙特。

2,要知道,特朗普一直对高油价耿耿于怀,在竞选时曾抨击欧佩克“窃取了美国人民的财富”,并声称原油价格应该在30美元/桶。按照他自吹的言出必践,那他很可能签署这个NOPEC法案。

正是担心这一前景,当然也同沙特的矛盾有一点关系,欧佩克成员国之一的卡塔尔,于去年12月突然宣布“退群”。

3,怎么办?沙特必须反制。所以,沙特官员放出风来:如果美国国会真通过这项法案,那沙特就放弃使用美元。也就是说,以后石油都不以美元来计价了。

石油与美元说byebye,用路透社的话说,震撼性的结果有三:

1)动摇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影响力;

2)降低美国对全球贸易的影响力;

3)损害美国对其他国家实施制裁的能力。

4,当然,沙特也清楚,这是一个“核选项”(the nuclear option),因此现在引而不发。用一位消息人士的话说:“就让美国通过NOPEC法案吧,最后分崩离析的将是美国的经济。”

也就是说,在沙特眼里:美国你想拆散欧佩克,但对不起,那我就不用美元,崩溃的是你们美国经济。

但现在,沙特很生气,还是因为钱。

(二)

估计,美国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沙特真将威胁付诸实施,今天的世界金融经济秩序将可能全面改写。

很简单,美元霸权是美国霸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元霸权又是建立在石油美元基础上的。

全球石油产出,占到了全球GDP的2%-3%。如果以目前每桶70美元的价格计算,石油年产值大约在2.5万亿美元。绝大多数的石油交易,包括衍生品交易,都以美元来计算。

正是借助美元霸权,哪怕对方不与美国直接联系,但只要他们使用美元,美国就有手段对他们进行制裁。

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对伊朗的制裁,甚至对华为中兴的大棒挥舞,都与美元霸权息息相关。

所以,基辛格就曾很直白地说过这样一句话:

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

石油是美元的石油,美国人非常在意。但现在,沙特要来个釜底抽薪,你敢对我欧佩克收不,那我就不使用你美元。

尽管之前已有一些国家,比如俄罗斯,比如伊朗,因为美国的制裁,明确规定在很多交易中不接受美元,但在全球石油出口市场上的体量,毕竟比不上沙特。

沙特一旦这么干了,其他利益受损的石油出口国肯定会效仿,那石油美元就真可能就走到尽头了。

所以,对于沙特的威胁,按照路透社的话说,美国国务院拒绝评价。但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此前曾警告,一旦通过NOPEC法案,可能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这个世界,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这个世界,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估计,特朗普现在也很头大:

如果真要兑现竞选承诺,通过NOPEC法案,沙特真不是好惹的,美国很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那最后的结果,也只能默不作声,至于他的承诺,还是美国政坛的那句老话: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政治家在竞选前的男人在结婚前的承诺。

这个世界,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但美国国会却不大会善罢甘休,如果,仅仅是如果,美国沙特真干起来,对中国有什么啥影响?

如果OPEC被拆散,没有了卡特尔,油价很可能下跌,那对中国来说,应该不是坏事。

如果沙特弃用美元,石油美元终结,那就需要其他替代,对中国来说,应该也不是坏事。

嗯,那你们就接着演,我们还是带个小马扎,安静地看大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