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考驗特朗普的時候到了!

上台兩年多來,退群、脫鉤,一直是他的最愛。但現在,一個重量級的朋友,也開始謀劃與美國脫鉤了。

這個國家,不是別國,就是沙特。

沙特已經放出風聲:要將石油與美元脫鉤。

要知道,石油美元,是美元霸權乃至美國霸權的重要支撐。沙特如果真付諸實施,毫無疑問,這將是世界經濟金融的一個轉折點。

其實,對於沙特,特朗普一直是有特殊好感的。他上台後,到訪的第一個國家,不是以前最親密的鄰居加拿大,也不是還有特殊關係的英國,而是沙特。

當時全世界都很詫異,感覺似乎冥冥中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指引着特朗普。

其實也簡單,那股力量就是,錢!

沒有錢,一切免談;有了錢,啥事都好辦。

所以,當沙特開出1100億美元的前所未有的軍火大單後,特朗普果斷地將第一次出訪獻給了沙特。儘管後來發生了卡舒吉事件,但特朗普斷然拒絕對沙特全面制裁。

但現在,沙特很生氣,還是因為錢。但現在,沙特很生氣,還是因為錢。
綜合媒體的報道:

1,此前,主權國家對美國反壟斷法有豁免權。但美國國內正在推進的一項《反石油生產和出口卡特爾法案》(NOPEC),將剝奪主權國家的這種豁免權,允許美國對歐佩克國家發起訴訟,指控這些國家抬高油價的行為。

首當其衝的,無疑就是歐佩克領頭羊的沙特。

2,要知道,特朗普一直對高油價耿耿於懷,在競選時曾抨擊歐佩克“竊取了美國人民的財富”,並聲稱原油價格應該在30美元/桶。按照他自吹的言出必踐,那他很可能簽署這個NOPEC法案。

正是擔心這一前景,當然也同沙特的矛盾有一點關係,歐佩克成員國之一的卡塔爾,於去年12月突然宣布“退群”。

3,怎麼辦?沙特必須反制。所以,沙特官員放出風來:如果美國國會真通過這項法案,那沙特就放棄使用美元。也就是說,以後石油都不以美元來計價了。

石油與美元說byebye,用路透社的話說,震撼性的結果有三:

1)動搖美元作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的影響力;

2)降低美國對全球貿易的影響力;

3)損害美國對其他國家實施制裁的能力。

4,當然,沙特也清楚,這是一個“核選項”(the nuclear option),因此現在引而不發。用一位消息人士的話說:“就讓美國通過NOPEC法案吧,最後分崩離析的將是美國的經濟。”

也就是說,在沙特眼裡:美國你想拆散歐佩克,但對不起,那我就不用美元,崩潰的是你們美國經濟。

但现在,沙特很生气,还是因为钱。

(二)

估計,美國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果沙特真將威脅付諸實施,今天的世界金融經濟秩序將可能全面改寫。

很簡單,美元霸權是美國霸權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元霸權又是建立在石油美元基礎上的。

全球石油產出,佔到了全球GDP的2%-3%。如果以目前每桶70美元的價格計算,石油年產值大約在2.5萬億美元。絕大多數的石油交易,包括衍生品交易,都以美元來計算。

正是藉助美元霸權,哪怕對方不與美國直接聯繫,但只要他們使用美元,美國就有手段對他們進行制裁。

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對伊朗的制裁,甚至對華為中興的大棒揮舞,都與美元霸權息息相關。

所以,基辛格就曾很直白地說過這樣一句話:

誰控制了石油,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誰控制了糧食,誰就控制了人類;誰掌握了貨幣發行權,誰就掌握了世界。

石油是美元的石油,美國人非常在意。但現在,沙特要來個釜底抽薪,你敢對我歐佩克收不,那我就不使用你美元。

儘管之前已有一些國家,比如俄羅斯,比如伊朗,因為美國的制裁,明確規定在很多交易中不接受美元,但在全球石油出口市場上的體量,畢竟比不上沙特。

沙特一旦這麼幹了,其他利益受損的石油出口國肯定會效仿,那石油美元就真可能就走到盡頭了。

所以,對於沙特的威脅,按照路透社的話說,美國國務院拒絕評價。但美國能源部長里克·佩里此前曾警告,一旦通過NOPEC法案,可能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後果”。

這個世界,橫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這個世界,橫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估計,特朗普現在也很頭大:

如果真要兌現競選承諾,通過NOPEC法案,沙特真不是好惹的,美國很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那最後的結果,也只能默不作聲,至於他的承諾,還是美國政壇的那句老話: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政治家在競選前的男人在結婚前的承諾。

这个世界,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但美國國會卻不大會善罷甘休,如果,僅僅是如果,美國沙特真幹起來,對中國有什麼啥影響?

如果OPEC被拆散,沒有了卡特爾,油價很可能下跌,那對中國來說,應該不是壞事。

如果沙特棄用美元,石油美元終結,那就需要其他替代,對中國來說,應該也不是壞事。

嗯,那你們就接着演,我們還是帶個小馬扎,安靜地看大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