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我們提到過汶萊頒佈、並已於4月3日開始全面實施的伊斯蘭教法的第三階段(第一二階段分別於2014年、2015年實施),其中針對穆斯林中LGBT群體的規定,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圖源:Shutterstock)

在新法之下,女同性戀會被處以40鞭的鞭刑,男男性行為則會被處以石刑。

(圖片為鞭刑現場 僅示意 圖源:YouTube)

石刑,是伊斯蘭教法中的一種死刑,通常將「犯人」部分肢體埋在沙中,而後用亂石砸死。現場還得有包括家人在內的旁觀者,去「見證」死亡的全過程。

並且,對於男男或男女肛交行為的處罰,同樣適用於非穆斯林群體。

除此之外,異性裝扮也被列入禁止行列,違者面臨罰款、監禁。跨性別者,也在遭受着嚴厲打擊。

這些法律規定都顯示出,汶萊對於LGBT群體的壓迫已經無限增強。

事實上,在此之前汶萊就不允許同性戀,對於同性戀者,最重會處以10年有期徒刑。這次更是大大加重懲處力度,成為亞洲首個將同性戀定為死罪的國家。

而這個新刑法一宣布,就引起世界各地人民的憤慨。

(圖源:視覺中國)

政界當即做出了反應。

奧地利總理Sebastian Kurz、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等各國領導人都進行了反對,認為這種迫害駭人聽聞且不道德。

(奧地利總理Sebastian Kurz 圖源:wiki)

德國外交部召見汶萊駐德大使,對汶萊的新刑法表示抗議。

英國國際發展部大臣Penny Mordaunt說道:「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自己愛誰,而面臨死刑處罰,汶萊的決定是野蠻的。英國支持LGBT群體,也支持那些捍衛自身權利的人。「

(圖源:wiki)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Michelle Bachelet提出,任何基於宗教的立法,都不能侵犯人權,如今實施這個法律,意味着汶萊人權保障的嚴重倒退。

不管以上這些言論是出於政治目的還是國家利益亦或其他,但所說的本質都沒有錯。

沒有人,應該因為自己愛誰,就被冠以罪名、處以極刑、釘上恥辱架。

這不是刑法,這是生命和尊嚴的雙重謀殺。

(圖源:視覺中國)

與此同時,公共人物也紛紛站出來,為LGBT群體發聲。

好萊塢影星喬治克魯尼,在網站deadline上發佈文章指出,抵制汶萊或許難以改變法律,但是人們應該拒絕為這些倒行逆施的行為貢獻資金,拒絕淪為幫凶。

(圖源:Shutterstock)

由此,他號召大家抵制汶萊皇室所投資的豪華酒店:「我們只要入住,就等於把錢放進那些用亂石砸死、用鞭子抽打公民的人的口袋。」

(他在文末列出酒店名稱和地點 圖源:deadline)

這個倡議一經提出,就獲得了諸多響應。

英國知名歌手Elton John一連發佈多條推特,表示自己和丈夫不會入住那些酒店,並說道:

「我相信,愛就是愛,可以愛我們想愛的人是基本的人權。無論我們在哪,我的丈夫和我應該享有尊嚴、獲得尊重,全世界成千上萬LGBTQ+人士中的每一位也都一樣。「

「我們必須也可以發送一個信號,那就是這種做法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他說,希望你,和我們一起。

而後我們看到,脫口秀主持人Ellen發聲了。

歌手亞當蘭伯特發聲了。

啪姐Dua Lipa發聲了。

英國維珍集團董事長發聲了。

《粉雄救兵》參演者發聲了。

無論職業,無論年紀,無論性別,這一刻,人們大聲倡議:人類,有自由選擇愛的權利。推特上更流行起了話題,#BoycottBrunei(抵制汶萊)。

(圖源:Twitter)

而勇敢發聲,僅僅是一個方面,人們的行動,也開始了。

當倫敦人民開始抗議公共交通設施里張貼的汶萊旅遊廣告時,

倫敦市政府在4月3日,汶萊新法開始實施的當天,決定把汶萊政府在倫敦公共交通設施里所做的廣告全部移除。

次日,維珍澳洲航空(Virgin Australia)宣布,他們撤銷了和皇家汶萊航空之間的員工旅遊協議,原本職員們可以通過優惠價格訂購他們的機票旅遊。

德國最大銀行,以及世界上最主要金融機構之一的德意志銀行,亦宣布把汶萊國有酒店集團列入簽約黑名單,當員工出差或進行活動時,都不會選擇汶萊政府或皇室有關聯的酒店。

全球最大的學生青年旅遊組織STA TRAVEL也宣布停止銷售汶萊皇家航空公司的機票。

而老百姓們,則紛紛取消在這些酒店的訂單。

儘管各界反應劇烈,但是汶萊不為所動,政府發表聲明稱:

「汶萊是一個主權獨立的伊斯蘭國家,和其他獨立國家一樣,我們有權在本國推行法治。「

「汶萊並不期望其他國家認同汶萊的決策,只希望它們能夠尊重汶萊,就像汶萊尊重它們一樣。」

事實上,BBC也提出了疑問:這些包括抵制酒店在內的措施會有成效嗎?

他們提出,2014年,當汶萊伊斯蘭法第一階段開始生效時,人們也進行了抵制。

但根據那一年的統計報告來看,酒店仍然過得很滋潤,全年收入提高了將近30%。

並且BBC還指出了一個事實:這些酒店一晚好幾千,我們大部分人壓根就住不起啊。

由此,BBC總結道:汶萊是一個石油大國,或許當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等主要買家拒絕從這裡購買石油時,它才知道痛。

可是我們用腦子想想也會知道,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輕易動用石油制裁,畢竟牽一髮而動全身。

與此同時,反對抵制的聲音也出現了:」這是他們的國家,他們的法律,當他們的市民都沒有反對的時候,其他人憑什麼干涉?」

部分汶萊民眾發起了話題#BruneiUnited(汶萊聯合起來)。

有人提出:「很多宗教都反對同性戀,這不是什麼新鮮事。當你聽到伊斯蘭和穆斯林擁護和重申他們的立場時,你評判,你反對,你說這是錯的。你很愚蠢,也很野蠻。」

甚至還有人說:「允許一種會導致艾滋病、阻礙人類繁衍生息的生活方式,難道不是錯的嗎?」

我們可以看到,對於LGBT群體來說,他們有多艱難,在這種環境下,他們自己也會在一邊愛時,一邊痛苦着。

(圖源:視覺中國)

2014年,在汶萊實施伊斯蘭法的第一階段,曾有一名記者前往汶萊卧底同性戀群體,在那裡,他聽到人們說:

「我們很謹慎,我們需要隱藏自己的同性戀身份……有時候人們會舉辦私人派對,大部分同性戀藝術家和名人都會這麼做。我們在一個保守的伊斯蘭國家,所以我們要小心……我們只有一條規則:不要泄露出去。」

「我是同性戀,我這麼做是不對的,和宗教相悖,但我沒辦法,我的性向就是如此。」

「我知道,我會下地獄的。」

看着這些一邊相信自己會下地獄,一邊靜默着去愛的人,無法不覺得悲涼。

(圖源:視覺中國)

自由選擇自己愛的人,在宗教和俗世裹挾下,成了過錯,成了奢望。

(圖源:視覺中國)

而後他們身邊的人拍手大笑道:我們自己都沒反對,你們鬧什麼鬧,不如去管管你們的槍殺案吧!

而後圍觀的人,逐漸習慣:這是他們的宗教信仰啊!

但我想,這世界沒有誰是一座孤島。宗教也不是理所應當一成不變以及抹殺人格的工具。

(圖源:Twitter)

發聲抵制亦不是為了干涉或反對這整個國家,而只是為LGBT群體向世界發出一個信號:

無論你是誰,無論你在哪裡,無論你是什麼膚色,無論你信仰什麼,你有權利自由去愛並受到尊重。

你沒有錯,更沒有罪。

(圖源:視覺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