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痴迷历史和艺术的人来说,能在博物馆工作简直是人生中最大的幸事。别人只能隔着玻璃远远观看,你却有机会能够近距离欣赏、甚至戴上手套抚摸这些历经沧桑的珍贵物品。伸手亲触的刹那,千百年前的旧时光与当下交错……光想想就让人激动得快要昏厥。

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就和一个自称“迷恋艺术品”的博物馆馆员有关。

因为“太喜欢”博物馆里的藏品,他在20多年的时间里,利用职务之便,偷盗了2000多件珍贵物品,

并把它们改造,用来装饰自己家。

这桩伦敦历史上,单人进行的数量最大的博物馆盗窃案,就发生在大名鼎鼎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简称V&A)。

(V&A)

1930年,博物馆经过层层筛选,雇佣了一位名叫John Andrew Nevin的35岁男子来馆里工作。Nevin当过兵打过仗,平时话不多,但做事情相当利索,分配给他的任务总是干得又快又漂亮,博物馆的管理人员都对他赞赏有加。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10来年,Nevin已经成为博物馆的资深员工和得力干将。

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阴影却悄悄到来。伦敦被纳粹日夜轰炸,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生怕炸弹哪一天会落到自己头上。

但博物馆的员工在担心自身安危之外,更为馆里数以万计的珍贵藏品的命运而忧心忡忡。

毕竟,炸弹来了人可以跑,可以去防空洞、地下铁避难,但没长腿的藏品却只能硬生生地受着。为了保证藏品的安全,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把一部分珍贵藏品打包装箱,护送到别处保存。

(二战时,躲避大轰炸的伦敦人)

1945年5月,苏联军队攻克柏林,德国无条件投降,鲜血淋漓中裹挟着无数人间悲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于结束了。

英国上下一片欢腾的气息,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也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藏品回馆的事情。

当年运送出去的物品又多又杂,花了很长时间才陆续运送回馆,之后,还得花费大量时间,对藏品进行清理、分类、登记等。

由于藏品也在不断地展出,有时候在自家博物馆,有时候被借到其他博物馆或艺术馆,所以整理工作一直停滞不前。

一片混乱当中,Nevin被安排专门负责这块儿的工作,藏品的搬运、分类、整理等杂七杂八的事儿都归他管,很多展柜和库房陈列柜的钥匙也都在他身上。

按理说,一人整理藏品的时候,还得有另一人在场负责监督,但对于Nevin大家都超级放心,很多时候就任由他一个人在库房里工作了。

毕竟,Nevin可是从1930年就在博物馆工作的老员工了,经验丰富,办事妥帖不说,还陪着博物馆一同经历了残酷的战争考验。不相信他,那相信谁呢?

时间一晃就到了1953年,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博物馆的藏品整理工作按理说也进行得差不多了。所以管理层决定,对博物馆里的文物进行一次大盘点。

(V&A)

这本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常规盘点,但谁也没有想到,盘点到最后,馆里的藏品竟然凭空消失了2068件!

博物馆里的藏品都具有极高的艺术和历史价值,哪怕是缺了一个角也是天大的事,一下子不见了2000多件,引起的震动可想而知。警方立刻介入调查,没费什么周折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大家眼中老实可靠的资深员工Nevin,只有他有权限同时接触到那么多藏品。

警方立刻出击,到他家里进行搜查。推开门之后,所有警员都倒吸了一口凉气:Nevin和妻子居住的三居室住宅里,从窗帘到桌子,到墙上的装饰画和挂毯,再到架子上形形色色的摆件……都特么是从博物馆里偷来的、具有悠久历史的藏品!!!

面对警察的质问,Nevin沉默不语。他的妻子狡辩称,家里这些东西看着挺唬人的,其实都是旧货市场上淘来的二手货,还有一部分是他俩结婚时,亲戚朋友送的贺礼。

警察看到架子上的一个皮包,上面镶嵌着精致的玳瑁,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Nevin的妻子镇定地表示,“这是我的购物袋,逛街买东西的时候我一般都背这个。”

实际上,这哪是什么普通的购物袋?!它是19世纪时一位意大利艺术家的作品,同类型的藏品在各大博物馆中都很少见,却被Nevin偷回家给老婆当了购物袋,尽装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们家的窗帘就更了不得了,那是英国画家和纺织品设计师邓肯·格兰特(Duncan Grant)精心设计的作品。Nevin把珍贵的布料偷回家,然后剪开…又缝好…做了一副价值不菲的窗帘。看得人简直心头淌血……

(邓肯·格兰特设计的纺织品)

其他的东西就更多了,20柄来自日本的银质宝剑,229张图书插图(他直接从书上撕下来的!!!),18幅阿尔巴尼亚刺绣,132幅各式各样的画,还有一张具有300年历史的弗兰德人手工挂毯……以及许多来自中国的珍贵玉器,曾属于俄罗斯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珍贵钻石……

面对有备而来的警察,Nevin夫妇很快就招架不住。Nevin的老婆哭天抢地地当着警察的面痛骂他,“看你干的好事!我怎么跟你说你都不停,现在把我拖到这步田地……我让你别拿别拿,现在好了,给自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Nevin本人倒像是长舒了一口气,“很高兴这一天终于来了,我担惊受怕了好些年,甚至都不敢邀请朋友来家里作客,因为害怕他们看见我家的奢华陈设起疑心……”

警察把他们家里偷来的藏品全部带走,但依旧对不上博物馆丢失的数目。

于是第二天,他们杀了个回马枪,把Nevin家里从上到下,一寸一寸地仔细搜寻,结果又发现了不少东西。

厕所的水箱里捞出来一个油纸包,里面包着好几块名贵的古董手表,只可惜保存不当手表全都进水,没办法正常工作了。

(示意图)

厨房热水槽的后面藏着几座镀金的骑士雕像,木地板下的栅格里搜出来很多名家制作的古董乐器,阁楼屋檐下藏着一把颇有历史的西班牙古董枪,吸尘器的集尘袋里,发现了21个精致的护手(长剑末端保护握剑人手掌的东西)以及1件玉雕。

(护手示意图)

最后,细心的警察钻进烟囱一看,又在里面发现了一个银质的墨水瓶!

Nevin究竟从博物馆里搬了多少东西回家?!法庭审理这桩案件时,控方是如此说的——“Nevin家里,除了床单枕套和他们的私人衣物,其他所有物品几乎都是博物馆的藏品。警察把东西清理好带走之后,他们家里几乎空无一物。”

看样子,Nevin这是把博物馆当成了宜家,把从里面偷来的物品全部用来装饰自己家了。

震惊于他偷盗数量之大的同时,大家也免不了疑惑,在守卫严密的博物馆,在同事和领导的眼皮子底下,Nevin究竟是怎么把2000多件藏品偷回家的?

(当时的新闻报道)

虽然他有权限单独接触文物,但要把这么多东西搬回自己家而不引起众人的怀疑,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知道,他偷的东西可不光是小件物品,还有桌子等大件呢。

按照Nevin的供认,小件物品他一般就藏在贴身衣物的口袋里,每天带个一两件,蚂蚁搬家一样慢慢往家里弄。桌子等大件物品,他在库房用工具拆成小块,然后塞在裤管里,今天带个桌子腿儿,明天带一小块桌面,全部搬回家之后又组装起来。

有时候身上藏的东西体积太大,Nevin走路的姿势显得非常别扭,这难免引起同事们的注意。大家纷纷关心地问他,“Nevin你怎么了?”他不慌不忙地拿住早就想好的借口,“以前在战场上受过伤,这两天老毛病又犯了。”

大家不仅没有丝毫怀疑,反而对他更加钦佩了。之后,他再偷运藏品出馆,姿势笨拙而别扭,大家也只当他旧伤复发,在心里对他报以无限同情。

就是靠这种方式,Nevin在23年的时间里陆陆续续从博物馆偷盗了2068件物品。谈及自己盗窃博物馆藏品的原因,Nevin目光躲闪,“它们实在太美了,我控制不住地想把它们偷回家……”

遗憾的是,虽然警方从他家里搜出了大部分藏品,但依旧有相当数量的东西不知所踪。询问Nevin,他坚持说就这些了,警察也拿他无可奈何。

并且,已经找回来的这部分藏品中,有很多物品都遭受了永久性破坏,再也无法恢复原貌。比如,被他老婆缝成窗帘的珍贵布料,被他拆成小块又拼起来的桌子,被放在厕所水箱结果进了水的古董手表,被他从珍稀图书里撕下来的精美插图……

(V&A)

1954年6月,西伦敦治安法庭判处Nevin有期徒刑3年。他入狱的这段时间,外界围绕失踪的博物馆藏品的猜测一直没断过。

1957年,Nevin被刑满释放。这时的他已经60岁出头,白发苍苍,步履蹒跚。为了保住自己的退休金,当初信誓旦旦说已经把博物馆藏品全部还了回去的他,宣布要与博物馆合作,把藏起来的东西全部退还。

但……雷声大雨点小,他最后只还了29把勺子及部分其他物品。当然,他期待的养老金也没有发给他。

(示意图)

相对于神秘失踪的博物馆藏品来说,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这些藏品在之后的岁月里再也没露过面,除了Nevin本人,没人知道它们究竟去了哪里……

 

达西没有先森:《我在博物馆偷文物》

voyageril:这个人真的喜欢文物吗,我都没想过要买真的文物放在家里,因为知道保存不好就毁了它们,所以买的都是仿品

一只酷年糕:剩下的被他卖钱了吧。。。

迹部凛的猫:谁还记得被偷了的素纱禅衣…那个妈妈怕儿子被抓销毁证据,把这个无价之宝给毁掉了………每次想起来都痛心

Meownyang:是不是长沙马王堆的那件,偷了还用火烧冲进厕所,专家花了十几年时间才修复好。。。这对母子一个疯了一个进监狱,真是罪有应得

花生生amor:许家母子。母亲还是当年的文化人。唉……两件,一件更轻的被毁了。没办法修复,然后最近出了一个仿制品~

娜时天空:作为在博物馆工作的人员是清楚知道这些文物的价值,偷回来却不好好珍藏,真是坏透了。

下雨了去海边吹吹风:别的也就算了 撕书不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