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叔写了李胜利的事儿,很多人在后台留言说没看过瘾,让再写写细节。

算一算从事发到现在已经快过去了两个月,可李胜利的瓜还是没完,不仅韩国娱乐圈大翻天,甚至连政界商界等等都有牵连。

前不久SBS电视台还出了纪录片,用了三个月时间采访、收集了350多件举报,深度报道了“夜店门”的始末。

时间线拉到2017年12月。

在菲律宾有个叫巴拉望岛的地方,景色极美价格昂贵,因为位置隐秘不易被打扰,所以被称为秘密度假村。

当时还是大明星的李胜利,就在这里庆祝了他27岁的生日。

他包下了整座岛屿,邀请了一百多号人,嗨了三天两夜。

不曾断过的音乐和酒,价值2000万的烟火,超高级别的住宿条件….为了这场奢靡的派对,李胜利共花费了十亿韩元。

花十亿就为庆祝个生日,事情真的这么简单?

当然不是。事实上,剥去庆生的外壳后,这次的派对实为一场小型的招商会。

在被邀请的100多个人中,有一部分人被称为VIP客人,他们可能是当红明星,亚洲各国的富豪,或是一些政治家。

这些人才是派对中真正的核心,是对他有用的人。

为了招待这些贵宾,李胜利还从韩国一个叫Tempo的风俗店里,挑选了一些女生随行跟着。

说是包吃包住的陪玩,但疑似有性招待行为。

后来记者采访风俗店员工,得知这些女生不止是单纯的去玩,还都拿了500万元的“工资”。

在问到有没有性招待时,对方有些模棱两可地说:“不能说单纯的邀请吧,毕竟风俗店嘛,至少得干活儿啊。”

不知道性招待究竟是否真实,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场下了血本的派对,给李胜利带来不小的收获。

三个月后,BurningSun就开了起来,也就是这次出事的夜店。

因为李胜利不遗余力的宣传,明星效应在这家夜店中发挥到了极致,从开业起就场场爆满。

据店员爆料,有些客人仅一次就能消费2亿韩元。

尽管赚得盆满钵满,但关于BurningSun的负面新闻就没断过,不过每次都是刚刚有点热度时,就被无声无息的压了下去。

直到今年一月底,MBC电视台曝出金某被打一事,成为了夜店门事件的开端。

在随后几个月的调查中,更多可怕的事实也浮出水面。

比如上次说过,BurningSun有一些VIP专属包间,店员会将喝醉的女性抬进去,供有钱人享乐,做各种龌龊之事。

不仅如此,只要那些富豪看中了,哪怕是没喝醉的女生,店员也会在她们的饮料里“加点料”,放一种叫GHP听话水的东西。

一旦喝下了这种药物,人就会五倍十倍的加速醉酒,直到神志不清。

最危险的是,剂量过多会导致痉挛,甚至窒息。

如此赤裸的犯罪行为,警察却视而不见。

一位曾经去过BurningSun的女生小A称,自己曾在店里被一个男人搭讪,邀请她去VIP房喝酒。

等她推开门发现,几个男人围着一个失去意识的女生,其中一个正伏在女生的胸脯间。

尽管他们向她解释这是女朋友,可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在对一个无意识的女生实施性侵。

小A说,当时沙发上那个女生的状态,完全不像醉酒,反而更像一个….死人。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小A立刻打112报警,可直到她离开夜店时,警察都没有出现。

回到家后,小A才接到了一通慢悠悠的电话,用“听说人家是男女关系”为借口,草草打发了她。

真是令人绝望。

不仅遇到侵害事件却选择无视,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警方还反咬小A一口,称她当时并没有报警,而是把112错拨成了119。

然而从通信记录上可以看到,小A当时的确拨的是112。

警方在说谎。

随后夜店勾结警方的事儿被锤,其中一名叫姜某的警察,在被捕的前几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原来在BurningSun的性丑闻中,不止有性招待、性侵女性,曾经也出现过放未成年人进场,甚至雇佣他们的情况。

尽管当事人家长曾到夜店闹过,但最后还是花钱摆平了警方,并且威逼未成年们串通口供,不然就要赔钱。

据姜某称,当时自己接到一个崔姓小辈的电话,要求他帮忙解决未成年事件。

然而还没等他和人打招呼,这件事就被摆平了。也就是说,在他们之上,还有更大权力者的存在。

这里姜某提到了一个组织,也是BurningSun的母体:Monkey museum。

顺带一提,之前涉嫌非法偷拍女性、和胜利同为爱豆的崔钟勋,就是这个Monkey museum中的一员。

其他成员也都来头不小,他们也是真正主导运营BurningSun的人。

姜某怀疑,那个传说中比警察权势更大的人,正是其中YURIHOLDINGS集团的刘仁石代表。

据韩媒报道,除了帮忙掩盖未成年事件,刘仁石曾在2016年的时候,帮助崔钟勋处理酒驾被查一事。

当时因为他贿赂了警察,崔钟勋酒驾才没有被公开报道,这件事也在几人的聊天记录得到认证。

如此看来,刘仁石对于BurningSun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不过,想要知道谁是真正掌控夜店的主人,还需要确认一个人的身份,也就是占有20%股份的“海外投资者”,林夫人。

据记者调查,这位林夫人来自中国台湾,老公是当地的大人物,甚至是“不可说”的那种。

她在BurningSun里出手阔绰,除了自己享乐,还经常为别的桌子花钱。

有店员注意到,她身边随行的人也不简单,是黑帮三合会的队长。

记者随着这条线索深入调查,发现林夫人投资BurningSun的钱,全部来自三合会。

也就是说,这里是他们洗黑钱的地方。

除此之外,据说林夫人和李胜利也是关系匪浅。

因为这投资的十亿韩元,是以免费的股份赠予他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避嫌,这些股份没有在李胜利个人的名下,而是放在了YURIHOLDINGS那里。

反正李胜利也是这个集团的股东之一。

所以在去年,李胜利在28岁的生日party上,他唯独感谢了林夫人。

(截图来源:《想知道的真相》)

(翻译:凤凰天使TSKS)

…..感觉这个瓜越滚越大,叔已经有点晕了。

从性招待、性侵女性等丑闻,到牵扯到黑帮、商界、政界的各种大佬。

贿赂、洗钱、逃税….背后还有多少惊人内幕,不敢想象。

韩国记者们顶着巨大压力调查,在举报的过程中,大家都面临着同样的恐惧:

“如果我发生什么问题的话,可以从此保护我吗?”

“假设对方那面要求公开情报怎么办,我的信息会不会被出卖?”

“周围很多朋友举报过的朋友,最终都被诉讼后‘潜水了’….”

尽管她们的人身安全,每一秒都受到着威胁,可正是因为她们的勇敢,这件事才不断有好消息传来。

比如,十年前的张紫妍案重新受到关注。

比如,夜店门支线“偷拍门”的名单逐渐清晰。

比如,据说韩国警方已经请求中国警方,通过林夫人来调查胜利事件。

写到这儿我突然想到,《熔炉》里有这样一句话: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能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