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城恐袭案枪手被正式起诉50项谋杀指控和39项谋杀未遂指控,并通过视频方式出庭受审。50多位基督城枪案受害者家属出现在庭审现场。

法官Cameron Mander裁定将其继续羁押,直到6月14日再次开庭。枪手将在下次出庭前接受精神鉴定。

梅西大学法学教授Chris Gallivan指出,法律上对精神错乱(insanity)的定义和医学上是不一样的。法官需要确定枪手在精神上是否有能力接受审判、是否能够理解庭审上的对话、是否能够接受律师帮助等。

最重要的是,如果枪手选择认罪,法官需要确认他在认罪时是清醒的,这样认罪在法律上才有效。Gallivan教授强调,即便枪手被认定在精神上不适合接受审判,也并不意味他就能逃脱法律制裁。

/ 是否该对枪手提出恐怖主义指控?

基督城恐袭案枪手被正式起诉50项谋杀指控和39项谋杀未遂指控。警方表示,仍在考虑其他指控的可能性,比如“恐怖袭击罪”。而对此,法律专家们存在分歧。

AUT法律教授Kris Gledhill表示,恐怖袭击罪指控的实际意义非常有限,只会给枪手增加毫无意义的刑期。在新西兰,谋杀罪的最高刑期是终身监禁、终身不得假释,而恐怖主义罪的最高刑期也是终身监禁,但只是至少十年不得假释。

不过,梅西大学法律教授Chris Gallivan并不同意,他认为这涉及原则问题。他说,检控官需要做的只是根据案件事实,提出相应指控。他认为,新西兰应该直面这一恐怖主义犯罪行为。

另外,枪手雇佣了两位代表律师,分别是Shane Tait和Jonathan Hudson。律师Shane Tait表示,在新西兰,被告人得到法律援助,得到一个公正审判的机会是最基本的人权。

/ 数千新西兰人不相信“恐袭故事”

你能相信吗?5%的新西兰人不相信基督城恐袭的“官方解释”。他们认为,这是一场“表演”,目的就是为了禁枪。

其实,这样的阴谋论早就不是新鲜事。有许多人认为911事件是美国政府自导自演的阴谋,只是为了巩固统治、有理由开战。

澳洲发生骇人听闻的Port Arthur屠杀案后,极右政党单一民族党党魁Pauline Hanson也说这是一个阴谋,只是为了澳洲控枪。

据Victoria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Marc Wilson估计,约有5%的新西兰人是阴谋论者,其中一些人一直在网上和电视上传播他们的理论。

美国广播节目主持人Alex Jones就是著名的阴谋论者。多年来,他一直宣称Sandy Hook小学枪击案是演员演出的,目的是寻求控枪。

20名遇难儿童的家人以诽谤罪起诉他,直到本周,他才终于在法庭上承认,袭击是真实的,孩子们的确去世了。

然而,还是有新西兰人通过各种方式联系Jones,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一位来自北岛的女士Sharee认为,这次恐怖袭击和基督城爆发的麻疹疫情有关。她还说这次袭击没有任何道理,因为人们对新西兰的穆斯林社区没有仇恨。

另一位名叫Mandy的女性打电话给美国右翼脱口秀Newswars。她说,这次袭击是联合国策划的,她对政府的反应感到恶心。

/ 恐袭后穆斯林学校取消了露营,没想到……

夏令营是每个学生最喜欢的活动。奥克兰Mangere一所穆斯林学校Al-Madinah的高年级女生要去Long Bay参加为期3天的夏令营,她们已经计划了很久。

没想到,基督城恐袭发生后,校长Asin Ali接到警方电话,建议他们取消此次活动。孩子们因此觉得很失望。

“如果孩子们不能去夏令营,那夏令营可以来找孩子们!”Sir Peter Blake海洋教育中心想出了这个好主意,他们把学校校园打造成夏令营场地。

工作人员Yuin Khai Foong说,虽然不能把整个营地的设施都拆掉然后带来,但他们把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他们的员工带来了。

校长和学生们都非常感动。利用简单的道具,女孩们在学校操场上完成了开心的夏令营。

校长说:“我们是新西兰大家庭的一份子,We are us。我们现在就是这个感觉。”

/ 澳洲议员:Anzac Day唱伊斯兰祷告“简直是耻辱”

ANZAC DAY是纪念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牺牲的澳新军团军人的日子,这天澳洲和新西兰都会举行纪念活动。

因为基督城恐袭事件,位于Titahi Bay的一家退伍军人协会(RSA),想邀请穆斯林神职人员在纪念仪式上唱伊斯兰祷告词。

这引起许多退伍军人强烈不满,他们认为纪念仪式应该着重在在战争中逝去的士兵身上。

这也引起了澳洲右翼议员Fraser Anning的不满,他就是那个恐袭后被“蛋仔”用鸡蛋打头的议员。

他认为,这件事“简直是耻辱”,“是全球主义叛徒的一个阴谋,他们试图让任何胆敢公开反对他们的人闭嘴。”

遭到抗议后,该协会准备将穆斯林祷告从早上6时的仪式移到了10时的公民仪式上。

/ Northland六只Kiwi鸟将以受害者命名

为了纪念受害者,6只即将被放归Northland森林中的Kiwi鸟,将被以最年轻的6位受害者的名字命名。

Pukenui Western Hills森林基金会表示,本周六将有12只Kiwi鸟被放归Whangārei的Pukenui Western Hills森林。

他们希望用命名的方式,来纪念“新西兰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之一”。

他们联系了警察局,警察局帮助他们联系到了穆斯林社区的相关人员,希望能批准他们使用受害者的名字。

六个最年轻的受害者分别是:3岁的Mucaad Adan Ibrahim、14岁的Sayyad Milne、17岁的Muhammad Haziq Tarmizi、16岁的Hamza Khaled Mustafa、21岁的Talha Naeem Rashid和25岁的Tariq Rasheed Omar。

在这些鸟被放归山林之前,Northland的穆斯林社区成员将发表讲话。

/ 枪手曾向法国极右组织捐款$3650

德国警方表示,被控在基督城清真寺进行恐怖袭击的男子曾向一个法国极右翼组织汇款。

4月3日,德国警方向国会通报了基督城恐袭凶手和德国之间关系的调查报告。

警方发现,嫌疑人曾经在2017年9月,给一家法国极右组织Generation Identity捐款2200欧元($3650纽币)。

Generation Identity自2012年成立以来,一直支持白人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并且已经扩展到了其它欧洲国家。

另外,据奥地利当局表示,嫌疑人曾经向Generation Identity的姐妹组织奥地利身份运动捐赠了1500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