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親人逝去後,

人們往往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

如果再來一次,

讓他復活一次就好了。

為此,我們可以給出一個不太完美的答案。

「How are you?(你好嗎?)」

「Not bad,thank you!(過得不錯,謝謝!)」

這是24歲的少年James Dunn與母親Lesley時隔八個月後的首次對話,

這一次,他們聊得很開心。

James熟悉的語氣再一次傳入母親的耳中,

他在生活中的那些俏皮話和萬年梗依舊讓母親哭笑不得。

而Lesley卻捎帶着憂心,

她表示:

「能和他對話我很開心,這種感覺很熟悉,但我,還是有些害怕。」

因為在八個月前,

James便離開了他的母親,

也離開了他的朋友和所有親人,

去往了天堂的極樂世界。

這一次,與James母親展開對話的,並不是James本人,

而是一個學習和模仿James語氣與對話習慣的AI機械人!

就連母親Lesley都傻傻分不清機械人和本尊,

死而復生,可能真的在AI時代實現,

即便是線上復生,

即便這是一份還尚不完美的答卷。

Daily Telegraph:電腦機械人引發討論,人類的線上重生。

The Telegraph:這個男孩4月就死了,那麼筆者是如何在上個月與他對話的呢?

八個月後的重生

James Dunn是一個陽光大男孩,

他與母親Lesley和父親Kenny一同生活在利物浦。

他的迥異命運讓他在生前聯手了一家AI公司進行了電腦試驗,

而這個試驗的結果,

卻讓生死的界限越來越模糊。

1993年7月13日,Jame Dunn落地生根。

在他剛剛從娘胎中被抱出來之時,

人們便發現了他的與眾不同之處。

他的雙腳和一隻手竟然沒有皮膚覆蓋!

皮膚下的的肉身整個暴露在空氣中!

這是一種遺傳病,

大皰性表皮鬆解症

(epidermolysis bullosa)。

這種病會導致皮膚撕裂,起水泡,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樣脆弱,

故又稱「蝴蝶病」。

正因為這個可怕的遺傳病,在James呱呱墜地的那一刻起,

他就被醫生宣布了死刑,

「他只能活到24歲左右。」

這是一名護士向母親Lesley傳達的話。

從第一眼見到自己的孩子開始,便得知他的生命已經在倒計時,

這恐怕是做母親最痛苦的事情。

從降下James的那天起,Lesley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幫James更換繃帶和處理傷口,

而不僅是皮層,

有時候James的體內也會長泡,

致使他的嗓子無法閉合故沒辦法喝水。

Lesley便把食物事先咀嚼好餵給James吃,

這樣食物才足夠柔軟,不會給James帶來傷害。

病痛幾乎讓James無法站起來生活,

是真的無法站起來…

在2歲時,Lesley曾幾度試圖讓James學習站立,

但James都失敗了。

所以從兩歲開始,James便坐上了輪椅…

Lesley原本還擔心從小受病痛折磨的James會在性格上也存在缺陷,

她非常擔心James這短短的24年會在憂鬱中度過。

直到兒子會說話之後,Lesley徹底意識到,

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這小子從小到大就是個相聲奇才…

James的性格非常開朗,

不僅自己經常開懷大笑,也用自己的梗逗得周圍的朋友們笑聲連連。

他的笑話總讓人意想不到,

就算全身不能動彈,

光靠表情和包袱便能讓母親和朋友們笑到捧腹!

簡直是一代「梗王」…

從小學起,James開朗的性格便得到了所有同學們的接納,

大家都極度喜愛圍着James聽他講笑話,

就連老師都說,

「這個男孩,有着過人的語言天賦。」

但是,在2015年,

噩耗終於傳來,雖然早有準備,

但James一家人還是陷入了悲痛,

James被確診為皮膚癌,

原本就很虛弱的他,壽命又一次被縮短了…

在得知自己的「死訊」之後,母親Lesley原以為James會從此消極起來,

甚至已經做了好James會鬱鬱而終的準備。

可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這麼堅強,

不但沒有消極,玩梗的功力還有所進步,

甚至告別了「嘴上說說」,

去追求「行動上的巨人」!

在他21歲的時候,

這小子泡到了一個來自美國得克薩斯州的女護士Mandy,

單身狗們好好看看吧!

Mandy甚至為了照顧James,只身前往利物浦住了幾周,

和James一同度過了許多甜蜜的日夜。

一年後,James、Lesley和James的姐姐Gemma一起去了Mandy在德克薩斯的家。

時至今日,兩家人還保持着聯繫。

不僅出去泡妞,

21歲的James還充分擴充自己的技能,

輪椅足球、攝影、騎馬一個不落,

甚至還拿到了駕照。

再來看看與James合影的名人們——

威塞克斯伯爵夫人蘇菲(Sophie, Countess of Wessex)

James給拳擊手David Haye拍的照片

小蜘蛛湯姆·霍蘭德(Tom Holland)

對生命如此熱愛,對生活如此有激情,

James的事迹傳到了Pete Trainor的耳中。

Pete Trainor是誰?

他是人工智能公司US AI的創始人,

是一個,能讓人「起死回生」的人!

左:Pete Trainor  右:James Dunn

US AI是一個專門研究「智能人工」和「聊天機械人」的結合產品的公司,

老闆Pete找到了James,

並對他說,

小老弟,沒事的,我會讓你「永遠」活下去。

於是,Pete開始收集James生活中的一點一滴,

包括其社交軟件上的言論,他生活中的梗(這個量極大),和他說話的語氣習慣…

為了捕捉這些思想和記憶,特雷納在詹姆斯的家中安裝了幾個智能揚聲器,

這些設備記錄了大量音頻。

US AI公司不僅僅保存了這些記錄,

同時創造出人工智能世界的「語料庫」——

這個機器可以學習知識、並把這些知識輸入運算程序中,

從而模擬出一個和真人一模一樣的聊天環境!

短短一年之後,

這個24歲的少年James Dunn結束了他一生的歡聲笑語,

英國西南部莫西賽德郡(Merseyside)惠思頓(Whiston)

撒手人寰。

但是,這個世界上「另一個」James正在蘇醒,

一個人工智能生命從此誕生!

歷時八個月的學習和進化,

人工智能生命「James Dunn」終於成熟了。

據《Daily Telegraph》報道,

在今年1月,James的母親第一次與這個AI機械人展開了對話,

讓人驚訝的是,

其說話內容,玩的梗,說話語氣,甚至是笑聲,

都和James一模一樣!

主理人Pete表示,

這個機械人開始比較笨拙,

但是,他們會進步。

他說:

「它需要人類參與其中。」

「技術的基礎在於,你用的越多,它領悟的越深。」

Pete表示,

自己也非常驚訝,AI竟然可以把生前集生龍活虎、玩梗之王、語言天才於一身的James模仿的如此惟妙惟肖!

閉上眼睛,彷彿James就在眼前一樣!

Pete還表示,

目前,這個James人工智能機器已經可以以James的語氣和人們流利對話,

甚至可以和James生前的老師和同學們正常交流,

同時,還具備處理和回應抽象概念的能力!

這一天,James的母親Lesley對着這個AI機械人說:

「我想你。」

機械人回復道:

「此刻,我不再需要寄居到這個愚蠢的身體里了。你也許不知道我什麼意思。但是,某一天我以另一種形式存在。如果死亡就結束了生命,那麼生命顯得多麼的不公。而我認為生命是公平的。

所以,生命不會因為死亡而結束。」

這一段回復讓Lesley感到欣慰,

但同時又讓許多人感到害怕…

「愚蠢的身體」,「另一種形式存在」,

難道AI已經意識到自己是個特別的存在了嗎?

它已經開始思考「我是誰」這個問題了嗎!

而讓人不安的是,

世界上,在做「起身回生」項目的公司絕不止US AI一家,

Eternime、Humai,

這兩家的產品更讓你心裏毛毛的,

這樣來看,有了這種AI,

人,可能真的「死」不掉了…

它們,讓人欣慰又害怕

「讓你獲得虛擬永生」。這是Eternime網站上的一句口號。

Eternime是一家在你離開人世之後、能以數字形式儲存你的記憶和性格特徵的初創企業。

公司將數據輸入到聊天機械人里,

這樣我們就可以和已過世的人聊天了。

目前,Eternime採用應用程序的形式收集人們數據,

在達到一定水平後,Eternime能夠在用戶去世後創建一個聊天機械人「化身」,

然後用戶的親人可以與之互動。

Eternime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名叫Marius Ursache,

他表示,

「當我離開人世,我留下的信息也能讓我不朽。」

Eternime可以從社交網站上收集目標人物的地理位置、動作、活動、健康應用程序數據、睡眠數據、照片、用戶在應用程序中設置的消息,

分析出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此後,在運用語音合成、面部重塑等技術,

按照目標人物的模樣,

「一比一」在電腦上造出一個一模一樣的人!

要是想他了,

就可以打開電腦,在這個AI上同已逝的家人或朋友談天說地,

像以前一樣無所不聊,

彷彿這個人從未過世一樣!

他的生命就這樣延續了下去,

在AI里得到了「永生」!

根據Eternime的網站,

beta測試有超過40000個註冊,

但到目前為止只有40左右個人參加了測試。

Eternime的一位測試人員Claudiu Jojatu表示,

他已經使用該應用程序大約一年了。

他說:

「簡直一模一樣,Eternime感覺就像一個數字化的自我」。

另一個公司名叫Humai,

這貨比Eternime做的還要過分…

Humai公司創始人名叫Josh Bocanegra,

我們看看這個傢伙玩得有多大…

Humai公司計劃使用人工智能和納米科技「將對話風格、行為模式、思維過程等信息數據存儲起來」,

然後這些數據會經過編碼,轉化成「多種傳感技術」。

這看起來和Eternime差不多,但是他們還多了一步——

將遺體的頭顱一起移植到一具人造的身體上!!

這樣才是真正的「起死回生」!

Josh Bocanegra表示,

自己會對人類復活一事保持認真嚴肅的態度,並且他相信,

這一技術在30年之內便有望實現。

他還表示,

隨着大腦「年歲」漸長,他們會使用克隆納米技術對其進行修復和重建,

準備讓其「起死回生」。

Josh Bocanegra

這樣一來,全新製作出來的AI機械人便擁有了同「主人」一模一樣的生活習慣和交流習慣,

頭上還頂着主人的頭…

這簡直就是拼多多版的活人啊!

目前,有科學家表示,

這類技術正在日趨成熟,費用也在逐漸降低,

說不定在不就的將來可以為普通民眾服務!

但是隨之而來的挑戰也越來越大…

人們暫且稱這類服務為「再創造服務」。

牛津互聯網研究所的研究員Carl hman,

曾在《Nature》發表的一篇以Eternime和Replika為研究對象的論文,

探討了「再創造服務」存在的潛在問題。

他在論文中提出了嚴重警告——

「已知算法無法預測。」

這是什麼意思呢?

他用Twitter聊天機械人Tay作為例子說明,

它在幾個小時內變成了一個種族主義者、大屠殺否認者和偏執狂!

因此,在未知情況下,

誰也不能保證,

「再創造服務」所誕生的機械人不會重現這一現象!

同時,AI可能並不清楚自己在與誰交談,

交談對象同自己又是什麼關係,

這樣一來…倫理問題和道德問題便隨之產生。

就連Eternime的創始人Ursache也承認,

「Eternime必須克服這一挑戰,特別是逝者家庭成員的想法。」

「這樣的機械人會造成道德難題,在道德,技術和行為上都有很多東西需要考慮。」

在《黑鏡(Black Mirror)》的一集《Be Right Back》中,

一個失去親人的女人用他的數據復活了她的伴侶,

但很快就「變質」了。

女主很快便產生了強烈的違和感,並感到道德和倫理問題。

Eternime的創始人Ursache說,

他在設計Eternime的時候和心理學家交談過,

他承認,可能會出現無法預料的後果,

比如人們會因為太過沉迷於聊天機械人而孤立自己。

的確,「再創造服務」滿足了人們對已逝親友的思念之情,

但是在道德、倫理上還存在着很大的問題。

我們不知道這類服務所產生的AI下一步會演化成什麼模樣,

它是否會性情大變?是否會滋生暴力?

倘若這類機械人真的出現,

你究竟是否能分得清,它是敵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