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个小偷,

偷了国家10个亿后却成了国家的英雄

——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对于小偷,人们都是鄙夷唾弃的,但当一个小偷能够把国家都偷走,那他就是这个国家的英雄。

1992年,俄罗斯。一位26岁的年轻人,因为偷窃了一家国企的55桶柴油,被警察抓了起来。当时年轻人的邻居都觉得,这个小伙子的前途毁了。55桶柴油不是个小数目,这个小伙子不关个几年是出不来的。一个人在俄罗斯的监狱里待上几年,出来后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而且,对于这样有前科的人,以后怎样找工作呢?邻居们仿佛看到,几年后街角又坐着一个烂醉的中年酒鬼。

但是,仅仅三年之后,这位年轻人不但没有成为落魄的中年酒鬼,反而摇身一变,成为了身价10亿美元的大富豪,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原来,这位年轻人并不是普通的小偷,他莫斯科国家法律学院的毕业生,机缘巧合,结识了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助手别列佐夫斯基。1995年,俄罗斯正在进行苏联解体之后的国有资产私有化,整个国家,成为了寡头餐桌上的蛋糕,被任意瓜分。许多国有资产被卖给私人企业家,工人被赶出工厂,一无所有,而寡头们却中饱私囊,财富翻倍增加。

叶利钦的助手别列佐夫斯基和这位年轻人,也想要在这场瓜分俄罗斯的盛宴中分到一块蛋糕,于是年轻人就和别列佐夫斯基商议,两个人以极低的价格,买下了正在出售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而这家公司在被私有化后,估值迅速上升到10亿美元。

这件事情当时闹得很大,许多新闻媒体纷纷报道,说这两个小偷,就这样偷走了国家的10亿财产。但因为当时俄罗斯这样做的人太多了,牵扯到的利益集团也相当复杂,最终不了了之。

成为亿万富豪后,这位年轻人再接再厉,结识了叶利钦的的小女儿塔季扬娜,从此与叶利钦家族有了更为紧密的联系,凭借着这样的后台,年轻人的生意一份风顺,相继控股了俄罗斯铝业公司、俄罗斯民用航空公司,想想看,他的生意包括石油、铝业、航空,那赚钱的速度还会差吗?不到几年,他就成为了俄罗斯最有实力的寡头之一。

有了钱之后,他和其他富豪一样,买飞机买游艇,不一样的是,他还给自己买了一个官来做。2000年,他当选当时人口不足8万的远东省份楚科奇自治区行政长官,“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造福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拿出2亿美元,用来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

一个不足8万人的地方,花2亿美元,相当于每人都能分到2500美元,这让他的“子民”们欢呼不已,当地的媒体称赞他,人民拥护他,当时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对他的做法表示了赞许,希望有更多像他这样有责任心的企业家,投入到改善人民生活的事业当中。要不是他在2008年主动辞去了这份官职,当地人还一直把他当成“国家英雄”,忘记了,他,当年是靠着“偷窃”国家财产而发迹的。

这位当时的年轻人,就是曾经的俄罗斯首富,因为在欧洲买下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而大名鼎鼎的阿布拉莫维奇。

2

18年只做一件事:

把钱洗白

——

2000年,是阿布拉莫维奇当上行政长官的一年,也是叶利钦突然辞职,普京上任的一年。眼看着自己最强硬的后台突然倒掉,阿布拉莫维奇开始将自己的钱一点点转移出俄罗斯,这18年来,不管是买切尔西还是在欧洲到处投资,其实都是在做一件事,把在俄罗斯“偷窃”的钱洗白。

18年时间,他成功洗白,左手倒右手、买房买地买公司,将俄罗斯绝大部分资产安全转移。其中最著名的一项海外投资,就是买下了英超球队切尔西。

当然,和其他几十亿英镑的投资相比,买切尔西区区几个亿英镑,等于是给自己买了一个大玩具罢了。

如今他和自己的5个孩子生活在英国,过着逍遥奢华的生活。他定制的私人飞机“阿布拉莫维奇天空”号据称价值10亿美元。他还拥有两艘豪华游艇,据称在世界豪华游艇中排名第四。他在莫斯科、英国、德国、法国等地花费大量美元购入城堡、庄园。

其中在英国苏塞克斯郡的庄园占地424英亩,包含了一座7间卧室的别墅,一大批附属建筑,两座马球场,一个游泳池,一座网球场,一座飞碟射击场,一座步枪射击场,一个小湖泊,一个骑术中心,和一个可以容纳100匹马的马厩。

和所有的俄罗斯寡头一样,阿布拉莫维奇的奢华生活,都来源于对国有资产、国家资源的侵占和偷窃。国家财产甚至大多数居民的个人财产,被集中到少数人手里。往往一个前苏联的国有企业,被寡头以极低的价格私有化后,工人们又被极低的价格“买断工龄”,那些本来打算一辈子都待在国企的工人们,一下子被抛到了社会上,成了找不到工作的凄惨中年人。

这就是阿布拉莫维奇这类企业家的“原罪”。他们的发迹,不是靠着优质的产品、创新的科技、先进的管理手段,而是靠着与上层的关系,拿到垄断市场的权利,牺牲了亿万人民的利益。

尽管普京上台之后,对这些寡头进行了“铁腕扫荡”,但十年来,俄罗斯的经济深受其害,直到今天,依然在艰难徘徊。除了军事力量,俄罗斯的经济、教育、文化影响力都追不上前苏联的水平。

可阿布拉莫维奇们才不管这些,他们有着足以去任何国家都受欢迎的金钱,这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游乐场,可以为所欲为。就在今年5月,阿布拉莫维奇加入了以色列国籍,曾经的俄罗斯首富,摇身一变,成为了以色列首富。

3

只因错过一场球赛,

俄罗斯首富变成了以色列首富

——

2018年5月,阿布拉莫维奇因英国迟迟未肯和他续签英国签证,导致他错过了现场观看2018年足总杯决赛切尔西的比赛。一怒之下,加入了以色列国籍,拿上了免签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以色列护照,也成为了以色列最富有的人。

如果说之前俄罗斯人跟这位首富还有什么关系,那也是在英国人面前吹牛:“你们的英超联赛都是我们俄罗斯人赞助的”。现在,变成了以色列人的阿布拉莫维奇,和俄罗斯在没有什么关系了。对于这样的寡头,普通俄罗斯人是没多少恨的。

因为寡头们虽然偷走了国家那么多钱,害得国家的经济停滞了十年,但没有亲手从他们的口袋里掏钱,所以恨不起来。“尊崇强者”的俄罗斯人,对于“成功人士”的恨,不是他们做了多少坏事,盗窃了多少国家资源,而是恨为什么那个挥金如土,坐着私人飞机,搂着超模的人不是自己?

十年前积累了大量财富的俄罗斯人正在纷纷移民,怀着“大国崛起”梦想的俄罗斯,明天的路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