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万物皆有情,

动物比人更深情。

报恩的大象

2012年3月4号,

Françoise丈夫去世的第二天,

当悲痛欲绝的她

推门走出丈夫生前居住的小木屋,

彻底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

21头大象肃穆地徘徊在门外,

不时发出哀鸣,

声音如泣如诉。

似乎在悲伤地呼唤

它们逝去的亲人。

一直两天两夜,

它们都不肯离开。

而这一切都源于Françoise的丈夫:

Lawrence Anthony

Anthony有很多名号:国际环保主义者,探险家,象语者,野生动物保护专家,畅销书作家···

但他的朋友们更愿意称他为“疯子”、“傻子”

他有多疯多傻?

1950年Anthony出生于南非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他的祖父是贫苦矿工,父亲则从

办事处小职员做起,奋斗半生建立了一家保险公司。

家族三代打拼传承,到Anthony这一代,家族事业已做得风生水起,保险业、房地产全面爆发,Anthony可谓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他本可以躺在父辈建立的基业上,大把赚钱,然而却“倾家荡产”做了一件傻事···

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需要云游各地,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Anthony目睹了各种偷盗猎杀。

其中有一次,他亲眼撞见一头犀牛被割角,手无寸铁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

因为如果他敢上前一步,

等待他的

将是和犀牛一样的命运。

Anthony回忆道:

他永远忘不了犀牛濒死前

那绝望无助的眼神。

无数次午夜梦回,

他都心痛得无法入睡。

我能为它们做点什么?

这个想法始终在脑海挥之不去。

直至命运安排他跟Françoise相遇,

彼时,两人同在伦敦出差,

因共享一辆出租车相识。

神奇的是,

他们分别下车后,

诺大的伦敦,第二天竟再次奇迹般偶遇。

言谈间,两人发现彼此有太多共同话题。他们都喜欢动物,热爱冒险,对大自然有着天然的亲和力。

Françoise感情细腻,她理解并安慰Anthony因为目睹犀牛被杀害,而无力上前阻止的那种绝望、心痛、懊悔。

相识不久,Françoise便认定Anthony是值得终身托付的男人,她毅然离开家乡法国,嫁给Anthony并随他去往南非。

而婚后,为了两人共同的理想与志趣,Anthony做出了在外人看来很“傻”的一个决定:

他“倾家荡产”购买了5000英亩土地,欲将其打造成野生动物保护区,开始做一名环保主义者。

自那之后,

夫妻二人告别喧嚣的城市,

居住于丛林草原的小木屋,

简衣素食,

把省下的每一分钱

都用于野生动物的保护。

日子过得简单辛苦,

小两口却感到无比的充实幸福。

“我们每天都能在园区

看到各种科学无法解释的神奇。”

然而这种美好恬静的日子,

被1999年的一通电话瞬间打破。

电话那头是南非最大的野生动物园——克鲁格国家公园打来的,工作人员愤恨地告诉Anthony:

园区的象群因受到非法猎人的伏击,受到惊吓,焦躁不安发狂似地四处破坏,已经威胁周边小镇居民的人身安全。

如果没有保护区愿意接收它们,这群大象的最终下场将是:全部被射杀。

Anthony一听就急了,虽然他和妻子从没养过大象的经历,但他们决不能接受如此聪慧的动物因为人类的过错被杀害。

他已经目睹了太多的悲剧,先前痛苦的记忆瞬间再次涌上心头。

挂掉电话,Anthony和妻子争分夺秒,发疯似地筹措资金,联系运输车辆,打算将象群运回自家保护区。

然而还没等他们动身,

意外又来了。

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

再次来电并告知Anthony:

我本以为把带头“闹事”的群象首领射杀,

它们会安静下来。

谁知象群现在更加焦躁,

已经出现不受控制的局面,

并向村镇进发。

如果你再不来,

象群将马上被射杀。

再也容不得一丝耽搁,

Anthony和妻子带领车队,

火速前往。

此时仅剩的7头大象,

因受惊吓,充满怒气焦躁异常。

而不远处,

十几杆枪正对准它们,

象群一旦再次发动攻击,

迎接它们的将是集体死亡。

此情此景,

让Anthony悲愤不已,

他奋不顾身地跳下车,

冲向持枪的工作人员:

“象群现在已经很糟糕了,

你们怎么忍心让它们受到更多创伤。”

说完,

他不知哪来的勇气,

一个人安静地走向象群新首领“娜娜”

他站在娜娜面前,

用声音祈求娜娜安静下来,

用肢体语言安抚娜娜放松。

“我知道它不懂英语,

但那一刻我却坚信,

我的善意它能感受到。”

娜娜和他对峙了几分钟,

所有人都为Anthony紧张到窒息,

因为一旦娜娜发怒,

他的生命将随之葬送。

神奇的是,

几分钟的对峙过后,

象群在娜娜的带领下

奇迹般安静下来,

它似乎听懂了Anthony的话,

愿意信任这个初次见面的人类朋友。

当天,4头成年公象、母象,3头小象,在三辆巨大铰链卡车的协助下,来到Anthony和妻子的保护区。

Anthony这才松了口气:九死一生,总算把你们救下了。谁知来到陌生环境的这群家伙,根本就不领情。

它们一刻不停地想逃离。

为了逃出保护区,这群聪明的家伙,合力将9米高的树推到,而且恰巧砸开保护区的围栏。

如此一来,一家老小大摇大摆地顺利逃跑,“这帮傻孩子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多危险。

为了让它们留下来,夫妻俩近10天的时间,几乎没合眼。虽然精神临近崩溃的边缘,但

Anthony舍不得对这帮“孩子”发火。

他一天天耐心地守护在围栏外,

给大象唱歌,讲故事,

直至声音嘶哑也在所不惜。

“它们受到了精神创伤,

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信任人类。

但我相信如果你愿意花时间耐心地去做,

你可以跟动物建立某种连接。”

而奇迹,就那样毫无征兆地在一个炎热的下午发生。

Anthony冲进小木屋兴奋地对妻子说:“你绝对不会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娜娜的鼻子穿过围栏,轻轻地摸了摸我的手。”

或许正是那一刻,

象群接纳了Anthony。

它们不再千方百计地逃离,

而是安心待在保护区。

每次Anthony开车巡逻,

它们老早就捕捉到声音和气息,

欢快地叫着向他靠近。

Anthony会向娜娜讲讲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包括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中东最大的巴格达动物园遭难,700只珍稀动物只有35只在轰炸中幸存,而他不顾生死跟美军交涉,斥巨资用雇佣兵抢救下这仅有的35只动物。

包括2006年刚果动乱中,他跟反叛组织领导人沟通,恳求他们不要杀害举世罕见的北方白犀牛。

十几年下来,犀牛、斑马、熊、鬣狗、狮子、老虎···他拯救的动物不计其数,每一次拯救都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他平静地讲,娜娜耐心地听,时不时用鼻子蹭蹭他。

Anthony原以为,他会陪伴自己的爱人,守着这帮“孩子们”,安静地过完一生。

谁知不幸却早早降临,或许几十年下来他太累了,2012年3月,年仅61岁的他,在一场“提升国际对犀牛偷猎危机的认知”晚宴演讲中,他因突发心脏病离世。

妻子听闻这一消息,

几乎要晕厥过去。

但她不得不顶着巨大的悲痛,

为丈夫料理后事。

然而眼中的泪痕还未干,

她又被一帮大家伙惹得

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丈夫去世第二天,

推开门的那一刻,

她看到21头大象,

整整齐齐地守在木屋外。

时不时发出的哀鸣声,

听了都让人落泪心疼。

这群笨重的大家伙,

显然是感受到“亲人”去世的气息,

所以不辞辛苦,

经过12多个小时的迁移,

赶来追悼它们的亲人。

“它们在木屋门前坐立不安,

眼角留着‘泪’,

那是它们在感受到压力,

紧张无措时才会分泌的液体。”

一连两天两夜,

它们都不肯离去。

仿佛是想多陪一会Anthony

替他守护他的妻子、亲人。

那一刻在木屋里泣不成声的Françoise,

感到无比的幸福与安心。

更让人震惊的是,

2013年3月4号,

21头大象再次齐聚木屋前,

如果说这只是巧合,

那2014年,2015年···

每年的同一天归来,

显然已无法解释。

大象归来悼念主人,

似乎在表示他们没有忘记Anthony的恩情。

“主人,我们回来了,

你去哪了?”

我们自诩为高等动物,

比其他动物都聪明。

但这些“笨笨”的动物

却比人类更长情。

它们认定了便是一生,

认定了只会傻傻地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