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不生?

别急着点头,事情可能比大家熟知的还要严重:日本成年人的第一次异性恋经历比其他国家的同龄人要晚,而且还有相当大比例的人在30多岁时还没有性经验。

40岁以下日本人中有1/4没有性经验,

比例还在不断上升

日本国立人口与社会保障研究所开展的一项国家生育调查结果发现,40岁以下的成年人中,处男和处女的比例都在增加,甚至已高达四分之一:

在18-39岁的日本男性中,从未有过性经历的人群比例已经从1992年的20%攀升到了25.8%,增幅为5.8个百分点。

同年龄段的女性中,该比例从21.7%攀升到了24.6%,增幅为2.9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相比,处于婚育年龄段的“大龄男女”,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日本人呈现出性行为减少的趋势。简单地说,10个三十多岁的人中,就有1个从未有过两性经历:

在30-34岁的群体中,没有两性经历的男性比例从1987年的8.8%攀升到了2015年的12.7%,增幅为3.9个百分点;女性比例则从6.2%升至11.9%,增幅为5.7个百分点。

在35-39岁的群体中,没有两性经历的男性比例从1992年的5.5%攀升到了2015年的9.5%,增幅为4个百分点;女性比例则从4%升至8.9%,增幅为4.9个百分点。

日本处男处女的比例明显比欧美高多了。在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三十多岁还没有两性经历的人群比例约为1%-5%。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所有调查只涉及异性,不包括同性接触经历。

关键问题是,为何日本的年轻男女越来越没有性生活了呢?日本国立人口与社会保障研究所并没有给出直接的解释,但报告中有这样一个调查结果:

拥有终生制全职工作合约,以及收入较高的男性有性生活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福布斯的一篇文章在分析上述报告后认为,日本的处男处女比例之所以升高,是因为生活和工作更忙碌的男性更容易变得忙碌。那些有固定工作,以及生活在人口数量超过100万的城市中的男人们有性经验。低收入者身为处男的概率更高,是高收入者的10到20倍。

这篇报告的第一作者Cyrus Ghaznavi更是直言:

虽然在讨论谁有性经验、谁还是处这个问题的因果关系时众说纷纭,非常复杂,但我们的研究表明,对于男性而言,至少缺乏两性经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归结于经济。

简而言之,钱说话。

对于日本女性而言,缺乏性经验与收入的关系就没有那么强的关联了。研究人员推测,这可能和日本的生活方式有关:已婚女性通常都是没有薪资收入的全职主妇。

在缺乏性生活这件事上,日本人可能正走在全世界的最前面。

无论如何,在社会如何看待两性问题上,可以借鉴上述调查项目的领头人Peter Ueda博士的观点:

无论是否自愿,性生活比较少或者没有性经验都不应该被排斥、被嘲笑,或者说这并非是一个人人都必须考虑的问题。

日本政府百般鼓励 为啥生育率依旧低下?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016年,日本年新生儿总数仅97.7万,首次跌破100万大关。截至2018年4月1日,日本14岁以下儿童人口为1533万,同比减少17万,连续37年下跌。

何以政府百般鼓励,生育率依旧低下?

首先,结婚率大幅下降。

日本大学人口研究所研究员津谷典子研究得出影响日本生育率的四大决定因素—已婚妇女比率、人工流产普及率、避孕措施普及率和哺乳期不孕率。战后以来,上述四大决定因素中,哺乳期不孕的影响大幅下降,而已婚妇女比率的影响大幅上升。近年,随着日本年轻人婚姻观念的改变,许多人出于追求个性生活或规避经济、家庭负担的想法不愿结婚。2017年,日本结婚总人数降至606863人,创二战后新低。

其次,职场结构的改变。

过去,日本国内普遍实行终身雇佣、广泛福利的综合商社制,年轻人不必担心结婚、生育问题。同时因为薪酬高、收入增长预期稳定,男性也习惯大包大揽,女性则放心回家当全职妈妈。自泡沫经济破裂后,综合商社体制走入死胡同,全国近四成工作变为收入、福利既低且不稳定的派遣工,让原先保证高生育率的“男主外女主内”模式难以为继。

不仅如此,政府的一些鼓励生育措施也存在着力点偏差或实施前提不受欢迎的问题。

如许多人口学家指出,安倍内阁将大量资源、精力用于贴补分娩、孕检等直接生育费用,而实际上,日本家庭尤其是年轻人更担心的,是孩子从出生至成年这十多年间所需的高昂费用,区区几十万日元的直接生育费用与之相比,不过九牛一毛。

更有人辛辣指出,每人每月1万–1.5万日元的儿童津贴,“只够在东京吃最多五个鳗鱼饭便当”。

日本空房越来越多,白给都没人要!

据CNBC报道,日本的空房越来越多,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口萎缩问题不断恶化,很多城镇和村庄无人居住,空房将发展成为一个持续存在的社会难题。

在10月份发布的报告中,IHS Markit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写道:“未来三十年,日本将面临人口统计特征(老龄化)所带来的重大经济和社会影响。”

在这个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中,被遗弃的房产是该国人口统计变化中被讨论的最少的副作用之一。但是,随着一些名为“Akiya银行”的网站挂出并出售越来越多的可负担——有时甚至是免费的——房屋,日本的空房问题越来越受外界关注。

Akiya在日语中的含义是“空置的房屋”,至于Akiya银行,顾名思义,就是日本各地政府和社区为了更好地管理本地空房供需而专门创建的房屋转让网站。在一家“Akiya银行”网站上,有数套房屋是免费的,买方只需支付税费和代理佣金等费用。

在日本,一名男子跑步经过一套空房。

在10月份发布的报告中,房地产网站REthink Tokyo指出,“这通常是因为房主无法再照顾房产,或者不想缴纳日本政府针对他们名下的闲置房屋所征收的房产税。”

需要指出的是,免费房屋通常需要进行大规模整修,因为它们已经破旧不堪。众所周知,房屋如果常年空置,没有“人气”,会损坏得很快。日本住房折旧非常快,一栋木造小楼一般20年就折旧完毕。因此,即使获得一套免费老旧住宅,本身也没太多价值。此类房屋比起资产,更像是一种负债。

为了吸引买家,一些地方政府 ,例如枥木县和长野县,愿意为空房的整修工程提供补贴,但是否能够见效仍未可知。

根据CNBC看到的房源信息,那些不免费的空房价格介于50万日元(约合4428.50美元)至接近2000万日元(约合177140美元)之间,价格高低主要取决于房屋所在位置、房龄和状况。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在日本空房市场,似乎只有卖家,没有买家。

更为糟糕的是,日本的空房现象已经开始出现在郊区和较大的城市,并开始阻碍城市新设施的建设。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在东京,2013年空房所占比例为11.1%,是日本全国范围内的最低水平。不过,富士通研究所表示,到2033年,该比例预计将增长到20%以上。

在报告中,富士通研究所指出,“即使新房的数量减少50%,同时被拆除住宅的数量翻一番,也几乎不可能降低空房比例。未来,空房无疑会成为日本经济中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