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感动,囡囡看了他的事情,觉得一定要和大家说说。

我们首先要说的是一个大家都看到过的,我们是不是在马路上,街道上经常看到类似这种驼背弯腰的很厉害的老人?

其实这个在医学上是一种病症,叫做脊柱畸形,上图的老奶奶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叫做极重度脊柱畸形。这个病非常的有历史,最早的发现者是被称为“医学之父”的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

畸形分为非常多的种类,弯曲、侧凸等,这是早期的一张脊柱侧凸的摄影照片,拍摄于1914年,可以看到整个人弯了。

导致的病因有很多,先天的基因,后天的不良习惯,包括各类疾病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就像老奶奶一样完全直不起身子。

大家别以为这是小病,老年人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多少会发生,但是一旦这种病情发展到年轻人的身上,基本后续的结果是什么?

死!

大家仔细想想,脊柱是一个人的生命支架,所有的脏器都挂在上面,如果脊柱完了,相当于整个屋子的钢筋水泥结构都垮了,里面东西还能有?

这是一名14~15世纪的女性。

她就是严重的脊柱侧凸,从她的姿势就能看出,其实她的脏器长期遭到挤压,越到后面越是无法正常的工作,包括各类血管、神经系统也长期的拉长变得非常脆弱,所以她年仅35岁就去世了。

而这个病,在骨科一向是比较头痛的,特别是弯曲幅度超过130°的,称为极重度脊柱畸形,基本上可以说很难救了。很多医生都不会给你动手术。

我们没有开玩笑,真的,包括国外很多医院医生都不会给你动手术。

脊柱上密布各类神经系统,还有很多危险的脏器,如此浩大的工程一直被称为“手术的禁忌区”,没有哪个医生会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开玩笑,一次失败的手术自己非但可能丢掉饭碗,甚至可能受到处罚。

这个病被称为“整形外科的癌症”、“不是癌症的癌症”,而中国却有这么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医生,拼了命也要把这些病人救回来,别的医生不敢做的手术?他来!

我们几乎没有听到过他的名字,在大咖云集的中国医学界,他的名字显得如此的渺小,但是在我们的眼中,他却特别高大。

他叫梁益建。

他1964年出生在四川的一个普通矿工家庭。从小生活贫困,贫困到什么程度?他自己生病了,妈妈却难过的告诉他,很想给他治病,但是实在没钱治。

一家7口靠矿工父亲的微薄收入支撑,而父亲经历过数次矿难,浑身都是伤,肋骨都断了没钱治,导致胸腔畸形弯曲,每天非常痛苦。

小小的梁益建目睹这一切心里非常难受,但是却毫无办法,这是年轻的梁益建和他的父亲。

即使多年以后谈到这个事情,他仍然眼泪止不住的流。

他从小就立下志愿:

1、要做一名解决疑难杂症的医生。

2、要为穷人看病,让穷人能看得起病。

事实上,脊柱畸形并非一朝一夕的病,大部分是一个长期的病症,很多人引发了病症之后不去及时治疗是病症扩散蔓延的主要因素,而这部分病人很多都是贫困的人群。

长大后的梁益建发愤图强,骨科硕士、神经学博士,他的博士在是纽约州立大学取得的,很多国外的医院和研究机构都向他抛出橄榄枝,高薪,地位高,可谓前途无量。

但是他毅然放弃这一切,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四川,在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当起了一名默默无闻的小小的骨科医生。

因为他小时候就立下志愿,一定要回来为穷人治病,治那些别的医生不敢治的病。所以成都三院的骨科走廊上多了一个忙碌的身影:

一个普通的骨科医生很了不起吗?

是的,他非常了不起,他是中国最早敢挑战极重度脊柱畸形的医生之一。这个可是很多骨科医生都不敢碰的手术禁忌区!

举一个例子,他的一位病人,被很多医院拒绝,脊柱极重度畸形,这个病严重到什么程度?友情提示,以下的很多图可能引起不适!

她叫曾黎,12岁,由于长期的脊柱弯曲,她的肺功能已经受到严重影响,心脏也出现了问题,这个病难治吗?在梁益建之前,基本没有医生敢接,也就是说他开创了治疗极重度脊柱畸形病人的案例,这个病例已经超出了医学教科书的范畴!

看看这个弯曲程度,我真的惊呆了。

也就是说在医学书上都没有的严重病例,在他之前,全球范围内都无法找到与其难度相当的案例,在美国甚至也少到几乎找不到。

为何国外也没有?因为国外压根就没有那么严重的病例!中国在这方面的病例远远超过国外。

没人敢接。

他接了。

很多人都劝他别接,这个太难了,已经不是复杂能形容的,手术成功率几乎为0,他自己也承认,完全没有胜算。

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还接?对,他接了。

接了这个超过130°畸形的病人,以前没有成功的案例,在脊柱矫形领域,这个是手术禁忌症,手术后果很严重,最可能的后果要么死在当场,要么终身瘫痪。

这是医生最害怕的事情!

但是他知道,如果他不接,这个孩子必死无疑,因为现在已经开始出现呼吸衰竭,要靠吸氧才能维持生命。父母接回家就等于判了死刑,直接等死了,他无法承受父母那种绝望的目光。

手术难度之大超乎普通人的想象,时间长达几个月,要经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手术,每次手术他都必须在场,也就是他的生活将会与这个陌生的孩子完全捆绑在一起。为了救这个孩子,他将彻底失去自己的生活,孩子有任何问题他必须随叫随到。

为了救这个孩子,他甚至直接在医院对面的小区租了房子住,为的就是最短时间内能到达医院。

手术开始了,大小问题不断,各种麻烦接踵而来,他奋力救着这个孩子。

4个超大手术,无数次小的手术,中国的脊柱矫正水平在他的手术刀下慢慢的开始提升。长达8个月的马拉松治疗,他倾注了所有的心血。

对于曾李来说,一个全新的人生正在开启。

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奇迹发生了!

曾李的腰板完全挺直了!

现在的她已经大学毕业,投入工作,开始了一段全新的人生。

对比下她濒临人生绝境的那一刻。

再看看她现在朝气蓬勃精神焕发的样子,囡囡真的要哭出来了!

事后有人问他,为何敢做这种几乎肯定失败,肯定会让自己“万劫不复”的手术?他动情的说:

因为极重度脊柱畸形患者长期身体扭曲,体内各类血管神经都被拉长都极其容易断裂,他潜心研究,为这些极重度畸形患者设计了一套矫正器械,这在脊柱矫正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极大的提高了脊柱矫形的成功率。

但是仍然有一个问题让他非常难受,我们可能无法想象。

那就是:穷!

真的穷,很多的病人之所以病情发展的那么严重,都是因为没钱治疗慢慢的拖下来。

没有钱怎么治?哪怕他自己一分钱不要其他的各类手术都是耗费巨大的。这点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他也知道。他从小的意愿就是为穷人治病,但是真正遇到了经济困难的,的确也是让他非常难受。

他最开始和医院商量,院方被他感动,愿意腾出一些办公室作为病房给那些极重度脊柱患者使用。

是的,你没看错,这些原来都是医院的办公室。

这些“病房”的收费是多少?说出来你肯定不相信,一个床位一天10块钱!

只要10块钱!试问现在城市中哪里还能找到病房一天10块钱的?

但是即使住院价格低到这个程度,很多病人也依然无力承担高昂的手术费用。

很多患者的父母哭了,觉得对不起孩子,要不是因为自己没钱,孩子也不至于如此。

很多患者痛苦万分,终日流泪,所有的愿望也只是想和正常人一样穿一件合适的衣服而已,但是因为没钱治疗,这个梦想变得遥不可及。

很多极重度脊柱畸形患者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别说生活,就连活下去都没可能,那些绝望的眼神是我们很难体会的。

痛苦伴随着哭泣,我们正常人根本无法体会一动不动等死的感受。

这一切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无法拒绝这些已经走到人生尽头的患者,他说这段话的时候是哽咽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没钱怎么办?他把所有的患者照片打印出来或者存在手机里。

一有空就跑去成都人群聚集的地方,为病人们募捐,希望有好心人来帮忙,囡囡写到这里的时候真的要哭了,从没看到过这样一个医生。

公园、小吃店,凡是人多的地方他都去,为这些没有钱的病人募捐。

他自己更是有空就去贫困偏远的地区去义诊,完全不收费,为的就是能早点发现脊柱畸形的病人。很多孩子都是被他发现后得到了救助。

很多人都是小时候患上各种病,比如强直性脊柱炎无钱医治,最后导致终身残疾。而他尽自己所能为穷人和老百姓治病。

最让我们震惊的是来自大凉山山区的刘任富,25岁,身体弯曲程度达到153°,世界罕见病例!这不是故意弯腰,这是他的日常生活,极度脊柱畸形!他没法挺直身体。

这已经是普通医生无法想象的严重病例!

到处求医,到处碰壁,简直无计可施,这样严重的病例给他的生存带来了严重的问题,吃饭都没法正常吃,吃下去吐出来。我们真的无法想象刘任富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我们正常人弯腰到这个程度吃东西都会吐出来的吧?

随着年纪的增长,身体的发育,身体再也无法容得下渐渐长大的脏器,很多医院的医生都给他判了死刑……

刘任富抱着最后的希望找到了梁益建,他看完后沉默了,说这个的确非常严重,但是治疗需要极大花费,你等着,我帮你去筹钱。

刘任富怎么都想不到会有医生非但愿意给自己治疗,还不收钱,还要为自己倒贴钱!

梁益建到处为病人募捐,到处找人,就为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小伙子,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救,刘任富根本活不下去。

足足一年的时间,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终于筹到了足够的钱!刘任富穷到什么地步?连第二次从大凉山来成都的路费都没有!他亲自开车7小时到大凉山把刘任富接到医院治病。

手术之复杂无法想象,他一次又一次遇到了各种麻烦。但是都被他用心解决。

第一次手术是矫正部分驼背,让神经、血管逐步适应拉长,改善长期被压迫的消化道功能。第2次手术,进行了7个小时,是将刘任富的第二腰椎全部取掉,“取掉腰椎让脊髓变短,神经、血管不被拉那么长,不至于让血管被拉断。”另将他的胸10椎体部分切除,将驼背弯度再缩小了20多度,这才使他挺直了腰板。

他经常在长时间的手术后累的倒地就睡着了。

手术后的刘任富几乎是脱胎换骨!我们看到手术后的照片都尖叫了!

那么多年,他第一次挺直了腰板!

再对比下手术前的他,原本1.1米的身高。

现在的1.75米他甚至能够与正常人一样走路生活,实在太厉害了!

他动情的说,自己的这条命就是梁益建给的。

而更多的贫困患者都得到了他的帮助。

一个接一个,都是其他医院无法治疗的,他都收治了下来,很多都是没钱看病的,他一个一个去为他们募捐。

他不是奔波在医院里,就是在去募捐的路上。

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些素味平生的患者。

在他手里,一个又一个贫困的孩子挺直了腰板。

这是吴佳艳手术前的照片。

这是她现在的样子,她也是没钱治疗,全靠梁益建为她筹款,给了她一个崭新的人生。

大家都把他当成亲人,也非常心疼他,大家都知道,骨科矫正手术是非常耗精力还有力气的,随着年纪的上升,他经常在长时间的手术之后累到站都站不住。

大家都把他当成亲人。但是他始终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小医生,虽然他在医学方面的成就已经非常的高。2015年2月,他发表在国际脊柱顶级杂志《Spine》上的论文,以“无一问题提出”状态全文发表,打破了该杂志在审稿时针对每篇文章提约20个问题的惯例。

但是他仍然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小医生,只是在尽力的救助病人。

在他的救助下,越来越大的病人,特别是贫困病人得到了救助。这是一些让我们看的眼泪都要出来的案例。这是一个孩子前后的对比。

这是一个贫困患者手术前的照片。

这是治疗之后的,堪称鬼斧神工。

这是另外一个孩子,不同的畸形,同样的危机生命,同样也是贫困家庭。

这是治疗后的照片,我们都太吃惊了。如果说死神把这些孩子扭曲成了一个无法生存的样子,那么他就是那个从死神手里把孩子们夺回来的那个英雄啊!

特别对于很多爱美的女孩子来说,这种意义实在是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女孩子小杨,26岁,来自贫困家庭。

治疗后她真的完全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这个不仅仅是脊柱畸形,还有胸廓畸形。

他为她筹款救助,让她重新抬头挺胸,

太多的案例,我们无法一一例举。

他对每一个病人都尽心尽力,像对待家人一样。

对他来说,他不求任何经济回报,最好的回报就是患者能够重新获得第二次生命,看到患者康复后正常生活的笑容,他比什么都满足。

很多贫困家庭在治好之后甚至没钱长途来复诊,他会定期自己免费去患者家里复诊,甚至还调皮的和孩子比身高,“哟,这孩子现在比我都高了哦”

这是一个病人肖强手术前的照片。

这是手术后,病人不仅恢复了生活,甚至还组建了家庭,有了一个孩子。

他特地跑去看望这个可爱的宝宝,病人们都说,他真的是把病人当家人,陪伴病人的时间比陪伴家人更多,病人对他比亲人更亲。

很多人都感谢他,都被他的精湛的医术和无比的善良仁心感动。

几乎每一个极重度脊柱畸形患者的手术都是有巨大风险,但是他一个又一个尽心竭力给治好。

“我本身没有爸爸,我感觉他就像我的爸爸一样。”

很多孩子的父母也都泣不成声,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找不到第二个人如此关心自己的孩子。

我们无法想象,这么一个我们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医生身上却有着如此伟大的医者仁心。

他也哭了,更多还要感谢那些志愿者和爱心捐赠的人士,你们谢谢我,我更要谢谢你们。只要身体允许,我一定会尽力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病人。我永远是你们身边的一个小医生。

“我的最大愿望是中国再也没有残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