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远东纳霍德卡(Nakhodka),恶名昭彰的「鲸鱼监狱」。

被人类关了大半年的百只鲸豚,终于能重回大海?近年随着中国海洋公园大量建设、对动物明星需求增加,俄罗斯向中国输出的「鲸豚商机」也成为国际焦点;去年秋天,俄罗斯远东的捕鲸业者遭指控:非法捕捞并圈养虐待近100只鲸豚,准备贩卖至中国牟利。事件不只引发国际动保团体和舆论挞伐,长期致力环保运动的好莱坞影星李奥纳多亦加入声援。在长达半年的「业者-政府-动保人士」三方斡旋后,俄罗斯政府这周终于同意:计划在今年夏天让这群鲸豚回归大海。

俄罗斯的「鲸鱼监狱」(Whale Jail)争议,爆发于去年秋天。当地媒体踢爆,远东滨海边疆区的纳霍德卡(Nakhodka),有四家捕鲸产业业者把从鄂霍次克海捕获的近100只虎鲸(orca)与白鲸(beluga whale),豢养在狭小拥挤的海上围场内,并涉嫌计划交易至中国的海洋主题乐园。

虎鲸又称「杀人鲸」,虽然被命名为「鲸」,但在生物分类上属鲸下目(Cetacea)的海豚科。虎鲸是高度社会化、聪明的海洋动物,常成为海洋乐园与海生馆里头的「动物明星」(比如电影《威鲸闯天关》里的「威利」(Willy)即是虎鲸)。不同生态族群的虎鲸,捕食的动物也极为不同。像是纳霍德卡「鲸鱼监狱」内的虎鲸,就是专吃海豹的虎鲸族群;与专吃鱼类的其他族群,不相往来也不与彼此交配。

根据《科学》(Science)2018年的研究,位在食物链顶端的虎鲸,由于长年吃下大量多氯联苯(PCB)的污染物质,本身繁殖速度缓慢,在半个世纪后恐面临生存危机;俄罗斯环境部也表示,目前「在俄罗斯水域,只有约200头捕食海豹的成年虎鲸族群」,近年也一直试图要将这类族群的虎鲸列入濒临绝种名单。

而同样高度社会化的白鲸,属一角鲸科的白鲸属,目前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评为「近危」(NT)。自2002年起,台湾的屏东海洋生物博物馆也曾陆续以「教育及研究」为名,从俄罗斯进口多只白鲸。在多年舆论压力与质疑下,已于去年宣布未来不再进口白鲸。

根据俄罗斯法律规范,「以教育及科学为目的的捕鲸豚行为属合法」,允许配额有限捕捞。然而落在灰色地带的法律,却也被许多不肖捕鲸业者滥用,假教育科学之名,行商业牟利之实。

随着近年中国海洋主题乐园兴起,对于娱乐大众的「海洋动物明星」需求也连带成长。根据「中国鲸类保护联盟」(China Cetacean Alliance),中国目前共有74座海洋主题乐园;自2013年起,陆续从俄罗斯进口了17只虎鲸,每一头的价码至少100万美金。

然而,俄罗斯「鲸鱼卖出去,业者发大财」的「鲸鱼商机」,却在去年纳霍德卡「鲸鱼监狱」事件爆发后,进一步招致舆论的激烈反弹。

俄罗斯「绿色和平组织」指出,经营被媒体称为「鲸鱼监狱」的4家业者,涉嫌非法捕捞、虐待鲸豚、非法出口牟利:俄罗斯法律规定,不得捕鲸年幼鲸豚,然而这批海洋动物大部分却为幼鲸幼豚。而长期待在环境不良的海上围场,也让鲸鱼有着皮肤病变、鳍肢退化等健康隐忧。

这群鲸豚原有11只虎鲸、90只白鲸;更在过去半年期间,有4只「凭空消失」。尽管业者声称是鲸鱼逃网而出,但海洋专家以及动保团体却强烈质疑,4只鲸鱼是因故死亡后才默默「被消失」。此外,根据《法新社》,俄罗斯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允许捕捞野生虎鲸至水族馆的国家,但业者若拟将鲸豚出口交易至海洋公园,获取商业利益,也将违反「科学及教育目的」的法律规范。

对于种种质疑,俄罗斯政府的渔业有关部门则起初声称:虎鲸与白鲸都没有濒临绝种的危机,捕捞依法进行。而尽管专家表示,根据往例经验,放生这批鲸鱼的成功机率颇高,但相关渔业部门却仍对外以「风险顾大」,恐会造成鲸鱼大量死亡为由推辞;支持捕鲸行为的游说团体与业者甚至表示:中国市场的大饼人人都想分食,俄罗斯今天不抢,就等着被美国整碗捧去;但事实上,美国从1970年代起,就已陆续禁止野生鲸鱼的抓捕以及进出口。

俄罗斯的「鲸鱼监狱」事件爆发后,引发全球舆论挞伐,「放生鲸鱼」的网络联署请愿,目前也已突破145万人;俄罗斯总统普丁更在早前下令,由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院和调查委员会针对业者的非法嫌疑进行调查。

在事件延烧半年后,「鲸鱼监狱」所在的远东边疆区区长科兹米亚科(Oleg Kozhemyako)也终于在8日宣布,将与美国的「海洋未来社会」(Ocean Futures Society)、「鲸鱼保育计划」(Whale Sanctuary Project)合作,将在今年夏天放生鲸豚,预计花费460万美金。

海洋专家表示,目前鲸豚的健康状况应无大碍,也将持续检查、观察。不过在放生之前,这些鲸鱼由于被圈养、喂食死鱼过久,将需要一段时间重新适应如何在大海生存捕食;俄罗斯当局则表示,选择在夏天放生,是因为季节以及环境条件,对于鲸豚重返大海较为有利。

然而在好消息终于释出后,致力于释放运动的「库页岛环境观察」(SEW)也对此怀抱怀疑态度:尽管官方终于表态将「解放鲸鱼监狱」,但截至目前为止,政府还未启动法律程序,将这批鲸豚从业者手中正式收回管理。等到夏天来临时,届时是否又会借口推托「爱莫能助」、难以执行?或者,「这些补鲸公司还有背后势力,可能只是在杀时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