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们缺钱,中国人缺自由”

近日,希腊的《每日报》(Kathimerini)援引该国移民政策部最新的统计数据报道,2013年以来希腊发放的长期居留签证中,有58%给了中国投资者。

自”黄金签证”项目启动以来至2019年第一季度,共发放了4145份此类签证。其中2416份由中国人得到,占第一位;俄罗斯人得到428份,据第二,居第三位的是土耳其人。

为什么希腊要出售那么多“黄金签证”,为什么中国人要买那么多?用一位希望人的话来说:“我们缺钱,中国人缺自由”。

希腊这个国家,尽管政府四处借债度日,却丝毫不敢削减公民的高福利。

医疗、教育、养老这三座大山,政府自己扛着,而人民每天工作5、6个小时,其中一个小时的时间在喝咖啡。最要命的是,还要赡养占总人口25%的公务员大爷们,这些大爷们每天工作4小时,一年14薪,40岁开始就能领养老金。

希腊的困境,都因为希腊的“民主”,更确切的说是“民粹主义”,将这个国家的经济拖入谷底。希腊政府还不能怪别人,如果没有这样的“民粹主义”,他们也不可能上台。

弗朗西斯.福山在他的新书《政治秩序及其衰落》中有这样一个观点:假如一个国家在没有形成强大而独立的国家机器和工业化前就得到民主制度,这个国家将深陷腐败泥潭。

不幸的是,希腊,就是一个还没有彻底经历工业化的国家,同时他们有着几千年民主制度的传统,这种腐败,是“民主的腐败”,是从下至上的“民粹主义”腐败。

如果说希腊有着美国或者中国一半强大的国家机器和成熟的产业,那么,小国寡民,成为北欧这样高福利的国家都没关系,可希腊的GDP占比,完全暴露了这个国家经济的脆弱。

希腊GDP的85%,来自于服务业。希腊是一个旅游大国,西方文明的发源地,雅典的卫城每年吸引千万游客这很正常,但85%的GDP来源于服务业,也太多了点,剩下的工业仅占12%,农业占3%。

一个国家的经济都是靠卖门票、开酒店来维持,单一性太强,根本撑不起希腊人民习以为常的高福利社会。

所以,这些年,希腊不是经济危机,就是在经济危机的路上。即便是最近几年有所好转,2017年,希腊的失业率依然高达21%。

全欧盟就它最惨!

在希腊,很多大学生只能找到售货员、服务员这样的工作,有些还是牛津、剑桥这样名校的留学生。我们有位客户在希腊开贸易公司,招了一位希腊妹子,英国留学回来的,会六种语言,论外表,颜值身材都是一等一,跟明星相比都不逊色,但她也只是在那里做一个小文员。有的家庭只有一个人有工作,靠着两三千欧元的工资,要养活一家子人。

我们的移民规划师带客户去希腊看房的时候,给他们开车的司机,以前是雅典大学哲学系的老师,失业后,老婆跑了,房子没了,暂时只能找到司机的工作,他边跟我们说他的故事还不忘幽默,说现在是“苏格拉底”在为你们开车,弄得我们有点“受宠若惊”。

尽管日子紧巴巴,希腊人却依然过得潇洒,下午茶、度假一样不能少,这就是希腊民族的性格,在他们看来,像我们这样活着,那才叫虚度了一生。

02

25万欧元,买爱琴海公寓,

一家三代移民欧洲”

“25万欧元,买爱琴海公寓,一家三代移民欧洲”。

这是希腊人为了缓解经济压力想出来的移民法案,吸引最多的人群,就是中国人。这句话对中国人的吸引力,还是相当巨大的。

自从希腊爆发“债务危机”,房价被拦腰截断,在雅典市区最好的地段,公寓的价格一平在3000欧元左右,精装修,全套家私。而那些坐山面海,真正能“春暖花开”的别墅豪宅,也不过5000欧元左右一平。

“抄底希腊”,成为这两年移民行业最响亮的口号之一。

中国投资者经常会买下一套公寓,然后出租赚钱,等待欧盟绿卡的发放。

对于护照免签国家少得可怜,基本上走完一圈相当于“海贼王”的中国人来说,这张欧盟绿卡带来了更多的“自由”。如果你喜欢雅典,喜欢爱琴海,在这里住满7年之后,还可以申请入籍,拿到欧盟护照之后,成为了华侨,自由就不仅仅是免签了。

自从2014年这个移民法案正式实施以来,中国人,已经成为希腊最大的外籍投资者,在政府层面,有一带一路的政策,2016年,央企中远海运集团买下了希腊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67%的股权,还有更多的投资计划正在酝酿当中。

在民间层面,“抄底希腊”也带来了资金和就业机会。在希腊失业率这么高的情况下,如果你中文流利,完全不用为找工作发愁,不断涌入中国投资者和游客,是最好的衣食父母。

03

从底层全球化到资本全球化

就在20年前,中国人来到希腊,最多的是底层淘金者。

1996年,希腊迎来了第一批大规模的中国移民,这些人大部分都没有合法身份,抱着来欧洲淘金的梦想,在希腊做小生意,最多的是服装贸易,随之发展起来了华人餐馆、洗衣店、超市,到了2005年,形成了以贸易批发市场为中心的“中国城”。

在这座“中国城”里,你见到的是中国底层的全球化。

很多人的第一站并不是希腊,而是附近的西班牙、意大利,等到这些国家的华人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他们发现了希腊市场。中国人就像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哪里有市场,就飘到哪里。

在中国人没来之前,这座中国城是雅典最差的街区之一,到处都是流莺和瘾君子,但有一个好处,就房价奇低。中国淘金者初来乍到,当然选最便宜的地方落脚,经过近十年的打拼,这里从“红灯区”变成了雅典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很多希腊商人看到中国人“赚钱不要命”,干脆把店铺也盘给他们,这里也就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城”。

2001年,希腊对“非法移民”进行了一次大赦,2005年,又来了一次大赦,很多中国人就是通过这两次大赦,拿到了合法身份,从此做生意更加光明正大,中国人的聪明和勤劳,使他们成为希腊生意最好的商家,让很多人在希腊收获了财富。

12年过去,希腊再也没有过移民大赦了,随着“欧债危机”的爆发,希腊人的慷慨似乎也没有了,现在只欢迎资本进来。

中国资本的全球化,也必将是时代的潮流。就像当初我们有严格的出国管控,但挡不住温州人、福建人、东北人等等有着强烈出国愿望的人,形成了建国以来的两波移民潮。

最后,还请记住那条规律:出去越早的,机会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