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玫瑰花窗(圖源:路透社)

巴黎聖母院大火燒了4個多小時,直至當地時間晚上10時許,火勢才逐漸減弱。儘管聖母院內部重要文物得以被救出,然而由於其主體建築是木質結構,屋頂隨着大火燃燒後崩落,玫瑰花窗也被燒毀。巴黎聖母院文物基金會主任埃里克⋅費希爾表示,巴黎聖母院大火所帶來的損失巨大,重建聖母院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大火中,玫瑰花窗被燒毀(圖源:推特)

法國《世界報》報道稱,根據巴黎市長安妮⋅伊達爾戈(Anne Hidalgo)的說法,一些文物已被搶救出來。巴黎聖母院神父帕特里克⋅肖維(Patrick Chauvet)對記者說,“我們已經搶救出了耶穌受難荊棘冠和路易九世的長袍”,他還稱,在大火發生之前的4月11日,有16尊雕塑已經被從聖母院的尖頂里轉移出來,以便進行修復。

英國BBC解析這次巴黎聖母院起火位置(圖源:BBC)

  巴黎聖母院文物基金會主任埃里克⋅費希爾(Eric Fischer)向法新社解釋了巴黎聖母院將如何進行重建工作,建築工地給古建築帶來的風險,以及從這次火災中吸取的教訓。他說,巴黎聖母院大火所帶來的損失是巨大的,重建聖母院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對於修復巴黎聖母院的技術層面問題,埃里克⋅費希爾抱持着樂觀態度,他對法新社表示,“在法國,我們很幸運地保留了許多文化遺產方面的企業,以及傳統的工匠團體,這裡有法國最好的工人。”費希爾認為,修復聖母院的工作規模龐大,幾乎整個建築物的主體都必須進行修復。修復工作涵蓋石材、木質屋架、金屬和技術設施等等。他認為對於修復工作,至關重要的是保存下來的文物副本,這些副本能夠讓修復師的成品儘可能接近先前的狀態。

馬克龍災後在聖母院前廣場接受採訪(圖源:路透社)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推特上表示,對於巴黎聖母院大火的消息感到悲傷,這場火災觸及了整個法國的國家情感,他挂念所有的天主教徒及法國人,一起看到聖母院被燒毀感到非常難過。他取消原先的政治演說,前往現場勘查,同時也承諾將重建巴黎聖母院,並啟動國際籌款活動。

巴黎聖母院起火前後(圖源:法新社)

  巴黎聖母院始建於中世紀1163年,並於1345年落成,是歐洲歷史上第一座完全哥特式的教堂,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也是巴黎歷史悠久最具代表性的古迹。因法國文學家雨果的《巴黎聖母院》而聞名,聖母院建築總高度超過130米,聳立於市中心塞納河畔的西岱島,是巴黎最受歡迎的景點之一,每年吸引上千萬名遊客到訪。

  • 當地時間21:48分 法國內政部發言,救火未成功……
  • 當地時間20:32 法國總理馬克龍已經到達現場,目前沒有人員傷亡。
  • 最新消息,火情被控制,巴黎聖母院的主體結構也幸免於難。據法新社4月15日報道,在近400名消防員的4個小時的努力下,當地消防部門稱,巴黎聖母院的主建築結構得以倖存。火災發生後,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緊急趕往現場,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對巴黎聖母院火災的痛心。大量路人自發聚集在聖母院附近,遙望火災地點,下跪祈禱,希望這棟800多年的古建築能夠扛過災難。英國《衛報》報道,巴黎聖母院突發大火,隨後法國檢方開始對起火原因展開調查。在經過4個多小時救火行動後,根據初步調查,檢察官認為火災是意外發生的。消防部門稱,兩個塔樓幸免於難,消防人員努力阻止了火勢蔓延至鐘樓,一名消防員受重傷。救火期間,許多人跪地為聖母院祈禱,目前仍有許多藝術品留在教堂內,引發擔憂。據悉,在這次火災中,巴黎聖母院的標誌性塔尖已經被燒塌。馬克龍在電視講話中宣布,將重建巴黎聖母院。

現場圖 來源:CNN

2019年4月15日巴黎時間黃昏,巴黎聖母院起火了。

可能您看到這新聞時也嚇呆了。嗯,我也被震得有點木,不太能組織語句。

恕我用問答方式說吧。

這樣大家也容易理解。

消息截止到北京時間2019年4月16日6點,巴黎時間2019年4月16日0點。


問:巴黎聖母院很古老嗎?

答:很古老。1163年開工,那年辛棄疾剛開始為南宋做官;1345年竣工,那年朱元璋剛開始當和尚。

按我一個住西岱島朋友的說法:教堂頂有上千根木材,裡頭一半可以追溯到1147年:很古老了。

問:巴黎聖母院一直是現在這樣嗎?

答:不是。巴黎聖母院在18世紀末被搞壞過。後來19世紀,偉大的勒杜克先生負責全面整修教堂。

順便:雨果出那本著名的《巴黎聖母院》在1831年,故事設定在1482年。

您可以把巴黎聖母院看做一個正面雙樓、又高又空、骨架通透、四周連着翅膀的大空心盒子。

哥特式建築的一個特色就是高挑,巴黎聖母院高尖塔有93米。但也因為高挑,所以兩邊要用飛翼來幫襯。

巴黎聖母院左手邊就是塞納河,空間狹窄;右邊也很窄。去過的都知道。

恕我多嘴,因為說清這些,才能說清火情。

問:失火是怎麼回事?

答:巴黎聖母院近來在整修。中間的尖頂塔預算600萬歐,應該要修到2022年。

之前4月11日剛把1860年擺上去再沒動過的十六尊青銅像——十二使徒像和四福音像——撤下來,在教堂脊背上設了腳手架修繕。

4月15日黃昏,火起來了:據說有可能是修復工程的腳手架着火,就在屋脊上開燒。十六尊銅像得以免難是不幸中大幸。

問:現在怎麼樣了?

答:截止到巴黎時間2019年4月15日23點半,您可以從側面看到的93米尖頂塔塌了。

用我那位住西岱島朋友的說法:千來根幾百年的木質房頂燒了,掉在下一層的石頭頂上;聖母院像個巨型烤箱,上面是一層炭。

裡頭的寶物,比如荊棘的冠冕和聖路易斯的長袍,已被搶救出來了。

火一度蔓延到了北塔,但到23點,內政部長說,火勢小一點了。正面保住了。

教堂的結構骨架也算保持完整。就是天花板被燒了2/3。裡頭估計也不堪提了。框架、窗、拱頂之類還沒有消息。

我自己打個比方的話:

一輛集裝箱大卡車,燒到還留下車頭和殘破不堪的車身,就是車頂基本沒了,集裝箱裡頭也燎了一遍。

問:為什麼不用空中噴水救火?那樣滅火效率不是更高么?

答:川普也在推特上這麼建議了。但他明顯不懂行。《世界報》援引現場人說了:

空中噴水,6噸水砸下來,威力好比一顆炮彈。不但會傷及群眾,還會把建築直接摧毀。

因為如上所述,哥特式很輕盈,是靠整個骨架在受力。

建築的受力結構一旦被打破,就很危險。

巴黎聖母院的高挑、輕盈和年紀,恰好讓它起火難救、極其脆弱。93米高塔,沒有滅火設備能搞定。報導說,近五百名消防員們冒着生命危險,搶救下了北鐘樓在內的建築整體結構。

我下午去了索鎮公園,回到小巴黎,知道起火時,聖母院附近的交通已經阻塞,去不了了。

現場無人傷亡:巴黎聖母院18點關門,火是接近19點報出來的,當時那裡沒有人。

我在那附近的朋友們說,交通管制了,附近的人們就看着火焰燃燒,輕輕唱着歌,為它祈禱。

以法國的技術水平和文物復原能力,要重建聖母院,理論上是有能力的——這得問建築方面的前輩了。畢竟19世紀那一趟其實算是半重建。

但具體實施挺難。之前巴黎聖母院要整修時,經費就有點難籌,需要1.5億歐元。馬克龍說要重建,但花費勢必海了去了,這是個極其浩大的工程。以法國人的做法,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

總之,我們應該很長很長時間,看不到聖母院了。

巴黎聖母院很美。旁邊是塞納河,河對面就是莎士比亞書店,可以步行到聖日耳曼大道。

至於它之為法國乃至歐洲的代表性建築,眾所周知。

所以這一夜對巴黎人而言,大概是近古罕見的震驚吧。

 

聖母院的火難救,跟它的年紀、結構與材質都有關。已經有許多人念叨當年《Before Sunset》里那句“你相信巴黎聖母院有一天會消失嗎”?那,命運就是這樣的。

雨果筆下的巴黎聖母院,與他那個時代的巴黎聖母院,以及我們如今所見的聖母院,也不是一個樣了。世界上本來也沒什麼永垂不朽,只是我們都以為會,所以真看到時,瞠目結舌。

我們白居易,已經說得很好了:

大都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我知道有人會說,卡西莫多沒有家了——如上所述,他設定住在鐘樓里。現在正面和鐘樓似乎還好。

所以,卡西莫多還是有家的。

當地時間4月15日傍晚,法國巴黎聖母院發生火災,消防部門已經趕赴現場救火。據報道,火災起於閣樓,隨後蔓延至屋頂一大部分。目前建築物內的人員已撤離,起火原因尚不明。巴黎聖母院約建造於1163年到1250年間,是巴黎最有代表性的歷史古迹之一。

已有400名消防員參與救火,目前大火已蔓延至其中一個標誌性的長方形塔樓,目擊者稱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此前塔尖已倒塌。巴黎聖母院於1163年開始動工,歷史悠久。目前每年約接待1300萬名遊客參觀。

美國中文網據綜合報道當地時間星期一下午,法國巴黎市中心著名天主教教堂巴黎聖母院發生火災,大火已經對建築物造成嚴重損壞,包括中央尖頂在內的屋頂結構已經坍塌。事發時,教堂正在進行修繕工作。巴黎消防隊最新發布消息稱,大教堂的主體框架已經被保住。

法國內政部此前曾表示,消防隊員可能無法挽救教堂的結構。這場大火在燒塌尖頂後迅速蔓延到教堂標誌性的兩座長方形塔樓中的一座。一位教堂發言人也表示,整個教堂的木架框架可能會倒塌,而教堂的拱頂也可能面臨威脅。

法新社16日消息,當地時間15日下午6點50分左右,法國巴黎聖母院發生嚴重火災,塔尖已倒塌。目前無人員傷亡報告。從社交媒體上目擊者發布的圖片和視頻可以看出,濃煙從巴黎聖母院冒出。有消息稱,此次火災可能與翻修工程有關。法國內政部門稱,有近400名消防員在現場進行滅火作業。(圖片來源: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