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子张玉婧误入美国总统特朗普家族的海湖庄园一案再次开庭。期间,此案的一个核心案情竟出现了重大反转……

花了13.5万人民币去美国见特朗普家人

却遭恐怖厄运

耿直哥先给大家简单回顾一下此案的案情:今年3月30日,一位名叫张玉婧的上海女子来到了特朗普家族的“海湖庄园”,并对庄园内的美国特工表示自己是受一名联合国人士的邀请,来这里参加一场社交活动的。

可海湖庄园的工作人员却并没有查到这个活动,也没有发现她在访客名单上,于是张玉婧便遭到了美国特工的盘查,之后特工宣称他们在张玉婧携带的一个U盘上发现了“恶意软件”,进而开始怀疑她是“来给特朗普家植入木马病毒的中国间谍”,从而将她扣下了。

之后,美国媒体也纷纷开始炒作她是“中国间谍”。

但实际上,张玉婧更像是一场跨国“骗局”的受害者。她在法庭上出示的银行转账记录显示,她曾在中国给一个自称“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的组织支付了13.5万元人民币后,因为该组织一个名叫查尔斯·李的“秘书长”宣称可以让她去海湖庄园参加有特朗普的银行家姐姐等特朗普的亲属出席的社交活动。

可张玉婧付钱时并不知道的是,这个活动的实际组织者、特朗普的华裔粉丝辛迪·杨,因为被美国媒体炒作为是“中国间谍”,已经令活动被迫取消。

她更不知道的是,收取她13.5万人民币的那个查尔斯·李,其实名叫李伟天(又名李崇瑞、王永君),是一个利用在美国注册的皮包公司在中国行骗的犯罪分子。早在10多年前,他就因为冒充世界银行和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在中国行骗,而被《南方周末》等媒体多次曝光过。可由于【没有被国内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这个屡次被曝光又屡次“复活”的骗子,又开始打着联合国的名号行骗,更摇身一变成为所谓的“查尔斯·李博士”,甚至还凭借这些身份骗到了中国一些不知情的官员的合影……

所以,在活动取消后,李伟天并没有退钱给张玉婧,更没了消息。结果千里迢迢来到海湖庄园的张玉婧,便在美国遭到如今这般恐怖厄运:不仅钱没了,还成为了美国政府和美国媒体对华人和中国人展开的疯狂“猎巫行动”下的“牺牲品”……

核心案情出现反转

美国仍拒绝放人

不过,在北京时间今天凌晨1点开始的庭审上,此前曾宣称张玉婧的U盘里有病毒的美国检方突然改口,称后续的检验发现张玉婧的U盘里其实没有恶意软件,起初特工认为她携带恶意软件可能是误报。

▲图为美国媒体的报道

当然,这个结果在不少中国网民看来可能并不意外。在此案刚发生的时候,中国网络上许多不认为张玉婧是“间谍”的网民,就普遍猜测美国特工可能是把她U盘里某些会自动安装的中国软件当成了病毒。

可即便当初美国特工扣押张玉婧的核心原因——即发现她U盘有病毒,进而怀疑她是“间谍”的核心案情——已经出现重大反转,美国法院却拒绝释放这名中国女子,因为美国政府还要起诉她对特工“撒谎”和“擅闯限制区域”这两项罪名。

对此,张玉婧的律师在法庭上强调她只是因为沟通误解和被人欺骗,才会来到海湖山庄。张玉婧本人也拒绝认罪。可美国法院却认为一旦给予张玉婧保释,她就会“逃回中国”。法官更是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说出了“张玉婧看起来是想在海湖庄园干坏事”这样的话语——这也直接成为了一些美国媒体炒作此案的最新素材。

▲图为美国媒体的报道

所以,即便从证据上来看张玉婧的案子越来越不像是美国政府和媒体所描述的“间谍案”,这名来自上海的中国公民还要继续遭受美国的扣押,被法庭拒绝了保释。

同时,根据美国《迈阿密先驱报》的说法,美国FBI也仍然在把这个案子按“威胁国家安全”的方向进行调查。

土生土长的上海人

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

另一方面,在美国政府和美国媒体互相配合,拼命想把这位张玉婧女士说成是 “间谍”的时候,耿直哥在没有任何官方支持的情况下,倒是对她的背景进行了一番独立的调查。

我们的调查发现,出生于1986年的张玉婧女士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她的社交账号上显示她的小学、中学、初中和大学都是在上海完成的。其中她高中就读于上海知名的重点高中“上海中学”,耿直哥采访到的一名她的初中同学则表示她初中时学习成绩很不错,老师很喜欢她。这名初中同学还表示张的性格并无异常,既不内向也不外向。

之后,她于2004年考入了上海财经大学的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遗憾的是,在得知张玉婧的案情涉及美国政府和FBI后,起初曾同意帮我们记者核实她该校毕业生身份的上海财经大学方面,突然变卦不愿再帮忙。

但耿直哥通过张玉婧的社交账号看到了她于2008年发布的毕业照,可以确信她确实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而且从照片上来看,她当时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和同学关系融洽,并没有任何异常。

同时,从她当时在社交账号上与同学的留言来看,她在2008年毕业后进入了一家基金公司,做清算会计。

这一点我们的记者在采访该公司时也得到了证实。虽然她于2013年时已经离开该公司,但有依稀还记得她的该公司员工表示,她当时的职务是“中台”,即“前台”和“后台”之间的“市场支持”类工作。

之后,她曾经更换过两家公司。其中一家她2014年时供职的公司,曾在2016年时因操控市场曾被证监会“顶格处罚”过,公司法人也被重罚并被判了缓刑;另一家她在2016年到2017年之间供职的公司则表示,张玉婧确实曾经在他们那里上班,但她当时其实是挂职,主要是为了交社保。

目前,根据张玉婧在美国法庭上的说法,她就职于上海知容资产管理公司。网上的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我们的记者多次尝试联系这家公司,但无人回应,他们官网上给出的上海花旗集团大厦的办公地点则是一个“联合办公区”,即该公司与别的公司共享的办公区域。联合办公区前台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知容的人偶尔会来这里办公,但也联系不上相关负责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知容公司的官网上,耿直哥发现其“产品与服务”板块有一个名为“知容俱乐部”的栏目,里面宣称加入该公司的俱乐部可以“参与奥斯卡颁奖典礼,与全球影星合影”。尚不知这一栏目是否与张玉婧此次的美国之行有关。

除了这些教育和职业背景,耿直哥还得知张玉婧在2012年之前大抵生活在上海黄埔区一个名为露香园的地方。但自2012年起,这片区域便随着上海的老城改造迎来陆续的拆迁。但由于拆迁进度的不同,尚不清楚她的居住地是何时被拆迁的,也不知道在如今这片房价动辄上千万的区域,她的家庭和命运是否在当年的拆迁中迎来了一些较大的变化。

耿直哥还打听到张玉婧在上海松江区曾有一处房产,但已经卖给了他人。而此次在美国出事后,张玉婧曾在美国法庭上表示自己在上海拥有一套价值130万美元左右的房产,以及一辆宝马轿车。耿直哥认为从我们目前调查获得的信息来推测的话,她的这些资产情况应该是大致属实的。

另外,耿直哥也尝试找到了一些张玉婧的大学同学,希望从她们那里更好的还原她的性格和人生轨迹。但她们表示大学毕业后与张玉婧等同学的来往并不多,不太清楚她的近况。而在得知张玉婧被美国政府扣下的案情后,一些同学还表示此事该由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关心,她们做不了什么。

那么,以上就是目前我们对于张玉婧所掌握的信息。至于从这些信息中能否推出她是一个美国媒体口中的“中国间谍”,还是如张玉婧自己在美国法庭上所说的“普通金融从业人员”,就交给各位判断吧。

▲图为美国媒体公布的张玉婧的两本护照和美国签证,其中第一本已到期,但因为她的美国签证是2016年获得的,所以她去美国携带了新旧两本护照。目前她的美国签证已被吊销。

最后,耿直哥希望张玉婧的家人可以站出来联系媒体接受采访(比如本报报纸上编辑部的联系电话),也希望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可以积极协助这位中国公民还原事情的真相。

毕竟,面对将她扣押的美国政府对案情信息的“垄断”,面对美国媒体配合他们的政府进行的各种 “间谍”炒作,乃至境外各路反华组织对张玉婧既恶心又很白痴的构陷,中国这边应该【有所作为】,化被动为主动。

早前报道:不是间谍?中国女子私闯川普庄园真容曝光,正式被起诉

女私闯川普号海湖庄园一案,4月12日被检察官以违法入侵禁止进入的建筑,与虚假陈述等两项罪名起诉。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发现了有趣的一点,那个热热闹闹吵闹了好久的“间谍罪”并未立案。

同时,随着检方正式起诉,这位名叫张玉婧 (Yujing Zhang,前译张玉静)的中国籍女子的“正面照”也终于被公布。

(照片取自护照)

3月底,32岁的中国女子张玉婧闯入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该庄园因为属于总统私人府邸,又因接待各国政要而闻名。此前她告诉特勤局(Secret Service)特工,她是前来使用马阿拉歌的游泳池,并出示了两本中国护照。在当局判定她说自己前来参加的活动并不存在后,她被逮捕,并被控向联邦官员撒谎以及擅自进入禁区。

当时张玉婧前后说了很多理由,其中包括自己是某VIP用户的女儿,或者是参加会议,或者是不懂英语等等,前后不一致引起了安保人员的注意

后来被特勤局干员拘捕。

联邦法院纪录显示,她被捕时身上有两本中国护照、四具手机、一个外接硬碟,以及一个装着恶意软体的USB随身碟

后来调查人员她下榻的旅馆房间中又搜出另一具行动电话,以及一个用来侦测隐藏摄影机的无线电装置,且房间内还有九个随身碟、五个手机SIM卡、几张信用卡和销帐卡,以及大约8000元现金。

加西亚告诉联邦治安法官威廉·马修曼(William Matthewman),张玉静“极有可能畏罪潜逃”,因为她“对所遇到的每个人都撒谎。”

加西亚说,她当时在俱乐部告诉当局,她携带多部手机前来庄园是因为不敢把它们放在酒店房间。上周出庭时,她告诉法庭称她银行里大约只有5000美元。

“担心财产在酒店被盗的人不会把这么多现金和借记卡留在酒店房间,”加西亚说。

加西亚称,张玉静于3月28日持B-1签证从上海来到美国,她的签证现已被撤销,这意味着就算法庭在候审期间将她释放,她也会被转至移民羁押。

他说,“她与佛罗里达南区没什么关联,其实和整个美国都没有。”

张玉静的助理联邦公设辩护律师罗伯特·阿德勒(Robert Adler)在法庭听证会上说,在进入俱乐部时,张玉静并未试图隐藏四部手机。

“我们听说政府并没有理由认为张玉静是间谍,”阿德勒称。

在张玉静被捕后对她进行问话的特勤局特工塞缪尔·伊万诺维奇(Samuel Ivanovich)在听证会上称,她没有携带任何开锁或窃听设备。伊万诺维奇称,他对张玉静四个半小时的审问被录成了视频,但却没有声音,因为他当时没意识到特勤局在棕榈滩的办公室没法录音。

伊万诺维奇作证称,审查过张玉静设备的计算机分析师表示,她所携带的U盘会立即开始安装恶意软件。

“他说,他不得不立即停止分析,关掉电脑以防被感染,”伊万诺维奇称。

据CNN所获得的法庭听证录音,张玉静在上周首次出庭时告诉法官,她是名投资人,兼为“上海智融资产管理”公司的顾问。她在中国拥有一处价值130万美元的住所、一辆宝马车。暂时无法联系到该公司任何人对她的雇佣情况予以确认。

在被当局问话时,张玉静告诉他们,她是受邀参加马阿拉歌的一场活动,邀请人是她从某即时消息应用上认识的朋友查尔斯。她所提供的信息似乎与一个名叫查尔斯·李(Charles Lee)的男子相吻合,他掌管着一个叫作“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United Nations Chinese Friendship Association)的组织。

查尔斯·李似乎一直在推广马阿拉歌的一场慈善活动,将之宣传为面向中国投资人的一场商务活动。而真正的活动——旨在为当地一个青年团体募捐的“狩猎游之夜”(Safari Night)——几周之前便已取消。查尔斯·李未回复反复发送的置评请求信息。

阿德勒称,他的客户汇了2万美元到他相信是查尔斯·李所在组织的账户,以便访问佛罗里达,接近特朗普的家人。他向法庭出示了打印出来的中文收据,并表示他计划传唤查尔斯·李以支持客户的证词。

“她哪里做得不对?”阿德勒说。“她所做的相当于在说,‘我叫史密斯,我想要用一下泳池。’”

正因为这位张玉婧女士各种言论不一,以及随身和酒店物品特殊,让媒体将此事无限放大,一时之间关于张是否为“间谍”的讨论充满了华文和英文各大媒体

间谍?待查中…

虽然这位张女士的行为看起来很诡异但是也很滑稽,甚至一些媒体反问:美国,你怎么老抓住这么笨的间谍。

不过张玉婧的案子,还是被与国安安全挂上了钩

本周稍早在佛州南区联邦法院的一场保释听证会上,助理联邦检察官贾西亚(Rolando Garcia)告诉法官,张玉婧还有很多未解开的问题,而且联邦调查局还在调查她是否为间谍

下一场保释听证会预计15日举行。

张玉婧上周出庭时,宣称她是个投资人与上海志荣 (Zhirong,音译)资产管理公司顾问,在中国有一户价值130万元住宅和一辆宝马汽车(BMW),这是应一位朋友邀请到海湖庄园参加活动。

一个USB,吓坏了当局

一位特勤局(Secret Service)干员告诉法官,当局里分析师把在张玉婧随身碟内发现的恶意软体上传时,该软体就自动安装,并且开始毁坏电脑中的档案。

张玉婧的公设辩护人则宣称,她进入海湖庄园时可能不是要说谎,只是误解了干员的意思,因为她的英文不流利

但特勤局干员告诉法官,张玉婧回答干员后续提问时,英文的读说都没有问题。

法官当庭宣布延到15日再决定是否准许张女交保,检方则打算在此之前提出更详细的起诉资料。

张玉婧如果被定罪,可被判处最高5年的监禁,并且因非法进入禁区而被判处一年监禁,外加35万美元的罚款。

美媒故意炒作?

多家美媒卖力炒作该中国女子的可疑行为,使人很容易将她与“间谍身份”联系在一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9日在谈到该案时曾表示,中方注意到相关报道。

“此事发生后,中国驻当地的领事机构已经同当事人取得了联系,我们也将继续提供必要的领事协助。中国政府一贯要求在海外的中国公民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同时,我们也要求美方依法、公正、妥善地处理有关案件,切实保障涉事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当天也对一家中国媒体表示,如今美国一些人对待中国以及华人群体的态度已经涉及种族歧视,一提起中国就联系到渗透、刺探情报

他们现在对中国有莫名恐惧感,这是非常恶劣和严重的问题。

信强认为,美国人对此事的反应莫名其妙。

比如蓬佩奥前两天说,该事件证明中国对美国具有威胁,“他是情报机构出身,应该很清楚真正的间谍是什么样,然而现在,他违背自身知识与经验拿此事渲染‘中国威胁’,这说明他的表态是为了迎合一种政治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