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院大火募捐继续,

既Gucci老总宣布捐款一亿欧元后,

LV也马上跟进要捐两亿欧元!

奢侈品大佬纷纷捐款究竟为哪般?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同时袭击了我们昨天的朋友圈。但好在主体结构得以保存,大多数文物也幸免于难。八百多年的历史并没有毁于一旦,《爱在日落黄昏时》的情话也没有一语成谶,卡西莫多也没有失去钟楼。

 

损失惨重,但精髓尚在。跪地祈祷的民众感动了苍天,也拯救了奔驰。

 

24小时之内,企业的大额捐款高达7亿欧元,其中不乏苹果公司,欧莱雅集团,兴业银行这样的行业巨头。

 

 

但其中最吸睛的还是法国的奢侈品大佬们。

 

大火发生的数小时后,著名奢侈品牌Gucci和YSL的母公司开云集团CEO François-Henri Pinault宣布将出资一亿欧元用于重建巴黎圣母院。

 

 

紧随其后的另一家更财大气粗的奢侈品巨头,旗下有包括Louis Vuitton、Christian Dior、CELINE等奢侈品牌的LVMH集团主席Bernard Arnault直接把这个数字翻了一番。

 

两大集团先后发声承诺捐款,不难让人联想到其在奢侈品市场上的竞争。

 

数据显示,开云集团2018年销售额比去年增长了29.4%,经营利润为39.44亿欧元,同比增长了46.4%。而LVMH则更加夸张,2018年全年总收入同比增长10%至468.2亿欧元,经营利润同比增长21%至100.03亿欧元。就品牌来看,Gucci和LV的差距也仅有20亿欧元,创历史最接近记录。

 

而其中35%的收入来自亚太市场,网友笑言说到底这笔捐款还是中国人出的。

 

 

回首过往,不仅是上述两家奢侈品巨头,许多奢侈品集团都出资积极参与到文化地标,历史古迹和艺术珍品的修缮和保护中来。

2018年起,香奈儿投资了2500万欧元,成为巴黎大皇宫的唯一指定赞助方,用于修复和重建巴黎大皇宫。该项目预计2020年正式启动,为期四年。

 

而1900年为了世博会修建的巴黎大皇宫,05年后也成为了香奈儿新品最爱的发布秀场。

 

2017年LVMH就投资过1.58亿欧元翻修已废弃的国家传统艺术博物馆。该馆始建于1972年,05年以后就处于闲置状态。新的国家传统艺术博物馆将能够用于存放,展示艺术品和手工艺品,更能作为音乐厅,展览馆来使用。

 

设计了路易威登基金会博物馆的建筑师将亲自负责这个项目,预计2020年完工。

 

意大利品牌FENDI在2015年出巨资建立“FENDI喷泉保护计划”,翻修了1762年完工的罗马特莱维喷泉(Trevi Fountain),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许愿泉”。2014年Tod’s创始人也捐献了2500万欧元修复古罗马斗兽场,这个项目是40年来斗兽场最大的修复工程。

 

 

事实上,保护文化遗产不分国界。开云集团控制者皮诺家族09年曾花费4000多万美元买下我国圆明园流失的文物,十二生肖中的鼠首和兔首,并于13年归还给了中国。上文提到的开云集团CEO François-Henri Pinault 和他的父亲都曾亲自拜访中国出席捐赠仪式。

 

 

爱马仕中国在2017年曾设计了特别版的方巾“画家的珍宝”,并宣布销售此款方巾的所有净收入都将捐赠给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用于包括敦煌石窟保护,数字化保护以及人才培养多个项目,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传承贡献自己的力量。

各大奢侈品牌为何对文物保护和修缮如此热衷呢?

 

首先,介于欧洲当前的经济形势,修缮这些文化遗产确实需要奢侈品巨头慷慨解囊。许多西欧国家经济受到金融危机影响逐年衰退,像意大利文化部最近10年用于维护文化遗产的预算削减了一亿五千万欧元。

 

这次巴黎圣母院大火,法国总统马克龙不得不亲自出面募捐也是这个道理。

 

其次,很多奢侈品品牌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都或多或少有个人情结。开云集团的前任CEO François Pinaul,也就是现任CEO的父亲,是全球最大的现代艺术品收藏家之一。包括毕加索,达米恩赫斯特,村上隆在内艺术品真迹收藏高达3000多件,总价值共计12亿欧元。他在任时就力主过多项文物保护项目,还曾自己出资修建博物馆。

 

Tod’s的创始人迭戈·德拉·瓦勒从小就受古罗马斗兽场的影响,认为其代表了意大利精神。他对修缮文物一事曾经这么说道:“我们是意大利人中的幸运者,有一定名望的人理应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事情而不求任何回报”

 

最重要的是,很多国际奢侈品品牌的诞生都源于本地文化的厚重感和传统。很多奢侈品牌的设计都来源于当地的著名文物。像FENDI的创始人所设计的著名的Baguette手袋,其灵感就来源于古罗马古典的建筑风格。帮助国家修缮这些文物,能够维护品牌背后所依靠的文化历史本源,同时也能维持良好的品牌形象和社会美誉度。

 

 

不过对于这些掌握巨额财富的集团来说,有些以基金会的名义进行的捐款还有一个更加现实的原因就是避税。将财产以慈善的名义捐给这类私人基金会一般都是免税的,更主要的是这些基金会的关键信息不需要对外披露,实际控制人也不需要对外公开,很多富豪成立基金会的目的之一也是把财务牢牢掌握在自己家族手里。

 

不论是个人情怀还是形势所迫,修复文化遗产不仅可供现代人更好的瞻仰,同时保留了更多的人类历史见证,也为我们的子孙后代造福。不过据说巴黎圣母院修缮颇有难度,乐观估计5年修复或只是个开始,可能需要十年甚至几十年。

那么问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