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院大火募捐繼續,

既Gucci老總宣布捐款一億歐元後,

LV也馬上跟進要捐兩億歐元!

奢侈品大佬紛紛捐款究竟為哪般?

巴黎聖母院的大火同時襲擊了我們昨天的朋友圈。但好在主體結構得以保存,大多數文物也幸免於難。八百多年的歷史並沒有毀於一旦,《愛在日落黃昏時》的情話也沒有一語成讖,卡西莫多也沒有失去鐘樓。

 

損失慘重,但精髓尚在。跪地祈禱的民眾感動了蒼天,也拯救了奔馳。

 

24小時之內,企業的大額捐款高達7億歐元,其中不乏蘋果公司,歐萊雅集團,興業銀行這樣的行業巨頭。

 

 

但其中最吸睛的還是法國的奢侈品大佬們。

 

大火發生的數小時後,著名奢侈品牌Gucci和YSL的母公司開雲集團CEO François-Henri Pinault宣布將出資一億歐元用於重建巴黎聖母院。

 

 

緊隨其後的另一家更財大氣粗的奢侈品巨頭,旗下有包括Louis Vuitton、Christian Dior、CELINE等奢侈品牌的LVMH集團主席Bernard Arnault直接把這個數字翻了一番。

 

兩大集團先後發聲承諾捐款,不難讓人聯想到其在奢侈品市場上的競爭。

 

數據顯示,開雲集團2018年銷售額比去年增長了29.4%,經營利潤為39.44億歐元,同比增長了46.4%。而LVMH則更加誇張,2018年全年總收入同比增長10%至468.2億歐元,經營利潤同比增長21%至100.03億歐元。就品牌來看,Gucci和LV的差距也僅有20億歐元,創歷史最接近記錄。

 

而其中35%的收入來自亞太市場,網友笑言說到底這筆捐款還是中國人出的。

 

 

回首過往,不僅是上述兩家奢侈品巨頭,許多奢侈品集團都出資積极參与到文化地標,歷史古迹和藝術珍品的修繕和保護中來。

2018年起,香奈兒投資了2500萬歐元,成為巴黎大皇宮的唯一指定贊助方,用於修復和重建巴黎大皇宮。該項目預計2020年正式啟動,為期四年。

 

而1900年為了世博會修建的巴黎大皇宮,05年後也成為了香奈兒新品最愛的發佈秀場。

 

2017年LVMH就投資過1.58億歐元翻修已廢棄的國家傳統藝術博物館。該館始建於1972年,05年以後就處於閑置狀態。新的國家傳統藝術博物館將能夠用於存放,展示藝術品和手工藝品,更能作為音樂廳,展覽館來使用。

 

設計了路易威登基金會博物館的建築師將親自負責這個項目,預計2020年完工。

 

意大利品牌FENDI在2015年出巨資建立「FENDI噴泉保護計劃」,翻修了1762年完工的羅馬特萊維噴泉(Trevi Fountain),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許願泉」。2014年Tod』s創始人也捐獻了2500萬歐元修復古羅馬斗獸場,這個項目是40年來斗獸場最大的修復工程。

 

 

事實上,保護文化遺產不分國界。開雲集團控制者皮諾家族09年曾花費4000多萬美元買下我國圓明園流失的文物,十二生肖中的鼠首和兔首,並於13年歸還給了中國。上文提到的開雲集團CEO François-Henri Pinault 和他的父親都曾親自拜訪中國出席捐贈儀式。

 

 

愛馬仕中國在2017年曾設計了特別版的方巾「畫家的珍寶」,並宣布銷售此款方巾的所有凈收入都將捐贈給中國敦煌石窟保護研究基金會。用於包括敦煌石窟保護,數字化保護以及人才培養多個項目,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傳承貢獻自己的力量。

各大奢侈品牌為何對文物保護和修繕如此熱衷呢?

 

首先,介於歐洲當前的經濟形勢,修繕這些文化遺產確實需要奢侈品巨頭慷慨解囊。許多西歐國家經濟受到金融危機影響逐年衰退,像意大利文化部最近10年用於維護文化遺產的預算削減了一億五千萬歐元。

 

這次巴黎聖母院大火,法國總統馬克龍不得不親自出面募捐也是這個道理。

 

其次,很多奢侈品品牌創始人和實際控制人都或多或少有個人情結。開雲集團的前任CEO François Pinaul,也就是現任CEO的父親,是全球最大的現代藝術品收藏家之一。包括畢加索,達米恩赫斯特,村上隆在內藝術品真跡收藏高達3000多件,總價值共計12億歐元。他在任時就力主過多項文物保護項目,還曾自己出資修建博物館。

 

Tod』s的創始人迭戈·德拉·瓦勒從小就受古羅馬斗獸場的影響,認為其代表了意大利精神。他對修繕文物一事曾經這麼說道:「我們是意大利人中的幸運者,有一定名望的人理應為自己的國家做點事情而不求任何回報」

 

最重要的是,很多國際奢侈品品牌的誕生都源於本地文化的厚重感和傳統。很多奢侈品牌的設計都來源於當地的著名文物。像FENDI的創始人所設計的著名的Baguette手袋,其靈感就來源於古羅馬古典的建築風格。幫助國家修繕這些文物,能夠維護品牌背後所依靠的文化歷史本源,同時也能維持良好的品牌形象和社會美譽度。

 

 

不過對於這些掌握巨額財富的集團來說,有些以基金會的名義進行的捐款還有一個更加現實的原因就是避稅。將財產以慈善的名義捐給這類私人基金會一般都是免稅的,更主要的是這些基金會的關鍵信息不需要對外披露,實際控制人也不需要對外公開,很多富豪成立基金會的目的之一也是把財務牢牢掌握在自己家族手裡。

 

不論是個人情懷還是形勢所迫,修復文化遺產不僅可供現代人更好的瞻仰,同時保留了更多的人類歷史見證,也為我們的子孫後代造福。不過據說巴黎聖母院修繕頗有難度,樂觀估計5年修復或只是個開始,可能需要十年甚至幾十年。

那麼問題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