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宣布将于明天本周四(2019年4月18日)公布穆勒报告的删减版。历史或许不会完全重演,但回顾1972年-1974年之间发生的水门事件所造成的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宪政危机,或许有助于用历史的眼光来解读我们正在经历的穆勒调查。

水门事件是如何东窗事发的

1972年是总统大选年,尼克松踌躇满志地竞选连任。6月17日,警方在水门大厦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办公室逮捕了5名入室作案者。白宫轻描淡写地将此案归类为“三流入室偷窃案”,大部分的新闻媒体也就没有继续关注。

《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

但是华盛顿邮报的两位年轻记者卡尔·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和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发现作案者主要目的是在民主党总部办公室安装窃听器,除了四人是古巴难民外,第五人是前中央情报局(CIA)人员James W McCord Jr,是重新选举尼克松总统委员会(CREEP)的安全负责人,而CREEP是由尼克松的首任司法部长米切尔(John Mitchell)卸任后主持。

水门事件是如何被揭露的

伯恩斯坦和伍德沃德于是锲而不舍地深入调查,但是发现许多证据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陷入迷惑之际,一个匿名人联系伍德沃德。每次见面,此人说话语调非常低沉,故意将自己隐藏在地下停车库大柱的阴影之中,因此伯恩斯坦和伍德沃德用当时一部色情电影的片名“深喉”(Deep Throat)来作为此人的代号。

深喉:前FBI副局长William Mark Felt Sr。

“深喉”在2005年才公开自己的身份,原来他是当时FBI的第二号人物,副局长William Mark Felt Sr。每次获得内幕消息,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都想方设法地调查,验证,确认,然后才先后多次推出独家新闻报道, 例如(1)9月29日报道闯入水门大楼安装窃听的活动经费来源于非法洗钱的竞选捐款;(2)10月10日的头版报道水门事件是大规模对民主党进行政治间谍和破坏活动的一部分,由白宫官员指挥,是尼克松竞选连任的基本战略。”好莱坞在1976年将这段历史搬上了银幕“All the President’s Men”(《总统班底》)。

电影海报:All the President’s Men(总统班底)。

法院是如何审讯水门事件的

1973年1月,在尼克松第二任就职典礼前不到两周,对五名被捕的窃贼和两名同伙的审判开始在联邦法院进行。尽管尼克松白宫成功地使得联邦地区检察官将起诉范围限于入室盗窃,阴谋和违反联邦窃听法,主审的联邦法官西里卡(John J. Sirica)就起诉书中未涉及的事项 – 即白宫和连任竞选团队在资金和人员的涉及参与 -对被告和证人进行反复提问。最后五个被告认罪,Liddy和McCord被判定有罪。

3月23日被告之一McCord书面承认了不仅自己作伪证,而且其他被告也作伪证,而且都是被幕后指使的。法官西里卡于是对另外三个被告判处长达40年徒刑,但是同时指出,如果他们向大陪审团或国会百分之百地坦率发言,配合调查,他将给与减刑。就这样,这位由艾森豪威尔总统任命的法官西里卡将掩盖水门事件的黑幕彻底揭开了。

国会是如何调查水门事件的

1973年2月7日,参议院以全票通过(77-0),成立了一个关于1972年总统竞选活动滥用职权的水门事件特别调查委员会(Senate Select Committee),委员会由四名民主党参议员和三名共和党参议员组成,来自北卡罗来纳州保守派民主党参议员欧文(Samuel J Ervin)任委员会主席,来自田纳西州温和派共和党参议员贝克(Howard H Baker)任委员会副主席。在参议院,欧文和贝克都是深得两党议员尊敬和信赖的。

3月初在参议院的一次听证会上出了一个爆炸新闻,白宫法律顾问迪恩(John Wesley Dean III)竟然有权查阅FBI水门事件调查档案。尼克松立刻表示,根据“行政特权”,他将拒绝让迪恩等下属在国会作证。委员会主席欧文于是回应,如果总统继续阻挠,他将发布逮捕令,强迫尼克松的下属到国会作证,尼克松屈服了。

3月21日,迪恩在白宫对尼克松说,应该停止任何违法行为,放弃掩盖真相。但是尼克松没有接受这个建议,迪恩于是决定到欧文委员会公开作证。

4月中旬 尼克松宣布,他的白宫内部调查已经确定“本届政府中没有人参与这一非常离奇的水门事件。”4月17日总统发言人齐格勒却又告诉记者,此前白宫关于水门事件的所有言论现在都“失效Inoperative”。如此前后矛盾,舆论大哗。

4月30日,尼克松进行大清洗,辞退了司法部长Richard Kleindienst,迪恩,以及另外两位白宫助理,Haldeman和John D. Ehrlichman,同时继续宣言他是清白,并承诺配合国会的调查,但是事实证明又是一个尼克松谎言。尼克松还任命了新的司法部长,授权他任命一个特别检察官调查水门事件。

欧文委员会听证会在5月17日到8月7日之间举行。全国上下万人空巷地观看现场直播,导致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量下跌,家庭主妇们听证会期间不做家务。接下来几乎每一个星期都有被欧文委员会,大陪审团,新闻媒体,以及特别检察官考克斯Archibald Cox,揭露出来的丑闻。贝克副主席(共和党)经常质问证人,“总统知道什么,他什么时候知道?”

白宫法律顾问迪恩(John Wesley Dean III)。

让当时两党参议员们震惊反感的是,尼克松的下属作证说,尼克松白宫信奉在政治上可以不择手段地达到目的“ends-justifies-the-means”。例如,6月27日迪恩在欧文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尼克松有一份“政治黑名单Enemy List”。12月20日,在国会的税务联合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迪恩公布了更长的第二份名单。由尼克松任命的国税局局长亚历山大(Donald C. Alexander) 在国会作证,(1)他也收到一份政治黑名单,(2)尼克松命令对名单上的人进行审计,(3)他拒绝执行该命令。

国税局局长亚历山大(Donald Alexander)。

国会和特别检察官命令:交出录音带

所有证人之中,白宫法律顾问迪恩的证词最长(将近7个小时的声明,然后为期五天的交叉质询),揭露了尼克松是水门事件及其之后掩盖丑闻的幕后推动者。迪恩的证词遭到许多人的怀疑,因此在尼克松和迪恩之间相信谁呢?美国公众舆论陷入僵局 。迪恩于是在一次作证中描述了4月15日他和尼克松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次对话,同时提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信息,他怀疑他和尼克松的对话被秘密录音了。

民主党参议员欧文(Samuel J Ervin)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贝克(Howard H Baker)。

7月16日,欧文委员会传讯白宫助理巴特菲尔德(Alexander Butterfield),证实了总统办公室的所有谈话真的被秘密录音了。

特别检察官考克斯和欧文委员会都迅速传讯几个关键对话的录音带。尼克松以行政特权和国家安全为由拒绝提供这些录音带。于是法官西里卡下令尼克松交出录音带。尼克松上诉,联邦上诉法院于10月份维持法官西里卡的命令。尼克松于是提出,只是提供有关录音带的书面摘要,而且不再提供其他文件。特别检察官考克斯拒绝了这项提议,依然坚持要尼克松交出录音带。

副总统先倒了:贿赂,勒索和逃税

就在全国都关注水门事件调查的时候,联邦检察官在1973年8月公布了对副总统阿格纽(Spiro Agnew)多项调查,涉嫌犯罪阴谋,接受贿赂,勒索回扣,和税务欺诈。阿格纽在担任巴尔的摩郡郡长和马里兰州州长期间接受承包商的回扣,一直持续到他担任副总统的时候。

在几个月宣称自己是清白的之后,阿格纽与联邦检察官达成协议,为了避免被正式检控,阿格纽对检方提出的一项重罪逃税指控将不会提出异议,并辞去副总统职务。联邦检察官公布了40页的调查报告,详细列出阿格纽的各项公权谋私,税务欺诈行为。尼克松提名众议院共和党领袖福特(Gerald Ford)接任副总统。

“星期六之夜大屠杀”

10月20日星期六,因为特别检察官考克斯坚持传讯白宫录音带,老羞成怒的尼克松命令他任命不久的司法部长理查森(Elliot Richardson )解雇考克斯,理查森却大义凛然,以辞职抗命。

尼克松又对副部长鲁克尔斯豪斯 (William Ruckelshaus)下达同样的命令,鲁克尔斯豪斯同样坚持秉公执法的原则,以辞职抗命。

最终,尼克松找到了一名愿意唯命是从,寻机上爬,解雇考克斯的人。这就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星期六之夜大屠杀”事件,一个非同寻常的历史时刻,许多人都感到尼克松白宫已经发动了一次藐视法律,颠覆宪法的强人政变。

连续的大规模公众抗议活动迫使尼克松于10月23日终于同意交出法官西里卡要求的九盘录音带,但是实际上只交出了七盘录音带,根据专家小组判定其中一盘录音带有18.5分钟被人为剪断了。

11月17日,面对日益高涨的公众舆论压力,尼克松在数百名记者面前宣布,“我不是骗子 (I am not a crook)”,继续保持自己在水门事件中是清白的。但是至此,全国公众已经知道谁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骗子。

最高法院的判决

面对越来越多的证词和证据,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于1974年5月开始正式的弹劾调查程序。

5月20日,法官西里卡下令尼克松交出额外的录音带给新的特别检察官Leon Jaworski。

7月24日,最高法院一致(8-0)否决了尼克松所谓的行政特权借口,裁定尼克松必须提供所有录音带。尼克松提名的四位大法官中,三位投票命令交出录音带,一位回避弃权,没有一个徇私。

众议院的弹劾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于7月27日至30日通过了三项弹劾案:(1)妨碍司法公正,(2)滥用权力,(3)蔑视国会。宪法明文规定,三权分立之中,国会是第一权,不容藐视。

8月5日,白宫交出的录音带显示在1972年6月23日,即水门事件之后第五天,尼克松和他的幕僚讨论如何命令FBI遏制调查水门事件。这就证明尼克松从一开始就指使掩盖犯罪,妨碍司法公正。而且,1972年6月17日被警察现场逮捕,竟然是尼克松下属的第三次到民主党总部安装窃听器,因为之前两次的窃听效果不佳。尼克松团伙为了赢得选举,真的是做到不择手段。

三位共和党重量级人物,参议员高华德,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斯科特,众议院少数党领袖罗德斯。

1974年8月7日,三位共和党重量级人物,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高华德(Barry Goldwater),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斯科特(Hugh Scott),众议院少数党领袖罗德斯(John Rhodes) 一起告诉陷入困境的尼克松,他已经失去了国会共和党议员的支持。在当时的国会,众议院由242民主党,192共和党,1名其他党派组成;参议院由56民主党,42共和党,2名其他党派组成。三位共和党领袖说,至少117名共和党众议员支持弹劾,至少27名共和党参议员支持定罪。

真相,正义和宪政的胜利

深知大势已去,尼克松于8月8日宣布辞职,次日8月9日中午,登上直升飞机,黯然离开白宫。值得一提的是,从他的辞职演说中可以看到,尼克松在最后时刻,还是懂得国家利益超越任何个人利益,宪法尊严是至高无上的。

因为独立敬业的新闻媒体,因为不畏权势的政府官员(白宫法律顾问,国税局局长,司法部部长和副部长,特别检察官等等),因为国会两党议员超越党派立场,坚持三权分立原则,因为法院捍卫司法独立和宪法尊严,真相终于大白天下,正义终于得到伸张,美利坚合众国终于克服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宪政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