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普的離婚狗血大戲三年過去了,還在不斷高潮迭起,並未上演大結局。

 

最新劇情是“家暴鬧劇”在2016年雙方爆出簽訂協議,德普支付Amber約700萬美元的贍養費,Amber也會從贍養費中捐出部分給慈善機構,吃瓜群眾以為這就是劇終。

 

但今年3月,德普突然向法院提起訴訟,控告Amber誹謗,要求超過5000萬美元的賠償。德普在起訴書中稱,希爾德對他的虐待指控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起訴書中更暗示Amber 疑似婚後一個月就出軌家暴。

 

而之前德普被Amber爆料稱酗酒吸毒,難以控制自己的行為,對Amber的身心都留下了創傷。

 

倆人都認為自己是家暴受害者。

 

近日,Amber再次大反擊,又列出了德普家暴行為清單。

先來梳理一下這段怨念史。

 

2012年上半年,相差23歲的德普和Amber開始交往,2015年2月,結婚。

 

15個月後,2016年5月下旬,向法院申請離婚,2017年1月,正式結束了婚姻。

2018年的《華盛頓日報》專欄,Amber描述自己是家暴的受害者,但文章中並未提及男方。

 

德普一直否認家暴行為。上月初,德普予以回擊,發起誹謗訴訟,索賠5000萬美元。

 

起訴材料中暗示,Amber在結婚一個月後就疑似出軌,與人氣富豪Elon Musk開始了一段新關係(Tesla和Space X的創立人,Musk與妻子Talulah Riley在2015年離婚)。

 

對此,Musk回應,他和Amber開始接觸,是在她離婚之後,變成戀愛關係,也是過了較長的一段時間。

起訴書中,德普舉了個栗子。在結婚後的一個月,他飛到國外拍戲,而東哥倫比亞大廈(德普在此處有一套價值兩百萬美元的頂層公寓)的工作人員作證,在某天夜裡,Amber接待了Musk,並要求大廈工作人員給予稱為“朋友”的Musk進入大廈停車場和電梯的權限。工作人員照做,並在第二天早上看到Musk離開大廈。

這份訴訟繼續寫到,Musk在公寓露面一事是在Amber對德普進行人身傷害之後不久。當時在澳大利亞,德普說到想立訂婚後財產協議,這時Amber就向德普扔了一個伏特加酒瓶,造成了他右手中指嚴重受傷,甚至骨裂。

 

訴狀中,德普依舊否定家暴,並表示,這些家暴言論是Amber炒作自己、為事業造勢的一種手段。而Amber這邊,據Page Six,也矢口否認自己有過家暴行為,除了自衛和保護自己的妹妹。還表示,多次在公眾場合呼籲停止家暴,但在演講中都儘可能避免提及德普的名字。

 

據E!News報道,47歲的Musk和Amber以情侶身份在公共場合被拍到是在2017年4月,但也就在同年夏天分手。

Amber的律師Eric M. George接受Peopled 的採訪時說,這番起訴是德普費盡心力想讓Amber緘默的最新證明。

 

在離婚的同時,Amber也向法院申請了家暴禁令。據E!News報道,當年的5月底,法院批准了這份臨時禁令申請,要求德普在下個月的聽證會之前,與Amber保持至少100碼的距離(相當於90米左右)。

在法庭上,Amber提供這張眼部淤血的照片,作為家暴的證據

在2017年1 月,剛離婚不久,很多人認為Amber是偽造自己的傷勢,不僅失去了一些演出機會,還遭到暴力和死亡威脅。她不得不每周換一次聯繫方式。

 

上周,Page Six雜誌發布了Amber對自己的家暴遭遇的詳細描述。

自交往不到一年的時間,Amber就看到德普濫用酒精和藥物,有些場合,德普會同時使用違規的麻醉劑、搖頭丸和處方葯。這是造成德普時常出現幻覺和變得暴力的主要原因。Amber等人稱這種狀態下的德普為“怪物”。

 

比如,在2014年5月,倆人在從波士頓到洛杉磯的私人飛機上,德普爛醉,手裡還緊握一瓶香檳,並讓空姐提供一個氧氣瓶。在此前一天,Amber剛與James Franco拍完感情戲。沒過多久,德普就朝她砸東西,而Amber沒有反抗,只是移動了位置。但這沒有讓德普停下來。最終踢Amber的背,致其摔倒,繼續扔東西和吼罵。

 

據說,德普之後發了道歉短信(下圖),表示自己很後悔很慚愧,發誓,再也不會如此。患的疾病讓自己很痛苦,自己必須好起來。很愛你,也非常抱歉讓你失望了。

Amber說到,德普助理Stephen Deuters也向她發短信,說德普並不清楚自己之前踢打了她,當知道這樣後,非常地懊悔和震驚,認為德普很需要幫助。

 

德普這邊的一位記者透露,德普存着有時間戳的照片——Amber的生日宴會上,在他遲到後,對他的臉所作所為。而她自己也曾憤怒地承認有多例對德普施暴的行為。受到Amber傷害的也不是德普一人,Amber曾因侵犯Tasya van Rhee而被捕關押。

一場婚姻變成這樣沒完沒了的互相攻擊,不知誰是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