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之火的真相:圣母怨,国难至

当所有人
被圣母院的火灾夺走注意力时
没有人意识到
在浓烟中
有些人在暗笑
火灾的真相:
提起巴黎圣母院,我相信绝大部分读者的第一反应,是文学巨匠维克多·雨果笔下,那篇反映了世间之爱与美好的文学瑰宝。亦或是一栋代表了法国那段伟岸历史的重要建筑。
但是,很多人却忽视了巴黎圣母院的另一个重要身份:
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教座堂
换句话说
它是天主教势力
在欧洲的重要象征
如同土耳其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一样
当然,今天的巴黎圣母院发生了什么,可谓是世间皆知了,一把大火烧毁了几乎整个圣母院的顶部和大量重要区域。
但有一件事却为许多人所忽视,或者说 为许多西方媒体所刻意避讳和掩盖:
那就是,当这座象征着天主教雄伟力量的地标建筑物被烈火焚烧时。
一名信仰不同宗教的“局外人”,居然正闲庭漫步的游走在塔尖,欣赏着这场人间灾难的发生,可以上网看视频
此视频,西方媒体居然至今无人敢多言。
难道他们是失明了?
还是他们不敢多提?
是的,你没有看错,他的着装与打扮,便是目前欧洲各大社会矛盾点中,常见的“新移民扮相”。
此君的行为,尚可谓“优雅”,因为在灾难的另一边,观众的众生相更可谓复杂。
当然,作为一名中国人,我着实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在看到这样一座象征着人类文明的精粹,在被烧毁时 能露出这样的笑容,但是潜意识告诉我。
圣母院的大火与一个月前新西兰的清真寺屠杀案,还有法国自从接受难民群体以来这两项事件,脱离不开关系。
何出此言? 我们来简单的进行分析与讨论:
就目前法国媒体的公开新闻可知: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是始自晚上6:50开始,并且目前判断的失火原因,是“施工导致的电机问题”。
可恕我直言,在这件事儿上,存在着几项值得我们关注的点:
● – 一项明明没有赶工需求的文物修建项目, 和一群以慵懒散漫著称的法国人, 这两者的组合,怎么也不可能让我们相信 在当天晚上的6:50 居然还会有工人在现场加班加点的开展工作。
当然,目前各大法国媒体也开始报道确认,确实当时项目已经歇工,所有工人都已经下班。
● – 只要有一点 “建筑领域常识” 的读者都知道,一个项目的开展 必定都会有一个 预期目标的, 比如一个商业项目或者住宅项目 都会有项目主管去定位每次工作开发的重点。
而修缮巴黎圣母院这样的一个“修缮国家历史保护建筑”的举动,它的施工核心一定一定是 “ 安全 & 稳妥 ”为首要核心。
可是这项修缮工作却反其道而行之,直接因为“意外” 一把火把要“保护”的项目给“毁灭”了。
● – 据法国警察的公开数据表示,从去年开始 法国的42,258座教堂中,有875座遭到人为破坏,其中主要的手段就包括纵火焚烧。
● – 据法国警察的另一项公开数据,法国境内几乎所有的“地下运动组织” 和 “不同政见组织”。 都热衷于把 卢浮宫 凯旋门 巴黎圣母院列为他们的首要攻击目标。
因为此三者,分别代表了法国的艺术 历史 和宗教 三大“文化核心”。
其中 巴黎圣母院更是被列为“重点青睐”对象, 因为它本身的宗教意义非凡,它的毁坏便代表了巴黎这座城市宗教力量的大损。
因此对于普遍持有不同宗教理念的“温和新移民”来说,巴黎圣母院的焚烧与破败,意义非凡。
同时,由于其目前处于修缮期,所以相对混乱的工地 也代表了更良好的作案条件。
当然,上述这些分析,对于我们眼下来说,仅仅是作为一种推测,哪怕我们在火灾现场,拍到了 “神奇小难民”, 都不能因此便推论“难民是罪魁祸首”。
因为指不定,人家只是“碰巧”在上头闲逛呢?
但是,人心自有公断,所以今天不妨做个投票,看看在大家的心中,巴黎圣母院的火灾 的发生 究竟是意外的天灾 还是蓄意的人祸?
灾难的背后:
实际上,我个人始终没有办法理解或者想明白,为何当初由默克尔等一众欧洲领导发起的“接受难民”活动,能够在欧洲实行起来。
当然,我知道 这是一项充满了人道主义关怀的举措,同时我也理解 在欧洲圣母心中,是他们在对第三世界国家造成伤害后 的一种补偿性举措。
可是我唯独无法理解的是 “ 他们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
因为要知道,直到欧洲开始因为难民群体而大吃其苦前,几乎整个欧洲的所有阶层都对这个举措是表示充分赞扬的。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视频后,才明白,原来圣母的核心逻辑,就是 “ 假手于人 ” 。
或者说,他们的领导层因为需要”来自底层的选票“, 所以不得不演出一番 ”圣母嘴脸“,哪怕他们知道这样是会罪在千秋 但只要自己的位置能坐稳 那就是一世功名得保全。 (欧洲尽是出这种笨蛋领导)
有一个个极为有趣的视频,
前一秒还是充满大爱的北欧人上人,满口的关爱 责任 与付出。
下一秒,在听到主持人要求自己真的来付出的时候,马上变了脸。
不知道你看完这个视频后,是什么感想,但是我在看完这个视频后的第一个反应,是感觉无比的庆幸,因为我有幸生活在了一个无比务实 且脚踏实地的国家。
尤其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掌握着三项极为深刻的 “世俗智慧”:
1 –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2 –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3 –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里要特别展开一下,避免读者的误解:
这里的” 非我族类 “ 并非单纯的以肤色和文化宗教去区分他人,是不论对方民族、肤色 、宗教的。
而是以对方的三观和世俗观念进行筛选,借用一句老北京的粗俗话来说,即 ” 能不能尿到一壶去 “。
在这一点上,我说一句比较主观的话,那就是迄今没有一个国家做的比我们更好,因为我们所有56个民族14亿人,不管啥文化宗教背景的,基本上最终都同化的只有一个目标: ” 靠自我奋斗寻找成功 “。
而放眼世界,这样的包容与同化度,都是举世罕见的。
举个最好的例子来说,我本人也有不少回族与信奉其他宗教的朋友,关系也都还不错,但是迄今为止 都没有半个有哪怕点滴的过激想法。
甚至于很多时候,他们会比我更看不懂欧洲难民的举动。
因为不管你是啥文化背景,生在这片土地上的大家都是吃惯的 ”奋斗饭“的人,所以他们真的想不通:明明是信奉同一信仰的人,怎么有的人就是好吃懒做 一味求得 不思进取?
完全不能理解。
至于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和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更是我们独有的智慧。
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的思路里,历来是带兄弟一起发财 而不是直接给兄弟一堆钱去折腾,比如一带一路。
于其让对方被你养的好吃懒做 成为斗米仇的冤家,还不如分他个赚钱的路子,大家一起共襄盛举。
千万注意,永远不要小看这些我们中国人整天老生常谈的民俗智慧,我在加拿大和美国生活了近二十年,身边的各种朋友也是欧美遍布,还真的就i没有看到过他们的文化中,有类似的思想和总结。
当然,这方面的文化,我知道很多北美的顶层群体也都有,比如我个人十分喜欢的特朗普,在面对难民问题的时候,就同样表现出了很到位的处理方式。
特朗普:你们不改移民法 我就把非法移民投放到你们城市
特朗普表示,有的州觉得接受难民是好事儿是圣母之举,没问题,那么就别让全国人民背锅。
哪些州觉得这样做没问题,就由哪些州全盘接受非法移民和难民,你们不是喜欢么?就全去你们那呗。
简单粗暴,标准的实干主义者风范。
当然,对于同样实干的我们来说,我们的方法也是极为相似,只不过我们开头就把”难民“这个负资产给摒之门外。
引用我们外交部的一句经典金句 ” 难民不是移民,回家才是正途! “
你们要帮助? 我们给。
但不是帮你们养一群只知道伸手讨饭和作乱的叫花子,而是给你贫穷的家园提供各种优厚的基建建设,还提供配套的培训和工作岗位,而且还加上大量的贸易方案 帮助你们盘活自己的国土资源。
什么叫智慧? 这就叫智慧。 帮人一把,还为自己国家谋利,最终互惠互利。
文章的最后,我想在讲几句个人观点:
我们历来热衷于探寻历史中的偶然
却较少认可玄学中的必然
一个国家的国脉但凡遭到撼动
往往意味着
这个国家的气运开始要走下坡路
圆明园的毁灭
象征着我们 ”屈辱百年“ 的开始
圣母院、凯旋门的燃烧
也预示着欧洲衰退的序曲
我并不幸灾乐祸 且同样感到伤心与惋惜
但是我深知 属于我们的时代 已经来临
再见 昔日代表浪漫法国
Au revo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