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越来越多来自女性的声音,在传播,在被倾听着。

然而,就在#MeToo话题传遍全球,全世界都在鼓励女性保护自己权益,积极为自己发声之际,在孟加拉国,一位19岁的少女,却因为大声说出了自己遭遇性骚扰的经历,而被活活烧死了……

 

她被性骚扰

却被活活烧死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当地时间4月18日报道,这位少女来自来自孟加拉首都达卡附近小镇Feni,名叫努斯拉夫·贾汉·拉斐(Nusrat Jahan Rafi)。

刚满19岁的她,在一所伊斯兰学校上学。

2019年的3月27日,校长把拉斐叫到办公室里,并且开始用不恰当的方式摸她

好在,事情进一步恶化之前,拉斐逃离了校长的魔爪。

按理说,校长如此的禽兽行为,应该被公之于众,接受适当的惩罚。

然而,拉斐面临的压力实在太大。

因为在孟加拉国,89.1%的民众信奉伊斯兰教,10%的人信奉印度教。而这两种宗教,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对于女性的看法和要求都十分严苛。

在这个国家之中,人们会将遭到性骚扰和虐待的女子,视为不洁之人,还会认为这些被玷污的女人本身就是荡妇,在勾引男人犯罪。

所以在孟加拉国,许多年轻的女孩儿在遭到性骚扰或者虐待之后,往往都会屈从于社会和家庭的压力, 而选择隐瞒。

而拉斐更是来自小镇上一个保守的家庭,同时就读于伊斯兰宗教学校,对于她来说,如果选择报警,那么她面临的,将会是更为严重的歧视和羞辱。

但是,拉斐还是选择站出来,与家人一起前往警察局,揭发校长的罪行。

果不其然,在警察局里,拉斐再次受到了侮辱。

在她向警方描述自己遭遇性骚扰的过程中,负责审理此事的警官却掏出手机,试图给拉斐拍摄视频。

在视频当中,拉斐显得很痛苦,而且因为羞愤,她试图用手遮住脸,但这名警察却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并让她把手从脸上移开。

随后,这段视频被泄露给了当地的媒体,拉斐遭受性骚扰的经历,也在学校中不胫而走。

本应被警察保护起来的受害者拉斐,却遭到了来自警方的二次伤害,这样的羞辱与泄密让她始料未及。

可是谁曾想,之后发生的事情,更加可怕。

在拉斐报警之后,该校的校长被逮捕了,然而事情却远没有结束。

这个学校的两名男学生得知此事之后,组织人群发起了抗议活动,要求释放校长。而且据说,当地政客也有参加。

这些示威者不但要求释放校长,而且还用言语对拉斐进行攻击。

他们责怪拉斐行为不检点,勾引校长,卖弄风骚,恶意构陷。

言下之意,被性骚扰,其实是拉斐的错。

4月6日,就在性骚扰发生的11天之后,拉斐去学校参加期末考试,拉斐的哥哥诺曼因为担心妹妹的安全而决定一同前往,却在门口被拦阻。

无奈,拉斐一个人进入校园,被一名女性同学以请求帮助为借口,骗往天台。

随后在天台上,四五名穿着罩袍(穆斯林传统服饰)的年轻人围住了拉斐,要求她撤销对校长的指控。

理所当然的,拉斐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于是,这些恼羞成怒的人,往拉斐身上泼满了汽油,要烧死她

而且为了让这起死亡看起来像自杀,其中一名凶手用手按住了拉斐的头,以此来伪造自杀现场。

火焰燃烧过后,这群人匆匆逃离了现场。

全身着火的拉斐随后被人发现,立即送往医院抢救。

然而,她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全身80%的部分被烧伤,当地医院根本无法治疗如此严重的伤势,于是医生将她送往达卡医学院医院。

在救护车上,拉斐明白自己可能坚持不下去了,于是用哥哥的手机录下了一份声明。

在声明中拉斐告诉人们,攻击她的,就是那所伊斯兰学校的学生。

她还说:

“老师碰了我,

我将与这个罪行战斗到最后一口气!”

最终,4月10日,拉斐不幸去世。

拉斐的离世,引起了孟加拉人民前所未有的愤怒,成千上万名孟加拉民众在Feni参加了拉斐的葬礼。

而更多的民众,在社交媒体上痛斥暴徒们的所作所为!

Anowar Sheikh说,“发生此类事件之后,许多女孩儿都出于恐惧而没有办法说出口。现在看来,即使是用铁制成的衣物,也无法阻止强奸犯们的恶行!”

Lopa Hossain说,“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女儿,但我现在很害怕。在这个国家里,生一个女儿,就意味着全家人的一生都要伴随着恐惧和担忧。”

为拉斐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最终,警方逮捕了15名嫌疑人,其中7人涉嫌谋杀,而在被捕者中,还有两名男学生组织抗议以支持校长。

至于校长本人仍被拘留,而那名拍摄过拉斐的警察,也已经被调离了原本的职位。

孟加拉的总理谢赫·哈西娜也会见了拉斐的家人,承诺会将每个参与加害拉斐的人都绳之以法。她说,“没有任何匪徒可以免于法律的诉讼。

然而拉斐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了19岁。

孟加拉国女权组织Mahila Parishad称,2018年孟加拉国发生了940起强奸案,但研究人员表示,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

我们无法想象还有多少个与拉斐同样遭遇的女生没有将遭遇说出口,我们也无法想象到底这些女生在说出口之后,又会遭到怎样的报复。

人权律师、前妇女律师协会主任萨尔玛·阿里说:“当一个女人试图为性骚扰讨回公道时,她又要面对很多性骚扰……这会导致受害者放弃寻求正义。最终罪犯无法受到惩罚,他们将再次犯下同样的罪行。其他人也会因为这样的例子,而不害怕做同样的事情。”

是的,性骚扰/性侵固然可怕,但二次伤害所带来的,却更是女性不能承担的痛苦。

 

“强奸无罪,女性可耻”?

在一名女性遭到性骚扰或者性侵之后,家人、舆论带来的伤害,其实远比她本身的遭遇还要可怕。

我们说,拉斐遭遇到的伤害,来自舆论,来自宗教,如此惨烈的报复手段,简直骇人听闻。

但事实上,更多如拉斐一样的女性,还要面对各方的伤害。

荣誉谋杀

也许许多人都不会想到,在某些国家当中,当女性被性侵之后,她面临的最大威胁,其实就来自于她的家庭。

这就是“荣誉谋杀”。

所谓荣誉谋杀, 是指女性被一个或多个家族、部族或社群男性成员以维护家族名声、清理门户等理由杀害。这些伤害,大多发生在“保守”国家(部分伊斯兰国和印度)。

通常来说,一旦一名女性有诸如拒绝包办婚姻、性侵犯的受害者、受到丈夫虐待、丧夫甚至(据称)犯有通奸罪等原因,她的家庭成员就会认为这种行为有辱家门,于是通过报复性谋杀,消除这种耻辱。

根据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估计,每年在世界各地发生的名誉杀人事件可能高达5,000件。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许多地区,荣誉谋杀被看做是一种合法行为。

就在2014年,来自阿富汗昆都士省(Kunduz)的10岁女童Brishna遭当地伊斯兰教士性侵。

然而当警方将该名教士逮捕,并判处10年有期徒刑之后,这个姑娘的亲属,却向这个10岁的女孩儿发出了死亡威胁!准备通过荣誉击杀的方式,抹除“家族耻辱”。

除了性侵之外,许多女性还会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而遭到家庭成员的杀害。

2016年,巴基斯坦女网红卡迪尔·巴洛赫在家中被自己的亲弟弟勒死,而杀死她的原因居然是,她弟弟认为巴洛赫在网上发布的性感照片(巴基斯坦标准)和她的直播有辱门风!

2011年,在巴基斯坦农村的一场婚礼上,有人拍摄了一段视频,在视频中,四名女性随着节拍在唱婚礼歌曲,一旁有两名男子跳舞。

结果,视频流出后,视频中唱歌的四名女性和当时在场的另一名年轻女性成员,因“违背她们的荣誉”而被男性亲属残忍地杀害了。

我们都说家是最后一片温柔的港湾,但对于一些遭受到性骚扰、性侵犯的女性来说,家,恐怕才是最可怕的那个地方。

因为被性侵而付出生命的代价,现实往往比人们的想象还要恐怖。

官方羞辱

也许有人认为,荣誉击杀是落后的旧习,实在有些极端。

的确,毕竟现在还保留着荣誉谋杀这个制度的国家,并不多见,但来自官方对受害女性的羞辱,却在许多国家都上演着。

就像在拉斐的故事当中,警方充满恶意的拍摄行为,其实就是对拉斐的一种羞辱。

在前一段时间,主页君曾经介绍过韩国女演员张紫妍被经纪公司逼迫提供性服务的惨案。而在这场惨案当中,张紫妍也选择过报警,但是她等来的,同样是来自警方的羞辱。

在她报警之后,警方让张紫妍画出性侵她的人们的性器官,并且让她一遍遍地描述发生关系时的各种细节。

当性侵发生之后,每一次的回忆,都是在受害者的心上添上另一道伤疤,而警方每一次以戏谑的态度,要求受害者回顾受害经历的过程,都是在将她们推向深渊。

然而,这类事件中,官方还有着更荒诞的处理办法。

就在2012年的11月13日,一名印度女性被多人轮奸。而在报警之后,负责此案的警官不但没有逮捕任何一名嫌疑人,反而提出,让受害者在施暴者中选择一人,与其结婚!

无比荒唐!

无独有偶,就在2017年,根据《卫报》报道,在马来西亚地区,曾经做过伊斯兰法官的沙布丁·叶海亚(Shabudin Yahaya)在议会当中,就针对儿童性侵问题进行了讨论,他表示:被强奸者可以嫁给强奸犯以避免她们的未来过于黯淡。

他承认强奸是一种犯罪行为,但如果被强奸的受害者愿意嫁给强奸犯的话,她们至少会有一个丈夫,这也许会帮助她们迎来更美好健康的生活。

而且,他还表示,根据自己在伊斯兰法院多年的工作经验,那些12岁的女孩儿或许已经在身心上做好了结婚的准备。

当女性遭到性侵之后,身为保护者的官方,非但不去保护受害者,反倒借用这种手法,将强奸行为合法化!

世上最大的恶意莫过于此!

舆论压力

也许, 这些国家太过落后和保守,也许,这些行为离我们还很远。

但是,有一种针对被性侵者的恶意,却比以上两种伤害都要常见,那就是在性侵事件发声之后,来自舆论的压力。

2018年,知名媒体人章文被爆出性丑闻。

然而在章文的笔下,自己的丑闻不算什么,举报他的人才是有问题的,比如蒋方舟有众多男朋友,易小荷离过婚,并且经常出现在酒局上。

他的言外之意很简单,就是想证明这些举报他的女性“品行不端” “私生活混乱”,实属荡妇。

而这种荡妇羞辱其实非常常见。

离过婚,交过几个男朋友,就将这些受害者定义为“荡妇”,而有了这个定义,性侵仿佛就此会变得“理所当然”!

除了性侵者的诬蔑之外,还有来自旁观者的恶意。

同在2018年,公益圈乙肝斗士、“亿友公益”发起人雷闯被曝出性侵。

而在这之后,在一个雷闯为法人的机构亿友公益群里,却有人喊出了“支持雷闯,都是这个女人下贱” “祝愿她全家横死,包括她家的小孩子”等带有死亡诅咒的暴力性语言。

而在微博和各大网站上,类似的言论更是比比皆是。

“这女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一个巴掌拍不响”。

这些受害者们,在被侵犯后,还要被舆论再一次伤害。

在刘强东被曝出性侵明大女留学生之后,人们关心的并不是案件的进展,而是在关注受害者究竟是谁,外貌如何。究竟是谁有这么大魅力可以吸引到“不知妻美”的霸道总裁刘强东。

而当有疑似受害人照片出现时,他们便开始对她的样貌和身材评头论足。

这群人似乎存在着一套强盗逻辑:“女人身材好还展示出来,就是在勾引男性”,于是这个疑似受害者的女孩被定义成了“荡妇” “骗子”,怀疑她“仙人跳”的言论更是比比皆是:

“长得这么性感,天生就是惹男人犯罪的”;

“她和刘强东肯定是因为钱没谈妥才撕破脸”;

“刘强东居然也栽到这种女人手中了”。

其次,案件曝光的细节也成了这群网友狂欢的理由:

“这个女人生活不检点,竟带刘强东回公寓”;

“女主为什么两次报警,第一次肯定是因为证据不足”;

“为何女主两周前刚转校就被安排参加酒会,这不是阴谋是什么”;

“就算你失去了贞操那又怎样,我们失去的可是刘强东啊”。

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当一个女性遭遇到性侵害时,人们不会更多的去关注她的身体和心理创伤,反倒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失贞”这件事上。

事实上,荡妇羞辱,舆论的压力看似不如来自家庭和官方那样伤人,但当舆论汇聚在一起,将压力倾泻到一个人的身上时,如此的痛苦,受害者又该如何承担呢?

如果言语如刀,那这些被性侵的女性,早已被千刀万剐,遍体鳞伤了。

 

被性侵,不是女性的错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性侵案的受害者,很少会选择报案。

据不完全统计显示,我国女性在发生强奸的案情之后,只有7%的人会选择报案,而绝大多数女性选择了沉默。就算在美国,也有超过80%的性侵受害者在案发后也都选择了沉默。

舆论,转化为无情的压力,才是压死这些受害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性侵事件发生后,受害者最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你当时穿的什么?”

曾经在爱尔兰,一名17岁的少女将一名27岁的男子告上法庭,称其性侵了自己,但在法庭上,辩方律师却公然拿出当天受害女性所穿的丁字裤,向陪审团说明,此次性行为的发生,是因为女性有意诱惑被告。

“你们瞧瞧原告当时的穿着!

她可是穿着蕾丝花边的丁字内裤!”

更令人无语的是,这个由8名男性和4名女性组成的陪审团,在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的讨论后,居然认同了被告律师的这一观点,于是判被告为无罪,强奸罪行不成立。

跟强奸有关系的

就只是那些强奸犯而已啊

被性侵,从来都不是女性的错,也不应该成长成一颗由女性承担的恶果。

仿佛被侵犯的女性,才应该对那天发生的一切负责。

可是凭什么?

我们希望全世界的女性站出来,即使,出现了拉斐这样的受害者。

但只有更多的受害者为此发声,人们才会记得,性侵犯不值得被原谅,被性侵的女孩子,就值得好好的活下去。

最后,主页君想用《一封来自斯坦福学生强奸案受害者的信》来结束这篇文章:

我想告诉全世界所有的女孩,我和你们在一起;当夜晚你孤独害怕的时候,我和你们在一起;当一些人质疑你或者不在乎你的时候,我始终和你们在一起。

所以永远不要放弃努力,我相信你也不会。

全世界的姑娘,我们和你们在一起。

最后,希望拉斐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