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被騙簽婚前協議,被離婚,雙胞胎兒子被搶走……

這一樁樁一件件,哪個不是電視劇里最精彩的橋段,若不是這些狗血都發生在了一個人身上,我們可能還想不起來《新紅樓夢》中的演員周美毅。

舞蹈演員出身的周美毅,雖然不是大熱的明星,但也有一定的作品。

她17歲開始獲得各種舞蹈獎項,21歲獲得紅樓夢中人選秀活動寶釵組全國十強,並出演了李少紅版《紅樓夢》李紈一角。

後來,又出演的《千金歸來》《錦繡未央》雖然沒有讓她大火,但是這張臉也有不少人認識。

在一次宴會上,周美毅結識了金融大佬、現任紫輝創投CEO的鄭剛,兩人迅速墜入愛河。

半年後,周美毅懷孕,二人步入婚姻殿堂。

耐人尋味的是,領證當天(另一說是婚前),鄭剛跟她“坦白”了一件事,自己有一個代孕的孩子。同時,還說婚後涉及公司財產問題,股東要求籤署婚前協議。

就這樣,周美毅簽了婚前協議,迷迷糊糊就把自己“賣”了。

結婚以後,生活開始發生變化。

周美毅懷孕期間多次被一個叫曹莉莉的女人騷擾。對方打電話、發信息、發微博,對她百般辱罵。而鄭剛的解釋則是“她出於嫉妒“,讓周美毅安心養胎。

後來,周美毅在美國產下雙胞胎兒子。

之後的劇情就越發狗血了。

周美毅生子後兩個月,也就是2017年7月,她的媽媽去世。而鄭剛在葬禮上提出了離婚。

2018年10月,鄭剛和曹莉莉一起,搶走周美毅的兩個孩子,並且用辣椒水弄傷周美毅父親的眼睛。去醫院檢查,父親的眼睛只有0.1的視力。

豪門婚姻,幾近家破人亡。

隨後,周美毅開始了漫長的尋子之路。

時至今日,她已經6個月沒有見到自己的孩子了。

0 2

周美毅在微博上面寫:

我多想叫一聲“媽媽”,多想聽孩子們叫我一聲“媽媽”。

媽媽在找你們的路上……永不放棄。

同為母親,這些文字讓人痛心。

而回看這段婚姻,其實周美毅才是“代孕”的那一個。

鄭剛則出面回應,說“人至賤則無敵,精心設計的騙局和謊言居然可以倒打一耙”。

對於網上流傳的聯合小三搶子的事情,鄭剛回應:周美毅有虐童傾向,怎麼能把孩子放在她身邊?

還曬出了周美毅說咬孩子的聊天截圖,以及自己和孩子被咬的照片。

不久前,周美毅接受採訪時,說她只能夠從丈夫爆料的圖片中得到孩子的蛛絲馬跡。

她很想知道自己的孩子現在怎麼樣,跟誰在一起,為什麼讓孩子光着身子睡覺,身上為什麼會有傷?

這些問題,沒人告訴她答案,婆家幾乎都已經把她拉黑。

86年出生的周美毅,今年剛剛33歲,一個年輕媽媽,剛剛享受了初為人母的喜悅,就遭遇這樣的低谷。

這件事情,真相尚不明朗,但讓我看到兩點:

1、 豪門婚姻,尤其是閃婚,絕對沒有那麼幸運和簡單。

2、 男人薄情起來,比什麼都殘忍。

0 3

“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劇情,更多發生在偶像劇里。

他家財萬貫,唯獨對她青眼。

弱水三千,他只取她這一瓢。

而現實里,則是茨威格在《斷頭王后》里寫的:

她那時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都暗中標好價碼。

車曉和山西首富李兆會結婚,佔據各大媒體頭條,沒過多久,李兆會被傳欠債幾十億失蹤;

《新白娘子傳奇》小青的飾演者陳美琪,與地產大亨馬清偉結婚,婚後發現馬清偉和關之琳之間不清不楚,最終以離婚收場;

年僅20歲的關之琳,不顧家人反對,與比自己大16歲的富商王國旌結婚。婚後王國旌花天酒地,對關之琳說:隨便在大街上抓一個都比你強;

當然並不是所有豪門婚姻都不幸福。但如果雙方實力相差懸殊,尤其是男強女弱,那麼豪門,往往是一場“豪賭”。

0 4

沒研究過鄭剛更多背景,不確定他這樣的大佬夠不夠得上豪門的分量。

倒是狠心絕情這一點,絕對夠得上。

整起事件雖然尚無定論,可能會有反轉也未知。

但再反轉,看看這兩點,無法不讓人齒寒。

一、 一個什麼樣的男人,能在妻子母親葬禮上提出離婚?

即使過不下去,早不提晚不提,偏偏挑這麼個時機?

在我看來,解釋只有一個——他吃准了,在一個女人最悲傷的時刻補上一刀,是最容易讓她死心的時刻。

他就是要讓她徹底寒心,然後同意離婚。

一日夫妻百日恩,妻子剛生產兩個月,如果不是早已事先計劃,多麼狠的人能做到這一步?

二、 一個什麼樣的父親,能公然帶着打手搶走孩子,幾乎弄瞎岳父的眼睛,毫無愧意地表示“所有人都支持我這麼做”?

所有人都支持,就代表做得對?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孩子就是母親最大的軟肋。

奪走孩子,就是要了她大半條命。

至於他列舉的周美毅虐待孩子的證據,實在微不足道。

一個女人在懷孕期就被小三騷擾,生完孩子後丈夫又玩失蹤,她沒有產後抑鬱抱着孩子跳樓已是萬幸。哪個女人能在這個時期經得起如此摧殘和打擊。

即使周美毅有情緒失控的時候,那就代表他可以把孩子搶走?還洋洋得意“所有人都支持”?

0 5

無論周美毅當初是戀慕權貴貪圖金錢,還是一時衝動頭腦糊塗,此時她作為一個無助的母親,是悲苦的。

她在微博上@了寶貝回家、女性之聲,也稱自己找了公安局、婦聯,她只想知道怎麼能把孩子找回來。

看到這些,同為母親,我的心裡是悲涼的。

想起網上一則新聞:美國華盛頓州薩利希海的聖胡安島附近水域,一頭虎鯨寶寶出生不久便不幸夭折。

虎鯨媽媽不忍捨棄愛子,頂着小虎鯨的屍體,義無反顧游向太平洋,歷程1000餘英里,整整歷時17天,最後才忍痛放棄。

萬物有靈,更何況血脈相連的母子。

無論這件事情有什麼隱情,我都認為男人武力奪子這種做法太渣、太狠、太絕情。

他絲毫不尊重女性作為一個母親的身份,甚至,他絲毫不尊重她作為一個人的存在。

權勢、財力、資源、人脈,無論從哪個方面來比,作為小演員的周美毅,恐怕都無法與金融大佬抗衡。

說什麼“最毒不過婦人心”,有幾個女人,尤其是生過孩子的女人,能真正狠得起來?有幾個人能做到呂雉武則天那般狠?

有人說她貪戀虛榮自食其果,有人說她想走捷徑早晚要還。但我覺得,人生在世,還是需要有一份更大的悲憫心。

身為女人,行至中年,我覺得我們如今關注這樣的事,不是為了吃瓜八卦,不是看熱鬧不怕事大。我們是真的有一份同理心在裡面。

我們關注的不只是男男女女狗血小三,我們更關心的,是可憐的孩子要如何才能和媽媽團圓,是這個社會最終會怎樣對待弱者,是女性的基本權益如何才能保障。

無論周美毅有什麼樣的過錯,都希望她能擁有一個母親正常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