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风俗业历史悠久,

在神社服务的女性,被认为是最初的卖春女。随着时间的推移,

奈良时期的卖春女便已

“遍布国府郡都衙的官营驿站,以及河海要津胜地等地,人数成千上万。

在日本的室町时期,

卖春女开始作为公娼正当营业。

足利幕府设立“倾城局”,

对卖春女征收税金,

从此这些卖春女们首次成为公娼。

丰臣秀吉夺取天下后,

分别于1585年批准了大阪三乡妓馆区,

于1589年批准了京都二条柳町妓馆区,

所谓妓馆区就是将零散的卖春女

集中到一起进行统一管理的区域。

此类地方是日本最初的“红灯区”。

江户时期,公娼制度得以完善。

德川幕府加大了保护公娼、取缔私娼的力度。

明治时期,公娼制度被重新确立。

明治政府于1872年10月2日

发布的太政官布告第295号规定,

禁止以年季奉公等名目进行人身买卖的陋习,

东京都率先于明治6年(1873年)12月10日

颁布了“贷座敷渡世规则”、“娼妓规则”。

此后,各个府县的相应规则也陆续出台。

虽然规则略有差别,

但都大体规定,

出于本人自愿且符合相应条件者,

可以申请营业许可证(“监札”)继续营业。

1876年1月太政官布告第1号规定,

“废止改定律例第267条处罚私娼的条例,

将卖淫取缔处罚相关事宜委任于警视厅

及地方官员管理。

1900年,日本内务省公布了

对全国娼妓进行统一管理的

“娼妓取缔规则”后,

才将委任于地方的公娼制度

收管于中央政府管制之下,

并确立了娼妓登记制和健康检查制度。

这也代表明治政府正式认可了公娼制度。

战后由政府主导的风俗业成立。

1945年8月18日,

即日本战败后的第三天,

内务省警保局长田中楢一

便向各厅及府县长官发出

“关于外国驻军特殊慰安设施”的指令,

为驻军建立“性慰安设施”作为

“性防波堤”来保护日本女性不受侵害。

风俗业者代表于8月26日成立

R·A·A协会

(Recreation andAmusement Association),

即“特殊慰安设施协会”,

并于8月29日得到警视厅的批准。

随后,他们打着招聘“女事务员”的口号

募集慰安女性。

1956年5月24日,

日本政府公布的《卖春防止法》规定

日本为禁止性交易的国家,

却无法根除性交易现象,

随着时间的发展,

市场上衍生出了许多与“性”有关的风俗业。

“飞田新地”是传统的文化保留区,

这里有很多精美的老房子,

因为这些红灯区都由黑社会管理,

如果让他们发现那将非常危险。

这是在商店橱窗和站在橱窗里的卖春女,

这些临街的商店打着料理店等等牌子,

其实都是挂羊头卖狗肉,

在每间店铺的门口都

会坐着一位性感的女孩招引顾客。

她们长的都非常美艳,堪比明星,在她的旁边都有一位上岁数的妇女,估计是与客人谈价格的。

这些女孩就和商品一般展示在橱窗里,供人挑拣,他们对每个路过的人报以微笑。

这些姑娘坐在这里等着客人。

而在这里的消费也是相当昂贵的:这里都是按分钟收费,15分钟110美元,20分钟160美元,60分钟是410美元。

当然,条件好的价格将会更高,

如果你只点了最便宜的消费,

那么这些女孩会用其它方法

让你掏出更多的钱。

女孩旁边的老女人,一般都相貌平庸穿着围裙,在她们的对比下,女孩显得更加美艳,这应该是一个小小的花招。

如果座位上是空的,那意味着女孩正在工作,已经有了客人。

除了年轻的姑娘,

这里也有岁数大的女性,

虽然是性工作者,

但是据说她们的社会地位并不低。

在夜幕的笼罩下,

门口的妈妈桑时不时会

朝摄影师投来警惕的目光,

可见在这里拍照危险无处不在。

二战后,在盟军总部的指导下,

日本对风俗业进行了一系列改革,

《关于废除公娼制度的指导取缔规则》(1946)、

《性病预防法》(1948)、

《风俗营业取缔法》(1948)等规则相继出台。

在女性议员及女性团体努力下,

1956年颁布的《卖春防止法》

成为日本禁止性交易的第一部法律,

此法律的出台标志着

日本从法律上成为了禁止性交易的国家。

但此后日本政府

又对《风俗营业取缔法》进行了数次改革、

修正,形成了如今的

《风俗营业的规制与业务适当化等相关法律》

(简称“风营法”、“风适法”、“风俗营业法”)。

现在,对日本风俗业进行规制的两大法律

主要是《卖春防止法》和

《风俗营业的规制与业务适当化等相关法律》。

《卖春防止法》是对“性交易”

予以明令禁止的一部重要法律。

在《卖春防止法》①中,

对“卖春”做了如此定义,

即本法律所说的“卖春”,

指有代价的或有接受代价之约的

与不固定的对象发生的性交。

打呼噜不是睡得香!可能是病,用“它”当晚止鼾!

在其处罚条例的第5条中,

对卖春的性工作者有如下处罚规定,

即以卖春为目的有下列行为之一者,

处以6个月以下徒刑或1万元以下罚款:

(一)以公众看得见的方式劝诱他人充当卖春对象。(二)在道路及其他公共场所拦截或纠缠他人,劝诱其充当卖春对象。

(三)以公众看得见的方式等待买春者

或以广告及其他类似方法

引诱他人充当卖春对象。

《风俗营业的规制与业务适当化等相关法律》

第1条也明确指出了此法律存在重要意义,

即本法律的目的是为了保持善良风俗

和清净的风俗环境,

防止对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产生危害的行为,

对风俗营业及性风俗关联特殊营业的营业时间、

营业区域进行限制,

限制青少年进入此类地方,

促使风俗营业的健全化、

业务的适当化等。

因此,此法律的第一要义

是防止其对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产生危害,

而非杜绝包括性产业在内

的风俗业在日本的存在。

三、民众对风俗业的宽容态度

许多民众也对风俗业的存在给予肯定态度。

对于人们如何看待卖春和买春行为的

1976年的调查显示,54.7%的人

认为这是“不能容许的行为”,

31.4%的人认为“虽然不好但无须深究”,

5.8%的人认为“无须责怪”。

在1985年的调查中显示,

男性认为买春和卖春

是“不能容许”的行为的人占47.1%,

女性的这一比例高达78.4%,

认为这种行为“虽然不好但无须深究”的

在男性中占42.1%,在女性中仅占15.7%

152-153。

虽然女性对性交易行为的排斥程度大于男性,

但“日女性杂志《妻子》

对日本已婚女性做过调查,

发现有六分之一的受访女性都有过婚外性行为,

她们对这种行为一点都不感到羞耻。

根据第7次“青少年的性行动全国调查”结果显示,

2011年受调查的大学男生和女生中,

有过性行为的比例分别是54.4%和46.8%;

高中男生和女生中,

有过性行为的比例分别是15%和23.6%。

初中男生和女生中有过性行为的比例

分别是3.8%和4.8%,

都处于相对较高水平。

另外,一项有关青少年性意识的多国调查表明,

有58%的日本青少年认为

看色情漫画是可以被允许的,

有50.8%的日本青少年认为

可以与异性在外过夜,

而在中国以上两项的比例分别只有6.3%和12%

从以上不同角度充分可以找到

目前日本法律为什么允许开妓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