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i Lanka bombings: why a buddish country so violence ?

“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

 

斯里兰卡的恐怖大爆炸,已造成200余平民死亡,包括几名中国人。惨状之下,人们不禁要问:一个佛教小国,甚至历史上曾为中国之师(传入大乘佛教),为何如此喜欢暴力?前几十年,喊着动人的口号,自已人血洗自己人;到今天,自己人与外国人一勺烩了?

 

因为国土像一只梨,也像泪滴,斯里兰卡有一个别称: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这名称本来挺浪漫,不想却变成了悲伤欲绝。

也许,斯里兰卡近年的一段历史,要为此负责?

 

这个小国的全名是: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从1948年宣告独立那一天,政府自己先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在英国殖民时代,受过良好教育的泰米尔人,在政府任职者居多,因此僧伽罗人就认为,泰米尔人站在英国殖民势力一边。

国家独立后,开始阶级清算,开始了对整个泰米尔族裔的歧视。

 

《马说》:其实,在殖民政府任职的泰米尔人,也是族人中的少数。但民族主义的一个特征,就是“不就事论事”,某一人有恙,全民族受罚。纳粹讨厌犹太资本家,就连同犹太贫民儿童也推进焚人炉。

 

1948年独立后,锡兰议会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法案:锡兰公民身份法,该法故意不让泰米尔人获得公民身份。

 

1956年,又通过“僧伽罗唯一法案“,取消英语,而以僧伽罗语,作为斯里兰卡唯一的官方语言。法案一出,许多说泰米尔语的公务员被强迫辞职,因为他们没办法说流利的僧伽罗语。

这被认为是故意对少数族裔的歧视。

政府从此埋下了民族暴力冲突的种子。

很快导致了1956年加尔河暴动(Gal Oya riot),1958年大规模暴动(1958 widespread riots)。

 

有一些僧伽罗族国家领导人,希望民族和解,对少数族群做一点让步。但是,民族主义者绝不允许。“绝不妥协“,是他们的口号。《马说》:妥协,本来是人类的智慧,在极端主义眼里,却是罪恶。1959年,班达拉奈克总理被佛教僧人刺杀,据传闻是因为总理对泰米尔人让步过多,以致冒犯了他们。

佛教徒“刺杀”总理?“不杀生”的诫律呢?

民族主义一来,千年的和平宗教,也抵挡不了。

 

任何力量,都是相向的。

政府的民族主义,反而唤起泰米尔人“民族复兴”意识。历史上,也是有过泰米尔王国的,一度与僧伽罗王国征战不断。于是,泰米尔人打起“民族伟大复兴“的旗号,捡起历史的陈米烂谷,成立了”泰米尔猛虎组织“。猛虎,就是当年朱罗王朝的帝国图腾。

 

《马说》不明白的是:亚洲的人们,为什么如此不喜欢用民主、协商的方式,来解决争议?

本来,1983年的地方政府选举,猛虎组织也是有机会参选的,可以通过选票,通过议会辩论,通过参与立法,来表达自己呼声的。但他们却命令平民抵制选举,以至于出席投票的人数,低至10%。之后,泰米尔政党便很少有空间去表达人民利益。

他们似乎更相信暴力。

 

遗憾的是,政府也只相信暴力。

在1981年5月,贾夫纳市图书馆被焚烧,指挥者系执政党的大人物,动用了警察与准军事部队。此事使超过9万本的书籍被焚毁,包含带有重要历史价值的“棕梠叶卷轴”。这起具种族意义的书籍破坏行为,是一个转折点:从此,只关心过平安日子普通泰米尔族人,也相信政府不会保护他们,也开始追求暴力分离、独立。

 

暴力循环

1983年7月,焚书行动2年后,猛虎组织成员在贾夫纳半岛斯里兰卡军事检查哨,发动致命伏击,杀死1个军官和12名士兵。

随后,僧伽罗人(Jayawardena)报复,在首都可伦坡发动了集体大屠杀,估计大约有400至3000名泰米尔人被杀害。许多泰米尔人逃离僧伽罗人占多数的地区。这被认为是内战的开始。

 

内战开始不久,猛虎组织在斯里兰卡东北部进行种族清洗,1984年11月30日,两个僧伽罗人小村庄遭到种族清洗,数百名男女与儿童都在夜晚睡眠时,被斧头重击而死。

 

从“公民歧视法案”这样一个小心眼儿的动作开始,一场长达近26年、相互进行平民屠杀的内战,直到2009年才算告一段落。如果当初给了泰米尔人以公民和投票权,如果泰米尔人当初不抵制选举?

 

 

民主,其实就是一种“通过选票的协商”。民主不能当饭吃,但至少可以避免流血。

澳大利亚,斯里兰卡的邻居,也曾面临过“分裂”的问题。你可能不知道:新西兰这个国家,曾经是新南威尔士州的一部分,最后分裂出去了。但是,这并没带来流血战争,因为澳大利亚的“立国精神”中,总结历史教训,就有一项“通过协商解决纷争,而排斥暴力”。

现在,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两个国家,人民不都很幸福吗?两国关系也很好,居民可自由往来,定居,工作,如同一个国家。

 

德国之声中文版曾发表评论文章称:德国对历史进行清算和反思时,遵照”可以原谅,但不会忘记”的原则,而斯里兰卡人,更愿意遵照”原谅并忘记”的原则。他们解决了“制造问题的人”,但不愿反思如何将国家与国民,带进现代文明。

 

2009年的总统拉贾帕克,终结了泰米尔、终结了26年内战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修改宪法,扩大总统权力且取消任期限制,被指控任内滥权、贪腐用人唯亲。

 

这种“原谅并忘记”的原则,使他们不愿清算历史罪恶,不愿清算那些导致国人相残的有害的思想,比如:迷信欧洲人发明的、又被欧洲人抛弃的民族主义,厌恶民主,迷信暴力;厌恶妥协,迷信唯我独尊。

 

所以,他们容不下“不同”,所以,他们就发动了恐怖袭击,只因为信仰不同,平民妇孺,无差别消灭。他们带着理想,失去了人性。

 

为同胞太息,为受害者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