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日德媒及欧洲邻国的媒体在刷维基解密,人们关心的安吉拉·默克尔女士的小秘密正在曝光……在维基解密最新扔出的文件夹里,您可以窥见默克尔女士和瑞士银行的邮件往来。上次维基解密曝光美国CIA窃听默克尔的实锤时,她还是被同情的对象,现在呢,这柄双刃剑砍向了她本人:

任何制定规则的人

都希望自己享有不受约束的特权

不管他有什么理由

必须有人

替老百姓盯着这些大佬

…………

朱利安·阿桑奇的座右铭

截图来源:德媒NEO press的报道

8小时内已被

21000多个FACEBOOK自媒体转载

截图来源:瑞士早报SMOPO的报道

维基爆出洗钱丑闻

安吉拉 默克尔

Angela Merkel

是否参与了洗钱丑闻

这是德国在线杂志

Contra Magazin声称的内容

当然

朱利安阿桑奇被捕后

维基解密

扔出了数以千计的版主文件

其中确实有一些

让默克尔女士心情沉重的文件

如果这些电邮的内容确实

货真价实的话

截图为维基百科公布的默克尔.PDF

原始链接为

https://file.wikileaks.org/file/angela-merkel.pdf

有一组文件来自2007年

由瑞士苏黎世的Julius Baer银行

发送给德国总理的

这封电邮直言不讳地写道

亲爱的默克尔女士

我们想通知您

苏黎世和根西岛的所有朱氏账户

都将被关闭

隐藏在离岸账户中的资金转移

不符合我们的政策法规

而这些资金

经过我们的调查

显然是用来支付给德国政治家的

最近的1200000美元的转款

甚至已存入瑞士信贷银行的编号账户

这些存款缺少任何来源证明

因此

这是我们需要向当局报告的可疑交易

我们诚挚地向您本人咨询

然而

有德国媒体人质疑邮件的真实性

维基解密黑到的

是美国CIA截获的英文版

这其中

竟出现了语法错误

考虑到美国一直在监听德国总理

应该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系统性工程

出现拼写错误有点可疑

不过

依然有许多德国人相信了它

而瑞士和德国的媒体都在报道

如果这些文件是真的

它会导致默克尔

像她的前任科尔一样

不得不把黑匣子扔进国际避税港

引发一系列政坛地震

维基解密对默克尔的兴趣从来没断过

就在去年

当朱利安阿桑奇在大使馆的阳台上

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

就暗示过了

要透露有关默克尔总理的小秘密

此外

他在推特上写道

美国情报界在恐慌中讨论

维基解密

会在某个夜里甚至是明天就发布

中情局或国家安全局

窃听到的默克尔交易的一系列秘密

到目前为止

这些新的监听协议还没有发布

然而

6年前的德意志

默克尔的窃听丑闻成为头条新闻

当时维基解密公布的文件

显示了默克尔是如何被对面监听的

如果默克尔有什么事要隐瞒

或者谁在帮他隐瞒

相关政治势力将陷入空前的麻烦

图为英国关押阿桑奇的监狱Belmarsh

图源:路透社Russell Boyce

由于目前阿桑奇只是

警告性地放出了一点黑料

在英国法庭正式采取动作之前

德国瓜众只能

选择默默等待默克尔的更多信息

全世界此起彼伏的抗议

阿桑奇被捕后

对他的同情和声援

跨越了国体政体民族和宗教

在全世界形成一个潮流

也让我们感受到了

英语主流媒体无法理解的普世正义

当然

这些主流媒体甚至会拒绝报道

世界上任何国家有人在支持阿桑奇

在英国首都伦敦

人们开始传阅阿桑奇妈妈的公开信

一个母亲的来信

写给英国警察

监狱守卫和法官们的话

阿桑奇妈妈说

伦敦的警察 监狱官员

法院工作人员们啊

请你们知晓

我的儿子朱利安

在没有罪名的条件下被拘禁了8年

整整6年被剥夺了新鲜空气和运动

缺乏阳光与维生素

长达3年的病痛与折磨

他甚至被剥夺了适当的医疗

连牙科护理都没有

他被隔离受折磨

请对他耐心 温和 善良一些

………………

这封信引发了极大的跨信仰同情

激起了抗议的浪潮

许多自由派社会活动人士

来到厄国使馆前

抗议这场没有罪名的政治抓捕

抗议者甚至来自欧洲各国

有的德国抗议者举牌建议

德国政府应该

收留阿桑奇来柏林避难

然而

还没过2天时间维基解密就公布了

默克尔总理的

瑞士银行私密邮件

据抗议活动的组织者统计

截止本周三

已经有8个英国自由派政治组织

加入到了

声援和营救阿桑奇的行列

如果说

英国街头的抗议十分文明

安静到伦敦的警察都懒得管

那么

厄瓜多尔的情况就是刚好相反

成千上万的民众

涌上了首都的街头

高呼现总统莫雷诺是无耻的叛徒

由于抗议者越聚越多

导致首都交通瘫痪

警察赶来后

大规模的骚乱拉开了序幕

抗议者高呼

我们每个人都是阿桑奇

其中一些人

戴上了朱利安阿桑奇的面具

手持盾牌向警方逼近

警方严阵以待

最后拿着武器展开了冲锋

目的是把抗议人群冲散

厄瓜多尔首都的巷战

开始了

虽然抗议者人数众多

但依然敌不过荷枪实弹的警察

警方粗暴地殴打了

他们能遇到的所有抗议者

厄国首都完全变成了愤怒的海洋

在阿富汗的各个省

都爆发了支持阿桑奇的游行

一部分的示威活动是由

阿富汗团结党领导的

在阿富汗各省

有许多民众走上街头感谢阿桑奇

同时感谢那些自我牺牲

为百姓揭示真相的维基线人

示威标语写道

我们支持朱利安

他是全人类的良知

是我们阿富汗人民的真朋友

在美国

要求释放阿桑奇的游行此起彼伏

朱利安阿桑奇

代表着人类对自由的向往

自由灯塔的公民们总有人会站出来

对抗世界政府的暴政

美国示威者们

聚集在英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外

谴责对新闻自由的空前侮辱

抗议者还利用这个机会

强调了美国情报官切尔西曼宁

拒绝作证控诉阿桑奇而遭到监禁的

不公正判决

抗议组织者美狄亚 本杰明

Medea Benjamin

对前来采访的记者们说

实际上

是我们利用了维基解密

是我们这些反对战争的美国人

利用了他泄露给公众的信息

那些关于

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文件

还有关塔那摩监狱的真相

对于我们这些

试图使我们的政府

诚实和负责任的美国公民来说

都是必不可少的

而那些在伊拉克战争中

欺骗我们并对如此多的死亡

和数百万人流离失所负有责任的人

逍遥法外

相反

将被关进监狱的

是告诉了我们真相的人

这完全是历史的大倒退啊

我们要求释放他

我也希望那些让我们卷入战争的人

那些幕后黑手

受到应有的重视

阿桑奇被捕后

他的祖国澳大利亚

也爆发了少数政党领衔的抗议

而抗议者主要针对的目标

是英语国家普遍存在的

网络敏感词过滤

与主流媒体的言论控制

事实上

光是2019年

阿桑奇的故乡澳大利亚

就发生了几场声援阿桑奇的示威

到了4月第二个礼拜

又出现了

声援阿桑奇回家的运动

然而

澳大利亚总理选择了无视这些抗议

他支持英国政府的关押

以及无条件赞成把阿桑奇引渡到

任何有死刑的国度

从标语的副标题看

声援阿桑奇最大的潜台词

是希望澳大利亚取消网络言论审查

从发起抗议的党派

是左翼来看

在这一点上他们和右派党取得了共识

在德国首都柏林

据RT新闻德意志频道报道

也有抗议者来到英国使馆的门口

声援朱利安阿桑奇

抗议者喊道

记者绝不是罪犯

然而英国使馆没有给予回应

不过

令人遗憾的是

各地德语抗议者标语上的

请阿桑奇来柏林避难吧

这样的请求将再也不会兑现了

目前默克尔女士

估计想亲手掐死阿桑奇呢

在俄罗斯

由于维基解密曝光的普京

和梅德韦杰夫的丑闻还在继续发酵

俄罗斯立法机构

紧急通过了网络安全法

这导致成千上万的莫斯科市民

走上街头

抗议新制定的法律

是赤裸裸的压制言論自由

这场大规模抗议

从三月底蔓延到了4月份

可是正当抗议者们等着英雄阿桑奇

继续爆料时

阿桑奇竟然被自由的英国抓了

目前关在伦敦监狱生死未卜

比较有趣的是

对这场俄罗斯人民的示威

英语主流媒体显示出了空前的兴趣

它们没有报道本国百姓的示威

都在纷纷谴责

俄罗斯官府践踏公民的权利

在南亚岛国斯里兰卡

也有政党SEP

和国际青年学生促进社Iysse

组织了对阿桑奇的声援

昨天下午在科伦坡

组织者使用僧伽罗语和泰米尔语

还有英语书写了

声援他的口号

标语牌上面还写着

建立一个国际联盟吧

打击邪恶的互联网审查制度

建立一个

基于国际反战世界运动

集会的组织者拉特纳亚克

公开谴责斯里兰卡主流媒体

对阿桑奇被捕

和对新闻自由遭到践踏保持的沉默

阶下囚荣获大奖

据澳大利亚悉尼晨报报道

维基解密的创始人

朱利安阿桑奇获得了一个大奖

2019年欧洲新闻记者奖

讽刺的是

阿桑奇前脚被英国军警抓走

后脚便被欧洲议会授了奖

在没有罪名的情况下

被关进了伦敦的监狱

结果欧洲议会给他颁发了

2019年度GRU/NGL新闻记者

揭发者和知情权捍卫者奖

这个奖项的评委会

成立于2018年

它是由欧洲议会议的成员

发起的

以纪念被政客暗杀的马耳他女记者

达芙妮加利西亚

Daphne Galizia

她率先曝光了中美洲某小国

为全球上百个国家的高级政要洗钱

以及各大跨国公司

腐败官员的罪行

并通过维基解密进一步扩大了曝光战国

但是很不幸

2017年10月16日

下午三点

她就被遥控炸弹杀害于自己车内

她的死震惊了整个欧洲

该奖项授予

敢于揭露真相并向公众宣布的个人

以及

因揭露真相并向公众公开

而受到恐吓或迫害的个人或团体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奎尔

Mairead Maguire

代表澳大利亚公民朱利安阿桑奇

在斯特拉斯堡

欧洲议会的一个活动中

领取了这个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