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爆炸的消息時,楊詩源驚得說不出話來,她正在辦理退房手續,酒店經理瑪麗娜跟她道別,互貼臉頰後,一直歉疚地不知道說什麼好。酒店大堂有許多復活節的裝飾,黃的、紅的,鮮艷極了。來接她的司機是位穆斯林,神情特別悲傷,他說,「sad. we are very sad」。

4月23日,成為斯里蘭卡的全國哀悼日。4月21日,復活節,這顆「印度洋上的明珠」發生針對教堂、酒店及其他地點的有組織的爆炸,已造成359人死亡、500多人受傷。23日夜間,斯里蘭卡警方又逮捕了18名嫌疑人,使被逮捕嫌疑人總數增加至58人。

據《紐約時報》報道,調查人員正在教堂收集證據,在那裡,陽光從破碎的屋頂上灑下來,血肉和燒焦的頭髮粘在四周的牆壁上。目擊者形容爆炸後的教堂,「血像河一樣流淌,灰像雪一樣飄落」。

教堂外,推土機在附近的空地上清理出一大片空間,赤腳的男人用鏟子在挖土,棺材一個接一個地被抬過來,有些重,有些則輕得多——許多逝去的人,都是跟著家人去教堂禱告的孩子。

斯里蘭卡官方表示,遇難者中有至少35名外國人士,包括丹麥、日本、巴基斯坦、摩洛哥、印度、孟加拉國、中國、荷蘭、美國、土耳其和英國等國公民。

關於這場爆炸,我們選取了10個難以忘卻的側面:

01襲擊者

教堂外監控捕捉到的自殺式炸彈襲擊者。 圖 / 斯里蘭卡當地媒體Ada Derana

我們暫時還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監控視頻記錄下了他們的樣子,很多都是背著雙肩包的年輕人,有男性,也有女性。

斯里蘭卡政府拘留了超過40名與爆炸有關的嫌疑人,他們將這次襲擊指向NTJ(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這是一個激進的伊斯蘭恐怖組織。政府稱,爆炸是由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引爆。

聖塞巴斯蒂安教堂門口的監控視頻拍到了一名襲擊者走進教堂的全過程。他留著濃密的鬍子,穿淺色上衣和黑色長褲,背雙肩包。他出現在監控視頻里時,教堂里正在禱告,有幾個成年人在教堂外駐足,許多孩童在教堂外走動,他走入監控視線後,至少8名孩童與他同框。

一個身穿淺色裙子、不足半人高的小女孩,正拉著爸爸的手往前走,她在廣場的邊緣遇到了這名襲擊者,小女孩沒站穩,襲擊者還伸出左手輕輕扶了她一把。

沒有停留,這名襲擊者繼續向前走,30秒後,他進入聖巴斯蒂安教堂,穿過做禱告的人群,走到教堂的中部位置,天花板上的白色風扇在轉,人們正在閉眼祈禱,爆炸發生了。

023名警員

一名斯里蘭卡警員在爆炸發生後現場。 圖 / 網路

危險是一瞬間的事情。

復活節那天,一共發生了8起爆炸,上午6起,下午2起。

上午爆炸時,許多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有人以為是燃氣爆炸,有人以為是地震,有人形容,「沉重的天花板砸在我身上像下雨」。一名香格里拉酒店的客人對《紐約時報》表示,爆炸地點是3樓的餐廳,儘管自己住在17樓,仍能感覺到強烈震動。

下午的爆炸發生在郊外,一處在科倫坡國家動物園附近的一家酒店,另一處在科倫坡北郊一處民房。斯里蘭卡經濟改革部長德席爾瓦稱,這兩起爆炸與上午不同,可能是襲擊者在逃跑過程中製造的爆炸。

據法新社報道,民房發生爆炸時,斯里蘭卡警方正在對房子進行搜查,一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引爆了身上的爆炸物,樓房倒塌,3名警員犧牲了。

為了防止虛假信息的散播,斯里蘭卡暫時屏蔽了包括Facebook、WhatsApp和Instagram在內的主要社交媒體和簡訊服務。

這兩日,警方仍在排除爆炸物,他們在科倫坡機場附近發現一根長達1.8米、內含爆炸物的PVC管,還在科倫坡一處汽車站發現了87枚炸彈裝置,12枚散落在地,另外75枚在附近的一個垃圾堆里。

03very sad
爆炸發生後的斯里蘭卡酒店。 圖 / 網路

爆炸發生時,楊詩源正在南部度假。

她是華人,來科倫坡定居已經9年了,在這裡,她認識了自己的另一半,擁有了一個可愛的寶寶,小名叫「龍鬚酥」。

當時選擇定居在這個地方,是因為安全、宜居,「有一種沒被過度開發的美」。

這裡到處都是綠植,街道上有椰子樹、鐵木樹,水池裡很多睡蓮,傍晚時分,還有一種「雨樹」會拚命吸收水分,等日出後張開葉子,將儲存的水像雨滴一樣灑給樹下的植物。

這像極了斯里蘭卡人的性格,喜歡為別人著想,做事情慢慢的,走在路上不管認識不認識,都會微笑。當地人幸福感很高,他們流傳著一句話,除了沒有雪,斯里蘭卡什麼都有。

看到爆炸的消息時,楊詩源驚得說不出話來,她正在辦理退房手續,酒店經理瑪麗娜跟她道別,互貼臉頰後,一直歉疚地不知道說什麼好。酒店大堂有許多復活節的裝飾,黃的、紅的,鮮艷極了。

來接她的司機是位穆斯林,神情特別悲傷,他說,「sad. we are very sad」。

04名廚和她的女兒Shantha和女兒的合影。圖 / 網路

超過320人在爆炸中失去了生命。

Shantha是斯里蘭卡一位有名的廚師,常常參加電視台的烹飪節目,開設了自己的烹飪藝術學校。在她的Facebook上,有許多她的廚藝海報,穿著黃色、玫紅色的紗麗,和黑森林蛋糕、海鮮湯、肉桂等食物站在一起。

她擅長做多國料理,印度菜、中國菜、義大利菜都是強項。在一次電視採訪中,她說過自己的美食理念——這個世上什麼能給家人帶來最大的幸福感?不是豐厚的收入,也不是多好的房子,而是一頓溫馨有愛的晚餐。

Shantha的女兒Nisanga曾就讀於倫敦大學,這個姑娘有一張明媚的臉,看到網路上兩歲白血病患兒的視頻會轉發,並說「Bless you baby(祝福你寶貝)」。

襲擊發生前幾分鐘,Nisanga在Facebook上發布了一張家庭合影,配上的文字是:和家人的復活節早餐。

這對母女都遇難了。

在Nisanga發布的家庭合影下面,有超過2.7萬人點擊了「悲傷」的表情,來自世界各國的網友在下面留言「RIP」,「兩個美麗的靈魂走得太快了」。

一個Nisanga的好友翻閱了她從前發布的狀態,在3周前Nisanga換頭像的那條狀態下評論:「還記得你的微笑,那是我看過的最美好的微笑,仍然不敢相信你走了」。

05消失的家庭

圖 / 網路

《紐約時報》記錄了一個四口之家的離去。

K. Pirathap是科倫坡的一名突突車司機,他和妻子以及兩個女兒都在聖安東尼聖堂遇難。Pirathap今年38歲,剛剛換了一輛新車,和家人一起去彌撒慶祝。

爆炸發生後,他的弟弟K. Wimalendran撥打他的電話,一直接不通。由於警方封鎖了爆炸區域,Wimalendran在附近的醫院尋找了一遍,沒有找到。

當天晚上,教堂清理出了約40具遺體,Wimalendran前去辨認,他認出了其中的4具——哥哥Pirathap、嫂子Anashdi、7歲的侄女Antinaa和1歲的侄女Abriyaana。

06中國公民

一位爆炸發生時正在斯里蘭卡旅遊的中國公民在採訪中講述自己的經歷。 圖 / 界面新聞

截至目前,有1名中國公民確認死亡,5名中國公民失聯,5名中國公民受傷,其中2人傷勢較重,3人輕傷。

據一名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工作人員透露,此次爆炸中的中國傷者是參加「東印度洋」科考項目的學生和老師,他們多是年輕人,現在正在醫院養傷,不便接受採訪。

他還表示:「這邊警察不讓透露什麼,事關national info(國家信息),我們都要配合這個國家的警察」。

那位逝去的同胞,使館已與其家屬取得聯繫。

07一對英國兄妹

15歲的Amelie和19歲的Daniel。 圖 / 每日郵報

據《每日郵報》報道,一對英國兄妹——19歲的Daniel和15歲的妹妹Amelie,他們逃過了香格里拉酒店的第一次爆炸,卻在逃跑路上被炸死。

他們的父親Matthew親眼目睹了這場死亡——

「你無法描述它有多糟糕,人們在尖叫,天很黑,我和孩子們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安好,我隨時擔心會有下一場爆炸」。

「我們找到了電梯,可我無法移動我的孩子了,他們都倒下了,兒子看起來比女兒糟糕,我帶著我兒子,一位女士幫忙帶著我女兒,我們下樓上了救護車」。

「我帶他去醫院,我大喊,救救我兒子,救救我,沒有用,他們都死了」。

「我女兒看起來幾乎沒什麼外傷,還是去世了」。

Matthew還分別講述了女兒和兒子的生平。

Amelie不論內在和外在都很美,她是這個家的掌上明珠。

Daniel是威斯敏斯特金斯威學院的學生,這個秋天,他可能會去曼徹斯特大學或萊斯特大學學習市場營銷。他很善良,曾在衣索比亞一家孤兒院做志願者,還曾參加過幫助蒙古牧民的項目。

這兩個孩子都對其他國家的文化非常感興趣,他們喜歡出國旅行,這是他們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

08遇難者們

爆炸發生後,當地祈禱默哀的人們。 圖 / 網路

遇難者名單很長,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據《紐約時報》的不完全統計,他們是:

丹麥億萬富翁Anders Holch Povlsen的四個孩子中的三個。(因遵循家屬意願,此處不公布遇難者的姓名)

來自英國的Harrop先生,他是一位具有30年工作經驗的英國消防員,2012年底於曼徹斯特消防救援處退休。

來自斯里蘭卡的Mary Otricia Johnson,爆炸發生後,救護車不夠用,家人將她放在突突車內送醫,途中,因血管爆裂而亡。

來自斯里蘭卡的Ravindran Fernando,他是一名服務員,死於醫院,入殮時戴著白手套,穿著西裝。

來自丹佛的Dieter Kowalski,他是一名教育工作者,40歲,來斯里蘭卡出差,他很期待來到這裡,還和母親說喜歡這裡的食物。他的飛機晚點了,凌晨5點多才到科倫坡,爆炸在3個多小時後發生,他母親說,家裡買好了不久後一起去西班牙旅行的票。

來自澳大利亞的Manik Suriaaratchi和她10歲的女兒,Suriaaratchi女士是斯里蘭卡一家諮詢公司的創始人,她和女兒在聖塞巴斯蒂安教堂逝世。

據葡萄牙媒體稱,來自葡萄牙的Rui Lucas是一名電氣工程師,31歲,上周剛結婚,和妻子一起來斯里蘭卡度蜜月,妻子幸免於難,他不幸離世。

此外,遇難者還有來自荷蘭的Monique Allen女士,來自日本的Kaori Takahashi 女士,來自土耳其的工程師Serhan Selcuk Narici和Yigit Ali Cavus等人。

09葬禮

葬禮上,遇難者家屬伏在棺木上痛哭。 圖 / 網路

4月23日當地時間上午8點30分,斯里蘭卡全國降半旗,全體國民默哀三分鐘,向死者致哀。

8時30分,是4月21日爆炸襲擊開始的時間。

4月23日那一整天,教堂周圍都在舉行遇難者的葬禮。人們搭了許多帳篷,裡面整整齊齊擺著棺材,牧師們穿著白色長袍系著黑色腰帶為他們祈福。

照片記錄了這些悲傷的時刻——有家屬右眼受傷蒙著白紗布,依然注視著逝去的親人;青壯年男性一邊抬著木棺,一邊默默流淚;陣雨襲來,人們摟在一起慟哭,哭得最傷心的那個人旁邊,總有人為他撐傘。

送葬的靈車一輛輛離開,車太多了,路顯得有點擠。道路兩旁的店鋪都關門了,廣播和電視台全天播放悲傷的音樂。

《每日鏡報》的頭版採用了一張全黑的圖片,上面寫著——「紀念所有在2019年4月21日失去生命的人」。

10
眼角膜

爆炸發生後,教堂中染血的基督像。 圖 / 網路

鮮為人知的是,斯里蘭卡還有一個名字,叫做「世界的眼睛」。

它只有2000多萬人口,卻是最大的眼角膜捐獻國之一。數據顯示,斯里蘭卡目前有110萬位眼角膜捐獻志願者,自1980年代的主政者賈亞瓦爾德納捐贈角膜後,此後的每一任總統均簽署了角膜捐贈協議。

在這個6.5萬平方公里的小島上,分布著450多個聯絡處,醫生們得到專業培訓,確保在逝者去世後4個小時內將眼角膜送達眼庫,這些眼角膜將運往世界各地,在14天內放入病人的眼睛裡。

斯里蘭卡人相信,捐贈身體器官是一種善行、一種「布施」,「布施」眼角膜可以讓他人重見光明,這樣可以換來「福報」。

迄今為止,斯里蘭卡已經向中國20多個城市捐贈了眼角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