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空气都被吸走了

我只能听到哭泣声和尖叫声

一切显得如此不真实

你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来自墨尔本Albert Park的Sam Nottle

回想起当时在斯里兰卡

首都科伦坡的香格里拉酒店里

所遭遇的情景

身体还是会不自主地颤抖

Sam Nottle

01

“他的眼神透露出惊恐不安” ,墨尔本生还者回忆事发经过…

现在的他已经平安从斯里兰卡回到墨尔本的家中休养,在爆炸过程中,他幸运的逃过死结,除了心情尚未平复外,身体并无大碍。

但他依旧记得事发当时的所有细节,以及更惊人的

他曾跟炸弹客双眼交会过

“当时我跟我朋友正准备去酒店的餐厅吃早餐,在等座位时,我注意到身后有两个男子,用我不懂的语言窃窃私语。”

香格里拉酒店的4楼餐厅,以看得到海景著名

Sam Nottle当下觉得很诡异,因为在过去的几天,都没有看过这两位男人出现在酒店,而且两个人都背着非常大的背包,看上去就相当沉。

在警方公布的监视器画面中,可以看到自杀炸弹客都背着一个大背包

其中一位男人此时跟Sam对到目光,似乎是注意到Sam Nottle的怀疑,两个男人显得焦躁不安。

“他们态度很粗鲁,显然很烦躁

眼神透出惊恐不安

而且好像对什么事很激动。

Sam思考了一会,说道:

“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可能是在商量哪个位置能炸死最多人吧…”

炸弹爆炸后的餐厅现场,警方拉起封锁线

Sam跟他的朋友在过去的两天内,都在餐厅同一张可以俯瞰大海的桌子上享用早餐,但周日那天,服务员把他们带到另一张桌子。

“我们一开始还有点不开心

因为看不到早上的海景

但如果没有换座位的话…

谁知道我还能不能活下来…”

爆炸后,从餐厅内不断冒出烟雾

就在他们坐下点了饮料后,仅仅30秒,先是一个巨大的闪光,紧接而来的强大爆炸,把餐厅所有的窗户都炸飞,瞬间无数的人命消失…

“我听到孩子们在哭,甚至有小孩子躺在地上

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死了…

一切都疯了…”

因为距离较远的关系,Sam和他的朋友当下只被爆炸震飞,看着现场的惨状与火势,两人考虑过从窗户跳下去,后来他们躲到了桌子后面,蹲得很低。

“我们沿着逃生出口下楼,跑到停车场,当时只想尽可能远离建筑物。”

“当时真的很害怕,我和我的朋友只想赶快离开那边…”

当救援赶到时,Sam才敢环顾周围,上一秒大家还在开心的享受假期,享受美好的阳光与海景,他们可能是一家人,可能是朋友,可能是情人….

现在,都不见了

留下的,只有自己和朋友满身的血迹

“酒店里的每个人都很友善,他们不应该遭遇这样的灾难。

但不管怎样,我的朋友和我活下来

只能说太幸运了…”

02

“上一秒还好好地,下一秒就不再动了…” 澳洲父亲痛失妻女…

但也有许多人不像Sam与他的朋友一样,能够死里逃生…在莫里森总理公布的死亡名单中,就包括一名澳洲女子及她年仅10岁的女儿。

苏丽雅拉奇(Manik Suriaaratchi)及其女儿亚莉珊德拉(Alexendria),两人都是在尼甘布(Negombo)的教堂爆炸中丧生。

爆炸发生时,苏里亚拉奇的丈夫苏德什·科龙(Sudesh Kolonne)在教堂外。

“爆炸发生时,我立刻冲进教堂

只看到妻子和女儿都躺在了地上…”

苏德什·科龙回想当时的画面,不禁流泪,一切都太突然,上一秒家人都还好好的,下一秒都成了冰冷的尸体….

一对长期定居珀斯的英国医生夫妻,也在这次爆炸中身亡。

这一对年龄56岁的英国夫妇,Sally Bradley 医生,和她的消防员丈夫Bill Harrop,尽管两人都是英国国籍,但却爱上了澳洲珀斯。

照片中两人甜蜜的站在一块,艳阳高照的夏天带着圣诞帽,正是澳洲最典型的圣诞节风景。

这对英国夫妇从2013年定居珀斯,而夫妇两人一直对外宣称:他们已经以珀斯为家。

当时两人正在Cinnamon Grand Hotel 肉桂大酒店被卷入自杀爆炸攻击,不幸身亡…

 

03

斯里兰卡防长:系列爆炸案是凶手对新西兰清真寺屠杀的报复

当地时间4月21日清晨,斯里兰卡连发8起爆炸,主要集中在首都科伦坡,包括多所教堂和酒店。

随着爆炸事件的升级,这次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也在不断攀升,从一开始的20人,到后来的160人,215人,290人……

到现在,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件已经导致至少321人死,500多人受伤!

图源:英国镜报

其中包括来自36个国家的公民。已确认有1名中国人遇难,5名中国人受伤,另有5名中国人失联。

这场恐怖袭击,是自2009年斯里兰卡内战后伤亡最惨重的一次,使这个坐落于印度洋上的热带岛国变得支离破碎。

图源:微博

斯里兰卡政府已确认,目前9起爆炸(1起未遂)中,6起由7名自杀式袭击者实施。

并指NTJ极端组织为袭击幕后黑手。

英国《镜报》更是指出,该组织或为国际恐怖组织ISIS的分支。

图源:英国镜报

根据报道中安全问题专家Rohan Gunaratna解释,该组织经常会有人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伊斯兰国”在那里的训练和恐怖活动。

虽然7名“自杀式爆炸人”为斯里兰卡本地人,但不排除这些人获得了来自“国际组织”帮助的可能。

NTJ是一个极端主义的边缘群体,在一个已经很小的宗教少数群体中,很难独立完成如此规模的恐袭。

而斯里兰卡国防部长则回应称,“这次的袭击是对新西兰基督城袭击屠杀穆斯林的回应”。

斯里兰卡教堂监控视频:锁定自杀式袭击嫌犯画面,图源:india channel

而事实证明,此次连环爆炸确为ISIS(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所为!

“4.21,这个血腥的日子是我们对你的回报”

(图源:news.com.au)

外媒最新消息:IS相关团体发布令人不寒而栗的视频,声称对斯里兰卡大屠杀负有责任。

伊斯兰国声称对斯里兰卡的复活节星期日教堂和酒店爆炸事件负责。

据多份报道称,恐怖组织的官方al-Amaq新闻社周二晚间在其加密信息应用电报上的频道上声称。

该视频据称来自Al Ghuraba Media,它不是一个官方的IS频道,但被认为是由IS的支持者经营。

它还展示了三名涉嫌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照片。

3名ISIS成员名为Abul Barra,Abul Mukhtar和Abu Ubaida,被称为“攻击者”而不是更常见的“殉道者”,并出现在一个黑色的IS旗帜前,一手致敬。

此次36名遇害的外国公民中,还包括丹麦亿万富翁安德斯·霍尔奇·波尔森(Anders Holch Povlsen)四个孩子中的三个。

其家族原本是去斯里兰卡过复活节,本该是轻松愉悦的假期,却被爆炸案彻底击碎。

全世界都在谴责恐怖主义,为斯里兰卡祈祷。

图源:微博

在爆炸案之前,很多人都不太了解斯里兰卡,只知道它是锡兰红茶的原产地,是世界四大产茶国之一,同时它们宝石资源很发达,是世界前五的宝石生产大国,素有”宝石岛“之称。

这是个不大的国家,国土面积仅65,610平方公里,是中国的约147分之一;

这是一个宗教气息浓郁的国家,主要信奉佛教、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

这是一个不太发达的国家,它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对于这个国家的人们而言,脚下的这片土地,是他们的家园,是净土。

图源:新华网

 

04

真正的斯里兰卡,一点都不“弱”

在世界舞台上,比起英美俄德等发达国家,斯里兰卡太小,小到大多数人甚至都不认识它。

 

可就是这么一个“弱小、淳朴、不知名”的国家,却有着诸多发达国家都没有的伟大精神。

 

爆炸案之后,全网对于斯里兰卡的认知里包含有这么几个数字:215,470,290,500……

这是此次恐怖袭击中,斯里兰卡的伤亡人数更新情况。

而不为多数人所知的,是以下另外几组数字:

2144万,110万,7万,14万。

2144万,是斯里兰卡的人口总数。

图源:世界银行

110万,是2014年,斯里兰卡国际眼库公开的主动签字表示愿意死后捐献眼角膜的志愿者人数;

7万,是到2014年为止,斯里兰卡向其他国家捐献眼角膜的数量;

14万,是被他们带来光明的人数。

这串令全世界惊叹的数据,代表着的才是真正的斯里兰卡:这是一个拥有“大爱”的国家。

图源:google

属于斯里兰卡的世界第一:

斯里兰卡国际眼库是全球最大的眼角膜库

其创始人是哈德逊·席尔瓦博士,上世纪50年代末,席尔瓦先生提出捐献眼角膜,呼吁斯里兰卡国民参与眼角膜捐献活动。

他创作的文章《人死眼犹生》(LIFE TO DEAD EYE),被后人普遍视为点燃斯里兰卡眼角膜捐献热情的一簇火苗。

在斯里兰卡人民看来,捐献眼角膜是一种“布施”,用自己的身体器官帮助别人,让其获得崭新的人生,这样的行为是在为自己积累“福报”,是大善。

秉持着这样的认知,同时在席尔瓦先生不懈的努力推动之下,越来越多的斯里兰卡人加入了席尔瓦的队伍,他们签订死后捐献眼角膜的同意书,成为一名致力分享和给予的志愿者。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斯里兰卡的每一任总统,都捐献了眼角膜。

图源:澎湃

在疾病、生命面前,斯里兰卡表现出难能可贵的“大气”。

因为斯里兰卡对捐献眼角膜的高度支持,在这个国家,眼角膜数量是呈一定“饱和”状态的。

2014年1月到9月时间里,国际眼库收到了3700多枚眼角膜的捐献数量。

在斯里兰卡本地,他们的用量在1500—2000枚之间,剩下的眼角膜少量用于科学研究,其余的,则被他们运往别的国家,帮助更多的人。

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斯里兰卡国际眼库已捐出70000多枚角膜,涉及60个国家、140多个城市,这个国家被大家尊称为“世界的眼睛”。

而在这之中,中国是斯里兰卡国际眼库的重要“受惠”国家之一

2013年,斯里兰卡国际眼库和中国四川的爱迪眼科医院签署了协议,在未来十年中,每年至少向四川地区捐赠500枚眼角膜。

2014年,斯里兰卡国际眼库与陕西红十字眼库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一年多的时间,向陕西红十字眼库捐赠了198片角膜,使得198名角膜盲患者得以重见光明。

(图源:微博)

同年,厦门眼科中心派出多名专家前往缅甸、斯里兰卡等国家交流,在斯里兰卡帮助当地患者进行了1000多例白内障手术,并提供技术和设备帮助斯里兰卡国际眼库改造升级。

而后,斯里兰卡将10枚眼角膜送给中国,留在了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并决定每年向厦门眼科中心赠送200枚眼角膜,这项决定,使得上千名中国病人得以重见光明。

2016年,5枚斯里兰卡眼角膜跨国传递到山东,帮助当地6名患者重获光明。

(图源:BBC)

到现在,斯里兰卡捐赠给中国的眼角膜已超过上千枚,遍布北京、上海、成都、重庆、长沙、台湾、香港等多个城市。

很难想象,斯里兰卡这样个仅仅有着2000多万人口的“小国家”,却是世界上人均捐赠眼角膜最多的国家

而这样以“布施”为德的国家,却被恐袭事件接连打击……

这不但是对城市和生灵的破坏,更是对斯里兰卡人民信仰的打击。

愿这个淳朴的国家可以早日回归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