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urgallen一名來自土耳其的“網紅“,在Instagram上的人氣很高,有42萬的關注,但與一般博主不同,Ugurgallen不發美食、沒有旅行和健身,而是分享了許多他的拼貼照片。

Ugurgallen的大多數作品題材來源於和平國家與戰爭國家,發達國家和貧窮國家的生活對比。他想通過這樣的對比,展示一個真實存在的世界:

一邊是和平,一邊是戰爭;

一邊是無憂無慮,一邊是流離失所;

一邊是生活富足,一邊是艱難求生……

Ugurgallen說,他希望通過拼接,引起人們的思考。他希望所有人能生活在“家園和平,世界和平“這句話里。

以下作品,可能會讓你感到,難過、悲傷、絕望,請謹慎觀看……


同樣的年齡,有的孩子在幼兒園裡無憂無慮地搭建樂高,每個小小成就都讓父母雀躍;

而這個阿富汗的兒童在賈拉拉巴德的煤場工作,他嫻熟地揮動榔頭的樣子,儼然對這份苦工習以為常。

蹺蹺板的兩端是兩個世界:一頭是歲月靜好、幸福洋溢;一頭只有斷壁殘垣和不知道會不會到來的明天。

雨果在《悲慘世界》里這樣寫:光看過男人的悲慘,等於什麼也沒看見,應該看一看女人的悲慘;光看過女人的悲慘,也等於什麼也沒看見,應該看一看孩子的悲慘。

沒有什麼能比“在本應捧着吉他高歌的年齡卻捧起了殺人武器“更悲慘的了。

“看,那麼大一條魚,今晚孩子們可以加餐了。“

“看,那麼長一排彈藥,今晚誰的爸爸再也回不了家?“

這張拼接圖實在太震撼了!左邊的新聞圖片曾獲得2015年法新社年度圖片獎。一名敘利亞男子看着他在空襲中喪生的女兒欲哭無淚——

逃離這人間煉獄誰說不是一種解脫?寶貝,下輩子別做爸爸的孩子,去當和平過度國度的孩子,睡一個安穩覺。

遍地的鮮花,遍地的武器。陽光背後總避免不了的陰影,這個世界不缺少痛苦,但有的人,出生就沒得選。

即便炮火連天已經成了生活常態,儘管美麗的家園已成回憶,就算沒有豪華的浴缸,孩子們也要好好洗個澡。舒舒服服,乾乾淨淨,說不定明天就能迎來和平。

左邊這張照片《飢餓的蘇丹》赫赫有名,其拍攝者為南非的自由攝影記者 Kevin Carter. 憑藉該照片,Kevin Carter 於1994年獲選普利策特寫攝影獎,在得獎的2個月後,Kevin Carter 因承受不了輿論對他“見死不救“的指責,自殺身亡。

有些人能活下去,看到第二天的太陽升起,可能就花光了所有運氣。但為什麼偏偏選擇戰爭,而不是健康?這個問題我不懂。

鏡頭,記取美好;炮管,破壞一切。

你喜歡斬男色,還是牛血紅,或者迪奧999烈焰紅唇?另一個世界的姑娘們,她們沒有選擇口紅色號的機會,她們熟知的只是子彈的型號。

並不是所有的綻放,都屬於春天。世界上還有一些綻放,屍橫遍野……

競技體育是和平年代的“戰爭“,我們為榮譽而戰。在真槍實彈的戰爭區,輸了,是要付出生命代價的。

把手比成愛心的形狀,並不總意味着“愛與和平“,可能又是一場殺戮的開始。

右邊的女孩們在2006年以色列-黎巴嫩戰爭期間,向炮兵部隊的炸彈發送信息;左邊的小女孩因戰爭而不得不逃離她的國家的女孩,正在希臘難民營的牆上塗鴉。

“我們沒有征服世界的野心,我們只想安全長大。

同樣是走,T台的走秀,難民的逃離,我真的相信了人間也有天堂和地獄之分。

衣着襤褸,目露恐懼,這個小女孩可能在上一場空襲中失去了父母,她緊緊摟住志願者送給她的玩具小熊,這是它在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有人住高樓,有人在深溝,有人光萬丈,有人一身銹。

人如螻蟻,命如草芥。

這個世界不是一個圓圈,只有一個中心,而是一個橢圓形,有兩個中心。一個是破壞,一個是重建。

眯起一隻眼,瞄準的是絕望,還是希望?

帶刺的不一定是玫瑰,也可能是鐵絲網。

有的人,衣冠楚楚去上班;有的人,騰空雙腳去天國。

紙飛機對一些孩子意味着:遠方、夢想和自由;對另一些孩子卻意味着:空襲、炸彈和逃難。

在拯救世界之前,誰來拯救被戰爭傷害的無辜的孩子?

孩子,也願你們也有一個充滿陽光、歡笑、繽紛氣球的童年。

戰爭陰影從未遠離

看到這組圖片的時候,斯里蘭卡已經發生了第9起連環爆炸事件了:3處教堂、4座酒店和一處居民區被炸成了廢墟。

300多人死亡,超過500人受傷。爆炸現場慘不忍睹:受害者的屍體陳列在地,人群里隨處可見哀嚎痛哭的人。一個原本幸福無比的“微笑佛國“,一瞬間變成了殘破不堪的“阿鼻地獄“。

路透社消息,IS“伊斯蘭國“剛剛宣布對這次恐怖襲擊負責,並稱此次襲擊是為早先的“新西蘭清真寺屠殺“報復。

昨天的受害者變成今天的施暴者?並非如此。

站在恐怖襲擊對面的每一個人都是受害者,世界上只有兩個陣營:恐怖分子和其他嚮往和平的普通人。無論是土耳其藝術家INS中戰亂不斷的中東國人,還是經歷恐怖襲擊的斯里蘭卡人,他們是人類偏見、歧視、私慾、瘋狂、狹隘、暴虐的受害者。

這些驚心動魄的圖片和新聞,不斷不斷提醒身處和平國度的我們:世界從未真正和平過,戰爭的殘酷沒有一個人能夠置身事外。

我們儘管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文化差異如此之大,宗教爭端從未停息,但是對待某些情感本能追求:親情、愛情、友情、幸福、成就……並沒有什麼不同。

世界和平,永遠是最首要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