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和金正恩见面了。
与两个月前大张旗鼓铺垫良久的美朝“特金会”比起来,俄朝这场“普金会”显得平静而干练。4月18日,双方将举行正式会晤的消息直接由克里姆林宫释出,朝方新闻局随后给出确认,24日,金正恩乘坐专列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普京25日也从莫斯科赶来,会晤随即举行。

这场双边会晤并未产生任何共同声明,具体内容亦未披露。会晤结束后,普京在第一时间称对与金正恩的谈话结果“感到高兴”,金正恩则称,与普京的谈话“很有意义”。

普京随即离开远东,之后到达北京;金正恩则于第二天返回国内。

“金氏的Plan B”

美俄两国媒体与学界迅速达成了一致结论:俄罗斯,是朝鲜选定的“Plan B”。

不必说,业已失败的“Plan A”,自然是今年二月在越南河内突然宣告流产的美朝“特金会”。那场会晤在几十分钟内形势急转直下,也同时为此前一度颇为密切的美朝接触踩下了刹车。自那以后,本以为正接近拨云见日的半岛局势再次陷入僵持。

●  今年二月的特金会不欢而散,美朝再次陷入僵持 / 网络

金正恩不打算再等下去了。这一次他选中了俄罗斯。

仅以数据而论,俄罗斯在朝鲜的外交排序中并不占优:2018年以来,金正恩已与北京进行过四次会见,与韩国总统文在寅进行了三次会见,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到目前也已面对面谈过两次。但这次与普京的会谈,是首次见面。

但从会谈本身来看,情况又并非如此:在符拉迪沃斯托克,金正恩将他第一次接受外媒采访的机会留给了俄罗斯。这虽然谈不上是什么特殊待遇,但至少是一种信任的体现。更不用说金正恩已经数次强调,对于俄朝关系来说,他的这次访问“只是第一步”。

朝方递出的橄榄枝立即在俄罗斯受到了热情回应。莫斯科将双方会晤的时间定在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当地时间下午一点——算上时差,这意味着莫斯科时间清晨六点。而当日才从莫斯科赶来、且向来以喜欢迟到著称的普京这一次却分秒未差。根据俄罗斯媒体披露的内容,反倒是金正恩迟到了半个小时。

●  这次金正恩又坐了他的“绿皮火车” / 网络

随后的会晤持续了近两个小时,也成为俄方定义“极大成功”的基本依据:这几乎是事前议程安排的两倍。在俄媒看来,它意味着金正恩与普京至少算是建立起了与特朗普类似的个人信任。而在这一点上,俄罗斯又有着美国无法比拟的优势:比起四年一换届,一年后就要进行下一次大选的美国,俄罗斯是政治上稳定得多的谈判伙伴。

4月25日,除了与金正恩结束会谈的普京马上按原计划转飞北京,俄安全委员会秘书帕塔鲁舍夫也同时出访韩国。这或许正是金正恩期望从俄罗斯得到的东西——当与美国的直接对话成为泡影,朝鲜如今需要一个积极的居中调停人。

对此,俄罗斯当仁不让。

俄罗斯想重回舞台

普京在会后向媒体表示:“俄罗斯对于朝核问题的立场是开放的。没有什么阴谋。”

虽然是一句戏言,但在当前朝核以及朝鲜问题上,这同时也是一句实话:在旧有朝核六方当中,俄罗斯的利害关系是相对较远的那一个,对于今天的俄罗斯,朝核问题更像是一个舞台,而非推动己方立场的谈判桌。

普京同时在记者会上透露,金正恩提出的要求之一正是请他向美国转达朝鲜方面立场。

●  为迎接“金特会”,越南某蛋糕店曾推出特别版蛋糕,但这场会谈结局并不如蛋糕甜蜜 / 视觉中国

俄新社专家随后指出,朝鲜心目中真正的谈判对象远非俄罗斯。“在河内与美国的谈判失败以后,决定与普京会面是一种示范性的举动,目的是显示平壤已有另一个替代方案,并为此谋求更好的谈判条件。”这次会晤并未以共同声明等正式文件作结,也被认为是现实的准确反映——作为调停人,在“普金会”结束之后,俄方工作才刚刚开始。

站在调停人立场上,俄方当前的表态婉转而含糊,一方面对外承诺“将尽己所能促成半岛无核化”,另一方面则谨慎地强调了自己与其他谈判各方在朝核问题上各有共同立场:莫斯科仍以俄中共同商定的朝核“路线图”为基本议程,支持半岛无核化,在弃核过程中尊重朝鲜国家利益,同时,“美朝关系的正常化在目前的各级任务中仍具有优先地位。”

而俄罗斯对自己的角色颇显满意,在与外部世界关系持续走低的现在,朝核问题是俄罗斯为数不多的外交出口:它是美俄之间仍在持续进行的少数谈话的题目,也是俄罗斯在亚洲彰显存在感的机会。4月17日,美国朝鲜事务特别代表史蒂芬·比根到访俄罗斯,4月25日,韩国总统府也对“普金会”表达了充分重视。

●  朝核问题是俄罗斯为数不多的外交出口 / 网络

4月26日,在金正恩结束访问离开俄罗斯之际,俄新社刊登了各国对本次“普金会”的反应:“在美国和欧洲,关于峰会的文章和新闻在头版刊登,其中的大部分涉及忧虑和阴谋,即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在中国,反应则平静许多,大部分媒体仅简短地报道了事实,即会谈是一对一地举行的,而在韩国,人们对金氏的外交攻势表示了支持。”

朝鲜局势“回到起点”

除了调停人俄罗斯堪称透明的小小算盘,透过俄罗斯,各方真正关心的问题依然是朝方的态度:河内峰会流产后两个月,朝鲜现在想要的是什么?

今年二月,金正恩与特朗普在河内的主要分歧在于对朝制裁的解除时间:朝鲜希望美国能够同步松动乃至完全解除目前的经济和禁运制裁,美国则拒绝在朝鲜彻底无核化之前做出任何让步,这一分歧最终导致了美朝的突然散局。

●  2018年9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呼吁对朝鲜的制裁应该“大力”执行 / 视觉中国

但在本次俄方的转述当中,朝鲜如今关心的首要问题已经不再是制裁。普京表示,朝鲜需要为弃核获得安全上的保证:“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需要保障其安全,保护其主权”。为此,从来自美国或韩国的单方承诺,到“除国际法之外的其他保护机制”,都有可能进入讨论范围。

金正恩在会后第二天发表的正式声明似乎也验证了这一点。他表示,朝鲜半岛目前再次陷入僵局的原因是“美国在第二次美朝峰会上表现出了片面和不友好的立场”,由此,如今陷入疑问的是“半岛的和平与安全”。

经济制裁曾在河内成为问题焦点,但在此次“普金会”中,该问题并未进入关键议程。从会谈结果看来,几项因国际关系恶化国际制裁依然存在,而陷入停滞的朝俄合作项目仍未见明朗预期。

● 经济制裁问题并不是“普金会”的核心议题 / 网络

朝美两方都曾相继释放过善意。

2018年4月,朝鲜宣布将建设重点转移到经济方面。在此之后,朝鲜公布了一系列引入外资的计划,主动对外宣传粮食危机,并努力融入国际经济组织,显露出寻求制裁松动的迫切愿望,这也成为外界眼中朝鲜积极参与和谈的基本动机。

以及更早之前的2017年8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就已承诺“美国不寻求政权改变或颠覆、不寻求加速朝鲜半岛统一,不会找借口向三八线派兵”,成为推动过去两年朝鲜半岛局势缓和的关键前提。

但如今的发展似乎在验证一件事: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此前两年双方释出的善意正在烟消云散。至少对于朝鲜而言,事情正在走向熟悉的老路——

“地区局势……可能重新回到起点。”金正恩在他的声明当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