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一案因十天前女主角Jingyao Liu正式提出民事訴訟後,再次被人們關注。

短短十天時間,大量信息的曝光,以及雙方不斷視頻,錄音數據的拋出,讓不少人對此事有了一些新的認識。

特別是曝光視頻顯示,女方手扶劉強東胳膊,並作出引導手勢,讓她起訴書中說法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網路上聲討當事女生的聲音更是空前高漲。

4月25日,當事人Jingyao Liu第一次面對記者,她承認了視頻的真實性以及那段錄音的真實性。

但是她表示這些視頻都經過了剪輯,比如自己因為喝多了迷路,同樣的地方走了兩遍的細節被剪輯掉了,又比如與律師那段話的前後對話都被剪輯掉了。

在Liu同學口中,那些「矛盾」為什麼存在?

而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背後又有多少吃瓜群眾看不到的呢?

老習慣,我們來先給讀者划下重點:

1.女生否認仙人跳,從未同意發生性關係

2.視頻和音頻都有「斷章取義」

3.她很害怕劉強東報復

4.劉強東「強姦」後還讓她第二天去紐約

5.解釋了為何會挽住劉強東的胳膊

6.為什麼出現兩次報警

7.只要道歉,如果能打贏民事訴訟,會全部捐出賠款

這是女生與律師兩次對話的完整音頻,由志願者的聽譯,配上了英文對話原文以及中文翻譯。(視頻來源:呈現小組)

 

完整版通話錄音

兩次通話源音頻來自於Jingyao Liu本人,來源:「呈現小組」

在這段完整版的錄音中,大家發現,原告女主似乎並沒有大家之前所認為的那樣強勢、理智。

在與律師的第一次通話中,原告女主提出了自己希望得到劉強東的道歉,和賠償,並明確的表示自己只想儘快解決這件事,不想要出現在新聞上,不想被報道。

但在網上第一次曝光的錄音中,後一部分內容被剪掉,網上有不少人質疑其想要錢之外,更是有炒作之嫌。

(註:以下紅色字體內容為被剪輯部分)

在第二次通話中,律師問詢女方「方案」,這名女生當下第一反應是疑問,但這一部分也被剪去。

之後的談話中,律師不斷詢問原告女生的具體要求,所求賠償金額,女生方面一直說不知道,之後情緒崩潰,在通話過程中哭泣。

同時新聞《獨家|劉強東案女事主回應: 「我一直在拒絕」》一文稱:

當天她之所以願意讓劉強東送他上樓,是以為他「酒醒了,放過我了」「僅是送我回家」。她稱,其中被剪掉的一個片段是,她那天喝多了迷路,同樣的地方走了兩遍。

應劉強東的「邀請」,她酒後有點「暈」,引路和進入電梯時,確實把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

劉強東的證詞也顯示,當晚在公寓樓里,他們上下樓了兩次,最終進入了她的公寓。

Liu JIngyao對媒體表示,「事件發生後,她一開始的心態是自認倒霉、息事寧人。於是在第一次朋友報警後,她先是告訴警察,她遭遇了強姦,但又因為害怕給自己帶來麻煩,改口說自己是自願的。」

財新記者獲得的一份時間顯示為2018年8月31日的出警隨身攝像機視頻驗證了Liu Jingyao的上述說法。

警察敲門進入公寓後很快將劉強東帶回警車,留一位警員在公寓內向JY詢問情況,她回答的語句前後有所矛盾,邏輯混亂,在警察的一再確認下,JY最終稱 「我自願和他發生了關係」。

Liu Jingyao稱,在那晚的飯局上,劉強東對她說,「特別喜歡我,讓我第二天跟他去紐約,陪他過幾天,然後他就飛回國了。他說,你畢業後就直接來京東做管培生」。

當事發後第二天劉強東的助理聯繫她要護照號碼、安排去紐約事宜時,JY被激怒了,感覺自己之前的拒絕都白說了。在學校老師的鼓勵下,她才下定決心第二次報警。這最終導致劉強東在8月31日至9月1日被短暫拘捕約16小時。

(編者註:如今這段文字已經在不少媒體被刪除)

 

以下是Liu Jingyao接受《財經》記者專訪內容:

《財經》:劉強東涉嫌性侵一案,在明尼蘇達州檢方不予起訴4個月後,你提起民事訴訟是出於哪些考慮?該案(民事訴訟)目前是處於什麼程序,接下來的程序是什麼?

Liu Jingyao:這個案子的推進,是我的律師在對案情有充分了解的情況下對我提出的專業建議。我們在得知檢方作出不予起訴決定後的第一反應是,我們應該繼續民事訴訟。之所以過了四個月是因為,我的律師在刑事程序後需要足夠的時間從檢察院拿到相關文件和材料,從而撰寫民事訴訟書,也需要進行進一步相關的調查。如果我們的民事訴訟最終勝利了我會把我的賠款全部捐出。

《財經》:4月22日開始有兩段視頻通過「明州事記的社交賬號」曝光並在網路流傳,此前有媒體聯繫你的律師,律所表示曝光相關視頻與女方對執法部門所訴及針對劉強東及其公司提起的訴訟一致。是否是這樣?4月23日「陳純Camus」的社交賬號發布了一段視頻並表示是受你之託發布,是否是這樣?那兩段視頻和「陳純Camus」發布的視頻的不同在哪裡,「陳純Camus」發布的視頻是否是完整版視頻?在餐廳吃飯的監控視頻總長是多少,從推門進入公寓到房間視頻的總長是多少?在車上是否有視頻?

Liu Jingyao:陳純是我一個朋友的老師,想要幫助我所以聯繫上了我。我和律師這裡一直都有完整版的監控視頻。陳純在看到「明州事記」發的被大量刪減的視頻後向我要了沒有一點刪減的完整版,我給了他。我後來發現他也進行了刪減,可能因為原版太長了(餐廳三小時左右)。但他發的部分確實可以證實我在吃飯時一直是坐劉強東旁邊。從進入公寓樓到進入房間約15分鐘。車上沒有視頻。

《財經》:此前流傳的兩段視頻顯示,是你刷卡之後劉強東和助理才得以進入公寓,當時你和他們一起進入公寓出於什麼考慮?視頻還顯示,你主動挽著劉強東的胳膊上電梯和進入房間,這在當時是怎麼回事?

Liu Jingyao:我在車上請求劉強東之後他口頭承諾不碰我,並且告訴助理在樓下等他,他送我上樓就回來。當時司機和助理都在樓下等,視頻顯示助理一直等到凌晨四點(網傳視頻顯示,助理一直在公寓樓下等待到凌晨5:24)。我在電梯迷路時,劉強東說了句「你是不是不認路啊」,我就道歉說「我喝多了,非常抱歉」。緊接下來劉強東拍了拍我的手臂說「那挽著我走吧」,快出電梯又說了一次,我沒敢拒絕,就保持距離挽了(劉強東的胳膊)。

《財經》:你什麼時候、通過什麼方式得知這兩段視頻在國內廣為流傳?當時你的反應和心情是什麼?一些看到視頻的人因此懷疑劉強東是被設局或者遭遇「仙人跳」,你有沒有了解到這種說法,你怎麼看這個說法?

Liu Jingyao:我本人沒有社交賬號,朋友看到告訴我的。這些視頻和錄音是我和律師一直都擁有的案件基本材料,和我的起訴書內容不存在衝突,但是現在被人跳出前後文並刻意刪減放出來。現在我這邊決定把材料公開出來,是因為不想因為一些人有目的性的刪減案件材料引導言論而造成對我的污名化。

「仙人跳」的說法我一直有聽到,也很清楚地知道我如果報了警或起訴會面對這種指責。因為不僅是我,很多性侵受害者都會遭受這樣的言論。我沒有「仙人跳」。其實就在酒會上,甚至在劉強東要送我回公寓的路上,我雖然感到恐懼,都還在這麼安慰自己:劉強東這麼有錢,費得著強姦?他的名氣我作為一個中國人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權力和關係網有多強大,我也不可能不知道。

《財經》:在該案還未正式進入庭審程序,有人在網路上傳播經過剪輯的視頻材料,你怎麼看待這種行為?

Liu Jingyao:我認為這是對方利用媒體試圖控制輿論導向為目的的行為。被剪輯過的視頻和音頻會混淆視聽。事實上放出的視頻和音頻不會對民事訴訟造成任何影響,即使視頻的來源是真實的,被剪輯過的視頻和音頻不能被當作證據使用。此視頻和音頻除了當事人、律師以外沒有任渠道獲得。若非出自劉強東方律師,視頻和音頻的真實性很令人生疑。

《財經》:4月23日,南都在跟進此事的報道中稱收到了匿名錄音,錄音裡面和律師對談的是否是你,這是否是完整音頻,當時的情況是怎樣的?音頻中,女生說「你可以告訴他,他可以給我一筆錢,我還需要他的道歉, 否則我就會去法院提起訴訟。」這是怎麼回事?

Liu Jingyao:錄音是有刪減的。我和律師一直都知道錄音的存在。在刑事證據共享後,我們也拿到了這段完整的錄音。但是這段刪減版的錄音現在被沒有前後文地放出來。

這段談話發生的時候,是劉強東快要結束被關押前,警方來詢問我是否願意繼續調查。我當時沒有律師,還在遭受網路人身攻擊,很沒有信心去和劉強東抗衡。我告訴警探我的感受,他知道我當時的情況後建議我和解,暫時關閉這個case(案件);若和解不成功可以再重新開啟案件調查。

我聽從建議選擇了和解,暫時性關閉這個case,然後警探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了劉強東律師。警探告訴我,我可以把我的需求告訴那邊的律師,所以我們打電話的時候我就說了。完全沒想到對方會錄音。

《財經》:此前,劉強東律師Jill Brisbois女士發給《財經》記者的事件經過中稱,「當劉強東先生還在被關押時,女方主動要求劉強東先生的律師給她打電話。在劉強東先生被釋放後我按女方的要求給女方打了電話。女方在幾次通話和簡訊溝通中反覆索要錢財,並威脅如果她的要求得不到滿足就要將此事公開並起訴劉強東先生。劉強東先生堅決拒絕與其談判。此後不久,女方聘請了人身傷害領域的民事律師,並在案件調查期間通過媒體反覆散布大量不實信息。」對此描述,你認為是否是這樣?

LiuJingyao:實際上是劉強東的律師反覆主動致電和我討論和解細節。當時在我覺得和他無力抗衡並且願意和解時,我覺得要求道歉和經濟賠償是完全合理的。那個時候我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和解,第二是去法庭。我內心從來沒有放棄用法律維護權益,只是在那個時候我沒有律師並且覺得他權力太大了,後來我找到了合適的律師,所以決定開啟案件繼續調查。我們沒有散播任何不實信息。

我的父母和親戚多次接到中間人的電話以及被邀面談。談的內容是關於能否給錢撤訴的問題,均被家人拒絕。家人要求當面道歉,被對方否決。

《財經》:去年8月31日的事情發生之後,給你的學業和生活造成了哪些影響,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Liu Jingyao:去年的事件發生後,我由於心理障礙害怕出門,進而休學。我接下來打算就繼續等待民事起訴的結果和說出我的經歷。

姚其湧秘書:劉強東與女生不認識 晚餐座位沒刻意安排

4月26日晚間消息,劉強東案晚餐現場親歷者之一、宏兆集團董事長姚其湧秘書QueenaHuang發布一份題為《關於Liujingyao起訴書中不實內容的聲明》的文件,稱Liujingyao是本次晨跑活動的志願者,劉強東先生從未參加過晨跑活動,與Liujingyao並不認識。新浪科技與秘書QueenaHuang取得聯繫,確認了聲明的真實性。

聲明中稱,Liujingyao是明尼蘇達大學企業家學者晨跑活動的志願者,當天並沒有其他任何人就是否邀請Liujingyao提出任何需求或要求,劉強東從未通過姚其湧秘書或者姚其湧邀請Liujingyao前往用餐。

聲明中還提到,當天晚餐的座位並無任何刻意安排,並不存在其座位被姚先生刻意安排一事。

聲明中稱,晚餐尚未結束時,姚其湧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理,姚其湧秘書負責帶其離開,對於隨後發生的其他事情毫不知情,直至媒體報道這次的事件。「以上情況,我作為事件親歷者,僅站在實事求是的立場上進行澄清說明,所述內容亦可以隨時向Liujingyao求證。我們對Liujingyao在起訴書中的不實事宜保留追訴的權利。」

關於Liujingyao起訴書中不實內容的聲明:

近日,關於劉強東先生在美國明尼蘇達州的事件出現了很多報道。我是報道中提及的宏兆集團董事長姚其湧先生的秘書QueenaHuang,於2018年8月隨同姚其湧先生前往明尼蘇達大學參加企業家學者活動,我也是該事件中晚餐現場的親歷者。因此,我想就該報道中的部分內容說明事實情況如下:

1、Liujingyao是本次晨跑活動的志願者,劉強東先生從未參加過晨跑活動,與Liujingyao並不不認識。姚其湧先生僅在Liujingyao作為志願者服務的晨跑活動中與其見過面,但並不熟悉,更沒有任何直接聯繫,也從未向其承諾過有關工作崗位事宜。

2、當天的晚宴是為全部沒有去參加觀看明大Gopher橄欖球比賽的各位企業家及其助理聚餐所設,也邀請了連日來為企業家們服務的學校志願者及同學。Liujingyao由於在數日的晨跑活動結束後,都來到我所居住的酒店房間里沖涼,因此我與她比較熟悉,我有她的微信,當晚姚先生提出邀請志願者的時候,我告知姚先生我可以聯繫並邀請的志願者人員,徵得姚先生同意後,我就給Liujingyao發了微信,也邀請其前往用餐,但並沒有其他任何人就是否邀請Liujingyao提出任何需求或要求。劉強東先生從未通過我或者姚先生邀請Liujingyao前往用餐。另外Liujingyao也不是我邀請的唯一的一位志願者。我同時也邀請了了男志願者Tao和其他為此項目服務的同學參加晚宴,Tao表示會準時出席。

3、當天晚餐的座位並無任何刻意安排。當晚,我駕駛車輛帶姚先生前往餐廳,但是由於姚先生走錯了餐廳,我聯繫並通知男志願者Tao去接姚先生。當我們抵達餐廳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到齊就坐了,包括Liujingyao也已經就坐了了,姚先生只是直接入座了留下給他的空位上。Liujingyao提供的視頻已經證實這一點,並不存在其座位被姚先生刻意安排一事,Tao也應該清楚。

4、晚餐現場我與其他助理在另外一桌就餐,由於還需要駕車送姚先生,所以我沒有飲酒,在現場看到眾人彼此聊天說話,並沒有人故意向Liujingyao勸酒。

5、晚餐尚未結束時,姚其湧先生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我負責帶其離開,對於隨後發生的其他事情毫不知情,直至媒體報道這次的事件。以上情況,我作為事件親歷者,僅站在實事求是的立場上進行澄清說明,所述內容亦可以隨時向Liujingyao求證。我們對Liujingyao在起訴書中的不實事宜保留追訴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