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將滿89歲的巴菲特對於宏觀市場、公司策略發表的言論牽動着許多投資者的注意力,不過,在他過往做出的預測中,也有過不少“打臉”時刻。一起來回看下巴菲特曾作出的12個預言及其現狀——他甚至還曾預測過自己的死亡時間。

 

1. 加密貨幣

預言:“有關加密貨幣,我幾乎可以斷言它們不會有好結局,”巴菲特於2018年1月CNBC採訪中這樣說到。“這樣的事情什麼時候會發生、怎麼樣發生,有關的任何細節,我都不知道。”

他補充說:“如果有可能給所有加密貨幣都買上五年的看跌期權,我很樂意這麼做,但我永遠不會花一分一毫做空。”

現狀:至今為止巴菲特對加密貨幣的看法是正確的。他做出上番評論時,比特幣的成交價格超過1萬4千美元。2018年底加密貨幣價值暴跌至4千美元以下,而現在的交易價格大約為5千200美元。

2. 地球平面派

(調查顯示18~24歲美國人中有三分之一都不確定地球的形狀)

預言:“輪船照樣環行地球,但地平論社群會繁榮下去。”1984年5月巴菲特在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演講時說到。

現狀:在當時的語境下,巴菲特只是在暗示金融市場中頑固的否定主義,但他對於這些所謂的地平論者的預測是正確的,近年來該理論得到了更多人的支持。

3.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

預言:“哈雷彗星與本年度收益率有一個共同特點: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第二次,”巴菲特在1985年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的信中寫到,當時集團的凈值增長了48.2%。

他還說該年度該公司每股賬麵價值23.2%的年複合增長率是“另一個不會出現第二次的百分比。”

現狀:將近20年後巴菲特對於第一個百分比的預言才出了差錯,伯克希爾·哈撒韋凈值於1998年增長了48.3%,雖然如此大的漲幅歸功於企業為併購而發行的股票。

“通常情況下,48.3%的利好值得大家原地空翻,但今年不是。”他這樣告訴投資者。

第二個關於百分比的預測直接走偏。伯克希爾·哈撒韋的每股賬麵價值於第二年度增長了23.3%。

4.西爾斯百貨

(Sears,美國著名連鎖百貨公司,是沃爾瑪之前美國最大零售商,2018年其母公司申請破產)

預言:巴菲特於2005年5月在堪薩斯大學告訴學生,西爾斯百貨首席Eddie Lampert將很難使連鎖百貨商店恢復活力。他警告說競業對手如沃爾瑪和好市多可能會用低價戰略對付西爾斯,當時西爾斯剛被凱馬特(Kmart)收購。

“Eddie是個聰明的人,但凱馬特和西爾斯合力是一件棘手事,”巴菲特說。“想要把長時間業績下滑的零售商重新拉回來是非常困難的。”

現狀:巴菲特是正確的。西爾斯於2018年10月申請破產保護。(然而西爾斯2019年1月16日宣布贏得破產拍賣,將縮減並繼續開放約400家商店)(大型連續劇)

5. 美國廣播公司、政府員工保險公司(GEICO)以及華盛頓郵報

預言:“我們希望可以永久持有三家主要股份,美國廣播公司、政府員工保險公司以及華盛頓郵報,”巴菲特在1986年的信中寫到。

“即使這些看起來被嚴重高估,但我們不應該減持,即使有人出價遠遠高於我們對價值的判斷,”他補充道。

現狀:敵不過個好價錢————伯克希爾·哈撒韋於1996年向迪士尼出售了持有的美國廣播公司股權,交易總價值為25億美元。

而對於華盛頓郵報,巴菲特於2014年將公司持有的28%股份出售給格雷厄姆控股公司,交易價值超過11億美元。而格雷厄姆公司又在2014年將郵報以2億5千萬美元的價格出售給亞馬遜。

伯克希爾·哈撒韋仍是政府員工保險公司的大股東。

6.房地美

預言:“1988年我們對聯邦住宅貸款抵押公司(房地美)進行了大宗採購,”巴菲特在該年的致股東信中寫道。

“我們希望可以長期持有這些債券。事實上,當佔有着優秀管理層領導的優秀企業時,我們的偏好永遠是持有。”

現狀:幸好巴菲特改變了自己的想法。2000年伯克希爾·哈撒韋幾乎售出了持有的所有房地美和房利美股份,將持股從1999年的8.6%調整至0.3%。(次貸危機引發房利美和房地美破產,最終導致2008年金融危機)

7.可口可樂與吉列

預言:“任何一個通情理的觀察者——甚至是最咬牙切齒的競爭對手,如果他們客觀看待事物的話——都不會懷疑可口可樂和吉列將在全球範圍內在該領域保持霸主地位,”巴菲特與1996年致股東的信中寫到。

“確實,他們的統治地位將只增不減。兩家公司都在過去十年間擴大了原本就很龐大的市場份額,所有的徵兆都表明這樣的表現在接下來十年將會再次上演。”

現狀:巴菲特的主張至今還能站得住腳:可口可樂和吉列依然是各自市場中的巨頭,雖然吉列正在承受越來越大的壓力。

1991年,可口可樂佔美國軟飲市場份額的41%,同年,百事的市場份額為33%。紐約時報稱可口可樂在海外的銷售額為百事的四倍。而Statista數據顯示,2015年可口可樂佔據了碳酸飲料市場份額的49%。

而吉列的市場份額從2010年的70%下降到2016年的54%。新興品牌帶來的激烈競爭是吉列遭遇如此窘境的原因。

8. 死亡

預言:在2006年致股東的信中,巴菲特認為自己“還有大約12年可活(不過,我自然想要活得更久一些)”。

現狀:如果讓巴菲特本人選擇一個失敗的預言,很大概率他會說出這個。寫完信的12年早已過去,但他依然身體康健。

9. 乒乓球

預言:巴菲特曾為邢延華背書,刑是華裔美乒小將,9歲時受邀參加巴菲特的75歲生日會,與巴菲特和比爾蓋茨打球。在2009年之股東信中他這樣寫到“打賭她有一天一定可以贏得奧運會”。

現狀:邢延華參加了2012年倫敦奧運會,在女單第三輪中以2:4不敵中國選手李曉霞慘遭淘汰。

10.住房

預言:“住房市場將會回暖——幾乎可以斷言,”2011年致股東信中巴菲特說。當時美國住房泡沫破裂,為金融危機添了一大把柴火。

他補充說:“我們會再次每年建造100萬及以上個住房單位。我相信在那一天到來之時,專家會驚訝於失業率的降幅。”

現狀:巴菲特關於住房和失業率的觀點是正確的。據美國商務部數據,今年二月美國新增的住房單位有120萬。失業率也從2011年的8.9%下降至2018年的3.8%。

11.指數基金

預言:“從2008年1月1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為止的十年期內,標普500中將有一系列基金和對沖基金的投資組合會跑贏大盤,跑贏的判定標準是凈收益率、成本和費用,”巴菲特預測到。一位投資多種對沖基金的基金經理人Ted Seides則立下賭約,認為自己選擇的包括5種基金,投資了超過200個對沖基金的投資組合會優於標普500指數。

現狀:巴菲特多年來都主張,指數基金比散戶投資的收益率更好,因為指數基金包括了大範圍的股票,收費也更少。

他最終贏了這場賭約。標普500自2008年至2017年的平均收益率為8.5%,而基金經理的投資組合收益率低於3%。

12. 標普500指數

預言:眾所周知,巴菲特認為好日子不會持續太久。1999年致股東信中,巴菲特認為標準普爾500指數“在未來十或二十年內的表現,會比自1982年起所有表現都差得多。”

現狀:巴菲特說對了。標普500的1982年至1999年的平均總收益率19%沒有維持下去。在接下來的十年間,指數又回到了1.2%。2010年至2018年慢慢回升至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