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又有很多網友會說“劉強東那麼有錢,動動手指頭就有很多外圍模特會上她的床,怎麼會去強姦呢?”

雖然就現在的證據來看,不能說劉強東性侵了,但上面這個邏輯一樣是站不住腳的。

發一篇寫於去年9月的舊文。

之前中國版metoo運動爆出來的時候,主要有幾個事件。

一個是雷闖。

指控說他在徒步的時候,和一個剛過20歲的大學生,在徒步到北京的時候,只開了一間大床房,然後強行在賓館裡和那個大學生發生了關係。

舉報稱,雷闖在進行這一步之前,在團體中樹立了自己的領袖權威。

一個是章文。

多人指控他在面對自己後輩時言行不端,會在逐漸相識之後,用微信,短信騷擾女性,甚至一次在飯局上女生喝多了酒,章文表示要送她去機場卻把她帶回了自己的茶室,並實施性侵。

而章文在騷擾她的第一步,就是加微信,然後對她說。

“我和你導師關係不錯。”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美國。

今年2月份的時候,美國2012倫敦奧運會游泳隊選手艾麗安娜-庫克斯指控國家隊教練肖恩-哈欽森對其進行性侵犯。

她說當時她只有16歲,把教練當成最信任的人,同時也是她心中的權威。

而韓國女排,女足被教練性侵,美國好萊塢小明星被名導侵害的已經不叫新聞了,每天都有的消息讓人以為那才是常態。

我相信每個在中國不裝傻的人,都聽說過劇組的選角副導演權力很大,女演員想獲得角色要陪他的段子。

因為發生得多了,網友們稱它為“潛規則”。

上面這些和主題有什麼關係呢?

別急,接着往下看。

在香港,女星藍潔瑛曾經是香港無線的當家花旦,她在《大話西遊》中飾演的“蜘蛛精”春三十娘角色,讓許多粉絲印象深刻。但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藍潔瑛就不斷傳出精神失常的新聞,被香港媒體爭相報導為娛樂圈的“瘋婆子”。

2014年在接受香港八卦周刊記者採訪,她親口淡定地稱自己曾遭影壇大哥強姦。此事也被向華強妻子陳嵐轉發承認。

那麼你猜當時是什麼讓她“精神失常”,“被媒體爭相報道為瘋子”呢。

類似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就不舉例了。

性侵案,總是發生在老師和學生之間,領導和下屬之間,導演和演員之間,行業領袖和小透明之間。往往一方勢力越大,就越容易得手,而且他們在施暴之前,一定要強調自己的權威,讓自己的行為變得合理化。

——也沒什麼好不承認的,確實有權勢的人享有更多資源。從古至今,無論對男女來說,性也是一種資源。(比如大家在描述武則天有權力的時候,都會提到她的男寵們。)

所以每每有男明星,男富豪性侵的新聞出來,都有很多網友跳出來說:

“他那麼有錢,平時會缺女人?怎麼會去性侵?”

這樣的問題不止中國人在問,其實全世界的人都在問,比如上面截圖中的韋恩斯坦,TWC的老闆,米拉麥克斯的創始人,被稱為“現代電影的挽救者”,家裡的老婆長這樣:

但他就是被曝出對超過80名女性進行性騷擾,性侵害,其中有很多,長得確實不好看。

為什麼?

因為性行為對於一個人來說,並不只意味着性。

——並不是說人有了性慾才會去性侵,性有時候意味着權力。越是有權力的男人,越覺得其他人都應該臣服。如果恰好遇到一個不願意臣服的人就會像打仗一樣去試圖讓她臣服。

鬧不好,就是我們看到的這一起起大佬性侵案,但沒爆出來的,肯定還有更多。

要知道在古代,即使是被閹了之後的太監,在飛黃騰達之後,也會娶妻生子,會外出嫖娼,甚至性侵:

《萬曆野獲編》作者沈德符是明代舉人,據他自己說,他認識的幾個太監裡面,有人經常外出嫖娼。京城樂坊有個西院,專供太監作為外宅,因此西院的女子,反倒被其他妓女瞧不起了。因為普通妓女的顧客是有屌的,西院妓女的顧客是沒屌的。

明代洪武末年,河南按察僉事浙江寧海人石允常曾經查辦過一起太監強姦案。當時石允常在民間微服私訪,碰見一家人在哭。原來其女剛剛為某宦官逼奸而死,那死太監辦完事以後,回宮躲起來了。石允常因此上奏朝廷,朝廷終於將罪犯法辦。又景泰年間大同右參軍上奏,在大同當政委的少監(低一級太監)強姦了自己養子的媳婦,還殺了養子。他也曾向某軍官伸手要人家的老婆,最終因為人家軍官和軍官的老婆都不答應,他把人家軍官給打死了。

性一直是這樣,是宣示權力的手段。

所以王爾德有句話說得好:

每一件事都和性有關。可能我們吃飯喝水唱歌,最後都是為了和你發生關係。

但只有我要和你發生關係,和性無關。

它關乎於權力。

這世界上所有東西中,只有權力是最讓這些大佬們沉浸其中、欲罷不能的。

而讓陌生的、拒絕的女孩順從,可能最符合大佬們的權力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