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3月12日,FBI爆出了美国史上最惊人的招生舞弊案,消息一出,举世皆惊。

而在昨天,传来了此案的最新的调查结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中出手最为阔绰的,不是好莱坞明星,而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家庭……

 

21岁中国女孩花808万上耶鲁?

更有华人家庭壕掷4300万!

在美国时间4月27日,《华尔街日报》报道了“美国大学招生舞弊”的最新进展:

在33位的涉案家长中,华人家庭出手最为阔绰。

华尔街日报文章截图

其中,一个中国家庭豪掷650万美元(即4373万人民币),从涉案大学申请顾问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处,为孩子购买了名校入场券。

这是迄今为止在家长群体中查获出的最高行贿金额,也是一笔颠覆想象的天文巨款。

不过,不论是检方还是媒体,均未透露这个中国家庭的具体身份和就读学校。

另一例华人家庭的身份则明朗得多,《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都曝光了详细情况。

这位学生名为 Sherry Guo,在法庭文件中的代号是“Yale Applicant 1”(耶鲁1号申请人),她的家人则豪掷120万美元,为她进耶鲁保驾护航。

据《华尔街日报》消息,来自中国的 Sherry Guo 大约在五年前搬到南加州,在圣胡安(San Juan )就读于一所名为 JSerra Catholic High School 的天主教高中。

由于搬到美国之后才开始研习英语,所以 Sherry 入学的时间较晚,21岁才刚读大一。

James Spertus 是 Sherry 的代理律师,他告诉《华尔街日报》的记者,2017年,一名洛杉矶的金融顾问把 Sherry 一家介绍给了辛格。

本来 Sherry 想去哥伦比亚大学或者牛津大学,但是由于辛格建议她去耶鲁大学并保证录取,因此 Sherry 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耶鲁校区

Spertus 律师还补充道,在2017年的11月,Sherry 的父亲致信辛格,称愿意向女儿申请的其中一所顶尖大学捐款。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辛格在收到 Sherry 父亲信件的第二天,便联系了时任耶鲁女子足球队的教练 Rudolph Meredith,把 Sherry 的简历和个人陈述发了过去,并附上了该学生的艺术作品集。

       时任耶鲁女子足球队的教练 Rudolph Meredith

辛格写道,他建议 Meredith 把艺术相关材料改成“足球”方面,并为 Sherry 捏造了两个虚假身份:中国某初级国家训练队队员,以及南加州某著名足球俱乐部的女足队长

随即,辛格从 Sherry 家庭为他支付的120万美元中,抽出了40万美元付给Meredith,然后该教练便将 Sherry Guo 列进了耶鲁女足校队的特招名单。

2018年秋季,Sherry Guo 顺利被耶鲁录取,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

Sherry Guo

根据《华尔街日报》提供的数据,对比这两位“豪掷千金”的华人家长,大部分涉案家长的行贿金额在25万到40万美元之间,手段也无非是篡改成绩和体育生特招。

虽说涉案金额堪称天文数字,但根据知情人透露,豪掷650万美元的家庭并未被起诉,而且检方说对 Sherry 的案例还在调查中,因而 Sherry Guo 的家庭也未被起诉。

根据 Sherry 律师 Spertus 的说法,“Sherry对美国大学申请的流程并不知情,对于在美国长大的学生来说,可能会期待自由选择的空间,但格一手策划了sherry的最终选择,以sherry的文化背景,这样直接指导并无不妥。

Sherry Guo 代理律师 James Spertus

律师还补充道:“没有证据表明,Sherry一家对120万美元的金额动向知情。”

由于华人和当地学生的文化背景相差悬殊,他们并不知道常规的申请流程,也不知道这笔钱会用来行贿,以为只是单纯的社会捐款,因此也不存在明显的作案动机,基于这些因素,检方才至今仍未起诉。

Sherry Guo 上次在耶鲁活动是4月10号,但自那以后,Sherry 已经离开学校了。

在 Sherry 就读高中的官网新闻上,还有她艺术作品获奖的消息,除此之外,她还是学校荣誉团体里的国际生代表之一。

其高中校长 Eric Stroupe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访谈时坦言,说 Sherry 是个“出类拔萃的艺术家”(unbelievable artist),而且才华横溢(super talented),成绩还非常好。

      JSerra Catholic High School 高中校长 Eric Stroupe 接受采访

Eric 校长坦言,对于 Sherry 被卷入舞弊案一事,他在此前全然不知情,而且也觉得十分震惊。

检方表示,案件尚在调查审理中,若有更多的新信息,届时将会公之于众。

案情颇为复杂

背后利益链盘根错节

其实,不仅是涉案华人家庭的行贿金额令人难以置信,当日东窗事发之时,整个案件的夸张程度也让大家瞠目结舌。

作为美国史上最严重的“大学招生舞弊案”,耶鲁、斯坦福、乔治城大学等8所名校赫然在列,SAT和ACT的管理层和9名高校教师罪责难逃。

至于那33名涉嫌行贿的家长,则更不乏商界精英、电台高管和好莱坞影星。

当然,整个案件的“罪魁祸首”便是大学申请顾问辛格,他建立了Key Worldwide Foundation这个机构,来给家长们提供“在分数上动手脚”和“捏造体育特长生身份”这两种“服务”,帮助富家孩子弯道超车。

大学申请顾问辛格

而这些“出手大方”的家长里,有不少我们认识的熟脸:

Jane Buckingham,洛杉矶一家精品营销公司Trendera的首席执行官

Robert Flaxman,房地产开发公司Crown Realty&Development的创始人兼CEO

 

Elisabeth Kimmel,Midwest 电视台前老板兼总裁

 

Felicity Hoffman,艾美奖最佳女主,《绝望的主妇》主演之一

 

Mossimo 服装品牌创始人 Mossimo Giannulli 和妻子女演员 Lori Loughlin

早在上个月,消息曝出不久后,作为案件的主要被告人,辛格已经认罪,并承认自己犯下敲诈勒索罪、阴谋罪、洗钱罪和妨害司法制度罪这4项罪名。

本月8号,根据《华盛顿邮报》的准确消息,影星 Felicity Hoffman 已经认罪,承认自己为了大女儿的录取情况,直接参与到作弊计划当中。

除了Felicity Hoffman,另外还有其他12名家长也认了罪,分别涉及诈骗和洗钱两项罪名。

事已至此,随着取证的不断深入,我们有理由相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家长和涉案教师加入到“认罪大军”中来。

为上名校

到底要付出什么代价?

在了解了此次舞弊案的来龙去脉之后,我们可能会在心里产生质疑:难道如今的美国高等教育,真的是富贵阶层的保险柜,贫困阶层的无底洞吗?

这句话虽然听上去残酷而讽刺,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此话千真万确。

美国高等教育体制的确存有漏洞,才能让这些富人钻了空子。

对于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美国有钱人来说,上名校真的轻而易举。而且,人家正大光明“作弊”的办法,也真的称得上五花八门。

先把“一代藤校,代代藤校”的“优先录取校友之后”规则放在一边不谈,光是“捐款”和“体育特长生”这两项规则,明摆着也是有钱人的玩法。

比如说“捐钱”吧,反正富可敌国不差钱,与其贿赂收买考官,不如直接大大方方地,给学校捐一笔巨款,平地起高楼,拱手送孩子一个前程锦绣。

而且在“捐楼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捐的钱越多,被录取的几率就越大,凡是真金白银巩固起来的关系,必须一往情深,绝不辜负。

至于体育特长生,则更是“隐晦的金钱游戏”,要知道,想要有体育特长,特别是符合WASP要求的体育特长,比如击剑、网球、滑冰和打高尔夫球之类,也都要用高额的费用来培养,绝对不是普通学生能承受得起的。

这么看来,官二代和富二代的财产、人脉、社会地位,正是可以无限向下复制粘贴,代代遗传到永远,辛辛苦苦的中产和寒门学子恐怕早就被甩回了起跑线。

 

当然,除了“教育体制弊端”之外,我们还能看出来“华人疑似被坑”的局面。

Sherry Guo 的代理律师 Spertus 早在文件中提到,“辛格对华人家庭收取的费用明显过高,算得上是趁火打劫。”

而且,根据以往的媒体报道,我们也能看出,对于想采取“弯道超车”的华人家庭,往往要付出更大的金钱代价。

2017年,《华盛顿邮报》曾报道了“捐钱群体”的VIP学生清单,以及他们接受到的特殊待遇。

其中让主页君最瞠目结舌的一条是,对于这些家里有矿还捐楼的申请者,学校会直接在他们档案袋上贴个小纸条,写着诸如“$500k. Must be on WL” (wait list)”(50万美元,必须要上备选名单)这样的小纸条。

也就是说,50万美元就可以把你送上名校的候选者队伍里,而本案的家长大部分的涉案金额也不超过40万美元。

所以到头来,华人家长不仅成了行贿主力,而且还当了冤大头,这对于今后申请名校的华人学生处境来说,恐怕只会雪上加霜吧。

《华尔街日报》在文章最后提到,如今数以万计的中国家庭把孩子们送到美国去读高中、大学,而且低龄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其实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好风凭借力,让孩子们今早获得全方位的优势。

出发点并没有错,但是选学校的时候一定要结合实际情况,如果本身是像 Sherry Guo 同学那样,艺术天分很高的同学,或许艺术院校比耶鲁更加适合她,更能发挥她的特长。

毕竟,就为了一味追求名校,就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采用非法手段,大概也真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