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3月12日,FBI爆出了美國史上最驚人的招生舞弊案,消息一出,舉世皆驚。

而在昨天,傳來了此案的最新的調查結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中出手最為闊綽的,不是好萊塢明星,而是一個“普通”的中國家庭……

 

21歲中國女孩花808萬上耶魯?

更有華人家庭壕擲4300萬!

在美國時間4月27日,《華爾街日報》報道了“美國大學招生舞弊”的最新進展:

在33位的涉案家長中,華人家庭出手最為闊綽。

華爾街日報文章截圖

其中,一個中國家庭豪擲650萬美元(即4373萬人民幣),從涉案大學申請顧問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處,為孩子購買了名校入場券。

這是迄今為止在家長群體中查獲出的最高行賄金額,也是一筆顛覆想象的天文巨款。

不過,不論是檢方還是媒體,均未透露這個中國家庭的具體身份和就讀學校。

另一例華人家庭的身份則明朗得多,《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等多家媒體都曝光了詳細情況。

這位學生名為 Sherry Guo,在法庭文件中的代號是“Yale Applicant 1”(耶魯1號申請人),她的家人則豪擲120萬美元,為她進耶魯保駕護航。

據《華爾街日報》消息,來自中國的 Sherry Guo 大約在五年前搬到南加州,在聖胡安(San Juan )就讀於一所名為 JSerra Catholic High School 的天主教高中。

由於搬到美國之後才開始研習英語,所以 Sherry 入學的時間較晚,21歲才剛讀大一。

James Spertus 是 Sherry 的代理律師,他告訴《華爾街日報》的記者,2017年,一名洛杉磯的金融顧問把 Sherry 一家介紹給了辛格。

本來 Sherry 想去哥倫比亞大學或者牛津大學,但是由於辛格建議她去耶魯大學並保證錄取,因此 Sherry 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耶魯校區

Spertus 律師還補充道,在2017年的11月,Sherry 的父親致信辛格,稱願意向女兒申請的其中一所頂尖大學捐款。

根據法庭文件顯示,辛格在收到 Sherry 父親信件的第二天,便聯繫了時任耶魯女子足球隊的教練 Rudolph Meredith,把 Sherry 的簡歷和個人陳述發了過去,並附上了該學生的藝術作品集。

       時任耶魯女子足球隊的教練 Rudolph Meredith

辛格寫道,他建議 Meredith 把藝術相關材料改成“足球”方面,並為 Sherry 捏造了兩個虛假身份:中國某初級國家訓練隊隊員,以及南加州某著名足球俱樂部的女足隊長

隨即,辛格從 Sherry 家庭為他支付的120萬美元中,抽出了40萬美元付給Meredith,然後該教練便將 Sherry Guo 列進了耶魯女足校隊的特招名單。

2018年秋季,Sherry Guo 順利被耶魯錄取,開始了自己的學習生涯。

Sherry Guo

根據《華爾街日報》提供的數據,對比這兩位“豪擲千金”的華人家長,大部分涉案家長的行賄金額在25萬到40萬美元之間,手段也無非是篡改成績和體育生特招。

雖說涉案金額堪稱天文數字,但根據知情人透露,豪擲650萬美元的家庭並未被起訴,而且檢方說對 Sherry 的案例還在調查中,因而 Sherry Guo 的家庭也未被起訴。

根據 Sherry 律師 Spertus 的說法,“Sherry對美國大學申請的流程並不知情,對於在美國長大的學生來說,可能會期待自由選擇的空間,但格一手策划了sherry的最終選擇,以sherry的文化背景,這樣直接指導並無不妥。

Sherry Guo 代理律師 James Spertus

律師還補充道:“沒有證據表明,Sherry一家對120萬美元的金額動向知情。”

由於華人和當地學生的文化背景相差懸殊,他們並不知道常規的申請流程,也不知道這筆錢會用來行賄,以為只是單純的社會捐款,因此也不存在明顯的作案動機,基於這些因素,檢方才至今仍未起訴。

Sherry Guo 上次在耶魯活動是4月10號,但自那以後,Sherry 已經離開學校了。

在 Sherry 就讀高中的官網新聞上,還有她藝術作品獲獎的消息,除此之外,她還是學校榮譽團體里的國際生代表之一。

其高中校長 Eric Stroupe 在接受《華爾街日報》訪談時坦言,說 Sherry 是個“出類拔萃的藝術家”(unbelievable artist),而且才華橫溢(super talented),成績還非常好。

      JSerra Catholic High School 高中校長 Eric Stroupe 接受採訪

Eric 校長坦言,對於 Sherry 被捲入舞弊案一事,他在此前全然不知情,而且也覺得十分震驚。

檢方表示,案件尚在調查審理中,若有更多的新信息,屆時將會公之於眾。

案情頗為複雜

背後利益鏈盤根錯節

其實,不僅是涉案華人家庭的行賄金額令人難以置信,當日東窗事發之時,整個案件的誇張程度也讓大家瞠目結舌。

作為美國史上最嚴重的“大學招生舞弊案”,耶魯、斯坦福、喬治城大學等8所名校赫然在列,SAT和ACT的管理層和9名高校教師罪責難逃。

至於那33名涉嫌行賄的家長,則更不乏商界精英、電台高管和好萊塢影星。

當然,整個案件的“罪魁禍首”便是大學申請顧問辛格,他建立了Key Worldwide Foundation這個機構,來給家長們提供“在分數上動手腳”和“捏造體育特長生身份”這兩種“服務”,幫助富家孩子彎道超車。

大學申請顧問辛格

而這些“出手大方”的家長里,有不少我們認識的熟臉:

Jane Buckingham,洛杉磯一家精品營銷公司Trendera的首席執行官

Robert Flaxman,房地產開發公司Crown Realty&Development的創始人兼CEO

 

Elisabeth Kimmel,Midwest 電視台前老闆兼總裁

 

Felicity Hoffman,艾美獎最佳女主,《絕望的主婦》主演之一

 

Mossimo 服裝品牌創始人 Mossimo Giannulli 和妻子女演員 Lori Loughlin

早在上個月,消息曝出不久後,作為案件的主要被告人,辛格已經認罪,並承認自己犯下敲詐勒索罪、陰謀罪、洗錢罪和妨害司法制度罪這4項罪名。

本月8號,根據《華盛頓郵報》的準確消息,影星 Felicity Hoffman 已經認罪,承認自己為了大女兒的錄取情況,直接參与到作弊計劃當中。

除了Felicity Hoffman,另外還有其他12名家長也認了罪,分別涉及詐騙和洗錢兩項罪名。

事已至此,隨着取證的不斷深入,我們有理由相信,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家長和涉案教師加入到“認罪大軍”中來。

為上名校

到底要付出什麼代價?

在了解了此次舞弊案的來龍去脈之後,我們可能會在心裡產生質疑:難道如今的美國高等教育,真的是富貴階層的保險柜,貧困階層的無底洞嗎?

這句話雖然聽上去殘酷而諷刺,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此話千真萬確。

美國高等教育體制的確存有漏洞,才能讓這些富人鑽了空子。

對於那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美國有錢人來說,上名校真的輕而易舉。而且,人家正大光明“作弊”的辦法,也真的稱得上五花八門。

先把“一代藤校,代代藤校”的“優先錄取校友之後”規則放在一邊不談,光是“捐款”和“體育特長生”這兩項規則,明擺着也是有錢人的玩法。

比如說“捐錢”吧,反正富可敵國不差錢,與其賄賂收買考官,不如直接大大方方地,給學校捐一筆巨款,平地起高樓,拱手送孩子一個前程錦繡。

而且在“捐樓界”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捐的錢越多,被錄取的幾率就越大,凡是真金白銀鞏固起來的關係,必須一往情深,絕不辜負。

至於體育特長生,則更是“隱晦的金錢遊戲”,要知道,想要有體育特長,特別是符合WASP要求的體育特長,比如擊劍、網球、滑冰和打高爾夫球之類,也都要用高額的費用來培養,絕對不是普通學生能承受得起的。

這麼看來,官二代和富二代的財產、人脈、社會地位,正是可以無限向下複製粘貼,代代遺傳到永遠,辛辛苦苦的中產和寒門學子恐怕早就被甩回了起跑線。

 

當然,除了“教育體制弊端”之外,我們還能看出來“華人疑似被坑”的局面。

Sherry Guo 的代理律師 Spertus 早在文件中提到,“辛格對華人家庭收取的費用明顯過高,算得上是趁火打劫。”

而且,根據以往的媒體報道,我們也能看出,對於想採取“彎道超車”的華人家庭,往往要付出更大的金錢代價。

2017年,《華盛頓郵報》曾報道了“捐錢群體”的VIP學生清單,以及他們接受到的特殊待遇。

其中讓主頁君最瞠目結舌的一條是,對於這些家裡有礦還捐樓的申請者,學校會直接在他們檔案袋上貼個小紙條,寫着諸如“$500k. Must be on WL” (wait list)”(50萬美元,必須要上備選名單)這樣的小紙條。

也就是說,50萬美元就可以把你送上名校的候選者隊伍里,而本案的家長大部分的涉案金額也不超過40萬美元。

所以到頭來,華人家長不僅成了行賄主力,而且還當了冤大頭,這對於今後申請名校的華人學生處境來說,恐怕只會雪上加霜吧。

《華爾街日報》在文章最後提到,如今數以萬計的中國家庭把孩子們送到美國去讀高中、大學,而且低齡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其實目的也很簡單,就是想好風憑藉力,讓孩子們今早獲得全方位的優勢。

出發點並沒有錯,但是選學校的時候一定要結合實際情況,如果本身是像 Sherry Guo 同學那樣,藝術天分很高的同學,或許藝術院校比耶魯更加適合她,更能發揮她的特長。

畢竟,就為了一味追求名校,就冒着身敗名裂的風險,採用非法手段,大概也真的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