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帝企鹅,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法国的那部纪录片《帝企鹅日记》吧。

帝企鹅之所以叫“皇帝企鹅”,是因为在发现它们之前,我们给一群高大的企鹅取名叫“国王企鹅”。

然而发现帝企鹅时傻眼了,它们比国王企鹅还要大啊,那怎么办呢?

只能取名叫“皇帝”了……

帝企鹅真的很高大,是现在发现的企鹅里,体型最大庞大的。

它们身高1米2,和小学生一样高了;

但是为了抵抗严寒,它们脂肪层很厚,体重可达46公斤。所以大家别想着它很可爱就能抱得动它……它一屁股能把人压死……

虽然称作“皇帝”,但是帝企鹅的生活可远远称不上“帝王的豪奢生活”……

5岁后,它们就开始了每年180公里的往返极限运动……

每年3月至4月是帝企鹅的繁殖季节。

它们要跑到90公里之外的地方繁殖,因为那边没有很多天敌,适合繁殖。

5到6月期间,雌企鹅产下一枚蛋(对,它们基本上都是一次生一只小企鹅),由雄企鹅放在脚掌上孵化,周期为两个月。

在这期间,雌企鹅将要跑到90公里外的原地捕猎,并试图躲开摩拳擦掌天敌,海豹。

而雄性企鹅则不进食,依靠身上的脂肪熬过这漫漫孵化期。

两个月后,雌企鹅捕食归来,吐出她吃下的鱼,喂给小企鹅吃。这时,雄企鹅终于能自己回90公里的捕食区吃饭了。

夫妻就这样轮流捕食约6次,照顾小企鹅。

等到四月,小企鹅已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它们就把孩子抛下,再次回到繁殖区寻找新的伴侣。

帝企鹅的寿命在10岁左右,个别的能活到20岁。

但来回奔波和挨饿受冻就是它的主要生活。

帝企鹅最大的族群之一生活在南极洲的布伦特冰架,也正是1956年英国南极科考站设立在此的哈雷研究站。

(哈雷研究站)

就在最近,科研站的Peter Fretwell和Philip Trathan在研究这一块地区的卫星图像时,突然发现,在2016年到2018年期间,生活在这里的帝企鹅几乎没有繁衍后代……

要知道,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为了获得帝企鹅身上丰富的油脂,人类曾经大批量屠杀帝企鹅。

一直到1964年南极条约协商国制订《保护南极动植物区系议定措施》之后,她们才和其他南极物种开始受到保护。

就在2001年,帝企鹅仍旧是在近危物种名单里。

在研究站人员所写的论文《冰上的帝企鹅:哈雷湾三年繁衍失败》中,这样写道:“这样长期的繁衍失败,从未在历史记录中出现过。”

所以,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帝企鹅停止繁衍呢?

导致帝企鹅不再繁衍的主要原因就是,帝企鹅无法在不稳定的冰层上繁衍后代。

让我们先看一下下面两张卫星图像:

卫星图像显示的是2015年和2018年的哈雷湾。

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与2015年相比,2018年的哈雷湾有显著地缩小。

在2015年,我们可以看到冰层上有褐色的痕迹,这些都是帝企鹅的粪便;而在2018年,我们几乎看不到大片的褐色区域。

据估计,在2018年的繁殖季节,只有几百只企鹅跑去了它们的繁殖地,这个数字是那片区域的帝企鹅数量的2%。

这样反常的现象和反常的气候基本都是由于一种特殊的气候类型——厄尔尼诺-南方振荡现象。

我知道,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名词……

如果菌菌告诉大家,其实菌菌也不知道,你看大家都不知道的,是不是能安慰到你们呢?

维基百科告诉我们:

“厄尔尼诺-南方振动现象(英语:El Niño-Southern Oscillation,ENSO,或圣婴-南方振动)是发生在横跨赤道附近太平洋的一种准周期气候类型,大约每5年发生一次。

南方振动是指东太平洋赤道区域海面温度(厄尔尼诺事件时变暖,拉尼娜事件时变冷)和西太平洋赤道区域的海面上气压的变动。”

虽然大家一定一头雾水,觉得解释和没解释完全无区别,但不要紧,因为我们的新名词并没有结束。

大家看到了,厄尔尼诺-南方振动现象中,东太平洋迟到区域海面温度会发生变化,变暖的时候叫做厄尔尼诺现象,又称为圣婴现象。

对,我们进入了重点。

这一次哈雷湾的变动,正是由于剧烈的圣婴现象。

南极经历了60年未见的强烈圣婴现象,据推断,这也是冰层锐减的原因。

这样的锐减导致两个结果:留在哈雷湾的企鹅停止生育,或者生育失败;

以及,另一群企鹅迁移了它们的栖息地。

它们迁移到了距离哈雷湾55公里处的另一片帝企鹅栖息地:道森—兰布顿山。

虽然它们举家迁移,但搬了新家的帝企鹅也没有生娃……

科研人员只能说,呃,它们可能需要适应一下新环境……

总而言之,它们就是很久都没有生娃……

科研人员还说,这种强烈的圣婴现象,虽然不能真正确定,但还是同我们的气候变暖息息相关。

我们都在说,保护环境是为了保护地球……

说实在的,人类太过傲慢了。

就算我们的臭氧层完全消失,太阳不经保护直射地球,遭殃的也只是生活在地球上的动物,包括我们。

地球难道会因此受影响吗?没有生物,它依旧会自转,也会绕着太阳公转。

所以,我们任由自己破坏环境,受伤害的只是我们自己罢了。

有时候,我们还没有16岁的女孩更理智。

Greta Thunberg,一个瑞典的普通女孩。当有一天,她意识到自己生活在一个气候逐渐变暖,但其他人依旧正常地生活,仿佛气候变暖是不存的时候,她感到十分惊奇、

她在TED的一次演讲里,表达了她的困惑:

我记得我那时候觉得很奇怪。人类,作为动物的一种,能够改变地球的气候。因为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了,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们不就不该谈论其他的事情了。

但是没有,气候在变暖,而我们,无动于衷。

每一天,都有200个物种因我们的举动而消失,这个速度是曾经的千倍甚至万倍。

每一天,我们仍在多消耗汽油、多消耗那些会使气候更恶劣的东西。

Greta Thunberg说,她觉得现在就是我们做些什么的时候,为了那些动物,也为了我们的未来和后代。

让我们开始做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