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羅火山口大屠殺Moro Crater massacre,2019年已被英語維基百科改寫成了First Battle of Bud Dajo,目的是顯得更加中立一點。這段100年前的歷史隨着菲律賓的獨立,被世人遺忘。但美軍的作戰記錄依然保留:

摩羅穆斯林認為這是一場偉大勝利

他們在混亂中擊斃美軍21人

擊傷美軍75人

然而1000莫羅人只有6人活下來

美軍最後做了閃瞎雙眼的事

維基百科的菲律賓史

第一次布德達喬戰役

也被稱為莫羅火山口屠殺

1906年3月

在菲律賓西南部的莫羅叛亂期間

美國軍隊

對莫羅人發動的一場清繳戰役

在一個世紀前

在當地人與西班牙的戰爭中

他們把火山口作為避難所

對美國人來說

將這場戰鬥描述為戰爭是有爭議的

因為攻擊者是美軍

他們的壓倒性火力優勢

和雙不平衡的傷亡

都使得這場戰鬥看上去更像屠殺

維克·赫爾利寫道

Vic Hurley

毫無疑問

巴德達喬可以被稱為戰鬥

而馬克·吐溫評論道

Mark Twain

這是一場什麼樣的戰鬥呢

它和任何戰鬥沒有相似之處

我們清理了四天的工作

通過屠殺這些無助的人來完成工作

摩洛人被殺的比例

比現在被認為是屠殺的其他事件高

例如

在傷膝河大屠殺中死亡的美洲土著

最高估計數是350人中的300人

死亡率為85%

而在巴德達約事件中

在一個大約1000人的群體中

只有6名莫羅倖存者

死亡率超過99%

和傷膝河事件一樣

摩羅人的群體包括婦女和兒童

是的

在火山口的摩羅人擁有近戰武器

雖然戰鬥僅限於

對Jolo的地面行動

但海軍炮火的使用大大增加了

對莫羅人的壓倒性火力

在交戰期間

750名美軍士兵

和軍官在J.W.鄧肯上校的指揮下

襲擊了巴德達約火山口

該火山口有1000名摩羅村民組成

根據赫爾曼·哈格多恩

Herman Hagedorn

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寫了系列文章

摩洛人自認為

他們是菲律賓最強大的反抗勢力

一直在反抗美國的軍事進攻

而且他們認為這場戰爭非常成功

讓咱們一起圍觀下

戰爭發生的背景

在布德達喬的第一場戰鬥

發生在倫納德·伍德將軍

擔任摩羅省省長的最後幾天內

伍德的任期

是一個偉大的改革時期

其中的一些改革

包括廢除奴隸制和匯票徵收制

後者作為登記選舉權的稅

然而

美國長官的這一系列政治改革

尤其是選舉權與稅收關聯

激怒了當地的摩羅穆斯林族群

匯票徵收制激起了憤怒

因為摩羅人把它解釋為一種貢品

根據維克赫爾利的說法

即使在美軍佔領了30年之後

摩羅人對匯票徵收制的參與率也很低

伍德任期的最後日子

武裝反叛此起彼伏

而美軍開始在這些島嶼上展開鎮壓

儘管

摩羅人的敵對情緒

在伍德卸任後逐漸消退

他的繼任者布利斯採取各種綏靖政策

但是

表面上的和平醞釀著更激烈的衝突

在這種怨恨的緊張氣氛中

火山口戰役的事件才得以上演

據赫爾曼·哈格多恩的記錄

生活在巴德達約火山口的摩洛人

兩次或三次叛亂的餘黨

甚至是十幾次武裝叛亂的組織者

反對選舉匯票制的叛軍

反對美國軍隊佔領的頑固分子

不承認達托總督的不法分子

以及被溫和穆斯林譴責的極端分子

維克·赫爾利

克麗絲的斯威什的作者

對此形容道

導致巴德達約戰役的原因是

對奴隸制交易被禁止的不滿情緒

對更牛銳減的怒火

以及

對女性竊取蘇祿各地男人特權的不滿

說到底

即這裡居住的穆斯林

完全無法接受美軍制定的新秩序

無論是解放奴隸還是解放婦女

還是按投票權徵稅

都是不可忍受的西方暴政

巴德達約慘劇的發生

巴德達約的一連串事件

始於一位名叫帕拉的摩洛人

在英軍控制的婆羅洲瘋狂地煽動

帕拉從約洛島上的約洛市

蘇祿國蘇丹的所在地

附近的家中動身

到處煽動武裝叛亂

蘇祿區首長休·L·斯科特上校

試圖逮捕帕拉

但當地的達圖們一直暗中支持帕拉

這導致美軍的圍捕失敗

帕拉逃跑了

幾個月的奔襲中

美軍一直沒能抓住帕拉

反倒讓帕拉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庫塔

並說服了大群達圖人追隨自己

伍德率領一支美國探險隊

去攻打帕拉的庫塔基地

但在巴德達約地區遭到了莫羅人的伏擊

伍德擊退了伏擊者

這群美國人在巴德達約火山口

找到了摩羅避難所

但是他們並沒有開火

因為伍德認為摩洛人的太多太強

探險隊無法與近在咫尺的大群穆斯林交鋒

而且已經出現了傷員

於是他下令撤退了

巴德達約距離和樂市6英里

是一座死火山

海拔有2100英尺

它陡峭呈圓錐形

火山斜坡上有茂密的森林

只有三條小路通向這座山的深處

而堅硬的岩石和厚重的叢林阻止了

美國人開闢新的道路

與此同時

美軍還發現

自己認為不是道路的地方

竟然是只有摩羅人知道的偷襲小徑

所以美軍封堵主路的策略

並沒能切斷

莫羅人的重新補給

山頂上的火山口周長1600米

像個易守難攻的碉堡

這座山本身周長為18公里

美軍人數不夠幾乎沒辦法實施圍攻

在隨後的幾個月里

巴德達約的居民越來越多

周圍的摩洛人紛紛跑來加入對抗美軍

的光榮戰爭

火山口的人口達到幾百人

雖然是火山口但這裡水資源很充足

他們開始種植水稻和土豆

斯科特派蘇祿蘇丹和其他高級土著官員

去火山口喊話

要求巴德達約的居民儘快返回

他們曾經的家園

告誡他們與美軍正面衝突不會有好結果

但他們拒絕了

1906年2月

伍德下令美軍發動總攻

但斯科特說服他撤銷了命令

他認為周圍地區穆斯林的反感情緒

會使巴德達約的美軍被孤立

斯科特擔心

對火山口的攻擊會暴露出

它是多麼容易建立防禦基地

這會鼓勵未來的佔山對峙的反覆發生

不幸的是

火山口的叛亂分子

開始襲擊附近的定居點

掠走婦女和耕牛

儘管土著貴族們繼續譴責火山口暴民

但在穆斯林平民當中

開始形成普遍支持起義的情緒

斯科特上校的懷柔政策

失敗了

1906年2月1日

伍德被提升為菲律賓師指揮官

並被總長H.布利斯

解除了棉蘭老約羅部指揮官的職務

然而

伍德卻一直擔任莫羅省的民事省長

直到巴德達約戰役發生後

斯科特上校卻偏偏在最緊張的時刻

被調走了

蘇祿區副長官里夫斯上尉

暫時替代了他的職務

戰鬥徹底打響

1906年

3月2日

伍德命令美軍第六步兵團

J.W.鄧肯上校率領一支突襲隊

到火山口作戰

鄧肯組織K&M公司

把運輸工具開到了和樂

斯科特總長

卻派了三個友好的穆斯林貴族上山

儘力說服火山口的莫羅人

解除武裝並回家

或者

至少把他們的婦女和孩子送到山谷

避開這場可怕的戰鬥

所有的摩羅穆斯林拒絕了和解

斯科特宣布自己的和平努力失敗

美軍突擊隊的構成是

第6步兵272人

第4騎兵211人

第28炮兵連68人

菲律賓的警察部隊51人

第19步兵110人

配合作戰的炮艇上有6名水兵

3月5日

第28炮兵連用山炮向火山口發射

40發榴彈

伍德和布利斯都到了現場

直接指揮鄧肯率領的美軍各連

蘇魯區代理長官里夫斯上尉

依然派人上山

試圖與火山口的叛亂者談判

但還是失敗了

美軍分成三個縱隊

沿着三條主要的山路前進

在邦迪少校 里弗斯上尉和勞頓上尉

的指揮下行進艱難

部隊爬上60%的斜坡後

遭遇叢林阻擋

美軍只能用砍刀清理道路

3月7日

7點70分

邦迪少校的分遣隊遇到一個小街壘

擋住了山峰下500英尺的小路

狙擊手幹掉了擋路的摩洛人

街壘被步槍榴彈擊中而發生了爆炸

隨後

美軍上刺刀沖向街壘

一些摩洛人進行了強有力的抵抗

然後用克麗絲波浪邊劍和長矛刺向美軍

在這次交戰中

大約200名摩洛人死亡

邦迪少校的支隊遭受了嚴重傷亡

里弗斯上尉的分遣隊

也遇到了一個街壘

經過幾個小時的戰鬥

里弗斯本人被一支長矛刺中

受傷嚴重

勞頓上尉的分遣隊沿着一條崎嶇的小路前進

然而一些地方太陡峭了

以致於美國人只能手腳着地前進

他們被摩羅人投擲巨石擊傷

偶爾也會被克麗絲波浪劍攻擊

半日激戰後

勞頓終於在火山口邊緣攻下最後的壕溝

莫羅的防禦者撤退到火山口內部

戰鬥一直持續到天黑

入夜

美軍用滑輪組把山地炮拖到火山口

在火山附近警戒了一夜

黎明時分

美國的各種火炮

向莫羅人修在火山口的防禦工事

開火了

鑿出一個口子之後

美國軍隊放置了一把機關槍

開始向火山口內部掃射

由於裝備着克麗絲劍和長矛的所有莫羅人

拒絕投降

甚至頂着機關槍的子彈

向美軍發起了衝鋒

他們紛紛倒在血泊中無一生還

美國人上了刺刀衝進了火山口

剩下的摩洛人

用黑火藥和貝殼製作的簡易手榴彈

對美軍進行殺傷

儘管關於這場戰鬥最後時刻的各種說法

不太一致

但有一點

所有的報道都一致認為

大約1000個摩羅穆斯林戰士中

只有6人倖存下來

屍體被堆放在5英尺深的大坑中

許多屍體還被多次打擊

根據赫爾利的說法

美國的傷亡人數是21人死75人受傷

萊恩列舉的死亡人數是18人受傷52人

哈格多恩卻認為

美軍的傷亡達到了四分之一

許多輕傷沒被記錄進去

戰鬥結束之後

美軍獲勝後

西奧多羅斯福總統

President Theodore Roosevelt

給伍德發了一份祝賀電報

但駐馬尼拉的記者們

卻不買賬

1906年3月11日

紐約時報的頭條新聞寫道

婦女和兒童在摩羅戰役中被殺害

與戰士們混在一起

跌入了槍林彈雨之中

四天的戰鬥

就有超過900人被殺害或受傷

總統卻發電報祝賀軍隊

媒體開始廣泛報道

紐約時報揭露的莫羅火山口大屠殺

美國公眾

仍然對美國在美西戰爭中的作用

以及菲律賓戰爭中發生的一切深表憂慮

當得知殺害事件還在繼續時

美國的反戰情緒激化了

在國會的壓力下

戰爭部長威廉·霍華德·塔夫特

William Howard Taft

用電報

向伍德解釋了美國本土的不滿情緒

伍德辭去了省長職務

而布利斯取代了他的位置

馬克吐溫在文章中譴責了這場戰爭

而伍德開始為自己辯護

他撰文指出

火山口的的女戰士打扮成男人

直接參加了戰鬥

男人們把小孩子當作活生生的盾牌

讓孩子的死亡率驟然增加

Gordon Johnston中尉

還被一名女戰士襲擊

受了重傷

菲律賓總督亨利·克萊·艾德

Henry Clay-Ide

給出了第二種解釋

他報告說

火山口的婦女和兒童

是在炮兵營的轟炸下的附帶傷害

五年後戰事又起

1911年

9月8日

新任執政長官潘興

John J. Pershing

發布了第24號行政命令

命令所有摩洛人完全解除武裝

美國軍隊旋即又遭受了攻擊

潘興認為完全的鎮壓才是解決辦法

他給出了上繳武器的最後期限

1911年12月1日

結果

不但沒有莫羅人上繳武器

反倒是莫羅人聚到火山口再次反叛

第二次火山口戰役爆發

約800摩洛人

再次加固了休眠火山的頂部

將它改建成了碉堡

潘興為了讓莫羅人來不及完成補給

立即調集了兩個步兵營

一個機槍排

六個二級騎兵部隊

一個野戰炮兵連

和五個菲律賓偵察連

和一個當地土著的戰鬥連

比上次更加血腥地鎮壓了摩羅叛亂

潘興在他的自傳中寫道

The bodies [of some Moro outlaws] were publicly buried in the same grave with a dead pig

美軍將摩羅歹徒的屍體

和死豬一起埋葬

在共同的墳墓里

………………

This treatment was used against captured juramentado so that the Moro would believe they would be going to hell.

這種治療方法

被用來對付被俘的朱拉門托

使摩羅穆斯林相信他們會下地獄

潘興補充說

it was not pleasant [for the Army] to have to take such measures

軍隊不得不採取這種措施

是不愉快的

美國歷史學家們

拒絕承認潘興與此類事件直接相關

也不認為

他親自向下屬下達了此類命令

但是

美軍士兵們的信件和回憶錄里

都描述了類似的事件

甚至還有更多更狠的對待穆斯林叛亂的

奇葩招數

2016年2月

美國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

在的總統競選演講中

講述了潘興將軍用子彈蘸着豬血

處決了49名穆斯林恐怖分子

然後讓第50名穆斯林離開

………………

之後的幾十年間

莫羅人就再也沒叛亂過

這個引用

應該來自美軍內部流傳的段子

潘興將軍的自傳里沒查到

至少可以說原文沒有如此繪聲繪色

作為一戰時期的著名指揮官

美國史學界認為不該對他說三道四

2017年8月

川普在擔任總統期間

演講時再次提到了美軍在菲律賓的

針對特定宗教的行為

只是修辭要變得柔和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