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英国镜报

2019年3月23日,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宣布:ISIS已被100%消灭掉

这个巅峰时曾遍布伊拉克和叙利亚,侵占土地面积相当于一个英国,控制了上千万人民,给全世界带来恐怖的恶魔组织,终于被赶出了巴古斯,失去了他们在这个世界最后医骗阵地。

这个消息令世界振奋,所有人都以为:

至少在短期之内,世界不会再有恐怖袭击活动了。

但令所有人都未曾想到的是,仅1个月的时间,“自杀式恐怖袭击”再次来袭,这一次,他们选择了与世无争的斯里兰卡。

图源:微博

4月21日,复活节当天,斯里兰卡多地发生爆炸,主要集中在教堂和酒店,遇难人数达253人。(之前宣布359人,许多遇难者遗体残缺不全以致重复计算,后经验尸与DNA比对,更新遇难人数为253人)。

经调查,斯里兰卡政府方面确认,这一次的爆炸案是一次恐怖袭击

NTJ极端组织为袭击幕后黑手。

英国《镜报》指出,该组织或为国际恐怖组织ISIS的分支。

而后,伊斯兰国声称对斯里兰卡的复活节星期日教堂和酒店爆炸事件负责。

(图源:news.com.au)

恐怖组织的官方al-Amaq新闻社在其加密信息应用电报上的频道上发出视频,里面展示了斯里兰卡遭恐袭后的场景,以及三名涉嫌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照片——

他们在黑色的IS旗帜前,做出致敬手势。

而这,只是他们的“开始”,仅仅是他们复仇的开端。

本周一,伊斯兰国ISIS发布了据称是其头目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视频,这是2014年7月以来该组织首次发布其领导人画面。

多家媒体报道称,该视频是由ISIS的自有极端主义媒体Al-Furqan发布。

视频里的巴格达迪看上去身体状况良好,但他说话缓慢,有时候吞吞吐吐,其身旁有一部AK-47步枪,并同三名面部被模糊化处理的男子交谈。

图源:dailymail,巴格达迪

据悉,巴格达迪上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4年7月5日,他在伊拉克摩苏尔的大清真寺发表演讲,宣布建立所谓的哈里发国。

这名患有糖尿病的伊拉克武装分子在过去曾数次受伤,游走在死亡边缘,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下落。

2017年6月,俄罗斯声称在叙利亚拉卡附近召开的ISIS领导人会议上空袭并杀死了巴格达迪,但这一说法遭到质疑。

曾有人悬赏2500万美元买他的项上人头,却也一直没有成功。

图源:dailymail,2014年巴格达迪在伊拉克发表演讲

谁也没有想到,时隔5年,巴格达迪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回到公众视线,向世界宣战。

在视频里,巴格达迪承认“哈里发国”在叙利亚最后的据点巴格霍兹(Baghouz)的战役中失败,已经彻底被瓦解。

但他同时宣誓:战斗还没有结束

并表示之后会有更多的事情发生,那些身亡战士的“兄弟们”会复仇,他们会加强对法国的攻击。

图源:dailymail

巴格达迪将自己的“哈里发政权”倒台归咎于基督徒对穆斯林的“野蛮行径”,并称巴格霍兹之战展现了西方的“野蛮”,以及“伊斯兰民族的勇气、坚定和韧性”。

他誓言要为他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场上死去的武装分子报仇。

“说实话,伊斯兰教及其人民与十字架及其人民的战斗是一场漫长的战斗。

“巴霍兹战役结束了。但这确实显示了基督徒对穆斯林社区的野蛮、残忍和恶意。”

巴格达迪1971年生于伊拉克,据信在巴格达北部的萨马拉市;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巴格达迪被认为是萨马拉清真寺的一名神职人员;

2004年至2008年:巴格达迪,当时被称为易卜拉欣·阿瓦德·易卜拉欣·巴德里(Ibrahim Awad Ibrahim al-Badry),被美国关押在Bucca营地拘留中心,被指控为基地组织(al-Qaeda)领导人。

专家们对他在被拘留前是属于该组织的成员,还是在狱中变得激进存在争议;

图源:dailymail

2010年的今天,巴格达迪成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领导人,此前这位前领导人在被美军逼入绝境时引爆了身上的炸弹;

2011年:美国官员认定巴格达迪为恐怖分子,悬赏1000万美元捉拿他

2013年:在巴格达迪的领导下,当时被称为ISI的ISI与叙利亚恐怖组织al-Nusra合并,成为ISIS;

2014年:巴格达迪在一次突然的起义中占领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片领土后,在摩苏尔的努里清真寺发表讲话,宣布建立哈里发国,并将ISIS重新命名为伊斯兰国。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图源:dailymail

2016年11月,摩苏尔之战打响,巴格达迪发布了一段录音,敦促他的追随者杀死威胁这座城市的“异教徒”;

2017年:俄罗斯声称在对拉卡的空袭中杀死了巴格达迪,但未能提供证据;

2018年:据报道,巴格达迪在ISIS被美国支持的部队赶出叙利亚和伊拉克时,向他的追随者发表讲话;

2019年:这是他第二次在视频中露面,他赞扬了斯里兰卡的复活节爆炸事件,称这只是他们复仇的开始。

我们以为已经被瓦解打败的ISIS,其实并没有消失,他们一直蛰伏在阴暗角落,默默策划着对世界展开一场疯狂的报复。

视频中,巴格达迪称他们已经将目光对准法国,未来对加强对法国的攻击

而事实上,ISIS的报复远不止法国,其中还有英国,甚至整个欧洲。

据Dailymail报道,英国军情五处(MI5)担心,ISIS将在英国和欧洲发动新一轮袭击的计划,这些袭击将使用由潜伏人员组成的“鳄鱼细胞”完成。

图源:dailymail

阿卜杜勒·拉斯窃贼贾米尔·穆罕默德(Abdul Lathief Jameel Mohamed),36岁,被西方情报机构认为是斯里兰卡大屠杀的主谋之一。

周日复活节,他在斯里兰卡科伦坡的一家酒店引爆了身上的炸弹。

而令人心惊的是,阿卜杜勒·拉斯·贾米尔·穆罕默德曾先后在英澳留学,与当地的极端分子都建立了联系。

图源:dailymail

专家们担心,宣称对此次斯里兰卡袭击事件负责的ISIS已经改变策略,未来西方可能会看到更致命的“壮观场面”。

警察局长敦促英国的教堂和清真寺进行反恐训练,以防发生更多袭击和极右翼的报复阴谋。

同时,英国安全部正在努力找出阿卜杜勒·拉斯·贾米尔·穆罕默德的同伙,对与他有过接触的人进行调查,盘查他们是否有加入恐怖组织的意图。

示意图

据dailymai报道,曾有情报人士向《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透露:

在伊斯兰国(ISIS)建立哈里发政权前后,穆罕默德与一些在叙利亚的英国恐怖分子,以及圣战分子约翰(John)和胡森(Junaid Hussain)有关联。

2014年,阿卜杜勒·拉斯·贾米尔·穆罕默德前往叙利亚,受到了圣战约翰的‘指导’。

之后与其一起成为了ISIS内部一个名为“军团”(Legion)的西方组织成员。

据悉,军团的成立是为了吸引其他说英语的人来到所谓的哈里发国,并鼓励西方支持者发动袭击。

这个军团由大约12名成员组成,其中至少三分之一来自英国,成员包括来自伯明翰的电脑黑客朱奈德侯赛因(Junaid Hussain),以及圣战分子约翰(Jihadi John)和出生于澳大利亚的皈依伊斯兰教的佛教徒尼尔普拉卡什(Neil Prakash)。

这支“军团”在一次无人机袭击中被毁灭,上个月,其中一名成员普拉卡什(Prakash)试图逃离该恐怖组织的领土。之后被关押在了土耳其。

示意图

另有爆料称,穆罕默德曾就读于伦敦西南部的金斯顿大学(Kingston University),同年,一名与刺杀李·里格比的凶手有关联的传教士曾发表了一篇宣传圣战的演讲,他在大学里对学生们说:

“你们想制造圣战?很好……去巴勒斯坦打击恐怖分子,打击犹太复国主义者。”

目前尚不清楚穆罕默德有没有参加这次演讲,与贝格是否有过接触。

但可以确定的是,ISIS极端分子在英国比我们想象藏得深。

得知穆罕默德曾在金斯顿大学留学,且有极端主义传教士在校园宣扬恐怖主义后,金斯顿大学发声表态:

他们“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极端主义活动。

图源:google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国际激进主义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 Study for the Radicalisation)的查理•温特(Charlie Winter)表示:

ISIS已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被击败,他们在其他地区的袭击或许将变得更加暴力。

这是一个严峻的前景,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袭击企图,而且会更加频繁。

斯里兰卡不是一个特例,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可能这只是ISIS恐怖分子们的一次尝试。

图源:微博

不仅是英国、欧洲被ISIS的黑暗血液浸染,美国也同样笼罩在IS的阴影之下。

29日,美国FBI抓捕了一名26岁的陆军退伍军人多明哥(Mark Stevens Domingo)。

据警方称,多明哥试图在洛杉矶附近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以报复之前新西兰清真寺的枪击惨案。

26日晚,多明哥拿到了一个便衣探员提供的“假炸弹”后被捕,被控以“企图向恐怖分子提供实质援助”罪名,最高可判处15年徒刑。

示意图

据调查,多明哥在2012年9月到2013年1月曾被派驻阿富汗。

今年3月初,他在网上发表文章提到拉斯维加斯2017年造成58人丧生的枪击屠杀事件,宣称:“美国需要又一个这类事件,让他们尝尝他们在世界各地散播的恐怖滋味。”

3月14日,他又再次发文,称新西兰清真寺的屠杀案,必须有人受到报复,同时表示自己效忠伊斯兰国恐怖集团(IS)。

联邦调查局看到这些贴文,找了一个线民与多明哥接触。

警方称多明哥曾提到过多种报复方案:

他曾考虑攻击犹太人、警察、教堂和一座军事设施,甚至有意攻击圣塔蒙尼卡码头。

或者从车上用AK-47冲锋枪扫射。

最终多明哥决定在种族主义者们预定上周末在长堤举行的集会上,引爆炸弹

他与同谋(实为线人)一起寻找制造炸弹的人,还买了几百根三寸长的钉子,用以放在炸弹里,加强其杀伤力。

这种钉子长得足以穿透人体和刺穿内脏。

当便衣探员把「炸弹」交给他后,两人一起到预定举行集会的长堤公园侦察环境。

随后多明哥被捕。

据调查,多明哥曾数次在网路上贴文以及与联调局线民交谈时,表示自己支持暴力的伊斯兰圣战,并企图去报复那些曾参与IS反恐战争的烈士。

这一次多明哥的恐怖袭击被警方发现,没有得逞,洛杉矶人民感到庆幸,美国人民也感到庆幸。

我们不敢想象,如果警方没能及时发现,没能即使抓捕,多明哥真的将炸弹带到了集会上,引爆了它,又会有多少伤亡?

一声巨响,多少人会失去自己的生命?

那些钢针会刺穿多少人的身体和内脏?

多少家庭会支离破碎?

我们以为ISIS被打败,世界或许就会和平一点,但斯里兰卡的惨剧告诉我们,恐怖主义远远比我们想象的来的更可怕,们藏的很深,范围很广,他们小动作不断

在世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它们像下水沟里的老鼠一样悄悄活动,去诱骗,蛊惑,洗脑,将他们的极端思想带给更多的人。

叙利亚战场上,那些最后投降的ISIS分子叫嚣:

他们只是在战场上输了而已,但他们认为自己的信仰是正确的,有朝一日还会让愤怒凌驾于他们认为的异教徒身上。

于是,在他们被“打败”之后1个月的时间里,有了斯里兰卡这场大屠杀

有了这个示威视频:ISIS的复仇刚刚开始;

有了英国军情五处查到的:ISIS正在筹划的针对欧洲的恐怖行动

回顾整个20世纪,我们看到,人类因为仇恨和极端主义,互相杀戮,数亿人失去生命。

这种思想就像一个幽灵,永远不会魂飞魄散,而是附体在一些人的心中,挥之不去。

等到时机成熟之日,他们就会卷土重来,大开杀戒。

巴格达迪的视频曝光后,美国方面表示将让专业人士分析审查视频及录音,以确保其真实性,

并宣称:将追查并击败伊斯兰国幸存的领导人,确保这些恐怖分子获得永久的挫败!

英国方面也在全力调查,督促英国的教堂和清真寺进行反恐训练。

我们看到,ISIS“什么都不用做”,仅仅是存在,或是时不时出来发表恐怖言论,就足以让西方陷入“人人自危”境地:

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伊斯兰帝国下一个目标?

人类真的能等到伊斯兰国彻底消亡那一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