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去年12月31日,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芒特普莱森特工厂项目仅仅支出了9,900万美元,相当于承诺投资额的1%。该公司此前预计到2019年年底将在该州雇用多达2,080名本地员工,但截至去年年底这一数字还不到200人。

Kim Mahoney和Jim Mahoney夫妇的房子是他们社区中最后的几处房产了,对面就是富士康在建的多功能厂房。

在密歇根湖以西六英里处有一块清理过的建筑工地,面积约相当于中央公园(Central Park)的一半,已为兴建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100亿美元的液晶显示器工厂做好准备。

承包商已在芒特普莱森特推倒了约75所房屋,并清理了数百英亩农田。工作人员正在加宽从密尔沃基到伊利诺伊州的94号洲际公路(Interstate 94),以为无人驾驶卡车和数千名员工提供便利。到目前为止,村、郡纳税人已借款约3.5亿美元来购买土地和改善基础设施,涉及埋设下水管道和铺设排水渠等。

唯独少了一个重要的身影:富士康。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Terry Gou) 2017年制定了该工厂计划,二人都出席了去年夏季在密尔沃基以南20英里的芒特普莱森特举行的金铲动工仪式。

根据最新的州备案文件,截至去年12月31日,这家以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供应商而闻名的台湾制造业巨头仅仅支出了9,900万美元,相当于承诺投资额的1%。州文件显示,富士康此前预计到2019年年底将在该州雇用多达2,080名本地员工,但截至去年年底,这一数字还不到200人。芒特普莱森仍在等待工厂建设计划的审核结果。当地人表示,最近在该工地很少见到富士康的承包商。

相比之下,芒特普莱森因此受到的影响显而易见。其债务评级已经下滑,地方政局引人担忧,居民也因征地而产生了诸多纠纷。

该工厂所在地拉辛县的一名专员Nick Demske称:“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谈论的都是虚构的东西。我们都是在做假设。”

芒特普莱森和拉辛县将记者的问题转给了县行政长官Jonathan Delagrave和一名外部发言人。Delagrave称,如此大规模的项目肯定会遇到问题。“我觉得人们对此提出质疑是合理的,毫无问题。但我也认为,公平地说,很多好事正在发生。”

富士康称,该公司坚持他们做出的创造就业的承诺,同时期待着生产设施的完工。富士康称:“冬歇期对如此规模的建设项目会有影响,冬歇期过后,我们希望在2019年夏季之前开启下一阶段的施工,预计将于2020年第四季度开工生产。”

富士康表示,过去几个月该公司为建设公用事业和道路签订了总额近3,400万美元的合同。“我们相信威斯康星、它的人民以及它成为高科技中心的潜力。”

美国各地都在为争取顶级项目落户竞相提供激励,但一些大项目已经告吹。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放弃了纽约市提出的25亿美元的一揽子奖励计划。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 GE)在大幅收缩其波士顿总部的规模后退还了8,700万美元奖励,因为不再需要那些空间了。

富士康项目获得了美国有史以来为外国公司提供的最高公开激励之一,州和地方提供的一揽子税收减免及投资计划超过了40亿美元。去年富士康的一个视频展示了一个未来主义园区的效果图,这座园区类似于苹果公司外观像太空船的硅谷总部,用轻轨接送员工。富士康表示,该视频是用于形象地说明该计划。

大约75座房子被推倒,为富士康的建厂计划清理出空间。

富士康原计划在芒特普莱森特生产最先进的大型显示器,但在去年夏季康宁公司(Corning Inc., GLW)表示不会在邻近的地方建玻璃厂后,富士康称,将用一种较老的技术在这里生产小型显示器,理由是这里距离亚洲供应链路途遥远。

今年1月,富士康曾表示,由于美国劳动力和材料成本高昂,该公司将放弃在芒特普莱森特建设一家LCD工厂的计划。几天后,特朗普和郭台铭通了电话,随后富士康改变决定,表示将继续推进建设小型显示器工厂的计划,同时增加其他一些功能。

拥有2.7万居民的芒特普莱森特当地仍对该项目能否按照承诺的规模完成持怀疑态度。本月早些时候,郭台铭表示他将放弃这家他创立的公司的日常控制权、参选台湾总统后,这些疑虑加剧。富士康表示,郭台铭仍将参与营运。

4月23日,威斯康星州州长Tony Evers表示,富士康已告诉他该公司将寻求修改与该州签署的合同,他已经要求富士康尽快提供细节。威斯康星州还没有向富士康兑现相关激励,因为该公司没有实现就业目标。

富士康当天在一份媒体声明中表示,希望在现有协议内进行灵活探索,不过仍承诺在该州雇用13,000人。富士康首席美国业务策略师Alan S. Yeung在次日发表推文称,谁有水晶球能预测到2032年是否会创造13,000个就业岗位,尤其是在2019年4月就能作出预测?他随后向记者表示,支持富士康创造13,000个就业岗位的承诺。

当地官员称,富士康仍在积极地进行投资。该公司在芒特普莱森特建造了一座多功能大楼,目前主要存放施工材料设备,附近的一座大楼被用作培训中心。该公司赞助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学生工程竞赛,买下了格林贝、拉辛、密尔沃基、麦迪逊市中心的大楼,大部分大楼目前都处于空置状态。

富士康高管没有出席当地4月份就该厂进展情况举行的一场吹风会。富士康表示,建筑承包商代表该公司出席了会议。这位承包商做了约五分钟的发言,没有接受观众的提问就借故离开了。

芒特普莱森聘来管理协议的顾问Claude Lois在吹风会上称,该村必须遵守与富士康达成的170页的合同,无论该公司如何推迟或调整计划。他说,放缓公共投资是愚蠢的。

特朗普的建议

富士康在芒特普莱森特的冒险始于总统特朗普的一项建议。2017年初,特朗普在一家工具厂发表了“建设美国,雇佣美国人”的演讲后,他坐上直升机在空中巡视威斯康星州。他在富士康的破土动工仪式上说,当时他眺望着拉辛县南部一处废弃的制造场地。他听说郭台铭在寻求扩张,所以不久后两人见面时,他就建议富士康看看威斯康星州东南部。

特朗普说:“我让这家不可思议的公司去世界上某个地方投资——不一定是在这里……但我敢说,要不是我当了总统,他们可不会来这儿投资。”在4月27日威斯康星州格林湾的一次集会上,特朗普没有提到富士康,倒是将该州的制造业就业增长吹捧了一番。

去年,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时任州长Scott Walker和时任众议院议长Paul Ryan一同出席动工仪式。

拉辛县曾是该州最富有的地区之一,是垃圾处理装置、麦乳精等产品的诞生地,打造了Pledge、Raid、Drano等优质品牌的庄臣(SC Johnson)总部也坐落于此,大楼由著名建筑师Frank Lloyd Wright设计。随着制造业陷入衰退,一些大型雇主纷纷撤出该县。拉辛市是该州贫困率最高的城市之一。

拉辛县官员Delagrave说,富士康提供了一个将该地区改造成先进制造业版硅谷的机会,成立了科技园——Wisconn Valle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ark。“当你有机会改变你的社区时,”他说,“我的人生哲学就是抓住这个机会。”

州政府、地方政府和经济发展团体设计了一项复杂的协议,该州提供28.5亿美元税收抵免,如果富士康的雇佣和投资达到一系列基准水平,抵税额将以递增的形式支付。芒特普莱森特同意在一年内举债购买项目所需用地,并满足基础设施的清理和准备方面严苛的进度要求。

2017年7月,特朗普和郭台铭在白宫宣布富士康已将厂址选在威斯康星。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在当年批准了激励措施和基准要求。

密尔沃基城市商业协会(Metropolitan Milwaukee Association of Commerce)主席Tim Sheehy称:“他们要求的是速度。”该协会参与了与富士康的初期谈判。他说:“他们已习惯于中国政府说,‘哦,你需要那处不动产?归你了。’”

该村买下数百处不动产,提出行使土地征用权的可能性。该村与拉辛县、水务部门和电力公司达成协议,为该处地块提供服务。州议会同意绕过一些审批程序,让富士康在未获得环境影响报告书之前填埋湿地。该州获得1.6亿美元联邦拨款,帮助较计划提前10年扩建94号州际高速公路。

该村的发言人称,公共工程达到或领先于目标进度。

今年50岁的Cathy Jensen说:“好像他们的速度加快了两倍,以确保这件事赶紧完成,这样就没人有机会改变主意了。”退休在家的Jensen已经当了奶奶,她正在州法院打官司,阻止自己名下一处五室的宅子被征收。

Jensen称,尽管社区已经发生变化,但她希望继续留在这幢自己已住了23年的房子里。她表示:“房子后面的地有的年头种玉米,有的年头种甘蓝,景色也只有这么点变化。但现在的情况太可怕了,看都不想看。”

大部分房主已经签协议并搬走。Jensens称,有些决定造成了朋友、邻居和夫妻之间的隔阂。她表示:“有人说‘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为什么要抗争,或者你为什么不抗争?’”

4月,工人们正在拆除一个富士康工地上的谷仓。 图片来源:MARK HERTZBERG/ZUMA PRESS

今年62岁的Jim Spodick是一个YouTube节目《说说拉辛》(Talking Racine)的联合主持人,也是一名退休的房地产开发商。他经常把这个时长30分钟节目的重点放在这一地块上,并拍摄了开发进展的照片。Spodick在观看承包商拆除一个谷仓时表示:“人们以前都希望相信,他们也确实相信过,而现在可能都震惊了。”

钉子户

今年49岁的Kim Mahoney和48岁的Jim Mahoney夫妇俩,是依然住在该地块上的少数钉子户之一。Kim Mahoney称,该村的政府近期撤回了对他们家1,800平方英尺住宅的收购出价,他们将来只能看着富士康的多功能大楼在眼皮子底下建起来。该村政府的发言人不予置评,理由是受到保密协议的约束。

Kim Mahoney表示:“我不希望富士康失败。这将对芒特普莱森特和这个州的人们造成沉重打击。我们只是希望富士康、村政府和州政府为他们达成的交易承担责任。”Kim Mahoney是一名法务助理,经常参与公众会议,她对已经被拆除的住宅和农场做了记录。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去年8月份以芒特普莱森特背负的该项目相关债务为由,下调了该村的信用评级。穆迪1月份表示,富士康没招聘多少人的情况对该村来说是一个负面迹象,并指出,富士康一直在降低对招聘的预期,并持续对该项目的范围进行调整。芒特普莱森特发言人表示,该村信用评级良好,并相信自身拥有足够保证。

密尔沃基城市商业协会的Sheehy表示,富士康的协议有一条保证条款。富士康同意从2023年开始对至少14亿美元地产价值支付税额,无论是否建厂。因此,富士康每年将最低支付3,100万美元,到2047年总计将支付8.86亿美元,基本覆盖该村的承诺投资额。

Sheehy表示,无论你是在那建一个圆顶帐篷,还是建一座制造屏幕的现代工厂,其价值都将是14亿美元。

该村已购买更多地块,希望将其转为供富士康扩建使用。本月,该村董事会投票决定以每年17万美元价格将966英亩的土地返租给一个农户,这个地块是去年8月以170万美元的价格从这个农户手中购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