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olan Devi普兰·黛维如果还活着,也许今年的印度大选上,能够看到她在议会有一番作为。但世上没有如果,18年前的一个盛夏午后,九声枪响,夺走了她的生命,死时,普兰还差半个月满38岁。

(图源:indiantimes)

普兰的死讯传遍印度,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有的人说她罪有应得,早该去死。另一些人抹着眼泪,为她举行悼念仪式,回顾这位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谈不上漂亮的女人的一生。

(图源:indiantimes)

可普兰·黛维是谁?为何会让无数印度人落泪的同时,又爆发了大量的声讨?这个有着Bandit Queen土匪女王称号的女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图源:indiantimes)

出身卑微的烈女

印度的种姓制度,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存在了千年的历史,又因为英国殖民者出于统治的需求,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化。

1963年,普兰刚好出身印度种姓制度中最低姓之一的马拉Mallah。她在印度北方邦的贾老恩县长大,是父母生育四个孩子里的老幺,没有夭折的两个女儿之一。

(图源:indiantimes)

低种姓、穷困、女孩的身份,一出生,普兰就陷入了整个社会为她“量身打造”的泥潭中。

她的父亲因为没有儿子被大伯和侄子欺负,将普兰一家视为家族里的虫蚁,肆意碾压。11岁那年,祖父母去世,普兰的大伯和堂哥成了家族首领,很快侵占了属于普兰一家的田地,并计划马上砍掉农田里的一棵巨大的苦楝(liàn)树。

(图源:indiantimes)

可打好算盘的大伯和堂哥不知道,11岁的普兰竟然越过软弱的父母,公开带着姐姐和他们作对。

她在家族聚集时公开大骂堂哥不要脸,冲上前就对哥哥一阵拳打脚踢、污言秽语,让对方颜面无存。眼看着大树马上被砍,她又纠集村里的姑娘们还有姐姐和自己一起静坐,誓死不挪窝,一定要保护大树。

(图源:indiatoday)

撒泼搞事,11岁的普兰用她唯一知道的反抗方式,为家里争取利益。被逼急的堂哥带着一群男人跑到现场,混乱中,普兰被一记砖头砸头,倒在血泊中。

田地,没了。醒来的普兰无比愤怒,可很快,她迎来了新一轮的争斗。

为了支开这个“不听话”的妹妹,堂哥做主,在隔壁村落找了个年纪大她快三轮,愿意出一辆自行车和一头牛娶媳妇的老男人。他让普兰的父亲出面,很快将这个“大麻烦”卖掉了。

(图源:indiantimes)

11岁的普兰成了童婚新娘,仓促嫁为人妇。边远的村落,下贱的女性身份,普兰遭遇了丈夫疯狂的殴打。

一个敢在众人面前反抗家族头领的烈女,怎么会忍受这样的虐待?普兰逃跑了无数次,却又无数次被暴戾的丈夫捉回家。可他最后还是在性情刚烈的老婆身前败下阵来,将普兰送回了娘家。

信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样传统的普兰家族,眼看着这桶滚烫的热水被送回来,立刻成了村民们的笑柄。是怎样差劲又不守规矩的女人,会被丈夫抛弃呢?

(图源:wiki)

可北方邦的小小烈女,仍然没被打服。她一怒之下将堂哥告上法庭,说他侵占田地,要为爸爸讨个公道。没曾想到,堂哥和法庭人员私下通了气,反告普兰偷了自己的财物,将她送进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的三天里,普兰再次遭遇了严重的殴打和骚扰。警方甚至让她签了一份永不搞事的承诺书,才把她放走。

七十年代末,边远的印度小村落,烈女的故事仍然还没结束。为了保全家族名声,普兰家送了一大堆礼物给她的丈夫,希望他能原谅女儿的行为,让她回去,因为女儿已经16岁,可以同房,不会反抗了。

(图源:pinterest)

于是,普兰再次被送了回去。这一次,她“理所当然”被强奸,但反抗仍然未能停止,丈夫一家最终归还了礼物,将普兰逐出了家里。16岁,二度被“退婚”,非处女,普兰被村里人永远地钉在了耻辱柱上。

普兰在出版的自传里说,自己的故事,只是和一样出身边远地区低种姓女性的缩影,她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被逼到绝境的女人。

(图源:amazon)

但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却让普兰成了不可磨灭的争议传奇。被退婚的不洁花季少女,在16岁那年,迎来了人生的重大转折。

唯一快乐的时光

普兰生活的村落附近,有一个低种姓村民组成的帮派。这些低种姓的村民烧火车、抢物资,专门偷盗高种姓的居民住宅,也干着杀人绑架的勾当。

帮派行驶到村子时,绑架了回家路上的普兰。她被活活囚禁性侵了三天,却没想到,头领的副手,和自己同样出身马拉种性的Vikram Mallah,一枪崩死了头领,救下了她。

(图源:pinterest)

命运般血腥的相遇,让被抛弃已久的普兰找到了存在的意义。杀死头领后,Vikram成了老大,两人开始了一段亡命天涯的旅程。

第一场复仇,普兰找到了丈夫。

她在老大的帮助下,捅了丈夫数刀,又把他拖出家门示众,并留下了一张纸条,警告村子里的老男人们,不准再娶小女孩为妻。普兰的丈夫没死成,但因为惧怕帮派报复,他再也不敢出门,村民们也不敢再和他说话。

(图源:youtube)

那个被嫌弃的贱民烈女,成了帮派大佬的女人。普兰学会了用步枪,跟着帮派在北方邦的大小城市打砸抢烧,专门绑架那些高种姓的人物。分完赎金后,又将多的钱分给沿途的低种姓姑娘和孩子。

她在很久以后的采访里对记者说,这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第一次感觉到被爱,第一次觉得自己能够暂时逃离愤怒。

(图源:pinterest)

可土匪生涯,只存在片刻的宁静。帮派的平衡,在两个曾经加入的高种姓成员出狱归来后,陷入了危机。

“我记得听到了巨大的枪声,Vikram立刻坐了起来,我伸手拿枪但枪不见了,然后他倒在了我旁边。

(图源:pinterest)

原来,这两位成员是前任老大的跟随者,他们出狱后立刻复仇,将低种姓的老大杀死,并拿下了他的女人。普兰的地位迅速崩塌,连续十几天,她被囚禁在帮派聚集地的小黑屋里,遭到了非人的折磨。最严重时,甚至被脱光衣服游街示众。

(图源:pinterest)

因为是女人,因为是贱民,普兰一生唯一快乐的时光,戛然而止。她拼了命的挣脱枷锁,开始了第二次逃亡。

土匪女王复仇记

普兰得到了帮派里其他低种姓成员的帮助,被囚禁三周后,逃走了。帮助她逃亡的,是一位同样低种姓的成员Man Singh Mallah。

(图源:pinterest)

两个被压迫已久的低种姓贱民,决心夺回声势,两人成了恋人的同时,也开始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全部都由低种姓成员组织的帮派。

(图源:pinterest)

但前任恩人和爱人被杀的恩怨,普兰不能释怀。复仇,是她最想干的事情。

1981年2月14日,普兰带领帮派成员们,穿成警察的衣服,潜入了爱人被杀的Behmai村子里。她腰间别着枪,对着参加正在参加婚礼的无数村名说:“把那两个杂种交出来,如果你们不叫人,我就拿枪打你们的屁眼儿,把它们撕得粉碎。我是普兰·黛维!”

(图源:pinterest)

但没人敢去找帮派的老大,盛怒之下,普兰犯下了土匪生涯里最血腥的一次罪案。她在现场抓了22个男人,其中有些是她记忆中参与过之前帮派的成员。普兰让自己带的人将他们绑到了河岸边,并命令他们跪下,接着,22声枪响,男人们纷纷倒地。

(图源:wiki)

这场公开的屠杀震惊了印度。北方邦的长官签下逮捕令,布下天罗地网,要将普兰收监。但从劫富济贫,在穷苦群众间声势浩大的普兰,得到了无数人的支持,人们为她和帮派提供躲藏地点,帮助她逃脱警察的围捕。

(图源:indiantimes)

隐世两年后,复仇的北方邦姑娘,带着12个随从自首。但实际上,土匪女王自首前,是当时的印度总理,有着“印度铁娘子”称号的英迪拉·甘地向她伸出了谈判的双手。

(图源:wiki)

普兰的自首,是有条件的。因为害怕报复,她拒绝在自己恨之入骨的北方邦自首,只愿意在中央邦被捕。如果要公开自首,也只会在印度国父圣雄甘地和印度教女神难近母的照片前举起双手。

(图源:indiantimes)

她要求总理必须遵守自己的四个承诺:不判她和成员们死刑;其他成员的刑罚不超过8年;分一亩田地给她;她的家人必须在警察的护送下看着她公开自首。

英迪拉遵守承诺,满足了她的要求。1983年2月,普兰公开露面,在8000多名支持者的注视下,自首了。

(图源:indiantimes)

一个贱民的死亡

普兰被判11年监禁,并在狱中和作家Mala Sen成了朋友,对方帮她写了自传。1994年,普兰出狱,北方邦政府撤销了对她所有的指控。

出狱一年后,仍然有声势的普兰开始在政治层面上为女性发声。她参加了许多政策会议,参加了政治选举,成了社会民主党的成员。

(图源:indiantimes)

低种姓的不洁女人,当过土匪杀过人的普兰,最终在1999年的选举里成为了北方邦密札浦市的议员,过上了相对平静的生活。

(图源:indiantimes)

但过往的血腥和仇恨仍然如影随形。2001年7月26日,普兰在新德里的家门口被枪击身亡,头部、胸前、右手臂身中9枪。人们很快明白,这是一场为了20年前,普兰主导的22个高种姓男人被屠杀事件的报复行动。

(图源:indiantimes)

北方邦出身的低种姓女人,最终还是在一轮又一轮的血腥复仇中,走回了最开始的起点,成为了无数仇恨和不公的闭环中,最后的结点。低种姓贱民和高种姓贵民间的争斗,女性和男性的区别对待,长久刺痛着印度社会,普兰的出现,像一座烧着血泪的灯塔,掀开了不公世界的一个小小角落。

低种姓的民众爱戴她,少女们视她为偶像,将她神化。高种姓的民众憎恨惧怕她和她所代表的阶层,生怕这样的人物再多出现一个,威胁到自己种姓的安全和生存。

那么,当一切归零,普兰所生活的世界有任何改变吗?也许有,也许不。

(图源: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