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olan Devi普蘭·黛維如果還活著,也許今年的印度大選上,能夠看到她在議會有一番作為。但世上沒有如果,18年前的一個盛夏午後,九聲槍響,奪走了她的生命,死時,普蘭還差半個月滿38歲。

(圖源:indiantimes)

普蘭的死訊傳遍印度,引起了廣泛的討論。有的人說她罪有應得,早該去死。另一些人抹著眼淚,為她舉行悼念儀式,回顧這位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談不上漂亮的女人的一生。

(圖源:indiantimes)

可普蘭·黛維是誰?為何會讓無數印度人落淚的同時,又爆發了大量的聲討?這個有著Bandit Queen土匪女王稱號的女人,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故事?

(圖源:indiantimes)

出身卑微的烈女

印度的種姓制度,已經在這片土地上存在了千年的歷史,又因為英國殖民者出於統治的需求,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化。

1963年,普蘭剛好出身印度種姓制度中最低姓之一的馬拉Mallah。她在印度北方邦的賈老恩縣長大,是父母生育四個孩子里的老幺,沒有夭折的兩個女兒之一。

(圖源:indiantimes)

低種姓、窮困、女孩的身份,一出生,普蘭就陷入了整個社會為她「量身打造」的泥潭中。

她的父親因為沒有兒子被大伯和侄子欺負,將普蘭一家視為家族裡的蟲蟻,肆意碾壓。11歲那年,祖父母去世,普蘭的大伯和堂哥成了家族首領,很快侵佔了屬於普蘭一家的田地,並計劃馬上砍掉農田裡的一棵巨大的苦楝(liàn)樹。

(圖源:indiantimes)

可打好算盤的大伯和堂哥不知道,11歲的普蘭竟然越過軟弱的父母,公開帶著姐姐和他們作對。

她在家族聚集時公開大罵堂哥不要臉,衝上前就對哥哥一陣拳打腳踢、污言穢語,讓對方顏面無存。眼看著大樹馬上被砍,她又糾集村裡的姑娘們還有姐姐和自己一起靜坐,誓死不挪窩,一定要保護大樹。

(圖源:indiatoday)

撒潑搞事,11歲的普蘭用她唯一知道的反抗方式,為家裡爭取利益。被逼急的堂哥帶著一群男人跑到現場,混亂中,普蘭被一記磚頭砸頭,倒在血泊中。

田地,沒了。醒來的普蘭無比憤怒,可很快,她迎來了新一輪的爭鬥。

為了支開這個「不聽話」的妹妹,堂哥做主,在隔壁村落找了個年紀大她快三輪,願意出一輛自行車和一頭牛娶媳婦的老男人。他讓普蘭的父親出面,很快將這個「大麻煩」賣掉了。

(圖源:indiantimes)

11歲的普蘭成了童婚新娘,倉促嫁為人婦。邊遠的村落,下賤的女性身份,普蘭遭遇了丈夫瘋狂的毆打。

一個敢在眾人面前反抗家族頭領的烈女,怎麼會忍受這樣的虐待?普蘭逃跑了無數次,卻又無數次被暴戾的丈夫捉回家。可他最後還是在性情剛烈的老婆身前敗下陣來,將普蘭送回了娘家。

信奉「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樣傳統的普蘭家族,眼看著這桶滾燙的熱水被送回來,立刻成了村民們的笑柄。是怎樣差勁又不守規矩的女人,會被丈夫拋棄呢?

(圖源:wiki)

可北方邦的小小烈女,仍然沒被打服。她一怒之下將堂哥告上法庭,說他侵佔田地,要為爸爸討個公道。沒曾想到,堂哥和法庭人員私下通了氣,反告普蘭偷了自己的財物,將她送進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的三天里,普蘭再次遭遇了嚴重的毆打和騷擾。警方甚至讓她簽了一份永不搞事的承諾書,才把她放走。

七十年代末,邊遠的印度小村落,烈女的故事仍然還沒結束。為了保全家族名聲,普蘭家送了一大堆禮物給她的丈夫,希望他能原諒女兒的行為,讓她回去,因為女兒已經16歲,可以同房,不會反抗了。

(圖源:pinterest)

於是,普蘭再次被送了回去。這一次,她「理所當然」被強姦,但反抗仍然未能停止,丈夫一家最終歸還了禮物,將普蘭逐出了家裡。16歲,二度被「退婚」,非處女,普蘭被村裡人永遠地釘在了恥辱柱上。

普蘭在出版的自傳里說,自己的故事,只是和一樣出身邊遠地區低種姓女性的縮影,她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被逼到絕境的女人。

(圖源:amazon)

但接下來的故事發展,卻讓普蘭成了不可磨滅的爭議傳奇。被退婚的不潔花季少女,在16歲那年,迎來了人生的重大轉折。

唯一快樂的時光

普蘭生活的村落附近,有一個低種姓村民組成的幫派。這些低種姓的村民燒火車、搶物資,專門偷盜高種姓的居民住宅,也干著殺人綁架的勾當。

幫派行駛到村子時,綁架了回家路上的普蘭。她被活活囚禁性侵了三天,卻沒想到,頭領的副手,和自己同樣出身馬拉種性的Vikram Mallah,一槍崩死了頭領,救下了她。

(圖源:pinterest)

命運般血腥的相遇,讓被拋棄已久的普蘭找到了存在的意義。殺死頭領後,Vikram成了老大,兩人開始了一段亡命天涯的旅程。

第一場復仇,普蘭找到了丈夫。

她在老大的幫助下,捅了丈夫數刀,又把他拖出家門示眾,並留下了一張紙條,警告村子裡的老男人們,不準再娶小女孩為妻。普蘭的丈夫沒死成,但因為懼怕幫派報復,他再也不敢出門,村民們也不敢再和他說話。

(圖源:youtube)

那個被嫌棄的賤民烈女,成了幫派大佬的女人。普蘭學會了用步槍,跟著幫派在北方邦的大小城市打砸搶燒,專門綁架那些高種姓的人物。分完贖金後,又將多的錢分給沿途的低種姓姑娘和孩子。

她在很久以後的採訪里對記者說,這是她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候,第一次感覺到被愛,第一次覺得自己能夠暫時逃離憤怒。

(圖源:pinterest)

可土匪生涯,只存在片刻的寧靜。幫派的平衡,在兩個曾經加入的高種姓成員出獄歸來後,陷入了危機。

「我記得聽到了巨大的槍聲,Vikram立刻坐了起來,我伸手拿槍但槍不見了,然後他倒在了我旁邊。

(圖源:pinterest)

原來,這兩位成員是前任老大的跟隨者,他們出獄後立刻復仇,將低種姓的老大殺死,並拿下了他的女人。普蘭的地位迅速崩塌,連續十幾天,她被囚禁在幫派聚集地的小黑屋裡,遭到了非人的折磨。最嚴重時,甚至被脫光衣服遊街示眾。

(圖源:pinterest)

因為是女人,因為是賤民,普蘭一生唯一快樂的時光,戛然而止。她拼了命的掙脫枷鎖,開始了第二次逃亡。

土匪女王復仇記

普蘭得到了幫派里其他低種姓成員的幫助,被囚禁三周後,逃走了。幫助她逃亡的,是一位同樣低種姓的成員Man Singh Mallah。

(圖源:pinterest)

兩個被壓迫已久的低種姓賤民,決心奪回聲勢,兩人成了戀人的同時,也開始組建了屬於自己的,全部都由低種姓成員組織的幫派。

(圖源:pinterest)

但前任恩人和愛人被殺的恩怨,普蘭不能釋懷。復仇,是她最想乾的事情。

1981年2月14日,普蘭帶領幫派成員們,穿成警察的衣服,潛入了愛人被殺的Behmai村子裡。她腰間別著槍,對著參加正在參加婚禮的無數村名說:「把那兩個雜種交出來,如果你們不叫人,我就拿槍打你們的屁眼兒,把它們撕得粉碎。我是普蘭·黛維!」

(圖源:pinterest)

但沒人敢去找幫派的老大,盛怒之下,普蘭犯下了土匪生涯里最血腥的一次罪案。她在現場抓了22個男人,其中有些是她記憶中參與過之前幫派的成員。普蘭讓自己帶的人將他們綁到了河岸邊,並命令他們跪下,接著,22聲槍響,男人們紛紛倒地。

(圖源:wiki)

這場公開的屠殺震驚了印度。北方邦的長官簽下逮捕令,布下天羅地網,要將普蘭收監。但從劫富濟貧,在窮苦群眾間聲勢浩大的普蘭,得到了無數人的支持,人們為她和幫派提供躲藏地點,幫助她逃脫警察的圍捕。

(圖源:indiantimes)

隱世兩年後,復仇的北方邦姑娘,帶著12個隨從自首。但實際上,土匪女王自首前,是當時的印度總理,有著「印度鐵娘子」稱號的英迪拉·甘地向她伸出了談判的雙手。

(圖源:wiki)

普蘭的自首,是有條件的。因為害怕報復,她拒絕在自己恨之入骨的北方邦自首,只願意在中央邦被捕。如果要公開自首,也只會在印度國父聖雄甘地和印度教女神難近母的照片前舉起雙手。

(圖源:indiantimes)

她要求總理必須遵守自己的四個承諾:不判她和成員們死刑;其他成員的刑罰不超過8年;分一畝田地給她;她的家人必須在警察的護送下看著她公開自首。

英迪拉遵守承諾,滿足了她的要求。1983年2月,普蘭公開露面,在8000多名支持者的注視下,自首了。

(圖源:indiantimes)

一個賤民的死亡

普蘭被判11年監禁,並在獄中和作家Mala Sen成了朋友,對方幫她寫了自傳。1994年,普蘭出獄,北方邦政府撤銷了對她所有的指控。

出獄一年後,仍然有聲勢的普蘭開始在政治層面上為女性發聲。她參加了許多政策會議,參加了政治選舉,成了社會民主黨的成員。

(圖源:indiantimes)

低種姓的不潔女人,當過土匪殺過人的普蘭,最終在1999年的選舉里成為了北方邦密札浦市的議員,過上了相對平靜的生活。

(圖源:indiantimes)

但過往的血腥和仇恨仍然如影隨形。2001年7月26日,普蘭在新德里的家門口被槍擊身亡,頭部、胸前、右手臂身中9槍。人們很快明白,這是一場為了20年前,普蘭主導的22個高種姓男人被屠殺事件的報復行動。

(圖源:indiantimes)

北方邦出身的低種姓女人,最終還是在一輪又一輪的血腥復仇中,走回了最開始的起點,成為了無數仇恨和不公的閉環中,最後的結點。低種姓賤民和高種姓貴民間的爭鬥,女性和男性的區別對待,長久刺痛著印度社會,普蘭的出現,像一座燒著血淚的燈塔,掀開了不公世界的一個小小角落。

低種姓的民眾愛戴她,少女們視她為偶像,將她神化。高種姓的民眾憎恨懼怕她和她所代表的階層,生怕這樣的人物再多出現一個,威脅到自己種姓的安全和生存。

那麼,當一切歸零,普蘭所生活的世界有任何改變嗎?也許有,也許不。

(圖源: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