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日本举行了新天皇的登基仪式,

皇太子德仁正式成为日本第126任天皇。

各种热闹的庆祝仪式之下,也有媒体把焦点对准了新皇后雅子。

他们发现,

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新皇后雅子却不能出席登基大典。

根据日本的《皇室典范》,新天皇在接过代表他合法继承皇位的神圣宝器时,女性皇室成员不得在场,皇后当然也不例外。

当纽约时报介绍雅子的皇室生活时,他们用的标题是:笼中的公主。

“日本皇室存亡的重担压在她身上,没有人会让她忘记这点。”

仅仅一小段介绍就可以感受到她宫中生活的窒息感。

雅子的人生可以大致可以分成两部分:嫁入皇室前和嫁入皇室后。

嫁入皇室前,雅子的人生只能用优秀来形容。

颜值高,气质好。

出生于外交官家庭,父亲曾担任日本副外相,日本驻联合国大使,也曾在哈佛、牛津等名校担任客座教授。

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雅子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国外度过,

她精通英语、法语、德语、俄语、日语。

毕业于哈佛大学,还通过了无比严格的日本外交官资格考试。

当年,只有3个女性通过考试,雅子就是其中之一。

也因为如此,她被日本宫内厅注意到,并且邀请她参加了一场宴会。

那是一场为西班牙公主准备的欢迎宴会。

就是在这场宴会中,当时的日本皇太子德仁和雅子相遇了。

两人只聊了几分钟,

德仁问她:你想成为怎样的外交官?

他没有透露雅子具体如何回答,只是说:“当时她非常谦虚,但可以清晰得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且非常聪明。”

只是短短几分钟,他就知道,雅子就是自己要找的妻子。

被皇太子追求,雅子刚开始虽然受宠若惊,但她还是拒绝了。

她不想成为什么太子妃,她只想通过奋斗成为一名优秀的外交官。

但皇太子没有放弃,在雅子生日的时候,会给她送来鲜花。

一年后,外务省派雅子去牛津大学学习国际关系。

虽然是跑去了英国,但依然躲不过八卦媒体的追问。

最后,她只能在图书馆的台阶上召开了临时新闻发布会,否认自己和皇太子有任何恋情。

对日本皇室来说,他们一开始并不太担心皇太子的恋爱问题。

毕竟全日本的贵族,有钱人,精英阶层都争着想要把女儿嫁给他。

而且在皇室看来,雅子并不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

他们的挑选要求很严格,太子妃不能比皇太子高,不能超过25岁。

雅子不仅两条都不满足,而且她还是个事业女性,这跟以前的太子妃们都完全不同。

有一次,皇室工作人员为皇太子准备了一份相亲档案,里面有将近200个女生的简介。

他们以为,200个,总有一个他看得上的吧?

然而没有。

皇太子一心一意只想娶雅子。

并且说,如果雅子不愿意嫁给他,他这辈子可能就不结婚了。

1990年,雅子返回日本开始在外务省工作 。她被转调到外务省最重要的部门之一——第二北美部,负责日本最重要的对外经济关系。

这边事业处于上升期,她被视为当时外务省最有前途的女外交官。

另一边,皇太子对她的追求依然没有停歇。

婚姻和事业,到底要怎么选择?雅子陷入纠结。

她两次拒绝皇太子的求婚,但对方还是没有放弃的意思…

各种说客也是轮番上阵帮忙。

一位通产次官告诉她:“与外国的交际也是皇室重要的角色,皇室也必须作国际贡献,日本追求和平,希望能与各外国维持良好的关系,为了宣示此事,今后皇室外交的重要性将会愈来愈高。”这一点打动了一心想从事外交工作的雅子。

同时皇太子又对她说:“我知道对于嫁入皇室,你可以能有很多恐惧或担心,但我会用一生来保护你。”

终于在第三次求婚时,雅子点头了。

1993年,两人举行大婚。

进入皇室后,雅子很快就感受到了让她窒息的压力。

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只因为她比丈夫的发言长了30秒,她就被严厉斥责。

登山时,她要保持自己落后丈夫3步。

她没有自己的电话号码,累了不能随便躺下休息。

不能随意发言,更不能自由外出。

据说,她是在结婚九年之后,才第一次获准回到自己的娘家。

似乎再也没有人care她的外交才能,在媒体眼里,她只是一个行走的子宫。

人人都只关心她的肚子。

她的肚子肩负了日本皇室的存亡,决定着这个现存最古老的皇室是不是还能继续传承下去。

日本皇位只传男不传女。

明仁天皇有两个儿子,当时小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大儿子也就是德仁皇太子和雅子刚刚结婚。

所有希望都落在了雅子身上,

她的肚子决定了日本皇室继承人的延续…

她的一举一动都成了媒体猜测挖掘的对象。

“她今天穿低跟鞋诶,是不是怀孕了?”

“她怎么没出现在宴会上,是不是怀孕了?”

然而,雅子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所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终于,在她和皇太子结婚6年后,她怀孕了。

当时,皇室方面还没透露,但有媒体提前挖到了消息,这当然成了当时最重磅的新闻。

大批记者把雅子娘家堵的水泄不通。

专家开始各种分析这个皇室宝宝会不会帮助日本重振萎靡的经济,会不会逆转日本出生率下跌的问题。

还有杂志开始推测雅子怀孕的日期,并且开始猜测她和皇太子是在哪里怀的孕。

各种关于雅子的消息,都被媒体大肆报道。

3周之后,皇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

雅子,流产了…

专家们指责皇室,皇室指责媒体。而雅子呢,她只是默默的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明仁天皇母亲的葬礼,她没有出席。

一年一度的日本皇室读诗会,她也没有出席。

两年后,也就是雅子38岁生日的前几天,她终于生下了第一个孩子,

她和皇太子为孩子取名为Aiko,意思是“爱”。

他们很爱这个孩子,但人们不满意。因为这是一个女儿,依然无法解决皇位传承的问题。

生子的压力不仅没有缓解,反倒是愈演愈烈。

皇室不允许雅子出国,媒体继续审视着她的每个动作。

宫内厅长官公开向她施压说:“国民们都期待着太子妃能生第二个孩子。”

到了2004年,雅子彻底崩溃了。

她不再出席任何公众活动。

日本皇室称雅子患上了适应障碍症,但澳大利亚记者Ben Hills却表示,雅子其实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这个记者还写了一本书,书名就是《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犯》。

那么你是不是要问了,

既然生不出儿子,那把皇室规矩改改,让女儿继承皇位不就好了。

但这个提议在日本也有不小的阻力。一名前内阁部长甚至表示:日本皇室的男性继承传统是日本民族珍贵的宝物。

雅子当时的压力多大,可想而知…

好在皇太子遵守了他的诺言,一直在努力保护雅子。

他恳请媒体不要给雅子太多负担,让她有一点自己的自由。

并且直接怼了负责安排皇室生活的宫内厅:

“(结婚)10年来,雅子拼命努力,希望自己能适应皇室的生活,但现在看起来,她已经为此疲惫不堪。”

“雅子当初毅然放弃外交官的工作进入皇室,她一直认为国际亲善是重要任务,但(婚后10年中)她一直未被允许出国访问,这使她感到相当苦闷。”

生儿的压力就这么一直压在雅子身上,但她已经精疲力尽….

就在人们以为唯一的方法就是更改皇室继承规定的时候,皇太子的弟弟有了第三个孩子,是个男孩。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压在雅子肩上的生子负担,终于可以卸下了…

经过多年的休养,雅子的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

当精神科教授Rika Kayama在东京的一场小提琴演奏会上看到雅子时,他发现雅子会在每次演奏结束时开心的鼓掌,并和旁边的丈夫轻松交谈。

在他看来,雅子恢复的不错。

也许她终于找到了和皇室生活和解的方式。

也许是丈夫给了她爱的支持。

这么多年经历的种种,只有她自己清楚。

在她内心深处,不知道是否曾有过后悔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