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第一次离开乌克兰奔赴莫斯科时,已经35岁了。

 

他出生在俄罗斯库尔斯克贫苦农民家庭,老爸是乌克兰人,常年在外打工赚钱,在沙俄各个城市做过铁路工人、砖工、矿工,家里由母亲照顾他和姐姐,算半个留守儿童。

 

赫鲁晓夫只读过四年书,14岁时,他就要养家糊口,去做了一名钳工,那年他祖父带着他坐马车先到达卡里诺夫卡30英里外的火车站,再换乘两趟火车,到达尤索夫卡。

 

荒凉的车站里连个鬼都没有,他一个人到达了父亲以前工作过的煤矿。

 

据后来在煤矿工作过的人回忆说:“那里地面是黑的,道路也是黑的,煤矿周围看不见一棵树,甚至没有一片灌木,这里没有池塘,没有小溪,你眼睛看得到的地方,只有一片望不到边的大平原。”

 

他母亲和姐姐随后也赶到了尤索夫卡,跟另一家合住在乌斯彭斯基煤矿的两间小平房里。

 

赫鲁晓夫搬过来6年后,居民们才能从分散于城市各地的27个手压泵里取水,临时工房的宿舍里住着50-60个工人,宿舍里没有任何家具,大家在头顶牵上一根绳子,用来晾挂衣服和袜子,下矿井时他们也没有专门的工作服,回到工房前除了脸以外什么都不洗(反正洗了也是白洗)。

 

甚至一张床都分配给两个人,他们只能轮流睡觉和工作。

 

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厕所里污水横流,每个人上厕所时脚下都要套上木板,否则回来时就难免沾点屎尿过夜。

 

赫鲁晓夫关于童年和青春的回忆里,只有家徒四壁的贫穷味道。

 

18岁时,他因为筹款帮助勒拿河大屠杀的矿工家庭被沙俄警察盯上,遭工厂开除,后来他去了鲁钦科夫的矿井工作,两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因为“耍得一手好钳工”,被免于征兵去前线打战(精通一门技术随时可以救命),20岁时他同皮萨雷娃结婚,生下一女一子,4年后其妻死于伤寒。

赫鲁晓夫与第一任妻子合影

 

在他第一任妻子去世这一年,他加入了共产党,仕途顺风顺水,1927年做到了基辅市委组织部部长(市政要职),到1929年,组织上安排他去莫斯科深造。

 

他在莫斯科呆了两年后,乌克兰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发生了。

 

斯大林从1930年在乌克兰推行农村集体化运动,所有的资源要全部充公,大家要一起吃大锅饭,农民们都觉得自己小日子过得挺好,都不愿意执行,在加入公社之前,大家大量杀死了自己的牲畜出售,为了表示抗议,还砸烂了农具,放火烧了谷物,苏联也并没有因为农村公社受益,农业产值大幅下降了23%,同时乌克兰在1924年、1928年、1932年连续大天灾,此时斯大林坚持认为农村公社化是正确的,粮荒不是天灾造成,而是“富农破坏造成的”,从1928年起,他就开始将富农当成一个阶级来消灭。

1932年,乌克兰全国性灾荒已成定局,没有粮食,也没有春播的种子,乌克兰人民委员会主席丘巴尔向斯大林求救,斯大林震怒,他正在实行“直接工业化”,需要越来越多的粮食,身为世界第二大粮食出口地、苏联三大粮食产区的乌克兰怎么可以在这当口反而拖他的后腿?在7月2日他反而派出卡冈诺维奇去乌克兰就地监督征粮,斯大林说:

 

|根据1932年度的粮食总产量计算,应该征收6.98亿公担粮食,不能少于这个数。

 

斯大林当时正值个人威权最顶峰时期,没有人敢对他说一个不字。

 

1932年,从莫斯科回到乌克兰的赫鲁晓夫,见到了让他一生刻骨铭心的一幕。

 

赫鲁晓夫在后来回忆起1932年的惨状时说:关于饿死人的信件及官方报告纷纷向我寄来,然后,人吃人开始了,我接获的一份报告说,在基辅郊外瓦西尔科沃镇附近的一座小桥下,发现了一个人头和两只脚底,尸体显然被吃掉了。敖德萨省委书记基里钦科告诉我,他到过一个集体农庄,想看看人们怎么熬过冬天,有人要他去看一个在那干活的妇女,他看到了一个可怖的景象,这个妇女正把一个亲生孩子的尸体放在台子上宰割,她边干边神经质一样地说:

 

|我已经吃掉玛涅奇卡了,现在我要把瓦涅奇卡腌制起来,这些够我们吃一些时候了……

 

这个妇女已经饿得发了疯,以致于连自己的孩子都吃掉了。(此段出自《乌克兰:硝烟中的雅努斯》)

 

征粮队也知道乌克兰没有多少余粮,但是他们不敢违背斯大林的意愿,所以他们相当于在乌克兰进行了一次大洗劫。农民手中仅有的粮食、家禽等被劫掠一空,在冬天的时候农民靠着树皮,干草磨成粉,有人甚至把之前埋在地下的有病的猫狗都挖出来吃了,在第二年春天的时候,斯大林象征性的运了500吨粮食给乌克兰,但是从乌克兰运往外地的粮食一直没有停过。

 

赫鲁晓夫向中央打了报告,申请粮食援助,但斯大林给他发来了一份粗暴的、侮辱人格的电报,斯大林大骂他是一个靠不住的人物,想替乌克兰出头。

 

这些档案还留存在发黄的档案纸上(2002年乌克兰政府解密了这些资料),赫鲁晓夫遭到了斯大林劈头盖脸的侮骂,赫鲁晓夫以性格粗野闻名(钳工本色),但在斯大林强大的黑暗魔法面前他就是个弱鸡,他只觉全身冰冷,却无能为力。

 

1933年6月2日,别尔戈罗德州奥格布负责人向州委报告说:

 

在洛兹良斯克乡维什涅沃农庄,一个贫农庄员雅科夫列夫娜把自己已经饿死的4个孩子中的3个煮熟吃掉了……

 

他还上报了一个工人的信件,工人在信里说:

 

我们全家在挨饿,小家伙们已经8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可是一直没有吃的,我今天就准备要弄死他们,可还是把手放下了,我决定再希望一次,您能帮帮我,我求您了,如果给不了食物的话,看来就得饿死了。

 

这位工人估计至死也没有等来救援。

 

面对困境,1932年苏联最高法反而宣布,任何人不得盗窃集体农庄财务,有情况的直接判处死刑,直接剥夺了农民最后的财产,第二年春天,灾情加重后,苏联当局宣布不得尚自离开乌克兰,否则以流民论处,而且在乌克兰灾区外围直接设置警戒。

 

1932年的乌克兰,活生生变成了人间地狱。据乌克兰后期统计,1932-1933年,乌克兰共饿死315-718万人左右。

 

斯大林给乌克兰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但在推进乌克兰工业化方面,却是积极的。

 

关于工业化,斯大林认为“我们落后于先进国家50-100年,我们应该在10年内跨越这一距离”,因此他实行了“直接工业化”这个庞大计划,这个“直接”指速度要快,以及工业化的资金来自农业,并尽量减少对轻工业和食品工业的投资(这个大方向使整个苏联和后面的俄罗斯跌入了有武器没面包的境地,也间接造成了乌克兰1932年人间悲剧),乌克兰东部和东南部的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和哈尔科夫成为工业化的核心地区,1928年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就让乌克兰建立起了第聂伯河水电站、顿巴斯53个矿井、12座高炉和24座马丁炉,后面的两个五年计划,更完成了扎波罗热钢厂、亚速钢厂、克里沃罗格钢厂、克拉马托尔斯克机械制造厂、卢甘斯克蒸汽机车制造厂、马凯耶夫斯克冶金厂等等,由于这些地方主要建立在乌克兰东部,让东部乌克兰受益良多,所以到2019年,我们看到的乌克兰东部,对俄罗斯还有一定的美好情结,而西部则完全以讲俄语为耻。

 

除了工业化,对乌克兰影响深远的就是天然气管道。今天的乌克兰主要依靠俄罗斯的天然气,但其实乌克兰原先是产天然气的,在苏联时期,乌克兰有三个天然气气田:喀尔巴陌山前地区、黑海沿岸和克里米亚地区,第聂伯-顿涅茨克地区。

 

1975年时,乌克兰的天然气开采量达到了687亿立方米,这些天然气输向了俄罗斯、白俄罗斯、波罗的海三国,或者卖给欧洲换取外汇同美国搞军备竞赛,到苏联解体时,乌克兰土地上的天然气管道长37600公里,境内有1607座配气站和73座压缩站,13个容量大于320亿立方米的地下储气库,进气能力为2900亿立方米,出气能力为1750亿立方米。

37600公里的天然气管主要由“联盟天气管道”、“乌连戈伊-波马雷-乌日戈罗德天然气管道”、“进步天然气管道”、“友谊天然气管道”及其干线和网络组成。它们经过乌克兰,又由天然气的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等国家的天然气管道相连,形成了一个极为庞大的天然气管道网。

 

到2019年,乌克兰这些辉煌过的气田基本枯竭,俄罗斯在西伯利亚等地又发现了新的大气田,现在乌克兰天然气全指望着俄罗斯供应,但它经过几十年发展,拥有密密麻麻的过境管道,这些管道跟乌克兰今天的地缘政治以及后面的登场人物有很大关系。

 

不过,赫鲁晓夫与乌克兰的故事,并没有讲完。

 

赫鲁晓夫对乌克兰及俄罗斯关系最大的影响,是他在位期间将克里米亚划归给乌克兰管辖。

 

克里米亚半岛上原先居住的都是靼鞑人,他们在这里定居了300年,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位时曾经两度猛锤奥斯曼土耳其,第二次是1787-1791年,锤完后得到了乌克兰全境,包括克里米亚。

 

克里米亚三面环海,沙滩由金色颗粒组成,是苏联最重要的度假胜地,但真正于苏联而言,克里米亚有两处地方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一个是西南端的深水港塞瓦斯托波尔,是俄国黑海舰队的生命线,俄罗斯渴望得到一处深水良港出海口我在其他文章里讲过太多次了,就不重复了(不过这里也不是非常优良的港口,从黑海进入地中海要看土耳其脸色,从地中海到大西洋又要看英国的脸色),另一个是许多人并不知晓的,克里米亚还是苏联宇宙空间的研究中心之一。

 

克里米亚西南部有个叫叶夫帕托利亚的地方,一年250天阳光普照,还有广阔无边的草原紧靠浩瀚的大海,苏联宇航学家为了找这种地形花了差不多半个世纪的时间,一致认为这里是与宇宙联系的最佳场所,1959年,赫鲁晓夫掐着苏联首席宇航专家科罗廖夫的脖子说:“你必须一年内建成这个宇航中心。”那时候的苏联正在跟美国进行太空竞争,办大事效率极高,一年后真的建成了宇航中心,1961年苏联在这里发射了“金星一号”,1965年发射了“金星二号”和“金星三号”,这里还有一个模拟月球环境的试验场,专门进行登月训练,1978年还建好了PT-70射电天文射远镜。

 

叶夫帕托利亚到现在还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宇航中心之一。

 

克里米亚的战略意义如此重要,普京才会在2014年不顾一切重新夺回了克里米亚。这件事同时深刻影响到了现在世界的大格局。

 

克里米亚原先居住的全是鞑靼人(《新龙门客栈》里那个快刀剃骨店小二就是鞑靼人),在叶卡捷琳娜二世时赶走过一大批鞑靼人,1944年5月10日,贝利亚跟斯大说这些鞑靼人背叛了苏联,应该把他们都当作流刑犯迁到乌兹别克斯坦去,斯大林批准了这一建议,25万鞑靼人被人拿枪顶着头送到了乌兹别克斯坦,当年秋天,一大批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迁入到了克里米亚半岛。

 

到2019年,克里米亚半岛上俄罗斯人占60%,乌克兰人占24%,原居民鞑靼人已经非常非常少了。

 

1944年鞑靼人被赶出克里米亚时,全半岛也只有78万人口,最早是从俄罗斯北方地区召集移民过来种地,但这些来自于伏尔加河地区和阿尔汉格尔斯克边区的北方汉子,是生平第一次看到葡萄藤、烟草和油料作物,而土豆、白菜在气候干燥的克里米亚长得不好。北方汉子们忙了十年,半岛经济越搞越差,葡萄产量下降了百分之七十,果园里的作物产量甚至比野生果树更低,养羊甚至彻底消失了。

 

赫鲁晓夫1953年去了趟克里米亚,那里的农民包围了他,说他们上当了,俺们北方人收拾不好南方的土地,还说土豆不长,白菜蔫不拉叽的,求解救。

 

赫鲁晓夫对乌克兰是有私心的,趁这个机会,他去基辅跟当地领导人讲,你们快去帮帮半岛上那些可怜的北方佬吧,回头趁着第二年俄乌结盟300周年纪念(这是苏联人创造出来的概念),赫鲁晓夫搞了一波骚操作。

 

1954年初,在一次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休息时,主席团成员都去喝茶饮酒了(也只有俄罗斯人会在开会休息时喝酒吧),赫鲁晓夫在人群里边走边打量大家,有意无意地说:“嗨,同志们,有人建议把克里米亚转交给乌克兰。”

 

大家睁大眼睛看着他,个个一脸蒙逼。

 

赫鲁晓夫又说:“我们后面就详细讨论下这个问题吧。”

 

1954年1月25日,赫鲁晓夫真的提交了一份克里米亚的草案,让主席团批准。

 

在赫鲁晓夫的积极沟通下,2月19日,苏维埃主席团第三届第35次会议通过了这份草案。克里米亚就此归乌克兰管理。

 

赫鲁晓夫是斯大林一手提拔的,但二人在二战期间因为赫鲁晓夫儿子的事结下了深深的怨念,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推翻了其生前的个人祟拜,还将他尸体从列宁墓挖出来,重新埋在了克里姆林宫的墙角。

 

赫鲁晓夫在1964年因政变退位,1971年去逝。

 

 

 

贰 弃子

 

1991年12月26日,庞大无匹的苏联帝国轰然倒下。

 

虽然经历过大饥荒这样的惨痛事件,乌克兰在工业化建立后还是度过了一段还算美好的时光,1966年至1985年,乌克兰的工业增长率从8.5%下降到了3.5%,但一直在增长,就算1986年发生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这样的极端事件,在1989年之前经济还是在稳定向前。

 

苏联倒下后,乌克兰经济度过了第二绝望的一段时光(大饥荒是绝望冠军),曾经辉煌无比的工业强国乌克兰,1999-2000两年人均GDP降到可怜的635美元(当年中国人均GDP都有873美元,中国即将狂奔),这一段时间,乌克兰主要在跟俄罗斯撕逼,领导们则忙着抢劫国家资产。

 

1991年初,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苏联迟早要解体了,乌克兰国防部长莫洛佐夫在12月6日宣誓效忠乌克兰(而不是苏联),26号苏联解体,1992年1月3日,驻扎在乌克兰的苏联军官开始向乌克兰宣誓效忠,80多万苏联陆军在当年春天全部转为乌克兰军队,只有1万名俄罗斯军人拒绝宣誓,这些人选择了退役或调往他国。

 

1992年1月苏联庞大的黑海舰队看着陆军都投入乌克兰怀抱了,也跟着开始陆续宣誓,但黑海舰队司令卡萨托诺夫并不这么想,他命令所有人上船,直接把舰队开到了俄罗斯,乌克兰跟俄罗斯一下关系紧张,9月时两国总统达成协议,对拥有800艘舰艇、10万海军的黑海舰队进行分割,分割过程极其缓慢,俄罗斯在1995年将18%的舰艇交给了乌克兰(估计都是些破铜烂铁),但俄罗斯控制的黑海舰队,就一直定居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

 

乌克兰在拥有了自己的海陆空三军后,便开始谋求彻底甩开俄罗斯,争取加入欧盟。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继承了其军工企业3594家,职工300万人,直接从事武器生产的企业就有700家,职工140多万人,当时的乌克兰,能生产火箭、大型运输机、军用舰艇、装甲车辆等陆海空各种装备,并且都是当时世界顶尖水平。比如乌克兰的巴顿焊接研究所,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焊接专业研究机构,空客A-380的翼板焊接、火箭燃烧的贮箱焊接、太空飞船的电子束焊接,甚至美国的太空站都需要巴顿的技术。

 

加上苏联留下的1272枚洲际导弹核弹头和2500枚战术核武器,乌克兰直接成为世界第三大核武器国家。

 

但乌克兰根本养不起这些军工企业,也维护不起那些庞大的武器与军队。

2006年1月27日,乌克兰专家在波尔塔瓦市外的一个空军基地拆除了最后一架战略图-22M3“逆火”核轰炸机。

 

这些军工企业是跟俄罗斯的军工链条紧密绑定在一起的,无法与欧美的军工标准对接,如果进行军转民,这么笨重巨大的军工企业调整过程中周期长、损耗大、成本高,没有一个强力的领导根本无法进行,乌克兰现在政坛贪腐横行,根本HOLD不住这么大的场面,军工人才纷纷外流(中国欢迎您)。

 

其中那1272枚核弹头,光维护成本据说可以吃掉当时乌克兰政府一年三分之一的收入,而且核武器的启动密码全掌握在俄罗斯手里,再保留对乌克兰其实没有任何益处,因此乌克兰接受了欧美提出的建议,对核武器,以及养不起的11架图-160(起降一次就要烧掉8万美元,NK-32发动机寿命还短要经常换,还因为发不出飞行员工资,有8架160直接被飞行员飞到了俄罗斯)、7架图-95轰炸机、30架图-22轰炸机等大型武器统统进行了销毁。

一名乌克兰军官正在检查乌克兰五一城附近被摧毁的SS-24导弹发射井。到2001年底,乌克兰已经摧毁了全部46个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

 

尤其是核弹头,切尔诺贝利事件让乌克兰人心有余悸,当时为了抢救核事故,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冲去前线救援,现场辐射强到几分钟就可以叫人毙命,为了用直升机投下封堵材料,600名空军飞行员牺牲,有3名勇士主动牺牲自己,潜入地下室封堵,才保住了核污染扩散。

 

在美国答应给予3.3亿美元补偿后,乌克兰当时能卖的卖,能毁的毁,基本不做保留,这就是为什么乌克兰愿意仅仅2000万美元就将瓦良格号航母卖给中国的原因(跟《中国国运三十年》连接上了)。

 

其中为了引诱乌克兰销毁部分战略武器,西方还装模作样向乌克兰下了几条散货船的订单,乌克兰不惜拆掉了正在建造的乌里杨诺夫斯克号核动力航母,腾出船台,结果等航母拆完,民船订单也随之取消。

曾经的乌里扬诺夫斯克号核动力航母

虽然核弹头确实应该销毁,但当时乌克兰只要再撑两年,俄罗斯和中国就会购买剩下的图系轰炸机以及其他航母或重要武器,乌克兰为了尽快让西方相信自己没有威胁,尽快加入欧盟,十分猴急地肢解了大部分重要军事设备,赤裸裸地站在了西方世界的门口。

 

像一个无助的少女放下了武器,等待着别人的接纳。

 

乌克兰从此成为东西方地缘政治的夹心饼干,再也没有机会爬起来,再也没有机会成为一个强国。

 

从此,乌克兰成为自己的弃子。

 

 

 

叁 大美女

 

在乌克兰越走越艰难之时,精英阶层们正忙得热火朝天。

 

忙着瓜分这个国家。

 

与俄罗斯一样,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寡头们纷纷崛起。

 

大美女季莫申科小姐,就是其中的一位优秀代表。

 

1960年11月,季莫申科出生在乌克兰中部的贫穷农村,父母在她三岁时离异,她跟随收入微薄的母亲生活,虽然天生长得美,但拒绝了傻白甜的传统剧本,她打小就是条女汉子,少女时代就热爱踢足球,曾次跟一男生吵架,怒不可遏,追着男孩子打,那男宝宝吓得逃进了男厕所,她就在外面放火,把男孩逼出来再打。

 

她并非纯正的乌克兰人,从小只说俄语(在苏联时很正常),40岁后才开始学习乌克兰语。

 

她不是读书的料,本来也不太可能会上大学,1978年,一次意外接到了一位帅哥打错了的电话,这位帅哥名叫亚历山大.季莫申科,他老爸根季纳是当地市政局领导人,本来想打给自己朋友,不料意外打给了季莫申科,两个年青人在错误的电话里聊着聊着,竟然聊出了感情!很快就办了网友线下见面会,这时候她“长得好看”的优势展露出来了(我也是我也是),亚历山大十分满意,一年后亚历山大带她见了家长,双方结婚,并生下一个女儿。(这真的不是言情剧)

 

随后她家人安排她于1979年进入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国立大学经济系学习(注意这个地名,非常重要,后面会讲),1984年取得博士学位。毕业后去工厂做了一名经济师。

 

1988年她在公公的权力庇护下拿到许可证,靠出租录像带发了笔小财,赚到人生第一桶金,经公公的人脉介绍,1989年又跟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共青团领导一起做生意,在舞厅和游乐场分利润,她一直尾随跟着权力在赚钱,1990年她公公升为区长,1991年苏联解体,在公公帮助下成立了“乌克兰汽油公司”(她老公不爱做生意)。

 

1992年,她结识了时任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州长的拉扎连科,两人传出过各种绯闻(亚历山大:什么!),在这位州长大人庇护下,她的生意迅速做大。

4年后,她的公司又改名为“乌克兰统一能源公司”—拉扎连科这时候混到了乌克兰能源部长,这家公司是由他安排成立的,拉扎连科不断将天然气进口合同塞给她(前文讲过乌克兰天然气管道来源),她再将回扣汇到拉扎连科的瑞士银行账户,公司遂垄断了乌克兰全国各地的天然气供应,成为俄罗斯天然气主要的进口和批发人,到1996年,季莫申科控制了20多家大型企业、航空公司、银行等。“乌克兰国内生产总值的20%都掌控在季莫申科手中”,她的保镖全部由特种部队组成,足足一个排的人手三班倒保护她。

 

拉扎连科一直带着她前行,两人关系也一直不清不楚,1996年,拉扎连科出任乌克兰内阁总理,在拉扎连科引荐下,36岁的季莫申科走出家乡,开始接触基辅和莫斯科的上流社会。

 

她在莫斯科找到了下一个为自己递过权力与金钱交接棒的男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的维亚希列夫。

 

维亚希列夫是个火爆脾气,经常将乌克兰官方代表团粗暴地赶出办公室,只在与季莫申科单独相处时,他才有耐心在办公室闭门长谈。凭借与莫斯科能源巨亨之间的良好关系,季莫申科每年获得240亿立方米的进口天然气,公司营业额在1996年飙升至100亿美元。

 

从此成为百亿富婆。

 

1997年,拉扎连科因为“贪得太过分了”引起政坛狂喷,总统库奇马丢车保帅,撤了他的总理职位,拉扎连科随后逃离乌克兰,1998年在瑞士被捕,保释后又逃到美国,在美国买了埃迪.墨菲的豪宅过着富人的逍遥生活,2004“透明国际”夸他是全球第八大贪官,2006年美国政府逮捕了他,判了他6年徒刑,他在2012年出狱后,花重金请律师团队打了法律的擦边球,避免被美国驱逐出境。

 

直到今天,拉扎连科还生活在美国,守着从乌克兰贪来的巨款,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

 

拉扎连科倒台后,季莫申科明面上和他划清了界限,实际上送拉扎连科逃出国的飞机都是她的私人飞机,她公司也因为失去靠山被罚款3亿美元。2001年,库奇马总统以走私、受贿的罪名把她投进监狱关了42天(后撤销)。

 

在季莫申科阿姨面前,办法总比困难多,她很快搞定了“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拉扎连科的继任者尤先科。

 

尤先科原先是乌克兰国家银行董事长,资深亲美分子,他和库马奇因政见不合决裂,库马奇当时赶走拉扎连科,正在收拾季莫申科,因此尤先科和季莫申明一拍即合,决定在2004年的总统大选中挑战库马奇的接班人亚努科维奇。

 

尤先科与亚努科维奇之争就是美国与俄罗斯第一次在乌克力大选中的面对面角力。

 

这场大戏十分精彩,先是尤先科在2004年9月竞选时突然被人下了剧毒二恶英,幸好捡回了一条命,10月点票,亚努科维奇的得票是49.5%,尤先科是46.9%,尤先科团队说截获亚努科维奇竞选团队的电话讨论,亚努科维奇对选举选员会的服务器动了手脚。

 

约20万尤先科的支持者聚集到了乌克兰独立广场,对选举舞弊进行抗议,要求重新投票,这件事是乌克兰橙色革命的开端。

 

在这次橙色革命里,倒向西方的尤先科和他的粉丝团们得到了俄罗斯寡头别列佐夫斯基的资助,别列佐夫斯基主要是为了向欧美献媚,也为了抗衡普京的势力向东发展(这一段跟《普京.1999》接上了)。

 

第二次投票结果尤先科52%获胜,成为乌克兰总统(但给尤先科治病的奥地利威克医生在2005年爆料说尤先科是假中毒,威克医生最后被威胁闭嘴了)。

 

尤先科担任总统后,安排季莫申科担任总理,但这次也只好了八个月,因为和尤先科的嫡系波罗申科闹翻,尤先科把季莫申科撤职。

 

向来骁勇善战的季莫申科毫不气馁,临走时对尤先科说:

 

|我的办公室里有一张小床,我平时用来打盹的,你别动那张床,几个月后我就回来。

 

2007年9月,季莫申科通过议会选举,再次成功当选总理,找回了她的小床。

 

2010年乌克兰重新选举总统,季莫申科参选,再战亚努科维奇(亚努亲俄,普京支持亚努),结果以非常小的劣势输给了对方,亚努科维奇对她恨之入骨,2011年8月以滥用职权罪将她投入监狱,季莫申科在欧盟和俄罗斯两边的关系都还不错,因此欧盟反复向亚努科维奇施压要求释放季莫申科,亚努科维奇根本不做理会,直到2014年颜色革命再次爆发,亚努科维奇在2月21日晚上逃离基辅,季莫申科才得以出狱,出狱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请她到德国先疗养身体,呆了一段时间。

 

季莫申科虽然跟亚努科维奇是死敌,但她的“第四个男人”舒弗里奇却来自前总理亚努科维奇的阵营,是亚努科维奇的助手和忠实支持者。基辅一位著名商人讲述自己在埃及的见闻:“我在宾馆的舞厅里看到了季莫申科,我以为她到这里是要和流亡海外的丈夫相聚(亚历山大先生,你可真能忍)。就在这个时候,舒弗里奇走了过去,和她拥抱在一起。第二天,我又在海滨浴场碰到了他们,舒弗里奇穿着潜水短裤,季莫申科则披着浴袍,头发还湿漉漉的……”

 

季莫申科第二次从牢里出来时,已经54岁了,当年3月中旬,普京主导了克里米亚公投,收回了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统治,乌克兰从此更加走向了反对俄罗斯的方向,5月的总统选择,选民们第一轮投票就把历史上反俄最激烈的波罗申科推上了总统宝座(尤先科的马仔),中国的网民们喜欢叫波罗申科为公知,但事实上,波罗申科是一名彻彻底底的寡头,他执政五年,乌克兰GDP年年负增长,他旗下的九十多家公司生意却连年翻番,不仅他是寡头,乌克兰这些年上台的总统,包括没有上台的季莫申科,个个都是寡头。

三位站在一起挥手,这张照片可真有意思

 

波罗申科一直得到美国的巨大支持(所以2018年才有胆敢搞赤刻海峡危机,主要是为了为2019年拉选票),白宫还安排亚采纽克担任乌克兰总理,可惜亚采纽克处处跟波罗申科争权,美国便放弃了亚采纽克,季莫申科出狱后率祖国党与多个政党发起对亚采纽克的不信任投票,把他赶下了台,按剧本为了平衡各方利益,波罗申科应该安排季莫申科再度出任总理,但波罗申科畏惧季莫申科的影响力,选择格罗伊斯曼出任总理,他与季莫申科的仇怨便累积得更深了。

 

2019年乌克兰大选前,各方势力都看好季莫申科,季莫申科私下也对朋友说,如果当上了总统,一定要让波罗申科将牢底坐穿,普京还数次会晤季莫申科,预先搞好俄乌关系,结果出人意料的是,39名总统候选人里,一名叫泽连斯基的喜剧演员居然遥遥领先,得票率远远超过了季莫申科和波罗申科。

 

各个寡头斗了这么多年,竟突然被一个不明不白的小子摘了果子,季莫申科和波罗申科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半路杀出来的泽连斯基,只是因为参演了喜剧片《人民公仆》,在里面扮演了一个为国为民同恶势力抗争的总统,就真的被乌克兰人民选出来做总统了!

 

从政这么高技术含量的行业,没有几十年的历练就直接当总统,乌克兰人民居然选了一个素人,可见乌克兰民众对“选来选去都是你们这群寡头做总统”有多厌倦。

 

但是,年轻的乌克兰人民啊,你们真的以为选出来的就是一个素人吗?你们真的以为就避开寡头统治了吗?

 

你们还是太天真了啊。

 

 

 

肆 第聂伯黑帮

 

在得知泽连斯基获得2019年总统选举的胜利后,56岁的大寡头科洛莫伊斯基不由得微微一笑。

 

他统治着乌克兰东部的重要区域 ,身家21亿美元,是乌克兰第四大富豪。

 

事实上,泽连斯基只是他资助的一名马仔。

 

科洛莫伊斯基来自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州,我在前面还千叮万嘱叫大家记住这个州的名字,这个州非常非常重要,重要到我现在要用一章的篇幅来写它的故事。

 

因为弄清楚了这个州,就弄清楚了各个寡头的来原。

 

为了方便记忆,后面这个州我们简称为第聂伯州。

 

第聂伯州出过无数政治大佬,第一批大佬的带头大哥就是参与了推翻赫鲁晓夫的政变,并最终成为苏联最高统帅,统治苏联18年的勃列日涅夫(后面简称勃列!这班东斯拉夫的人名地名真难记!我的智商最多只能容忍四个字的人名)。

 

勃列1906年出生在第聂伯市35公里外的一个冶金工人家庭,21岁念完中专在县市两级公务员队伍里工作了三年,又去莫斯科农业大学深造。

 

他在斯大林的大清洗运动和1932年的大饥荒中侥幸活了下来,这么搞死两波人,一下人才断档,念完大学的勃列在国家人才空白区平步青云,负责整个第聂伯的军工生产。

 

第聂伯是苏联一座非常非常特殊的城市,起先这只是叶卡捷琳娜二世在吞下乌克兰后建立的一座普通城市,1870年代,第聂伯东部发现了叫“顿巴斯”的巨型煤矿,随后一百年,依靠煤矿资源发展成为欧洲重要的钢铁重镇,二战开始后,第聂伯转型成为专业的军工生产城市,著名的军工企业,南方机械生产厂就在这里开始崛起(现在这工厂还在运营,话事人就是寡头科洛莫伊斯基),这家企业随后发展成为苏联最重要的航空航天和战略导弹工厂,“撒旦”系列战略导弹在这里诞生。

 

在整个军工系统的保驾护航下,勃列杀入了莫斯科,推翻赫鲁晓夫后,最终成为了整个苏联的话事人。

 

第聂伯是一座秘密的军事城市,不对外开放,严禁外国游客进入,城里居民的吃住条件比其他苏联城市要好得多,出了一个苏联大佬后,生活条件比过去更上一层楼,勃列也开始从第聂伯市开始挑老乡进入苏联最高层,好巩固自己的统治,这帮人在政治局、中央委员会秘书处、部长会议、克格勃中担任要职,统治整个苏联,勃列甚至挑好了乌克兰州季第一书记谢尔比茨基做为自己的接班人。(《普京.1999》里讲过普京也是得到了圣彼得堡系官员的照顾才能进入莫斯科,大家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时苏联人,把这帮人统称为“第聂伯黑帮”或者“勃列日涅夫黑帮”,黑帮这个词都用上了,这帮势力估计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这就是第聂伯黑帮1.0版本。

 

核心成员勃列日涅夫去世后,第聂伯黑帮势微,苏联解体之后,乌克兰时期的第聂伯黑帮开始死灰复燃,他们的进军目标,只是从莫斯科改成了基辅。

 

乌克兰第一任总统克拉夫丘克来自乌克兰西部,他发现自己这个总统在东部没什么威望,东部的重工业、军工企业都不怎么鸟他(东部黑帮们:呸,我们是见过莫斯科大场面的人,你一个乌克兰总统算老几?),为了可以控制乌克兰东部,让自己的政令在东部有人听话,克拉夫丘克建了个私密群,把东部大佬库奇马和东部小弟拉扎连科拉进了群。

 

库奇马出场就是大佬,他从钢铁狂魔南方机械厂出身,本职是导弹专家,研制过SS-20,以及SS-18两型导弹(北约叫这款导弹“撒旦”),获得过“列宁奖”,1986年担任南方机械厂总经理,是东部地区军工系统的扛把子,总统克拉夫丘克一看,赶紧说惹不起惹不起,社会社会,任命他为总理,给予他半年内自由任命地方官员和签署法律条文的权力。

 

季莫申科的第一个男人—拉扎连科的起点则低许多许多,他本来只念到中学,在乌克兰农庄劳动,他爸是这个农庄的领导,将他推荐去第聂伯农业学院学习,读书时,他成了学院书记的司机,司机这个岗位,可大可小,可轻可重,就看你怎么用好资源,拉扎连科是个活泛的人,特别善于拉关系,他在司机岗位上干得风生水起,认识了大大小小不同层次的领导,毕业后他进入仕途,因为脑子活,人脉广,克拉夫丘克看上了他。

 

1992年,克拉夫丘克任命拉扎连科为第聂伯州总统代表,就是在这里,39岁的拉扎连科搭上了32岁的大美女季莫申科。

 

并将季莫申科一步步带入到能源女王之路。

 

1994年,克拉夫丘克任职到期,总理库奇马竞选上了总统,拉扎连科被任命为总理,拉扎连科当时有两大心腹,分别是季莫申科和科洛莫伊斯基,加上本文没怎么提及的库奇马女婿宾丘克,以及其他一些被带出来的第聂伯精英,第聂伯基本统治了基辅的政坛。

 

第聂伯黑帮2.0版本正式上线!

 

库奇马在任十年,学叶利钦搞休克疗法,快速私有化过程也和俄罗斯一样很快造成了寡头的诞生,在这个过程中,第聂伯黑帮们瓜分了国家资产,一个一个先后成为大寡头(再读一读季莫申科的成长史),2014年《福布斯》列出的乌克兰富豪前9位,有5位来自第聂伯黑帮。

 

另几位大寡头同样来自乌克兰东部,这里有另一个黑帮“顿涅茨克”,比如乌克兰首富阿赫梅多夫和后面把季莫申科往死整的亚努科维奇。

 

乌克兰,已经彻底成为寡头的玩物。

 

拉扎连科一手提拔起了季莫申科和科洛莫伊斯基(这哥们这时候还只能算大马仔),但他自己却出了大问题,老司机拉扎连科实在太贪了,完全是鲜廉寡耻地贪,他在第聂伯时,每一项事务都要给钱才能办事,做了总理后,让季莫申科做他的白手套,明目张胆地把国家的钱往他的瑞士银行里汇,拉扎连科贪起来都不加掩饰,每个人都向总统库奇马告发他,甚至当时的俄罗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都气得不行,对库奇马说:“我绝不再跟拉扎连科打交道!”

 

才上任一年,库奇马就决定解除拉扎连科的总理职务,拉扎连科跪在库奇马面前痛哭流涕,他居然说:

 

|我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乌克兰!为了乌克兰,我可以牺牲我的生命!

拉扎连科下台后,并没有牺牲自己的生命,他只是赶紧坐上季莫申科的私人飞机,最后逃到了美国。

 

而他一手养大的科洛莫伊斯基,在日后的岁月里慢慢成长,终于从大马仔成长为南方机械厂的话事人,控制着东部重镇第聂伯,拥有3万名私人武装,完全不受政府控制(直到后来在美国的帮忙下波罗申科和他谈判他才从州长位置下来)。

 

2019年4月30日,在科洛莫伊斯基的资助下,傀儡泽连斯基战胜波罗申科,当选乌克兰下一任新总统。

 

国家政权依然牢牢掌握在寡头手里,而乌克兰人民,还以为他们选出了一位喜剧演员。

 

 

伍 凶险之地

 

乌克兰和俄罗斯,都是在苏联解体后,选择了休克疗法快速私有化,导致了寡头的诞生。

 

不同的是,俄罗斯出现了普京,乌克兰并没有。

 

普京将老寡头们全部镇压下去,国家秩序才得已恢复正常,而乌克兰的寡头们则直接控制了国家政权,轮流坐庄。

 

如果没有普京,俄罗斯现在也会和乌克兰一样,天下大乱。

 

而乌克兰人民的生活,在一步步坠落。

 

乌克兰拥有的肥沃黑土占全球总量的33%,还是世界第二大粮食出口国,全国识字率达99.7%,可能是全球教育水平第四高的国家,每一年,乌克兰的高等院校能培养出64万名毕业生,其中13万人主修工程学,1.6万人主修信息技术,5000人主修航空航天技术,这么优质的土地和人才,大量前苏联的宝贵遗产,但2018年,乌克兰人均GDP已经跌落到比越南还低!

 

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其人均月收入仅2000元人民币,事实上应该更少,有在基辅定居的中国读者告诉我,当地实际平均收入大概在1200-1500元人民币左右—因此这些年,大量乌克兰年轻女性被迫流向中国北上广深的模特工作室和高端夜店。

 

乌克兰整个国家,除了被寡头折腾得乱七八糟,其地理位置,也相当凶险。

 

乌克兰基本是一片大平原,无险可守,钢铁军团可以一波流推平,在自废武功后,乌克兰失去了战略话语权,他只能依靠西方世界保护自己不被俄罗斯吞并,2014年乌克兰政变后,认同俄罗斯的东部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哈尔科夫甚至先后宣布独立(没被国际社会承认),又被吞下克里米亚后,西方世界沉默不语,并没有直接挑起跟俄罗斯的战争,最后采取了最稳健的经济制裁,压低石油价格断俄罗斯的财源,慢刀子放血耗死俄罗斯的策略。

乌克兰夹在俄罗斯和西方的交锋最前线,时刻面临战争的风险,其认同俄罗斯的东部和认同欧美的西部在经济文化上几乎快要撕裂,俄罗斯最近都开始给东部城市的乌克兰居民发放俄罗斯护照了,乌克兰一点办法都没有。

 

乌克兰的地缘位置,是当今世界上最凶险的地缘位置之一,她投向俄罗斯,欧美就敲打她,她投向欧美,俄罗斯就敲打她,加上国内寡头四起,完全没有一个可以和平发展的环境,既管我读过各类专家给乌克兰破局的方案,但是我非常清楚,这么恶劣的地缘环境,除非出现超一流的天才政治家,或者俄罗斯、欧美有一方彻底衰败,没有非常好的机缘,乌克兰是没有任何机会走出现在的困局的。

 

虽然即将迎来新总统,但国家的基本盘其实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看起来已经十分老旧的基辅,只会越来越残败下去。

 

 

陆 不语

 

拉扎连科现在还定居在美国。

 

服完刑后,从埃迪.墨菲那买来的豪宅已经卖掉,他住在并不奢华的家里,每天定时接送三个孩子上学放学。好像一个人畜无害的全职奶爸。

 

他每天的生活受到监控,不可以随意行动。

 

而当他接完孩子,站在轿车的车门前,他的目光越过茫茫大西洋,望向自己祖国的方向时,不知道他看不看得见,自己曾说过“愿意牺牲生命”的美丽的乌克兰,正宛如一名豆蔻少女,被西方、俄罗斯、本地寡头们,一件一件褪去衣裳。

 

而眼看着自己只能成为玩物的乌克兰,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眼里饱含着泪水,咬紧牙关,瑟瑟发抖。

 

她默默地转过头去,内心如烈火烹油,却只能低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