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 )最近因為一張皺紋照被熱炒,但其實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段時間,她做出了另外一個更重大的決定——也許這是她之前看上去顯老的一個原因。

酒精使人沉醉,但大美人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 )最近醒了過來,拿下了時尚雜誌Tatler的六月刊封面,還講了自己嗜酒戒酒的事。

“我的問題在於我純粹只是愛酒,”安妮·海瑟薇在雜誌上爆料,“很愛。”

她有多愛喝酒?上一次喝酒她宿醉了5天。“我和朋友白天飲酒聚會,又連續與酒友們參加晚上的生日派對。”安妮·海瑟薇說,“我可不是那種倒一杯紅酒就能呷一整晚的人。”

“但喝酒讓我騰不出手照顧兒子。”這是她戒酒的根本原因。

促使她戒酒的是一個看似普通不過的生活插曲,某個大清早她送兒子上學,她並未駕車,宿醉讓她痛不欲生,“對我來說真是夠了”。

“我去年10月戒了酒。”早在今年1月安妮·海瑟薇就在The Ellen DeGeneres Show表示過,“只要我兒子在家,我都要戒酒。因為我很不喜歡被宿醉影響,他就快要到每天早上一刻也離不開我的年紀。”

母愛光輝籠罩的安妮海瑟薇為了兒子戒酒,並且計劃一戒就是18年。

酗酒的明星不少,喝酒誤事的例子不勝枚舉,酒精依賴甚至可能讓人前途葬送。

美國“小妞電影”曾經的領軍人物林賽·羅韓(Lindsay Lohan)就吃盡了酗酒的苦頭。

當年的林賽·羅韓(Lindsay Lohan)靈氣逼人,12歲就在沃特迪士尼1998年經典電影《天生一對(The Parent Trap)》中一人分飾兩角,一鳴驚人。

她原本星途順暢,後來接的幾部電影均表現不俗,2004年沃特迪士尼電影《賤女孩(Mean Girls )》更是奠定了她少年偶像的地位。

這位“小妞電影”專業戶紅極一時,有點“國民斬”的意思。

但年少成名有時不見得是好事,林賽·羅韓似乎在名利場中迷失了方向。

2007年1月,林賽·羅韓被送到康復中心戒酒和毒癮,這一事件像是她生命中潘多拉魔盒的開啟,隨之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負面事件。

從2007年開始生活脫軌至2015年5月完成強制性的社區服務,在長達將近8年的時間裡,林賽·羅韓有兩次酒駕記錄,6次被捕,7次牽扯交通事故,在監獄服刑了14天,6次進康復中心。

她酗酒吸食違禁品,因酒駕、度假多次被捕入獄,又多次無視判決未履行強制性的社區服務,進而造成緩刑期延長,大家都知道她不是大熒幕上那個好女孩。

林賽·羅韓背了一身法律“債務”,個人形象跌倒谷底,同時失去的還有工作機會與其附加的前途價值,正如她第一次被捕獲釋之後所說“我很清楚,我的生活漸漸走向了完全不可控制的方向。”

2010年7月,林賽·羅韓在Beverly Hills法院的庭審中被判入獄服刑90天,林賽·羅韓在律師身旁痛哭流涕,但法律不相信被證有罪者的眼淚。

“酒精是入門級毒品,誘導(她)接觸其它,” 2013年,林賽·羅韓在美國名嘴奧普拉的Oprah’s Next Chapter中坦誠她酗酒吸食吸毒,可卡因能讓她喝更多的酒。

直到2015年5月,林賽·羅韓才完成她“拖欠”的強制性社區服務,並且公開表示自己已改頭換面。

2019年1月,Channel24報道“林賽·羅韓忙着打理夜店,沒空理會酒精和毒品”。

林賽稱,事業上的項目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她不會再滑向酗酒、吸毒的舊惡習。

2017年,林賽·羅韓在社交網絡上暗示自己會出設計珠寶,結果被外媒質疑真的嗎?以前你也這樣說,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2018年初,林賽·羅韓打算進軍美妝業,還發布了個人品牌彩妝線的新品預覽,但兩用口紅被外媒吐槽模仿倩碧。

但林賽·羅韓有聰明的一面。運用自己豐富的夜店咖經驗,她在希臘開起了夜店。

事實證明,她在2016年開的第一家夜店取得了成功,又與合伙人Dennis Papageorgiou在2018開了第二家夜店。

開到第三家分店時,林賽·羅韓把“夜店老闆的日常”搬上了真人秀節目。

在MTV新節目Lindsay Lohan’s Beach Club先導片中,林賽放言“想要為我工作,你必須是精英中的最佳,我想要在這裡建起一個商業帝國。”

2019年她在The Tonight Show宣傳真人秀節目時甚至向Jimmy Fallon表示她要在希臘買下一座島。

2018年9月林賽·羅韓在社交網絡上曬了一張“林賽樂園”的虛擬圖,暗示將在迪拜打造一個遊樂園。

早前在2月份W雜誌的專訪中,林賽·羅韓坦誠,迪拜沒有狗仔,讓她找到了內心的真我和平靜,她因此搬到了迪拜長住,土生土長的紐約客希望以此躲避好萊塢紛擾。

和林賽·羅韓經歷相似的還有“小甜甜”布蘭妮,當初的流行小天后也是年少成名,酗酒縱樂,除了負面新聞纏身,還是法庭上的常客。

2006年開始,布蘭妮陷入了人生低谷。先在年底與Federline提交離婚申請並在2007年完成手續。

2007年1月布蘭妮很親近的阿姨Sandra Bridges Covington死於癌症。

2007年2月15日布蘭妮進了戒毒中心,沒呆到一天,16日布蘭妮剃了個光頭,4天後二進戒毒中心。

沒過幾天,她拿着一把雨傘怒砸狗仔的車。

2007年10月,布蘭妮失去了對兩個兒子的監護權。

2007年,LV還把布蘭妮告上了法庭,因為在悍馬內飾中使用假LV製品,導致她的MV《Do Somethin》被禁上歐洲電視。

這一系列事件震動全球,被稱為“布蘭妮的崩潰”。

2008年“小甜甜”的親媽還出書補刀,說布蘭妮加入Mickey Mouse Club沒多久就開始學會喝酒了,那時候她才13歲,自己也後悔讓布蘭妮14歲時就與18歲的高中足球運動員交往,並在同居時失去初夜。

情緒不穩定的布蘭妮一度工作中斷,十年之後的2017年她在以色列報紙Yediot Ahronot的專訪中說,“我的二十幾歲太糟糕了,我的三十幾歲要好得多,我學會了如何更好地了解我自己。”

2018年在布蘭妮Piece Of Me巡演期間,團隊向她發布了最嚴格的禁酒要求,口袋裡不許裝東西,要讓工作人員看得到手在拿什麼,不允許拿自己的私人電話等等。

歌壇中獨樹一幟的“打雷姐”Lana Del Rey也曾有過年少酗酒的經歷。

2011年Lana Del Rey憑藉單曲Video Games在音樂事業上取得重大突破,獲得全球關注,獨特的嗓音和音樂風格被戲稱為“好萊塢喪核”(Hollywood Sadcore)。

Video Games後來也被收錄到2012年專輯Born to Die中,且在全球樂壇取得巨大成功。

也是在2012年,Lana Del Rey被GQ雜誌評為年度女性(Woman Of The Year),她在專訪中回憶自己少年時代曾被酒精控制。

“我被送去了一家寄宿學校,不太尋常,因為只有我來自紐約。”當時Lana Del Rey只有15歲,父母把她送到那裡希望她能從酒精中醒過來。

“我那時是個豪飲客。我每天喝酒,也獨自喝酒,只是覺得那很酷。我在Born to Die裡面寫到的都是我少年生活的野性不馴。我父母很憂慮,我也在憂慮,當我發現自己對酒的喜愛要大於其它事情時,我知道這成了一個問題。剛開始還好,你以為自己有了個陰暗面,還挺讓人興奮的,但很快你會發現每一次沉迷於酒精你的陰暗面就會大獲全勝。這是我遭遇過的最壞的事情。”

擺脫了酗酒的魔怔,2005年Lana Del Rey在紐約啟航,追求她一直熱愛的音樂,“小時候我在教堂唱詩班是領唱,聖誕演出時我是天使,我只是真的很喜歡唱歌。”

對音樂心無旁騖的追求讓她寫出了很多風格鮮明的佳作,也因此斬獲了不少重量級音樂獎項,例如2015年她拿下了MTV Europe Music Award的Best Alternative,此外,從2013年至2018年,她獲得過4次格萊美的音樂獎項提名。

明星的隕落,酒是原罪嗎?實際上,酒又何辜?正如是否採擷伊甸園裡的善惡樹的果實,都出自人的選擇。

清楚自己內心的追求,能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有清醒認知,實在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