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1998年,有一次打开学校教室的电视机,正在播出的新闻画面里出现泰国王室,我一直记得,有一个泰国仆人,手里捧着东西,毕恭毕敬跪在泰国国王拉玛九世的面前。

已经彻底废除这些封建礼仪的中国人是非常不适应这种画面的,我旁边的女同学皱着眉头说:“怎么会这么屈辱……”

那时候,我隐约觉得,这个国家的王室,有什么不对劲。

直至很多年后,当我长大并关心时事后,又在新闻里看到泰国新选举出来的总理英拉,居然趴在地上,以一种匍匐的姿态双腿并拢仰着头跟坐着的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说话时,我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了—一个民选政府总理,用这种近乎受辱的方式跟王室沟通,连中东那些从酋长建国的国家都做不出来,全地球也找不到第二家了。

跪倒在国王面前的泰国总理

当我越来越了解泰国王室时,我发现,我的直觉是对的。

 

○贰

 

2016年10月13日,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去逝,当时微博微信上一片片中国人凑热闹点起了蜡烛,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泰国是“微笑国度”,是信仰佛教的阳光国家,人民亲切有礼,在泰国旅游时,也会听到导游和当地人对国王赞不绝口(是真的),所以国王一定是个好国王吧。

嗯,先等等,我们翻出点第三方数据再点头。

根据福布斯发布的数据,世界前五大最富有的王室里,第五名是迪拜的穆罕默德,40亿美元财富,第四名是阿联酋的阿勒纳哈扬,150亿美元,第三名是沙特王室约180亿美元,第二名是文莱王室兼首相,200亿美元(这个小国也是值得深扒一下的),第一名是泰国王室,300-400亿美元。

而直到2018年12月5日,泰国国营企业与政策委员会前任会长Mr.Banyong Pongpanich在FB上称,泰国已经成为全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月收入不到563元人民币的极度贫困的人口数计580万,占泰国总人口的8.6%,贫富差距高达11倍。

而在2016年,泰国还只是全球贫富差距第三名,经过两年的努力,泰国终于成功登顶。

 

○叁

 

大多数去过泰国的中国跟团游客,都曾经上过一艘芭堤雅的游轮,叫“东方公主”号(是的我也上过)。

游轮上空堂处通常摆满一些廉价的桌椅,桌上有一排难吃极了的花生米或者其他小吃,衣着艳丽的泰国人妖们会在中央处进行歌舞表演,表演后游人可以上前合影,人妖们会鼓励游人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内,无数油光满面的中国人,一边晃动着身躯,一边在大庭广众下两只手抓住人妖的胸部合影,在嘈杂的音乐声和晃动的灯光里扬着头哈哈大笑。

每次脑海里回想起这段画面,想像着舞台灯光从游客满面红光的脸上划过时,就感觉说不出来的奇幻诡异。

东方公主号的人妖表演,是中国旅游团的必去项目之一

人妖的平均寿命只有40岁。

他们靠大量使用雌性激素维持身体的女性化,他们不会有婚姻,在年老色衰失业没有收入后,自杀率非常高。

都是泰国贫困人家养不活的儿子,才会从小送去做人妖。

人妖现象,只是泰国极度贫困的底层百姓一种变态的社会折射。

泰国是一个没有任何科技产业支撑的国家,2018年中国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泰国人均GDP6580美元,且泰国人均收入只占GDP的30%(中国是40%多,泰国GDP水分较大),其中20%的富人占有了全国80%的财富,底层百姓如同蝼蚁一样活着。(泰国贫富差距问题越来越严重,中国曾经在2008-2015年成功将基尼系数缩小,2015年因为房价大涨基尼系数才开始增长)

而这样的国家,居然有一个全世界最富有的王室。

 

○肆

 

泰国所有的问题,我们要从泰国前国王拉玛九世,普密蓬.阿杜德先生开始聊。他的名字不太好记,我们后面就一直叫他拉玛九世。

拉玛九世1927年12月5日生于美国马瑟诸塞州的剑桥(地名,不是英国的剑桥大学),其父亲是泰国的玛希敦王子,正在美国念哈佛,他2岁的时候,父亲病逝,6岁时母亲带他去瑞士洛桑上学,他在那里接受了英语,法语,德语,拉丁语教育,大学里学的是理科(他一直很理性)。

拉玛九世在瑞士求学时的照片

拉玛九世有个哥哥,中文名叫郑禧,10岁时就做了泰国国王,我们叫他拉玛八世,两兄弟都太小,只是挂职离岗,主要都在瑞士洛桑读书,平时不回泰国。

但现在我们的主角还不是他们,两个小朋友还只是另一个人的棋子,这人是泰国一个广东潮州吴姓人家的后裔颂堪。

1932年颂堪和他的战友帕侬荣发起立宪革命推翻君主专制,两人开始上台治理泰国,1938年12月16日,经过漫长的内部斗争,颂堪当选泰国总理并主组建内阁,颂堪生于1897年,祖辈是潮州贫苦农民,到他这一代已经完全成为泰国人了,颂堪靠努力读书在军校出人头地,以第一名的身份被送到法国军事学院留学三年,他在那里受到了新思想的启发,反对君主制,想在中南半岛建立一个资产阶级国家,因此拉玛八世13岁的时候,一家在1939年1月12日回国,象征性的呆了一天,不敢久留,说是要继续为国读书,第二天就回到了瑞士。

颂堪在1939年6月把国名从暹罗改为泰国,并在日本威逼利诱下于1941年12月签定了攻守同盟(当时日军已经从曼谷港码头登陆),1942年1月跟着日本向英美宣战,1945年日本投降后,泰国政府怂得积极,说原来的宣战无效,赶紧赔偿英美损失,颂堪也辞职隐退,并且在12月将拉玛八世迎回泰国。

泰国前期重要人物颂堪

颂堪还被以甲级战犯的罪名入狱,1946年4月因抓他的政治对手被怀疑出卖国家,颂堪无罪释放,他意识到金盆洗手是不现实的,决定继续从政。到1948年4月6日,颂堪再度拿下泰国总理,成功控制泰国。

而拉玛八世在泰国只呆了半年,正准备回洛桑大学继续他的法学博士进修,就被人暗杀了。

1946年6月9日,拉玛八世还有四天就要回瑞士时,正背躺在床上,被人从前额处一枪爆头。泰国官方到现在还只是解释说是八世在清洗手枪时不小心走火,但英国作家史蒂芬逊应邀给拉玛九世写传记时,九世承认是他杀,最大的嫌疑是颂堪幕后指使,他不相信是总理帕侬荣所为,从1932年以后泰国实际上是没有国王的,拉玛八世的归国威胁到了颂堪的统治,他是八世被杀最大的受益方,他需要一个更年轻的傀儡。1955年,帕侬荣处决了八世身边的三名侍者,说是他们谋杀了拉玛八世,三个替死鬼死去后,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拉玛八世像尘埃一样消失在历史的河流里。(有部分信息认为是拉玛九世杀死了八世,但是怎么推理都不符合逻辑,当时两人都身处险境,杀死对方夺取一个傀儡王位对自己有害无益,而且他当时才19岁,不可能瞬间变得这么心狠手辣,人是需要成长过程的,因此不采用那种说法)

王位于1946年,交接到了19岁的普密蓬.阿杜德手里。

这一交,就是70年。

一起幸福长大的亲兄弟突然遭到这样不明不白的谋杀,而且凶手居然可以逍遥法外,对年仅19岁的阿杜德产生巨大的心灵震撼,这时候他才明白,每一个爬到顶尖政治实权位置的人都要淌过尸山血海,你不往上爬,就随时可能死于非命,在接过王冠后,阿杜德再也不是一名普通的瑞士大学生了,他知道自己身此险境,我们可以从他那时段的照片,看出他逐渐流露出威仪之象,目光坚定有力,这说明他开始逼迫自己走向成熟,他已经知道政治斗争的残酷性。

继承王位后拉玛九世不敢留在泰国,继续回到瑞士读书,但他再也无心读原来的工程学了,他改为社会学专业,选修政治学、法律学等对自己更有实用价值的科目,为将来自己要面临的政治斗争做准备。21岁时,他在瑞士旅行时遇到车祸,导致右眼失明(这起车祸也有可能是军方刺杀未遂),身体上的残缺使他更加丧失安全感。

拉玛九世夫妇

瑞士离法国很近,他还经常去法国游玩,他是一国之君,难免跟泰国驻法大使打交道,大使有一个漂亮的女儿诗丽吉,年轻人异乡生情,22岁这年,娶了18岁的诗丽吉为妻。

而泰国这边,已经掌控了政权的颂堪,还在忙于内斗。

泰国军方这边特别擅长玩政变夺权游戏,隔三岔五来一次,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也可以看出他们军队管理之恶劣)。

颂堪再次成为总理后,世界冷战开幕,为了防止中南半岛共产主义化,颂堪政府得到了英美的支持,颂堪开始新的反华运动(是的这人是华裔但他反华),限制华人的经济主导地位,华人的工会,学校,报纸,社区都被打压。但他也于1948年10月1日,1949年2月26日,1951年6月29日,遭遇泰国内部三次军变(真能折腾),1951年这次最严重,海军利用他在“曼哈顿”号挖泥船上参加庆祝活动,直接将他给绑票了,关在“室利.阿育陀耶”号上,企图逼迫军人政府下台,但第二天,颂堪的重要小伙伴沙立和帕敖居然不管他死活发动强攻,还号召他“勇于牺牲自己,以换取对那些妄图蒙蔽民众的叛逆者的成功镇压”(就是劝他快去死),“室利.阿育陀耶”号直接被击沉,颂堪命大居然游泳游了回来,在他广播呼吁下,这起政变才平息下来,两天时间的政变,造成1200多人死亡,3000人受伤,沙立和帕敖利用政变后清洗海军的机会,逮捕了一大波人,安插自己的亲信到重要岗位,沙立成为国防副部长,帕敖成为警察总长,泰国政坛形成三强对立的局面(颂堪还是略强)。

面对如此混乱的泰国政坛,时不时来个surprise的政变,高强度的政治游戏让60岁的颂堪感觉吃不消了,颂堪在1957年2月开始连下了几步昏棋,当时他因支持玛兰卡西自由党贿选被曝光,只获得了议会162席的85席,到了8-9月,他因帕敖的木材腐败案失去了民心,又考虑与当时的中国建交惹火了美国,当他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时,晕了头认命沙立维持公共秩序。

事实证明,沙立能出卖小伙伴一次,就能有第二次。

1957年9月17日凌晨4点,在得到美国的支持下,沙立元帅发动了一场不流血的革命,推翻了他的政权,堪颂终于没有抗过第四次政变,流亡海外,1964年因心脏病死于日本神奈川县(啊,湘北!)模原市的私人别墅。(另有说法是中毒身亡)

颂堪的时代结束了!

 

○伍

 

沙立为了让自己的上位名正言顺,让拉玛九世出来站台,宣布了戒严令和任命自己接管政府,做为回报,新的独裁者沙立恢复了接受国王接见时必须双腿并拢匍匐在地上,以及普通人跟王室合影必须跪下的礼仪—这种近乎荒诞的古代礼仪,巨大的文明倒退,全世界只有泰国还保留了下来。

泰国女星MAI和公主合影时都必须跪着

这一年的拉玛九世,已经30岁了。

他不再是19岁初入政治赛场的稚嫩菜鸟,他经历过几次刺杀,看着各路人马在他眼皮子底下一次次互相谋杀,他沐浴了11年的腥风血雨,在泰国顶级游戏里已经逐渐成长,他不再希望自己像哥哥一样在王宫里被人爆头,希望争取更多的话语权了。

沙立对拉玛九世不像颂堪那么严格,拉玛九世利用这小小的活动空间开始了个人秀,在宗教上,他通过湄南河的皇家御船队伍为寺庙赐赏袈裟,亲近宗教势力,在个人形象上,他本来就长得帅(不接受反驳),从小受到最优秀的精英教育,会四五种语言,是奥地利音乐学院音乐博士,办过个人摄影展,会搞机械发明,会玩赛艇和风帆,会画抽象画和爵士乐,放在普通人身上都已经是才华横溢,何况有国王身份加成,加上美国为了冷战竖立起西方优秀代言人,安排一堆大爵士音乐家跟他一起演奏,他在年轻人心目竖立起了亲切无比的优质形象,泰国年轻人都觉得这个国王棒极了,简直是全世界的王,世界人民都深情的爱戴他。

拉玛九世逐渐虏获了人心。

拉玛九世在泰国

1963年,解绑了泰国王室的沙立去逝。拉玛九世为他安排了宏大的国葬,沙立生前的副手他侬被任命为政府总理。他侬可以算成另一个沙立,他没有颂堪和沙立第一代打天下的创业者那么大的影响力,和王室相互扶持,王室的地位日渐提高。

他侬并没有对泰王再进行约束,双方默契地分享政治资源,拉玛九世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高,同时,军队内部爱戴拉玛九世的人也越来越多,从1957到1973年,经过长达18年的耕耘,拉玛九世逐渐掌控了军队的控制权。

1973年10月,泰国25万学生、教师和工人走上街头,在曼谷举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反对军人独裁,争取民主自由,要求实行永久宪法,他侬下令打死了75名学生,拉玛九世发表了电话讲话,宣布了他侬辞职,任命了新总理。从这时开始,泰王拉玛九世的声望和权力,已经可以直接让总理辞职,他不再是军政府的傀儡,而军政府,成为了他的傀儡。

1992年5月,泰国再次爆发游行要求军政府下台(已经换了好几拨了),当时的军方总理苏钦达下令武力镇压,杀死了大批学生,泰王站出来平息事端,在电视机摄像头面前,泰王的傀儡,军方的查龙和苏钦达跪在了拉玛九世面前认错,泰国从此从军人主政过渡到(伪)民主政府,这出一流的形象公关,使泰王在泰国人民的心目中的形象再也不能动摇,拉玛九世已经成为泰国人民心目的神。

拉玛九世已彻底控制军队

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拉玛九世,终于真正的站在了权力的巅峰。泰国也正式走向了君主实权制。

他终于不用担心在清晨醒来被人爆头,也不用担心开车时发生意外,他现在是泰国活着的神,每一个泰国人,都要向他下跪,不敢抬头仰望他。

泰国颁布了《欺君法》,保护国家王室形象神圣不可欺犯,泰国北榄府一名27岁男子曾经因为在FB一张调侃拉玛九世的照片上点了赞,被判了32年。泰国没有人敢说国王不好,他们都说泰王多么爱他们的子民,是拯救国家的神。

而在另一边,拉玛九世利用手中权力寻租,但凡所有要在泰国做生意的大公司,都需要让泰王参股,也只有背靠泰王,生意才能好好经营,而拉玛九世加冕50周年时,泰国巨富送给他一颗全球最大重达545.67克的加工钻石“金色陛下”,光这颗钻石,就价值1.2亿美金。

价值1.2亿美金的金色陛下

据英国《金融时报》统计,泰国王室还拥有全国最多的土地,光是曼谷就拥有3320英亩的房地产,全国其他土地面积超过130000英亩,有40000多份租约,光是这些租约,一年可以收几亿美金。

在曼谷旅行时,你们常看到的暹罗酒店,奇隆和无线路中央商务及购物区的大片大型房地产都属于泰王,普通中国游客去泰国团队游时去的玉佛寺,蛇药店和珠宝金器店,都是王室资产,泰国最大的两家公司泰国汇商银行和泰国沙炎水泥的大股东是王室,加上前面说的地产,光是这些资产就高达386亿美元。

王室还在海外大量投资,德国著名的凯宾斯基酒店的大股东之一就是泰国王室,海外持股价值约为10亿美元以上。

这些王室资产管理局的资产总计约为400亿美元,还不包括王室成员的个人资产,泰国还有王室私用金办公室,专门负责王室成员的个人资产管理,光是诗琳通公主就持有暹罗典范购物中心(东南亚最大购物中心)25%的股份。

据估算,泰国王室的总资产,约占泰国全国财富的八分之一。

一边是贫民卖儿做人妖,一边是笙歌艳舞王室笑。

 

○陆

 

2001年,他信当选为泰国总理。

他信是广东梅州客家人后裔,他原本是警察,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创办电信公司,有四家上市公司,是泰国首富。

但他信并不是为富人代言,他踏踏实实争取改善70%底层人口的生活,成为泰国历史上第一位连任的民选的总理。

他信上台后,打破“文偿不干涉军务”惯例,大力缩减军费开支,将军费开支从1.96%砍到1.1%(军队只听泰王一个人的),他还改革腐朽的官僚集团,肢解小内阁内政部,他推动的对外开放和全球化,积极推动双边和多边贸易,削弱了中产阶级的生存空间,最后,他还动了泰王的利益,他信受到了国民的爱戴,功高震主,威胁到了国王至高无上的个人IP,甚至据传他想要让泰国从君主实权制改革为共和国。

富人阶层的利益和国王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富人们开始往他信身上泼脏水,将他内阁的土地招标丑闻,彩票基金丑闻闹得沸沸扬扬(比起泰王那些财富,其实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全然不顾他信在任时泰国清廉指数从2001年的3.2上升到了2005年的3.8,那些年,支持他信的红衫军和支持富人的黄衫军在曼谷街头轮流示威,经常造成交通堵塞。

斗到后面,军队再次出动。

拉玛九世有自己的枢密院,以退休总理和退役将军为主,其中枢密院主席炳提拔了素拉育,素拉育选择颂提接任陆军司令,颂提在2006年9月19日领导军队发动政变,率14辆坦克包围了政府总部及总理办公室,宣称他信贪污受贿,没有资格带领国家,无能领国,将他信逐出了泰国,当时还在联合国参加会议的他信,从此流亡海外。

打倒了一个梅州人,第二个梅州人站了起来。

他信的妹妹英拉于2011年8月5日,依靠家族在泰国底层民众的极高声望,当选为泰国第28任总理。

英拉与他信都有一腔报国之心,她延续了哥哥的治国策略,为底层百姓在政治上谋求福利,为人和蔼可亲,眼见又有人要重复他信的爆红路线,拉玛九世坐不住了,2014年,一心帮助泰国粮农创收的英拉动政府资金收购农民大米,由于市场经济影响入不敷出,军方抓住这个借口,再次发动政变,将英拉赶下了台。

一心为民的他信与英拉两兄妹

法院随后还判处英拉罚款10亿美金,十年徒刑,英拉从此也流亡海外,最新的消息是,2018年1月7日,英拉出任广东汕头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法人及董事长。(买了李嘉诚的子公司)

他信和英拉的出现,标志着在泰国王室日渐腐朽的统治之下,人民渴望政治体制改革的强烈愿意,尽管泰国只是做做样子民选总理,一旦民选总理声望太高,或者动了王室的利益就会被军队政变赶下台,但人口众多的民众,至少还有一个选择权。

 

○柒

 

拉玛九世于2016年10月13日去世。

去世当天,饱受明君教育的泰国民众痛哭流涕,痛不欲生。

拉玛九世去世时,痛不欲生的泰国人民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年屠龙的勇士,早已变成了守护财宝的恶龙。

而占全国八分之一的王室财富,静静的躺在王室资产管理局手里,没有人民,敢妄图染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