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4日,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对媒体说,他高估了军方对这场起义的支持,不过他又说“Hope Never Dies”希望永存;与此同时,川普总统迁怒古巴干涉委内瑞拉,空前的制裁已经开始……

无论你是否同情瓜伊多

无论你是否支持委内瑞拉变革

无论你是否了解这个南美洲曾经的富国

你都不得不承认

它的再次革命引来举世关注

截图信息源:华盛顿邮报

 

截图信息源:美国国会山

 

截图信息源:the Guardian

 

形势微妙的委内瑞拉

2019年5月4日

利马集团各国

也就是委内瑞拉的邻国们

罕见地发布了一道联合声明

谴责马杜罗总统支持恐怖主义

尤其是邻国

哥伦比亚的极左游击队

被认为是马杜罗总统支持的

这绝对不是孤立现象

为什么呢

这意味着委内瑞拉的邻国

极有可能组建一个联军

对这个

支持恐怖的混乱国家进行军事干预

那为什么他们会寻求这条路呢

原因是

瓜伊多领导的军事行动不成功

这是2019年开年以来的第三次失败

2019年5月4日

瓜伊多面对媒体是这么说的

在试图煽动军事起义时

我犯了个错误

…………

当然

我并没有放弃美国可能的军事援助

也没放弃说服国内的部队支持我

他后来又说

他将接受华盛顿提出的

在委内瑞拉国会选举上的任何提议

图源:Michael Robinson Chavez/The Washington Post

在经历了戏剧性的一周后

一些军事行动很不顺利

瓜伊多公开承认了

反对派误判了其在军方的支持度

瓜伊多对美媒华邮表示

他预计马杜罗总统

会在军队内部叛逃者激增的情况下

宣布下台

所以为了达成这个目标

他必须再次呼吁军官和文职人员

以及一些高级将领放弃马杜罗

在过去的一个礼拜

说服工作并没造成大规模的叛逃

马杜罗的安全部队

随后成功平息了街头的平民抗议活动

然后开始抓捕美国支持的反对派

瓜伊多说

也许

因为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的士兵

也许

我们需要更多的政府官员

来支持这场变革

支持委内瑞拉的宪法

我认为在这一点上发生的变化

依然是显而易见的

下图为瓜伊多受访的英语原文

今年一月份

在美国的外交支持下

瓜伊多宣布马杜罗为篡位者

并声称拥有国家领导层的合法衣钵

他是委内瑞拉国民大会的主席

然而

他却明确反对美国单方面的军事干预

作为委内瑞拉的民族主义者

瓜伊多再三表示

任何美国的军事支持

都必须与委内瑞拉军队并肩作战

然而

委内瑞拉军队

至少军中的主力已经转向马杜罗

这让瓜伊多和美国显得尴尬

川普总统表示

所有的选择都在谈判桌上

然而

共和党鹰派已经向五角大楼施压

强烈要求美军介入委内瑞拉

但白宫语焉不详

对委内瑞拉的危机没有表态

当被美国记者问到

如果

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给他打电话

提出美国武装干预的建议

他会怎么做时

瓜伊多说他会回答

亲爱的朋友

博尔顿先生

感谢你为正义事业所提供的一切帮助

感谢您的选择

我们将对其进行全面评估

并可能在国会考虑解决这场危机

如果有必要

也许我们会批准

下图为瓜伊多受访时的英语原文

 

 

翻译到这儿我必须解释一下他的立场,回答群友的疑惑。首先瓜伊多是委内瑞拉国会的负责人,他想推翻总统,可是他同时也自认为是这国的合法官员的一分子。作为民族主义占绝大多数的委国国会的负责人,他是非常担忧自己因为引入了美军,而成为“卖国贼”的。他的立场很尴尬,左右为难,尤其害怕得罪反对派中讨厌美国的民族主义者,所以说话非常小心,这也导致战斗力不足。

瓜伊多这些言论

是迄今为止针对美国军事援助

这一微妙问题

发出的最强烈的声明之一

即使是在反对马杜罗的委内瑞拉人中

让美军进城

仍然是不受欢迎的选择

瓜伊多说

他欢迎华盛顿关于军事选择的讨论

称之为好消息

他对邮报记者说

这对委内瑞拉来说是个好消息

因为

我们正在评估所有的选择

很高兴知道

像美国这样的重要盟国也在评估

可能发生的军事选择

这给了我们一种可能性

如果我们需要合作

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得到它

他补充说

我认为

今天有许多委内瑞拉士兵

想要结束左翼统治

帮助人道主义援助进入我国

他们很乐意接受合作以结束混乱

如果

这包括像美国这样的

可敬国家的合作

我认为这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然而

在上周的起义失败后

瓜伊多现在可能正在进行一场

两线作战

既要推翻马杜罗总统

又要保持反对派内部的团结

作为一位35岁的工业设计师

委内瑞拉加勒比海岸的前学生领袖

自从他

成为反对派控制的

国民议会的领导人以来

在反对马总统的人群中点燃新的希望

2017年

马杜罗宣布剥夺了国民大会的权力

瓜伊多认为总统违宪

但在国际上

他被广泛认可为该国唯一的民选领导人

然而

正因为美国对瓜伊多的积极态度

以及瓜伊多和美国方面过多的接触

使得他的支持者内部

发生了罕见的分裂

这导致

一个精心安排的驱逐马杜罗计划的瓦解

与马杜罗的高级官员的谈判

也破裂了

反对派内部开始争吵不休

反对派内的一些高级领导人

忙着为了失败的军事行动相互指责

曾经的团结没有了

这是反对派赖以生存的最强大的资产

但是

因为一场失败的军事行动

团结被彻底摧毁了

参议员的呼吁听证会

2019年5月4日

参议员托德·杨

Todd Young

呼吁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

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

领导人下周与川普政府官员

就美国可能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预

举行听证会

他说

残酷的马杜罗政权

在委内瑞拉人民当中

造成了难以形容的痛苦

我赞扬勇敢的委内瑞拉人民

他们正在捍卫自己的自由

和基本人权

不过

我对我们美国

可能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预的报道

表示关切

………………

我呼吁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

和高级成员

下周立即与政府主要成员举行听证会

讨论他们对委内瑞拉的计划

并解释

向委内瑞拉部署美军的任何计划

希尔与参议员詹姆斯·里希

还有鲍勃·梅内德斯取得了联系

后者分别是委员会的主席

和高级成员

委内瑞拉国内的武装冲突

在最近几天变得比之前任何时候激烈

因为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德

在还没得到关键军事领导人支持的情况下

就发起了驱赶马杜罗总统的

军事行动

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

周六已表示

支持美军对委内瑞拉的军事干预

翻译过来应该是这个态势

无论是委内瑞拉的国会

还是美国的参议院以及众议院

反对美军进入委内瑞拉的政治家

都是大有人在

在这样的一个局面下

如果美军发起行动

极有可能面临不合法的指控

瓜伊多目前被两个紧箍咒束缚着

首先是国会程序正义

作为委内瑞拉选举上位的国会领导人

他认为自己没资格绕开一次表决

单方面邀请美军帮忙

然而

所谓的国民大会

不是已经被马杜罗用军队解散了嘛

其次

是盟友中的反美斗士

人所共知

曾经的富国委内瑞拉的悲剧

始于民族自信的人民

投票选了查韦斯

查韦斯当总统后开启了反美之路

当了反美斗士的委内瑞拉

经济状况却越来越糟

这种背景下

却依然培养着大群的民族主义者

两年来

走上街头反马杜罗的人士

也有很多同时在反对美国霸权

瓜伊多害怕得罪他们

只能长时间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同样的

白宫主人在这方面的担忧更多

而且

川普还得考虑美国民意

与三权分立架构下的更多制衡

错过这个时机的话

瓜伊多恐怕再也请不来美军支持了

美国迁怒古巴开启制裁

2019年5月2日

就在川普写自媒体批判古巴

之后的几小时

美帝首次解除了

对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

和第四条的冻结

重启了对古巴最严厉的制裁

引来欧盟各国的谴责

美国外交政治杂志已经开始批判川普

该法第三条实施后

包括古巴裔美国人在内的

所有美国公民

可以在美国法院提起诉讼

控告任何人或企业

在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

在古巴政府没收的财产中让家庭受益

同时

该法第四条

将限制那些曾在古巴没收美国公民资产

或利用这些资产进行贸易的人

入境美国

川普政府此举

将加剧其与欧盟的紧张关系

因为大多数面临诉讼威胁的公司

都来自欧盟国家

一些英语媒体评论说

川普此举的目标是

2020年总统选举

激活该法第三第四条的决定

有助于佛罗里达州的古巴裔选民

支持共和党候选人

该州在美国历届大选中

都占据着重要地位

2016年

川普在大选中于该州获胜是关键一战

截图为路透社报道的今年首度诉讼

3天前

也就是白宫政策发出24小时内

就有两名古巴裔美国人

在迈阿密

分别对美国邮轮企业卡尼瓦尔公司

提起了诉讼

对利用了古巴政府没收的财产的

个人或跨国企业而言

这为大规模的索赔诉讼开启了大门

两名原告

均指责卡尼瓦尔公司

多年来一直利用

他们被古巴没收的财产获利

美古贸易和经济委员会主席

约翰卡武利奇表示

美国政府已经确认了5913起案件

适用于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

涉案总金额

高达19亿美元

而且索赔还要加上60年来的利息

索赔总金额可达85.21亿美元

可能被起诉的公司

来自加拿大 日本 俄罗斯 西班牙

……………………

由于打击面太广

导致欧盟相关负责人已经开始

公开谴责美国总统

图为古巴移民支持川普的街头活动

 

马杜罗依然牢牢控制着电视台和大部分军队,没想到先被制裁的竟然是古巴。古巴总统表示很受伤,明明已经改革开放……政府刚刚改选,经济刚刚好转,却因为个委内瑞拉被卷入了世纪大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