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4日,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對媒體說,他高估了軍方對這場起義的支持,不過他又說“Hope Never Dies”希望永存;與此同時,川普總統遷怒古巴干涉委內瑞拉,空前的制裁已經開始……

無論你是否同情瓜伊多

無論你是否支持委內瑞拉變革

無論你是否了解這個南美洲曾經的富國

你都不得不承認

它的再次革命引來舉世關注

截圖信息源:華盛頓郵報

 

截圖信息源:美國國會山

 

截圖信息源:the Guardian

 

形勢微妙的委內瑞拉

2019年5月4日

利馬集團各國

也就是委內瑞拉的鄰國們

罕見地發布了一道聯合聲明

譴責馬杜羅總統支持恐怖主義

尤其是鄰國

哥倫比亞的極左游擊隊

被認為是馬杜羅總統支持的

這絕對不是孤立現象

為什麼呢

這意味着委內瑞拉的鄰國

極有可能組建一個聯軍

對這個

支持恐怖的混亂國家進行軍事干預

那為什麼他們會尋求這條路呢

原因是

瓜伊多領導的軍事行動不成功

這是2019年開年以來的第三次失敗

2019年5月4日

瓜伊多面對媒體是這麼說的

在試圖煽動軍事起義時

我犯了個錯誤

…………

當然

我並沒有放棄美國可能的軍事援助

也沒放棄說服國內的部隊支持我

他後來又說

他將接受華盛頓提出的

在委內瑞拉國會選舉上的任何提議

圖源:Michael Robinson Chavez/The Washington Post

在經歷了戲劇性的一周後

一些軍事行動很不順利

瓜伊多公開承認了

反對派誤判了其在軍方的支持度

瓜伊多對美媒華郵表示

他預計馬杜羅總統

會在軍隊內部叛逃者激增的情況下

宣布下台

所以為了達成這個目標

他必須再次呼籲軍官和文職人員

以及一些高級將領放棄馬杜羅

在過去的一個禮拜

說服工作並沒造成大規模的叛逃

馬杜羅的安全部隊

隨後成功平息了街頭的平民抗議活動

然後開始抓捕美國支持的反對派

瓜伊多說

也許

因為我們仍然需要更多的士兵

也許

我們需要更多的政府官員

來支持這場變革

支持委內瑞拉的憲法

我認為在這一點上發生的變化

依然是顯而易見的

下圖為瓜伊多受訪的英語原文

今年一月份

在美國的外交支持下

瓜伊多宣布馬杜羅為篡位者

並聲稱擁有國家領導層的合法衣缽

他是委內瑞拉國民大會的主席

然而

他卻明確反對美國單方面的軍事干預

作為委內瑞拉的民族主義者

瓜伊多再三表示

任何美國的軍事支持

都必須與委內瑞拉軍隊並肩作戰

然而

委內瑞拉軍隊

至少軍中的主力已經轉向馬杜羅

這讓瓜伊多和美國顯得尷尬

川普總統表示

所有的選擇都在談判桌上

然而

共和黨鷹派已經向五角大樓施壓

強烈要求美軍介入委內瑞拉

但白宮語焉不詳

對委內瑞拉的危機沒有表態

當被美國記者問到

如果

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給他打電話

提出美國武裝干預的建議

他會怎麼做時

瓜伊多說他會回答

親愛的朋友

博爾頓先生

感謝你為正義事業所提供的一切幫助

感謝您的選擇

我們將對其進行全面評估

並可能在國會考慮解決這場危機

如果有必要

也許我們會批准

下圖為瓜伊多受訪時的英語原文

 

 

翻譯到這兒我必須解釋一下他的立場,回答群友的疑惑。首先瓜伊多是委內瑞拉國會的負責人,他想推翻總統,可是他同時也自認為是這國的合法官員的一分子。作為民族主義佔絕大多數的委國國會的負責人,他是非常擔憂自己因為引入了美軍,而成為“賣國賊”的。他的立場很尷尬,左右為難,尤其害怕得罪反對派中討厭美國的民族主義者,所以說話非常小心,這也導致戰鬥力不足。

瓜伊多這些言論

是迄今為止針對美國軍事援助

這一微妙問題

發出的最強烈的聲明之一

即使是在反對馬杜羅的委內瑞拉人中

讓美軍進城

仍然是不受歡迎的選擇

瓜伊多說

他歡迎華盛頓關於軍事選擇的討論

稱之為好消息

他對郵報記者說

這對委內瑞拉來說是個好消息

因為

我們正在評估所有的選擇

很高興知道

像美國這樣的重要盟國也在評估

可能發生的軍事選擇

這給了我們一種可能性

如果我們需要合作

我們知道我們可以得到它

他補充說

我認為

今天有許多委內瑞拉士兵

想要結束左翼統治

幫助人道主義援助進入我國

他們很樂意接受合作以結束混亂

如果

這包括像美國這樣的

可敬國家的合作

我認為這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然而

在上周的起義失敗後

瓜伊多現在可能正在進行一場

兩線作戰

既要推翻馬杜羅總統

又要保持反對派內部的團結

作為一位35歲的工業設計師

委內瑞拉加勒比海岸的前學生領袖

自從他

成為反對派控制的

國民議會的領導人以來

在反對馬總統的人群中點燃新的希望

2017年

馬杜羅宣布剝奪了國民大會的權力

瓜伊多認為總統違憲

但在國際上

他被廣泛認可為該國唯一的民選領導人

然而

正因為美國對瓜伊多的積極態度

以及瓜伊多和美國方面過多的接觸

使得他的支持者內部

發生了罕見的分裂

這導致

一個精心安排的驅逐馬杜羅計劃的瓦解

與馬杜羅的高級官員的談判

也破裂了

反對派內部開始爭吵不休

反對派內的一些高級領導人

忙着為了失敗的軍事行動相互指責

曾經的團結沒有了

這是反對派賴以生存的最強大的資產

但是

因為一場失敗的軍事行動

團結被徹底摧毀了

參議員的呼籲聽證會

2019年5月4日

參議員托德·楊

Todd Young

呼籲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

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

領導人下周與川普政府官員

就美國可能對委內瑞拉進行軍事干預

舉行聽證會

他說

殘酷的馬杜羅政權

在委內瑞拉人民當中

造成了難以形容的痛苦

我讚揚勇敢的委內瑞拉人民

他們正在捍衛自己的自由

和基本人權

不過

我對我們美國

可能對委內瑞拉進行軍事干預的報道

表示關切

………………

我呼籲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

和高級成員

下周立即與政府主要成員舉行聽證會

討論他們對委內瑞拉的計劃

並解釋

向委內瑞拉部署美軍的任何計劃

希爾與參議員詹姆斯·里希

還有鮑勃·梅內德斯取得了聯繫

後者分別是委員會的主席

和高級成員

委內瑞拉國內的武裝衝突

在最近幾天變得比之前任何時候激烈

因為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德

在還沒得到關鍵軍事領導人支持的情況下

就發起了驅趕馬杜羅總統的

軍事行動

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

周六已表示

支持美軍對委內瑞拉的軍事干預

翻譯過來應該是這個態勢

無論是委內瑞拉的國會

還是美國的參議院以及眾議院

反對美軍進入委內瑞拉的政治家

都是大有人在

在這樣的一個局面下

如果美軍發起行動

極有可能面臨不合法的指控

瓜伊多目前被兩個緊箍咒束縛着

首先是國會程序正義

作為委內瑞拉選舉上位的國會領導人

他認為自己沒資格繞開一次表決

單方面邀請美軍幫忙

然而

所謂的國民大會

不是已經被馬杜羅用軍隊解散了嘛

其次

是盟友中的反美鬥士

人所共知

曾經的富國委內瑞拉的悲劇

始於民族自信的人民

投票選了查韋斯

查韋斯當總統後開啟了反美之路

當了反美鬥士的委內瑞拉

經濟狀況卻越來越糟

這種背景下

卻依然培養着大群的民族主義者

兩年來

走上街頭反馬杜羅的人士

也有很多同時在反對美國霸權

瓜伊多害怕得罪他們

只能長時間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同樣的

白宮主人在這方面的擔憂更多

而且

川普還得考慮美國民意

與三權分立架構下的更多制衡

錯過這個時機的話

瓜伊多恐怕再也請不來美軍支持了

美國遷怒古巴開啟制裁

2019年5月2日

就在川普寫自媒體批判古巴

之後的幾小時

美帝首次解除了

對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

和第四條的凍結

重啟了對古巴最嚴厲的制裁

引來歐盟各國的譴責

美國外交政治雜誌已經開始批判川普

該法第三條實施後

包括古巴裔美國人在內的

所有美國公民

可以在美國法院提起訴訟

控告任何人或企業

在1959年古巴革命勝利後

在古巴政府沒收的財產中讓家庭受益

同時

該法第四條

將限制那些曾在古巴沒收美國公民資產

或利用這些資產進行貿易的人

入境美國

川普政府此舉

將加劇其與歐盟的緊張關係

因為大多數面臨訴訟威脅的公司

都來自歐盟國家

一些英語媒體評論說

川普此舉的目標是

2020年總統選舉

激活該法第三第四條的決定

有助於佛羅里達州的古巴裔選民

支持共和黨候選人

該州在美國歷屆大選中

都佔據着重要地位

2016年

川普在大選中於該州獲勝是關鍵一戰

截圖為路透社報道的今年首度訴訟

3天前

也就是白宮政策發出24小時內

就有兩名古巴裔美國人

在邁阿密

分別對美國郵輪企業卡尼瓦爾公司

提起了訴訟

對利用了古巴政府沒收的財產的

個人或跨國企業而言

這為大規模的索賠訴訟開啟了大門

兩名原告

均指責卡尼瓦爾公司

多年來一直利用

他們被古巴沒收的財產獲利

美古貿易和經濟委員會主席

約翰卡武利奇表示

美國政府已經確認了5913起案件

適用於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

涉案總金額

高達19億美元

而且索賠還要加上60年來的利息

索賠總金額可達85.21億美元

可能被起訴的公司

來自加拿大 日本 俄羅斯 西班牙

……………………

由於打擊面太廣

導致歐盟相關負責人已經開始

公開譴責美國總統

圖為古巴移民支持川普的街頭活動

 

馬杜羅依然牢牢控制着電視台和大部分軍隊,沒想到先被制裁的竟然是古巴。古巴總統表示很受傷,明明已經改革開放……政府剛剛改選,經濟剛剛好轉,卻因為個委內瑞拉被捲入了世紀大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