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5月4日,作為打擊非法捕魚活動的一部分,印尼政府“擊沉”了51艘外國船隻,其中38艘是掛有越南旗幟的船隻。

 

通過注水被擊沉的越南漁船

(圖源:美聯社)

 

此次“擊沉”行動事出有因,4月28日,印尼海軍第一艦隊司令部司令Yudo Margono向印尼媒體證實,一艘越南漁政船(KN-213)與印尼海軍帕西姆級護衛艦(381 KRI Tjiptadi) “提普塔迪”號在南海發生碰撞。

 

在印尼軍方公布的視頻顯示,是越南漁政船主動撞上了印尼海軍護衛艦,印尼海軍士兵隨即持槍與越南漁政人員進行對峙。

 

 

在對峙過程中,印尼海軍士兵使用木棍等工具擊打越南漁政船,同時大聲叫罵越南漁政人員,並對他們豎起了中指。全程並沒有越方人員出現在甲板上。

 

 

而本次衝突的起因,就是是印尼護衛艦發現了一艘越南漁船在該水域進行“非法捕撈”,印尼海軍在扣押該船的過程中,與附近的越南漁政船發生碰撞及之後的衝突。所以一周前印尼與越南在南海上的衝突,很有可能是本次印尼擊沉外國漁船事件的導火索。

 

 

不過話說回來,即便沒有衝突,在印尼的外國漁船該沉也得沉。

 

印尼漁業部長蘇西·普吉亞斯圖蒂表示,非法船隻對當地漁業構成了威脅,她還稱“這種非法捕魚的行為已經近乎瘋狂,我們不能再容忍。”這名印尼女部長向來以強硬的作風而著稱。

 

(圖源:robinticoalu)

 

而普吉亞斯圖蒂之所以敢這麼明目張胆的“炸船”,還是因為另一個人的授意——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據印尼政府統計,自2014年10月以來,已有超過500艘非法船隻以“被沉沒”的方式處理,其中許多船隻是直接被炸毀的。

 

(圖源:VietNam News)

 

自佐科就任印尼總統以來,印尼在國家發展戰略整體向重視海洋方面傾斜。2014年佐科提出了“全球海洋支點”願景,並以打擊領海內非法捕魚作為切入點,將印尼海軍、外交部、海洋事務和漁業部等單位統統調動起來,致力於“全球海洋支點”的建設。

作為一個群島國家,印尼一直與周邊國家存在着領海邊界糾紛,而在處理糾紛與爭端的方式上,“炸船”是印尼經過長期摸索及實踐得出的結果。

 

印度尼西亞地理位置

(圖源:ddicted04/wikipedia)

 

實際上無論是“炸船”還是“全球海洋支點”,在印尼看來都是“不得已而為之”的選擇。

 

首先是地緣政治因素。迄今為止,印尼仍未能與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東帝汶、帕勞等國完成海洋劃界,甚至與澳大利亞也存有海洋糾紛。乍一看,印尼在東南亞這個圈子裡“國緣”不咋地。

 

(圖源:Google Earth)

但問題是作為群島國家,印尼擁有13000多個大大小小的島嶼,疆域橫跨亞洲及大洋洲,從各個方向被十幾個海陸鄰國所包圍,這樣的地理“硬傷”不產生衝突才怪。

 

其次是人口問題。或許很多人忽略了,印尼是世界上人口第四大國,2017年印尼人口超過了2.6億人! 2017年,依國際匯率計算,印尼為世界第16大經濟體,以購買力平價計算則為世界第7大經濟體。

(製圖:馬克)

 

稠密的人口為印尼帶來了大量的勞動力,同時也導致了一系列社會問題, 印尼現在的首都雅加達及其周邊地區的人口約有3000萬,每年因交通堵塞造成的經濟損失達到70億美元。

 

去年亞運會印尼總統佐科拍攝宣傳片

號召印尼市民騎摩托車出行

(千藤あ煌/bilibili)

 

再有是資源環境限制。雖然相較於周邊國家,印尼的國土面積名列前茅,但這其中包含了大量的領水面積。因為群島國家的屬性,可供印尼開發利用的土地資源十分有限。

(製圖:馬克)

 

以首都雅加達為例,自1945年獨立後,首任總統蘇加諾就曾提出遷都的計劃,此後6屆印尼政府都討論過遷都事宜。雅加達不僅面臨嚴重的洪澇災害,同時因為過度的地下水抽取,正在上演現實版的“雅加達沉沒”。

 

雅加達特區區長計劃建立巨型海堤

希望能夠拯救正在下沉的城市

(圖源:sumbernews99)

 

龐大的人口數量與印尼僅有的自然資源並不協調,這就導致印尼政府需要不斷爭取任何可以開發利用的資源。

 

作為群島國家,海洋是印尼賴以生存的資源。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印尼面臨的領海爭端比中國更為棘手。但印尼在解決問題方面,呈現出了強硬的一面。這一點從印尼海軍的發展戰略中也可以體現出來。目前印尼不僅是東南亞國家中海軍規模最大的,同時海軍裝備的現代化水平也比較高。

(製圖:馬克)

 

通過推行“炸船”政策,佐科顯示自己堅決捍衛本國領水的意志和決心,使佐科政府獲得了印尼人民的廣泛支持;但是這種舉措被周邊國家指責為違背東盟安靜外交的精神,並且違背了印尼長期以來所倡導的開展多方面國際海洋合作的方針。

 

(圖源:Reuters)

 

領海神聖,不可侵犯。敢於鬥爭,敢於亮劍。但“亮劍”的同時,更要避免“鋒芒畢露”。我們更不要忘記,東南亞各國存在爭端的海域,大部分依舊在南海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