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进入“3.0时代”?4月21日的恐怖袭击事件重创南亚国家斯里兰卡,同时也为国际反恐事业再次敲响警钟。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斯里兰卡的本土恐怖分子与外部极端势力的交集愈发清晰;而这种趋势令不少媒体质疑,某些西方国家此前宣称的“反恐战争胜利”未免过于乐观。有专家提醒,“伊斯兰国”(IS)可能从未真正被“击败”,它只是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了转型与变种。

全面收缴刀具武器

英国广播公司(BBC)5日报道称,恐袭事件过后两周,斯里兰卡政府一直致力于提升国内安保强度。就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政府再次颁布新规,敦促公众在指定日期内上缴各类武器危险品。尺寸较大的刀具、剑具,以及仿冒的警服和军用迷彩服等物品均在管控范围以内,持有这些物品的民众需要将它们送到最近的警局进行处理。日常生活所用的厨具、五金器件不在收缴范围。不过,对于主动上缴危险品的人士是予以宽赦还是追责,该国警方尚未明确表态。在恐怖袭击过后,警方已经缴获了数百件武器。

《印度斯坦时报》5日报道称,3日,斯里兰卡在一场联合搜查行动中再次取得突破:警方在该国西南部一处清真寺起获了三枚土制炸弹和少量原料,并逮捕一名42岁嫌疑人;与此同时,搜查人员还在该国南部港口城市代希瓦勒-芒特拉维尼发现一处疑似“联络站”:在当地一处住宅内,警方发现16块电路板,每块电路板能容纳12张手机SIM卡。一名52岁嫌犯被逮捕。

总统西里塞纳4日表示,接连两周的调查工作成效显著,当局已掌握全部在逃人员的动向,抓他们归案只是个“时间问题”。目前,共有8国情报机构正在对斯里兰卡的调查工作提供协助,在逃嫌犯的人数约为25至30人。西里塞纳表示,斯里兰卡有信心“根除恐怖主义”,并在今年的总统大选揭幕前恢复国家稳定局面。有熟知内情的斯里兰卡高层官员也对媒体表示,调查工作的进度目前已“达到95%”。

旅游业遭遇重创

就在国内小长假旅游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斯里兰卡2019年的旅游业行情已提前进入寒冬。路透社称,袭击事件发生后,大批国际游客紧急叫停赴斯旅游计划,并取消了订好的酒店和机票。

统计显示,在袭击事件发生后一周时间,斯里兰卡的酒店预订率较去年同期骤降186%。截至本月4日,该国全国的酒店预订取消率达到70%,首都科伦坡所蒙受的损失尤为明显。斯里兰卡旅游局主席戈梅斯表示,不少航空公司也减少了赴斯航班,种种不景气的迹象着实堪忧。据了解,旅游业占据斯里兰卡国内生产总值的5%,更是国家外汇创收增速最快的领军行业;就连总统西里塞纳都表示,游客的流失意味着国家经济遭受重创。

连日来,斯里兰卡的美丽海滩人烟稀少,各高档酒店门可罗雀。在该国旅游胜地本托特,一名海滩酒店经营者愁眉苦脸地对记者表示:自家的店面向来都是一房难求,但袭击事件发生后酒店竟遭遇顾客的“集体退订”,就连计划半年后赴斯旅游的客人都已退房。店主表示,如果生意迟迟不见起色,自己只能遣散部分员工,这样的经营困境是前所未见的。 另外,斯里兰卡因恐袭延长了公立小学和初中学生的假期。

恐怖主义“新纪元”?

在恐袭事件爆发之初,斯里兰卡当局将这起恶行归咎于本土的伊斯兰极端组织。而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线索直接指向了阴魂不散的中东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据美国《纽约时报》称,根据调查,一名自杀式袭击者曾远赴叙利亚,另一名袭击者曾在土耳其接受训练。在警方目前控制的嫌疑人当中,有人常年在斯里兰卡和叙利亚两国间游走,其角色很可能就是IS和本土极端势力间的“联络人”。

据印度《经济时报》称,斯里兰卡陆军司令森纳那亚克日前首度对媒体证实,部分袭击者曾前往印度喀拉拉邦等地“接受培训”、或与国外一些极端组织进行接触。西里塞纳也表示,他相信这场恐怖袭击事件的幕后元凶就是IS。

有媒体透露,IS其实早已渗入斯里兰卡国内,只不过先前并未引起当局的足够重视。2016年11月,时任司法部长拉贾帕克萨在议会陈词,称数十名斯里兰卡人加入了IS,这一严重问题应引起重视;2017年,该国温和派穆斯林人士向警方递交了本土极端分子的相关资料,其中就包括此次袭击事件的元凶扎哈兰,当时举报者就已经将他定性为“驻斯里兰卡的IS头目”。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24日报道称,相对于早年的恐怖袭击活动,当今的恐怖组织早已进入全球联网的“3.0时代”,“伊斯兰国”就是典型代表。即便西方国家引领的“反IS”战争令该组织逐渐失去了领地,但这些打击并未妨碍IS通过互联网继续实施诡诈恶行以及在全球发展“下线”。截至去年,IS在全球29个国家一共发起过140多次袭击,猖獗程度远远超过恶名昭彰的“基地”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