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士说,在上周北京的会谈中,中方官员告诉美方,他们不会同意贸易协定中的要求修改中国(中共)法律的内容。而中方此前已同意该协议文本、并表示愿修改相关法律。

中方的这一变动将对之前达成的协议条款——旨在结束中国(中共)强制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披露专有技术和其它知识产权,产生重大影响。

知情人士说,由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领导的美方代表团原认为,围绕中共强制技术转让的问题之前已得到解决,并认为中方有意修法的举动是想要重新谈判。

所以当得知中方的最新回应后,莱特希泽感到愤怒,并将此简报给总统川普。随后,川普周日(5日)中午在推特发文说,计划在本周五(10日)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10%惩罚性关税提高到25%,以及“很快”会对另外的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开始加征25%关税。

对于美中贸易谈判进展,川普还提到:“进展太迟缓,他们(中方)试图重新谈判,绝无可能!”

美中前一轮谈判4月30日至5月1日在北京举行,会后无共同声明,白宫的消息指,双方磋商涉及知识产权、强迫外企技术转让以及可验证的协议执行机制。中方公告亦无提及任何具体谈判内容,只点出接下来要进行下一轮贸易谈判。

该知情人士因为对华贸易谈判敏感,故要求匿名。知情人士说,川普的贸易谈判代表对推文内容并不感到惊讶。白宫没有立即发表评论。

中国股市周一暴跌,上证指数和深圳指数崩挫超过5%。其中,上证指数出现三年来最大跌幅;香港恒生指数也一度下跌2.9%。

中国赴美磋商团规模缩小 刘鹤能否随行成关键

5月6日,据美国CNBC报道,中国将会如期派出代表团到华盛顿继续与美方进行贸易磋商,但规模会比原定的小。

报道指出,中国将派出一个比原先计划的100人更小的代表团。

代表团人数的减少,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突然加征关税有关。

英国《金融时报》早前曾报道,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计划于5月5日抵达华盛顿,并将率领100多名中国官员访美,进行5至6天的谈判。

CNBC报报道还特别提到,刘鹤是否随行,尚属未知。

不过,报道指出,刘鹤最有权代表习近平进行谈判。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称,关税增加将于5月10日上午12时01分生效。但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则表示,如果谈判恢复正常,美国将重新考虑。

另外,香港《南华早报》5月6日报道称,一名听取了最新安排的消息人士透露,中国正在重新考虑刘鹤访美行程,要么推迟,要么彻底取消。

《华尔街日报》5月5日报道称,据一名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说,特朗普的推文使得很多中国官员感到惊讶,中国正考虑取消5月8日在美国开始的贸易谈判。

早前报道:“这样下去没什么意思!” 中美贸易谈判收官

受到走强的美国经济鼓舞,加之担心酝酿中的对华贸易协议被批不能给美国带来足够的好处,特朗普总统周日威胁要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多惩罚性关税,希望迫使中国在最终协议中作出更多让步。

特朗普发推警告称,他将在本周末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提高关税,并将“很快”对另外数千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数十名中国高级官员本周抵达华盛顿,预计这将是达成贸易协议的最后一轮谈判,至少在原则上是这样。

这是特朗普惯用的方式,他经常求助于关税,以图加快谈判,并且赢得美国贸易伙伴的让步。总统已经对墨西哥、加拿大、欧洲和日本征收了钢铝关税,并威胁称,如果这些国家不同意贸易和其他方面的要求,就将征收汽车关税。特朗普已经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现在又威胁要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几乎所有产品征税。

“中美贸易谈判”的图片搜索结果

但是,特朗普的威胁是否会为美国带来一项有益的贸易协定,他向中国施压的企图是否只是适得其反,令本已紧张的关系濒于崩溃,目前还有待观察。虽然美国认为自己对中国有优势,但美国经济的原材料、产品和销售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中国市场。

美国经济最近的一些强劲增长,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们对可能出现衰退的担忧,这些增长是由于人们预期美中持续数月的贸易战可能很快结束。在达成协议的预期推动之下,股市出现反弹,美联储主席杰罗姆·H·鲍威尔(Jerome H. Powell)在上周的一次会议上援引了“有关美中贸易谈判进展的报告”。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上周对北京进行了短暂访问,他对贸易谈判表示乐观,并称谈判已处于“最后阶段”。有白宫的外聘顾问表示本周很有可能达成一份协议。

但在周日的推文中,特朗普表示,谈判进展“太慢”,并暗示中国正试图对该协议进行“重新谈判”。特朗普再次威胁要将现有的关税税率提高到25%,并向此前未征关税的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出口商品征收关税。

此前,特朗普曾威胁要提高关税,但声称贸易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并推迟了这一行动。贸易谈判已经取得很大进展,预计不久后特朗普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签字仪式。

不过,尽管双方已经谈判了几个月,但中国谈判代表仍在继续抵制政府希望的一些较为结构性的经济改革,并坚持要求特朗普取消他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的所有关税。

民共两党都越来越频繁地公开警告特朗普,不要落入典型的中国陷阱,不要签署一份只是把过去的承诺重新包装一下的协议,这样无助于解决美国企业在中国面临的重大障碍。

“坚持对中国强硬,特朗普总统@realDonaldTrump,”民主党参议院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周日发推称。“别退让。实力是赢下中国的唯一手段。”

自当选以来,特朗普一直在谈论重新平衡与中国的贸易条件。近几个月来,随着谈判人员来回奔波,这一目标似乎有可能实现。

美国一直在敦促双方达成协议,为美国公司在中国打开商机;要求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并结束强迫美国公司交出有价值的技术和商业机密,换取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做法。据了解特朗普想法的人士透露,中国坚持要求特朗普在达成协议之前放弃所有关税,这一立场令总统恼怒。

中国的另一个不满是美国单方面将协议重点放在其所认为的中国不良经济行为上,北京坚持认为,相关条款应该对双方都具有约束力。它还反对任何暗示中国违反此前承诺的表述,包括窃取美国公司的商业机密,或不公平地迫使外国企业转让技术。

随着美国谈判人员上周结束北京的短暂访问回国,各方均对两国即将达成最终协议寄予厚望。

但总统的最高顾问们回国后,对协议的前景看法不一。马努钦持乐观态度,但因未被授权公开谈论此事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长期批评中国经济做法的首席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却坚称,协议还不够好。

这些人表示,总统已经注意到,两党在批评他的协议可能不符合期待。但他也受到了一连串美国经济正面消息的鼓舞——包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稳健推进和近几月新增就业的良好记录。总统向来视经济为其政绩的试金石,这些强劲的数据是他贸易政策奏效的证据。

美国企业界表示,他们支持政府敦促中国加强公平竞争的努力,但也不满于要为关税买单,这些措施已导致成本上涨,并招致了中国对美国产品加征关税的报复。

“企业界没人想要关税,”中国美国商会主席夏尊恩(Timothy Stratford)说。“它对加征的一方和被加征的一方具有同样的杀伤力。”

特朗普周六曾表示,他的关税对美国的产品成本影响甚微,且“大部分都由中国承担了”,这一观点引发了大多数经济学家的反驳。近几月公布的多项研究显示,关税正以进口商品价格上涨的形式被转嫁到美国消费者头上,从而抵消了特朗普的减税激励,令商业投资降温。

“中美贸易谈判”的图片搜索结果

尚不确定中方将对特朗普突如其来的关税升级作何回应。贸易经济学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中国分部的前负责人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表示,这些推文“很可能令原以为协议指日可待的中国人措手不及。”

“特朗普的新威胁加大了赌注,可能会迫使中国达成协议,但同样可能的是,中国人会驻足不前,他们不想在美国的要求面前显得唯唯诺诺,”普拉萨德说。

一名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截至周五,中国大使馆还在紧张筹备副总理刘鹤的访问行程,他是中方谈判的牵头人,带领过几十人的中国高官代表团。白宫表示,双方的高级官员计划于5月8日会晤。

“据我对白宫内部当前争论的了解,从表面来看,总统的意思是周五他要加到25%,”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国问题学者、白宫中国问题顾问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说。“当然了,中方总能通过作出妥协劝他不要这么做。”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中国承诺将在汽车、银行、保险及证券行业对美国企业开放市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大量采购大豆和天然气等美国产品等等。

但据估计,这项协议仍无法达成政府的一些关键目标。商务部官员上周曾表示,中方已在打击网络盗窃、放宽数据流的限制、缩减新兴行业补贴方面推行了具体承诺,包括有望在今后推动就业和经济增长的承诺。双方的关税如何以及何时取消仍是个焦灼的问题,此外还有确保协议的承诺得以落实的具体机制。

特朗普的官员近期表示了些许的不耐烦。

“不会一直这么下去的,”白宫幕僚长米克·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上周在梅肯研究院全球会议(Milken Institute Global Conference)上说。“在任何谈判中,都会有某一时刻是‘我们就要达成些什么了,所以我们将继续下去’。而另一方面,会有某一时刻,你两手一摊,说‘这样下去没什么意思。’”

“中美贸易谈判”的图片搜索结果